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5章 伏羲的嘱托,禺强的漏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656
  第0785章 伏羲的嘱托,禺强的漏洞

    “老乌龟!烂乌龟!”

    “一辈子和自己尾巴打的烂怂!”

    “行走的龟苓膏!草!”

    万法终末之地,气质温和面容俊美的伏羲破口大骂了已经足足持续了在卫渊认知当中的一个时辰,而且换了超过三百种不同的语言,涉及到了北海之帝的母亲,父亲之类可能并不存在的概念。

    并且表示自己一定要彻底把北海天道搞烂掉。

    “啊这……您喝口水?”

    卫渊具现化出一杯水递过去。

    “好。”

    伏羲气喘吁吁,总算是安静下来,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此刻无能狂怒的老祖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刚刚还以为伏羲会直接过去一巴掌拍烂禺强的,看来还不行。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出不去啊魂淡!”

    “娲皇,娲皇!”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伏羲抱着自己的青色蛇尾在万法终末之地咕噜咕噜的滚来滚去,气得咬牙切齿,陷入沉默:“您是真的不怕自己的黑历史暴露出去啊……”

    “暴露,为什么会暴露。”

    伏羲躺平,疑惑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你从这里出去的时候。”

    “会保留有这一段记忆的?”

    “谁给你的自信?”

    卫渊:“……”

    不好意思,是我太嚣张了……

    噎鸣都被抹去在这里的记忆,严格意义上,卫渊和噎鸣如果都划到十大巅峰之下最强的第一阶梯,那么噎鸣就是前几名,卫馆主是吊车尾,还是靠着【围殴击溃未全盛级的共工】,补考进来的。

    噎鸣都扛不住伏羲的洗脑,卫渊自然也抗不住。

    扛住了的,只有河图洛书。

    或者说,被打碎的河图洛书完全都不在伏羲考虑范围内。

    卫渊无可奈何,想了想,道:“那么,您出不去吗?娲皇……嗯,算是您的妻子?”

    “妻子?当然不是。”

    伏羲理所当然回答,疑惑道: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卫渊怔住,正要回答神话传说,突然回忆起来这根本不是神话,伏羲娲皇是夫妻的传说,貌似是来自于一本,想要给太史公司马迁补充下的内容,《三皇补记》,而且被广泛地传播。

    这个时间节点继续推算的话,似乎和九尾狐被妖魔化的时期一致。

    等下等下,《三皇补记》,作者司马贞。

    贞者,乾卦——元亨利贞。

    乾者,天也;贞者,事之干也。

    两者相和,为天干,天干。

    十天干,坐见十方……

    草!

    卫渊脑海中仿佛出现了某位喜欢吃糖葫芦,有着紫色眼眸的俊美青年,负手而立,满脸得意洋洋的微笑:“愚蠢,愚蠢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

    开明……

    又TM是你!

    我都只是写黑历史,你这家伙,直接编撰是吧?

    老夫最恨你这种混蛋。

    伏羲读取卫渊表层知识,摸了摸下巴,道:“你们那边的神话传说怎么这么乱,彼此都有冲突,哦对,你们神代出现过断层是吧。”祂恍然大悟,而后回答道:“其实只要用理智就可以判断出了。”

    “那个神话里面,我和女娲是燧人氏的孩子,故而相结合繁衍后裔,但是很遗憾,我们两个是先天诞生之神,而第一个人族也是女娲她自己捏出来的。”

    “人族是捏土而创。”

    “故而,不存在阴阳结合。”

    “若是无有神话传说的话,倒还有几分可信,但是这边和娲皇捏土造人的传说有所冲突了,自然是后人牵强附会。”

    伏羲回答,而后摇了摇头,道:“再说,风后,契都是我的血裔。”

    “若是我和女娲结合的话,那么他们被记录下来,应该是伏羲娲皇之后,而另一面,我确实是有后裔,但是娲皇的后裔,一脉是她第一个创造的那些人的后裔,另一脉则是继承了女娲之血的女希氏,后来好像化作涂山一脉的女氏了。”

    “嗯?你怎么了?”

    “为什么出了一头冷汗?”

    卫渊想到了那位熟悉的白发长姐,嘴角抽了抽。

    “不愿意说也罢了,不过,女娲她其实手很笨的。”伏羲嘴角浮现微笑,摇了摇头,道:“你看着大荒昆仑,先天神圣,先天之气浓郁者,皆有人形之化,或人身,或人面,但是同时也有诸多其余神妙之处。”

    “阿娲认认真真看了所有先天神圣之图卷,选择创造一种新的生灵,欲要具备最强的灵性,要汇聚所有先天神圣身上最具备特殊的地方,满心欢喜这样能创造出最好的生物。”

    卫渊听得出神:“然后呢?”

    “然后嘛……”

    伏羲摸着下巴:“计划里是各种力量汇聚为一,强大,聪慧,专注而美貌,可是事实上,貌似是不小心各种力量给抵消掉了,所以,人一开始本来就没有什么超凡之力。”

    “抵消了?”卫渊神色凝滞。

    “是啊。”

    伏羲理所当然道:

    “先天八卦之相,天地相合,水火淬炼,自然地相互抵消,阿娲不喜欢这个东西,故而不明白这个原理,结果,明明是她努力地花费了功夫,学习了千百的先天神魔之形,反倒是创造出了,最为平凡,最为朴素的凡人。”

    “我记得她当时哭了好久。”

    “但是,但是啊……”

    “也或许是因为你们汇聚了所有神的一部分。”

    “方才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

    伏羲笑着看向卫渊:“你不觉得,如此方才精彩万分吗?”

    “确实……”

    卫渊点头,然后智商突然上线,手指摩挲下巴,疑惑道:

    “娲皇不懂先天八卦,但是伏羲你却是最懂得这些的,过犹不及,彼此相合,天地轮回,泽川相对,娲皇不懂,你应该懂,而她创造人族的时候,你应该也在。”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卫馆主抬眸看着前面微笑儒雅的青年,突然得出了正确结论。

    不周山神一脉的【定天地,立命格】的本能天赋在这万法终末之地发挥出了效果,卫渊眼前浮现出了时空的碎片残影。

    一个温和儒雅的兄长笑着看着自己的妹妹去捏人。

    眼睁睁看着她犯了了致命错误。

    然后充满恶趣味的期待着看着她失败喊着两大包眼泪哭着喊兄长的模样……画面一瞬消散,仿佛虚假,但是卫渊神色却微微凝固。

    等等,难道说,伏羲氏,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烂人……

    此地乃是万法之终末,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于是卫渊突然感知自己的某个认知和此地某个意识残影勾勒,产生了超越时空的共鸣,一只九尾猛虎身影出现,昂首怒吼挣扎:“滚,滚开!”

    “伏羲!”

    “你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和蛇渣的混合体,滚!”

    扭过头去的卫渊:“……”

    扭过头去的伏羲:“……”

    两个男人默默看着陆吾幻象。

    面容带着温和微笑满脸可靠的伏羲抬手,一个逼兜直接把陆吾残影拍碎,然后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卫渊,嘴角勾了勾,带着儒雅到极致温柔到极致的温和微笑,右手按在卫渊天灵盖上,道:

    “小家伙还有什么问题吗?嗯?”

    “……暂时,没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

    暂且,还不想再来一次伏羲上古文官版本的物理失忆术。

    所以,涂山氏继承的其实是您的血脉吧?

    故意在娲皇用自己的血液创造后裔的时候,把精血掉包,然后带着愉悦地看着自己妹妹的女希涂山氏从温柔可靠的风格一路走偏,心中暗爽,准备看着妹妹气得脸都鼓起来的样子,完全是你会做的事情。

    您做出来完全不会人设崩坏的啊。

    卫渊强行让自己控制住不要乱想,把这些吐槽压到了表层意识之下,而后语气和缓道:“那么,禺强你打算怎么做……”伏羲摸了摸下巴,一副可靠的温和模样,笑着道:“我虽然不能主动拉人。”

    “但是对面主动过来倒不是什么问题。”

    “小家伙你想办法让禺强主动以天机术窥测于你,到时候,我会亲自和祂聊一聊。”

    “……您打算做什么?”

    “当然只是聊天了啊。”

    伏羲爽朗回答:“所以说,你知道吗?免费告诉你一个诸神的隐秘哦。人族的小子,其实神的万劫不坏和精神永存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以各种各样的东西作为锚点,拉扯住自我。”

    “譬如不周山老伯支撑天地都算是锚点,以及帝俊的诸天星辰。”

    “和天地建立联系,以这些联系固定自我,这是世界的意义。”

    “而如果说在一片什么都没有意义的彻底虚无里面,连神都会迷失,假如时间和空间失去意义,周围没有地水风火,甚至于在万物开辟之前的死寂里面,哪怕是能令【概念无效化】的神,也会彻底化作死寂。”

    “精神的死去,是在失去一切足以让精神认知自我的存在。”

    “肉身的死亡只是一次轮回,精神的湮灭才是最终的归宿。”

    “既然祂掌控有概念无效的力量,那我就彻底把祂扔到连概念都不存在的彻底的虚无死寂之地,然后告诉他,哪怕是神的精神也可以如此地虚无脆弱,一个一个地摧毁祂的一切锚点。”

    “湮灭时间,放逐岁月,将空间捏成一个前粗后细的棒槌从后面爆了他,然后让祂在无穷无尽的疯狂里彻底地自我毁灭……”声音顿了顿,面容俊美神色温和的伏羲看着卫渊,笑容灿烂:

    “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哈哈哈哈哈,你不会真的觉得我能做出这个事情来吧?”

    “啊哈哈啊哈,那,那肯定不会啊!”

    卫渊挠头,爽朗笑着回应。

    脑海中浮现被拆成一百来份,心理阴影严重的河图洛书。

    浮现出了青衫女子献,伏羲疯狂起来会毁灭世界,重构先天的警告。

    以及,刚刚那九尾陆吾的怒吼还在耳畔回荡着。

    伏羲,你就是个人渣啊啊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伏羲娲皇,阴阳分化,所以说,如果娲皇代表着极致的光明,伏羲本身恐怕就是黑暗的那部分,而从两仪卦象解答,娲皇是纯白里有一丝小腹黑那种感觉,伏羲就是无边黑暗里面,渴求一丝光明。

    卧槽,怎么感觉更危险了……

    卫渊默默地在心里,禺强的名字上那个血红色的叉上面,立了个墓碑,被伏羲拉进来,恐怕就不只是【死】了,那么问题来了……

    拉不拉。

    卫渊看了看伏羲,言简意赅道:

    “那,乌龟汤你要喝吗?”

    伏羲回答:“给阿娲做成龟苓膏吧。”

    “嗯,好。”

    卫渊吐出一口气,心中同时意识到了一点,哪怕是已经踏足十大的门槛,哪怕是万劫不灭,也是有彻底陨落的可能性的,虽然极为苛刻,但是,伏羲彻底放逐时间的打算,恐怕是意味着。

    【禺强】若死。

    那就真的是彻底死了,哪怕是北帝也不要想在岁月中归来。

    或者说即便【北帝】复苏,也不会是禺强。

    好绝,从岁月,空间,天机,命格之上同时否定你的存在。

    这和抹杀没有区别。

    具备这样恐怖的概念级战力,又能够正面战中和不周山全盛三招不死,以及最强天机的保命能力,这就是真正三界八荒第一阶梯的冰山一角吗……

    卫渊眼中,先前嘻嘻哈哈的大叔伏羲整体实力体系构建完成,距离越远,杀伤力越强,具备有最高级别的趋利避害能力,最高级别天地加成能力,可以随意操控先天八卦,天地山川风雷泽火,尽在掌控。

    绝不可能陷入包围。

    而本体具备有硬抗不周山神【撑天拄地】【挟山超海】【天柱轰杀】的生命力和近战能力,结合起来,几乎是让人感觉到绝望级别的压迫力量。

    抓又抓不到,抓到了又杀不死,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过。

    跑远了一招绝杀,对面必死无疑。

    几乎是自己这一个体系的克星。

    莽夫始祖,其实就是莽夫克星?

    卫渊嘴角抽了抽,眼前一花,已经重新回到肉身里面,眼前看着倏帝的瘦脸慢慢靠近,噘着嘴,那边忽帝正在认真解释,这叫做人间的特殊治疗方法,叫做人工呼吸的,可能会对这小子有用云云。

    嗯?人工呼吸?

    倏帝?!

    卫渊头皮一麻,浑身肌肉应激而动。

    右拳轰然砸出。

    直接砸中了倏帝的左眼眼眶。

    伴随着一声惨叫,倏帝直接被击飞,原地转体三周半,嗖一下飞出去,力量之大,袖袍撞碎空间,撕扯出了粘稠的云雾,简直像是超音速导弹一样,直接啪一下躺平。

    “呼,呼,呼……”

    “吓死我了。”

    卫渊吓得脸色苍白,那边的倏飘在水面上,左眼眼眶成功青紫。

    “哈哈啊哈哈,小子你总算是醒了。”

    忽帝一下跳在卫渊旁边,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而倏也显而易见没有生气,只是嘻嘻哈哈每个正形,询问他刚刚怎么回事儿,卫渊吐出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回过头,看到那白衣少女,后者躺在昭阳怀里睡着了,昭阳伸出手指抵着嘴唇,示意安静。

    卫渊点了点头,和倏忽二帝去了这外海之上另一处岛屿细说。

    “她是……”

    “先前北域天道压制,娲皇似乎感觉心中愧疚,哪怕失去记忆,也没有反抗,任由天道枷锁落在身上,伤势不轻,再加上刚刚给你疗伤,耗费元气太过,昏过去了。”倏帝叹息。

    天道枷锁,背负于身……

    卫渊呢喃这几个字,看向倏忽二帝,道:“老爷子,知道有什么法子,能够引得禺强天机寻索吗?”倏忽对视一眼,道:“这,不知道,禺强的性格,刚吃了大亏,这时候绝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我想如果能把他的宝物捞走,应该可以?”

    “你们不是控制了下那玄武吗?能让祂偷偷帮忙吗?”

    两个顶着蚩尤最爱造型的老爷子连连摇头:“不可能,我们只是刺激赋予了玄武自我人格,这时候应该这个自我人格也已经开始重新怀疑自己了,很快就消散了,你要是让祂做偷本体宝物这种事情,肯定会刺激得直接破碎。”

    “不行么……”

    卫渊沉思,手指按着眉心:“宝物,宝物……”

    “如果是阿亮,如果说是契,如果是女娇,他们会怎么做……”

    卫渊疯狂思考,思绪逐渐清晰。

    “我有了一个想法。”

    “什么?”

    “倏,忽,老爷子你们知道玄武此刻的位置对吗?你们毕竟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神话概念。”

    倏忽二帝点了点头。

    卫渊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北海也在外海之域,在归墟的范畴;而对于北帝来说,最重要的宝物,唯独一个,那便是四灵之一,玄武化身……我要的,自然是盗窃玄武,引来禺强。”

    倏忽二帝下意识反驳:“你怎么做?!”

    而后看到卫渊取出了来自于归墟的核心玉佩,那代表着足以有资格在小世界拉人入伙的底蕴。

    卫渊缓声道:“我要让他,自己走!”

    ……

    北海·海底。

    玄武闭着眼睛,往日没有自我认知的时候,祂只会自然地沉默。

    不知道时间岁月是什么,不知道万物万事的流动变化。

    此刻却只觉得心中烦躁,往日不该出现的一个个念头都不断浮现出来,自己是谁,自己在哪里,为什么自己必须要服从于那个叫做禺强的家伙,为什么,自己要……

    祂深深吸了口气,知道这杂念正逐渐消失,驳杂的自我逐渐溃散。

    很快,就会回到和过去没有区别的情况。

    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道奇异的力量落下。

    这来自于归墟。

    玄武立刻分辨出来,而后便要将这一股不强的牵引之力撕裂,但是此刻,一道苍茫古老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让他的思绪凝固,让他的动作停滞迟缓,最终竟然不曾将这一道气息搅碎——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

    “想真正地,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