第0786章 伏羲的友好交流课堂开课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43
  第0786章 伏羲的友好交流课堂开课了

    归墟之力?

    玄武不含有丝毫情绪波动的视线扫过这一行文字。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

    “想真正地,活着吗?”

    哪怕只是短暂自我的意识,只是即将就此而消失的【自我】,玄武仍旧在心中浮现出一丝嗤笑,感觉到了荒谬感。

    若是在往日,或许这一瞬间就会彻底无视此物,但是此刻,在清晰感知到,那种独属于自己的【自我】,正在消失。

    自己的存在将消亡。

    而后作为禺强控制的分身【玄武】重新来到人间。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于他?

    鬼使神差地,在那种细微的不甘当中,祂选择了看下去。

    YES/是。

    旁边的【是】代表同意的话。

    那么另一边那个符号【YES】就代表着不同意?

    不知道这一个归墟拉人的是出身于何地,居然还颇为人性化,没有像是其余的归墟使者一样强买强卖,玄武微微颔首,较为赞同,而后沉默一瞬,选择了主动应答。

    这个级别的归墟使者无法拉动四灵这个级别的恐怖存在。

    但是如果主动回应,则不相同。

    往日从不曾出现过的情况,在无数的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达成了归墟前所未有的成就。

    与此同时,归墟核心·万界核心。

    足以同时容纳无数世界彼此来往的超巨型跨空间传递性阵法,往日只是会动用归墟核心表层级别的天道推衍能力,这一个瞬间,突然剧烈震颤起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所在的小队空间晃动不止。

    然后直接暗淡下来。

    戴修能呆滞看着外面:“什么情况?”

    “这,归墟万界体系,断电了?”

    在最高层,归墟这一段时间镇守的咆哮几乎响彻了整片万界传输中心所有管理者的耳畔,愤怒道:“怎么回事?!阵法的负荷怎么就爆了?谁,谁!”

    “是谁做的?”

    “不知道不能一次性拉太多人进入吗?!”

    “不……镇守冕下,不是……”有阵法宗师面色煞白回应。

    “是玄武。”

    “什么?北帝打过来了?!”

    “不,不是,更糟糕?”那位阵法宗师咽了口唾沫,呢喃道:

    “有归墟的使者,把玄武拉进来了。”

    “??!”

    “你说,谁?!”

    归墟镇守的脸色缓缓凝固,哪怕是他都打不过玄武,毕竟对方的防御力太过于恐怖,而后在一阵大人冷静,大人,不至于,不至于的拉架声音里,祂的咆哮声再度响起:

    “是那个该砍脑壳儿的傻哔哔哔——,不要让我找到你!!!”

    “谁!”

    “是谁把禺强的家给偷了的!站出来!!!”

    “你个煞哔哔哔——”

    嘶吼的声音,代表着这位同样属于此刻三界八荒一线级别实力的强者心态破防,而更倒霉的是,而在过去,另外一位镇守因为为了整个诸天万界归墟体系能够发挥效果,创造过【万界沟通之力】,而为了氛围和善。

    防止出现某个小世界的家伙用别人听不懂的脏话俚语喷人。

    这位阵法大宗师曾经随手留了个脏话消音的系统。

    于是哔哔哔的消音之声。

    不绝于耳。

    ……

    完全不知道自己捞人的行为还没有让禺强震怒,就已经让归墟此刻看家的那位彻底暴怒,而倏忽二帝看着那位本身强大无比的玄武,居然真的回应了召唤,脸上都是满脸懵逼的表情。

    “后生仔你怎么知道的?”

    某涂山渊沉思,自语回答道:“只是简单的推测。”

    “果然,只要出现【自我】,就不会甘愿作为棋子,更不会甘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消散。”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

    “但是我赌对了。”

    卫渊模仿记忆里某个电影片段的画面吐槽一句,放松自己的紧张感。

    倏帝道:“那接下来要做什么?”

    接下来……

    卫渊若有所思,玄武真灵一动,禺强恐怕很快就会察觉到,哪怕祂现在是处于闭关疗伤的情况下,也会以最快的时间破关而出,瞬间沿着刚刚故意留下来的痕迹,以天机术追溯而来。

    而卫渊为了防止被归墟那边也找麻烦过来,突然想到,可以把自己的玉佩代号改一改,防止被找上门来,于是随手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两个老爷子,苦思冥想该怎么给玄武找个任务。

    本来,只需要将玄武拉过来。

    禺强杀来。

    然后伏羲和善地去和禺强聊天。

    而后就结束了,只是,卫渊想到诞生的玄武灵智,想到之前伏羲随意所说的话语,若有所思——既然没有外界的锚点确立自身,就会消散,那么给这个新诞生的短暂意识增加一些锚点,是否能延长其存在时间?

    嗯……

    卫渊揉着眉心,思绪慢慢清晰下来。

    既然说,玄武的灵智本就是虚假的。

    那么,何妨再给他一个虚假的身份?

    他五指微张,在那边老者正在争斗该把卫渊的归墟令牌改成什么名字的时候,一道道流光在他面前组合,化作了一座浩瀚壮丽的阵法,如果有道门核心成员在这里,一眼看出这就是人间耗费数千年时间组成的符箓天庭。

    只是和共工一战,符箓大阵已经彻底崩碎。

    底蕴耗费七成以上。

    卫渊道:“人间符箓大阵,三清四御,现在只有其中【玉皇】之位格,老道士年少拔剑斩神灵,才有了气度,四御之中,北方位置本来是北极紫薇大帝,作为阵眼之一……”

    作为道门核心成员之一,符箓大阵的隐秘完全对他展开。

    卫渊沉思,并指一斩

    北方紫薇大帝之阵眼变化,勾连了全真福地北斗七杀阵势,彻底放弃紫薇阵眼的皇者雍容和对人道气运的消耗,再和人间洞天福地武当山气运勾连,最终阵法一阵颤抖,最终稳定。

    能行……

    原本的紫薇星阵眼,化作了道人持剑的身影。

    卫渊心中呢喃自语。

    人族道门阵法·天庭符箓计划,预想境界——

    四御阵眼·紫薇大帝,变更——

    北极真武荡魔大帝!

    持剑荡魔,天庭第一战神。

    预计威力转为杀戮,破坏力变更上升,七星杀阵激活,武当山气运勾连,天庭符箓体系和北海天道相连,本体底蕴有了自然修复的可能性,不再是如过去那样的,用一点少一点,而是有了生生不息的机会。

    不知道能不能行……

    不,只要他入阵,以阿亮和契在阵法上的造诣,绝对可以!

    总之,张道友,这次可是惊喜哦。

    我给你骗个,啊不,是带,带个北极真武荡魔大帝的本体回来。

    如果可以的话……

    卫渊吐出一口气,那边两个老者终于争论出了结论,一人刻了一个字,回过头来看到卫渊脸上带着期待和担忧的笑容,大笑道:“哈哈哈,看来,小家伙,心结已经开了,有了决定吗?”

    他们将玉佩扔过去。

    卫渊想到那僧人,双手合十,玩笑自语:

    “玄武根本不需要在万界寻求力量,他所求的,不过是一个【我】字。”

    “群魔肆虐。”

    “引渡真武。”

    “二位道友,功德无量。”

    倏忽二帝微怔,而后嘴角浮现微笑。

    ……

    “这个好,这个好!”

    “后生仔,这种装起来的话还有什么,告诉我告诉我啊!”

    片刻后,卫渊就开始后悔自己刚刚说个屁的箴言,现在倏帝抱着他腰,忽帝拉着他胳膊,两个老爷子两眼泪汪汪,表示这个好这个好,这个绝对能把老不周唬个一大跳,我们要玩这个。

    简而言之。

    教练,我想学装逼!

    我想学骚话!

    这两个老爷子,不周山老伯,你怎么忍得住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因为对卫渊的教导不满意,老爷子们甚至于不告诉他玉佩的代号变成什么了,卫渊只好答应他们之后教,然后尝试给玄武增加自我的锚点。

    嗯,以玄武的自我认知模糊程度,必须要快点,否则作为【玄武】这个自我的个体就已经死了,但是不能亲自出面,这样太强硬了,阿姐说过,人总是相信自己推断出的,而不是别人告诉自己的。

    阿亮说过,一场战争,甚至于是国战,对方的选择有两个。

    如果无论A或者B选择,都是由己方提供的,那么对面只是在掌心盘旋,所以,要想办法安插一个引导者,然后让引导者察觉到什么东西,然后再见解影响到玄武。

    玄武所知的,只是这位引导者说知的【真相】。

    可以将刻意诱导的影响降低到极限。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想到了之前那位提供给他黄巾力士护身符,预期口吻,疑似老乡的归墟成员,取出玉佩,想了想,在上面写下来一行字——

    【征集任务,特殊引导任务】

    【万界寻找参与者。】

    然后选择了私发留影符给那个人。

    这事情当然是私发。

    ……

    归墟的异变,其实没能够持续太长的时间。

    戴修能看着外头的变故,他这个级别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现在正在思考接下来参与什么任务,之前的大荒任务,遇到先秦出巡,搞得只以最低完成度完成任务。

    之后又用全部的家当换取了【共工和西王母战于东海】情报。

    现在穷得揭不开锅。

    正自思考,自己的玉佩上传来一道留影符。

    大概之后。

    【征集任务,特殊引导任务】

    【万界寻找参与者。】

    戴修能微微一愣,而后大喜,这样的任务,都是整个万界当中的高人发布的,往往涉及诸多隐秘,也有额外的诸多收获,在前世里,这就是隐藏任务链,收益丰厚。

    而后看到了下面一句话。

    回答问题,即可参与。

    隐藏任务有三个回答。

    戴修能心中沉静,恢复冷静,这可是顶级的任务,涉及到了足以发布任务的神灵级别存在,那至少是归墟四阶级的层次啊,和他相比,是生命层次的不同。

    这样的大能,提出问题,他必须全神贯注。

    他打开了问题,扫了一眼,面容缓缓僵硬。

    1.奇变偶不变,【——】

    2.下面那句话是正确的。

    A: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B:窗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C: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曾经的顶尖武道大师夫子曾经说过的话,意思是,挑战他而死的敌人,其数量就像河流的水一般,从早飘到晚都不停;以表示武道大师的恐怖修为。

    3:苍茫的天涯是我的【】?

    两边的队友神色陷入思索当中。

    出身于符箓世界的少年疑惑不解道:

    “奇变偶不变?这是什么口诀吗?”

    “有点类似于阵法和机关术里面的某些前提啊……”

    其中那位擅长查探情报的少女赞叹道:“能够让敌人的尸体,塞满了整条河流,不舍昼夜,可见到这位夫子的恐怖实力,厉害厉害,何止是武道大师,简直是大宗师啊!”

    “壮哉,伟哉!”

    “我亦希望有朝一日,能让我之敌寇,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另一位儒雅清秀的少年皱了皱眉,以咏叹调的语气赞叹道:

    “苍茫的天涯……”

    “是我的大道?”

    “是我的追求?”

    “亦是我此生最终的宿命?”

    戴修能嘴角抽了抽。

    “草???”

    ……

    卫渊看到自己给定下来的防盗程序瞬间被回答完成,吐出口气,这样的话,无论理科还是文科都能回答成功,那就好,而后,无论是戴修能,还是说玄武,都进入了卫渊挑选到的小世界。

    在这时候,禺强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的玄武分身,消失不见!

    “是谁!!!”

    先是被不明身份,伪装成不周山神的家伙摆了一道,又因为不该出现的破绽,不破之体被破,连那少女都被带走,心中已经极端愤怒,此刻至宝消失,终于忍无可忍,再难以忍受。

    禺强愤怒,浩瀚磅礴的真灵涌动暴起。

    搜寻天地!

    而后,他察觉到了遥远外海区域上的白发青年。

    感知到了对方此刻崩溃的实力境界。

    心中狂喜,真灵天机搜索之术,蜂拥而来。

    找死!!!

    卫渊感觉到了那几乎是扑面而来的恶意,强行定住自己的精神,没有避开,神色从容,禺强那浩瀚磅礴仿佛北海之怒的强大天机砸落,卫渊却只是感觉到清风拂面。

    而禺强眼前一花。

    出现在了一处完全陌生的环境,前面有个黑发青衫的风雅青年,笑着迎上来——

    “啊呀,你好你好啊,哈哈。”

    “你是谁?!”禺强警惕。

    对面青年非常热情地握着他的手:“我,我是你大舅哥啊。”

    伏羲眼瞳是浑浊的赤金色竖瞳。

    笑容灿烂。

    “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