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3章 不周山神的究极可能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10
  第0783章 不周山神的究极可能性

    众目睽睽之下,北海之帝禺强半跪在虚空,巨大无比的压迫力,哪怕是无法击溃祂的概念防御,但是那股磅礴到没有上限的力量却超越概念防御的范畴,让祂被击中,被压迫地跪倒。

    那是一整个天地轰然砸落的恐怖。

    但是禺强在同时察觉到了一个核心问题——

    对方未曾突破自己的防御层。

    还有的打。

    有的打!

    而下一刻,禺强的视线横扫周围,注意到了波涛汹涌之海上面,诸神愕然之余,似乎颇有些其余意思的注视,心中那股不甘不忿汹涌磅礴,自我尊严的贲发甚至于超越了对于十大巅峰境界的渴求。

    “好,好一个不周山!”

    “好啊!”

    禺强气机不断变化得暴烈起来,那股磅礴的气息抵抗住轰然砸落的天道,居然极端倔强地朝着外面扩张,这代表着其境界正在再度攀升,概念无效化的桀骜,开始抗衡天柱倾倒的力量。

    倏忽二帝心中震动。

    这家伙……

    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了糟糕的情况,现在的不周山神看似气焰滔天,但是那只是个假货,真的不周山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卫渊后继不足的话,搞不好会被打死。

    北海之帝长啸:“玄武!!!”

    波涛汹涌,似乎要直接席卷至天穹之上。

    激怒之下,是要打算直接融合自我的身外化身,彻底将执掌杀戮和北海天道的黑帝,和四灵之一,执掌北方的玄武化身融合,但是长啸之下,波涛虽然汹涌,一时竟然没能得到玄武的回应。

    ‘玄武?!!’

    直到过去数息,才有玄武不带有丝毫感情的,来自于分身意蕴回答。

    ‘稍待……’

    ‘遇到,敌人。’

    “敌人?!”

    玄冥惊愕。

    此刻,在波涛汹涌的北海之下,背负着整座北海的巨大神兽,或者说立足于神兽这个概念巅峰的玄武,一双金色瞳孔冰冷俯瞰着前方——因为刚刚的【不周山神】重演了【天柱崩塌,地陷东南】的一幕。

    整个北海的地脉震动,发生了偏移。

    奢华无比的北帝行宫塌陷向西北之处。

    而这导致了无量的水流汹涌澎湃,撞破了此地的阵法,冲入了这一处地脉核心,这代表着出现了裂隙,而一道白色的水线直接冲破了这一处裂隙。

    哗啦!!!

    北海之水崩裂。

    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撕裂海面,自这里被浪涛席卷而来。

    “开饭了吗?!”

    北帝的玄武分身本能地低下头,金色的瞳孔注意到了对面的青年,作为四灵之一,瞬间辨认出了对面的身份,四凶,或者说,曾经的四凶之一,饕餮。

    死死抓着他肩膀的妖兽被这巨量的海水冲击得头昏眼花。

    而后就看到了巨大到恐怖的玄武神兽。

    吓得嘴巴都哆嗦了:“老,老大,玄武,是玄武啊!”

    “是……”

    “我们打不过祂啊,跑啊老大!”

    凶兽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了。

    饕餮双手十指交错,发出如同刀剑之鸣啸的声音,微微俯身,瞳孔微微收缩,嘴角咧开,露出虎牙,放声大笑道:“跑什么跑?开饭了!!!”

    “老乌龟汤,煮上枸杞和人参。”

    “同韭菜一起吃,大补,大补啊哈哈哈哈!”

    凶兽惨叫:“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啊啊啊啊!”

    面容俊朗的饕餮一本正经的回答:

    “《滋阴补阳,男性宝典》!”

    凶兽脱口而出一句:“卧尼玛……”

    此刻饕餮已经俯身,双瞳瞪大,化作狂暴的速度直接撕扯向北方玄武之灵,玄武周身有天地至纯之水护身,饕餮周身爆发出炽热烈焰——

    饕餮,镇守北山之恶兽,转进如风,执掌烈焰,名列《北山经》。

    玄武,镇守北海之神兽,不动如山,环绕四海,名列《北海卷》。

    狂暴的交锋,彼此彻底的死敌,搅动四海之水不断地翻涌滚动,几乎要将天地掀翻了一半,但是饕餮毕竟本就是负伤之躯,外加玄武的防御简直是无懈可击,终究是弱势。

    玄冥的分身玄武收回视线。

    判定,攻击力弱小,无法击穿防御层。

    饕餮趴在玄武背上,拳锋无法击穿对方。

    一咬牙,怒道:“你个食物,居然看不起我?!!!”

    饕餮张开嘴,狠狠地咬下去。

    玄武无视了饕餮的攻击,缓缓上浮,准备和玄冥融合。

    却在这个时候,在这汪洋之中,传来了清脆的咔嚓声音……

    玄武的动作凝滞。

    不可能……

    此身乃无懈可击之防御。

    不可能……

    此身乃防御概念的具现化。

    不可能……

    玄武金瞳回望。

    不可能,不可能有凶神的神话概念将此身划定为食材,因而具备刺穿防御的几率,玄武看到饕餮大字型趴在自己身上,一口白闪闪的牙齿死死咬着龟壳,玄武的龟壳和饕餮的牙齿同时出现裂缝。

    而这个样子,饕餮居然还不松口。

    哪怕只是没有自我认知的玄武,哪怕只是一句分身,此刻都感知到了一种荒谬和愤怒,于是玄武的苍茫怒吼冲天而起,响彻北海天域:“你,放肆!!!”

    饕餮吐了口血沫:“你是乌龟!”

    “乌龟是食材!”

    “食材,就应该给我吃!”

    他一仰头,理直气壮道:“因为我是饕餮!!”

    “你!!!”

    玄武怒而回头,短暂无视了玄冥的呼唤,玄武的形态,是龟蛇的一体化,代表阴阳合一,蛇躯嘶吼着出现,直接将被玄龟体震开手脚而脱力的饕餮,饕餮双手死死握住蛇躯。

    被勒得面色铁青。

    那只小凶兽用力扒拉着这蛇躯,尖声喊道:“老大快跑啊!”

    饕餮死死支撑:

    “我确实是该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到,我必须要战斗……”

    “感觉,这老乌龟好像对我很重要的人出手了。”

    “不干死他,我心念不通达。”

    “我老爹当年死的时候,就差不多是这个心情……”

    饕餮自己也不明白,就好像是踏入这个区域的人族都被加持了‘血怒复仇buff’一样,但是再如何支撑,仍旧被勒得气血凝滞,魂魄晕眩,被勒得意识涣散,而后祂看到了眼前自己死死抓住的蛇尾。

    嗯?这啥玩意儿?怎么在我手里?

    咦?是不是能吃?

    是肉啊!

    味道……好像不错?

    饕餮张开嘴。

    一排三界最好的牙口,在深海散发着寒光。

    仿佛能看到祂在狞笑着。

    仿佛虚空中有声音如此地高呼着——

    ‘饕餮,开饭了!!!’

    仿佛看到他去世父亲的真灵伸出手摸着他的头,道:“吃!”

    而后,

    狠狠地咬下去。

    咔嚓!

    玄武的悲吼炸裂,饕餮猛地吸气,玄武气血相连,滔滔气血直接逆着被饕餮吸收过去,同为镇守北域的存在,一凶一神,此刻竟然同时拥有了相同的血液。

    饕餮灵思一动,突然变得无比清明,其意志力,悟性被拉高到巅峰。

    “我,找到了!”

    他长啸一声,而后把握住了自己过去的力量,磅礴的气机扭曲,短暂地重新掌握了四凶饕餮之真身,伴随着嘶吼着声音,血液汇聚,在其身边凝聚,化作饕餮。

    海面上禺强惊愕。

    而众神也听到了仿佛远古洪荒时代的低沉怒吼。

    四海被掀开,巨大无比,仿佛能支撑天地的巨鳌玄武出现,昂首怒吼,而另一边,血色翻滚,而后散开,虎齿人爪,目在腋下的饕餮真身同时出现,具备有猛虎形态的饕餮直接抱住玄武。

    两只巨山般的神兽凶兽就在这北海之上展开了厮杀。

    天地变色,四海翻卷!

    禺强惊愕,不敢置信自己的后手居然被饕餮给控制住。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不周山这个帐号的输出功率实在是太恐怖了,他就运用了一招撑天拄地,现在就有点眼前发黑的感觉了,强行定住,思绪转动,思考退敌之策。

    嗯,这个时候应该顺势收手,应该扯虎皮装着放过禺强。

    或者说,对,噎鸣,尝试把锅甩给噎鸣。

    嗯,小伙子好好干啊,大爷我就把这个绝佳的锻炼机会交给你了。

    不要让我失望。

    趁着这机会,自己就装着这样子带着小白离开,维持住逼格,类似于空城计,让禺强不敢乱动,然后安全离开,卫渊心中一瞬间转过了许多的趁机溜走的计策,但是这所有的计策在他转头看到白衣少女嘴角的鲜血的时候,消失不见。

    少女双手按在他背上,竭尽全力维持住他此刻的自我,微笑道:

    “我没事的。”

    卫渊收回视线。

    还有最后一击的力量……

    这一次,不退了。

    五指微张,金色双瞳微微收敛,此刻他不周山功体的力量似乎已经抵达极限,而同时却又突然撬动了昆仑山的位格,倏忽二帝对视一眼,直接噗通一下跳到海里。

    而后飞快靠近了饕餮和玄武的战场。

    在那玄武分身左右,同时挥出一拳!

    两拳直接砸在了玄武的左右太阳穴上。

    倏帝还摆了个贼帅气的pose,喊了一句【真·人格修整拳】,结果灌了一肚子的水,咕噜咕噜了好一会儿,但是神话概念已经彻底赋予,这一次他们两个是彻底地用了全力了。

    【炼假还真】

    【扭曲】天道,【断绝】玄冥和玄武之间的主次之分。

    而后,短暂【赋予】玄武分身【自我】。

    从此,祂将不再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分身,这样待会儿溜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拖延住禺强的判断力。

    倏忽二帝面色一阵煞白,勉强爬上岸。

    卫渊看向那边的两位古帝,眼神示意:‘如何,是顺心顺意地出手,还是说,离开比较好……你们还好吗?’

    倏忽二帝这一次是看出了卫渊的眼神。

    那种煞气都快要糊脸了。

    一胖一矮两个老爷子连连摇头摆手。

    ‘卧槽,冷静,冷静,不要太过火了啊啊!’

    ‘你现在就一个不周山神体验卡!’

    ‘后生仔你冷静点!不要莽!’

    卫渊收回视线,看到那边的两位老爷子一脸爽朗摇头表示不用担心他们,点了点头,自语道,我明白了。

    是说没关系,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吗?

    感谢你们的帮助,老爷子们。

    我会全力以赴的。

    哈?!!

    而后倏忽二帝的脸色一阵呆滞,看到那边的白袍青年气焰腾起,最后的力量汇聚,双瞳内蕴,不周山神之力催动到了极致,居然同时勾勒起了昆仑山的力量,原本卫渊只是想要把全身力量一口气砸出去。

    此刻却突然感觉到了另一种可能。

    他本就是三教嫡传,人间剑术巅峰。

    此刻背后少女手掌按下,悟性拉满,刹那之间,他忽然把握住了那灵机一闪,而后周身本来开始冲突起来的不周山神之力和昆仑山神之力,居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稳定住。

    倏忽二帝面色呆滞。

    原来如此吗?

    白发青年伸出右手,五指握合,天地突然震动,法则凝固,仿佛有声音漠然低语。

    敕令——

    此身乃万界地脉之永恒者,诸界唯一。

    敕令——

    此身乃天地大道之支撑者,万劫不灭。

    天空波涛汹涌,卫渊看到了不周山的极限——不周山为核心,拥有昆仑山的特性,此即诸天万界一切地脉之节点,诸天环绕的万界支柱,而这是什么——

    这是最初的一,是山神之路的终点。

    而这个时候,卫渊却神魂一阵迟滞,眼前隐隐发黑,自身的根基终究完全无法抵达这一剑的境界,哪怕只是借助不周山神的力量和背后少女的力量都无法递出,而作为剑客,他明白,这一剑递不出,那就是再也刺不出去了。

    这个时候,他脖子上的咬痕伤口突然传出了丝丝麻痒的感觉。

    温和的力量流转周身。

    仿佛有人在耳畔呵气,带着一种,熟悉的危险而诱惑的气机。

    青衫女子献。

    也不知怎么的,这一股力量,就像是沙漠里的最后一点水,让卫渊支撑着递出那一剑,长安剑自然而然从袖袍飞出,握在手中,时间仿佛凝固,以【万界环绕的撑天之柱】这并不存世的概念支撑。

    这一剑在诸神的茫然中一寸寸向前。

    而后,卫渊锁定了,因为玄武之身出现问题,而出现不该出现破绽的北帝禺强,看到了那不可破之防御当中的,唯一一处破绽。

    最终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

    剑锋刺穿了不破之传说,刺入了北帝禺强的胸口,自其背后穿出。

    而后风声流动,万物声音皆涌入了耳中。

    神色淡漠的【不周山神】俯瞰着面容惊愕,不敢置信的北帝,掌中的青锋缓缓消散,化作了金芒回到袖袍当中,白皙手掌收回,道:“不破之体?”

    他没有多说什么,平淡道:“走罢。”

    本来在鏖战的饕餮恢复理智,瞬间出现在此地。

    白发长袍的【不周山神】踏着四凶的首级远去,而留下的一片残局里面,那位北帝张口喷出鲜血,半跪在地,不敢置信,而周围一片的死寂,所有旁观者都沉浸于,最强的防御被一剑刺穿的震撼当中。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后,大荒,恐怕又要变化了。

    不周山神,以无可匹敌的姿态,重新出现在三界八荒。

    第一战。

    正面破去最强防御。

    ……

    倏忽二帝远远地追上,也出现在饕餮背上,拍着卫渊的肩膀的,大声道:“不错啊,后生仔!不愧是老夫看好的小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哈哈哈哈!”

    “胡扯,你刚刚分明让他收手!”

    “你才胡扯!”

    倏忽二帝互相拆台。

    卫渊身上,不周山神的气息开始快速消散,而他抬了抬眸,看向一侧,那里有变化出的一座石桌,他仿佛看到青衫龙女整个人半倚着石桌趴着,身材婀娜,右手支撑下巴,笑意盈盈。

    想到脖子上的伤口,还有刚刚那一股力量,突然想到之前常羲曾经说过那句话:‘即便是寻常的龙族,龙涎都有肉白骨的功效,你这传说中的烛照九幽之龙,效果想来更好。’

    是龙涎……

    卫渊叹气道:“多谢你了啊,献……”

    饕餮背上的争论声戛然而止,倏忽二帝一连鬼见了他们的表情,看着卫渊,而后顺着他的视线往过看,吓了一跳,道:“小子你在说什么?!”

    “那里什么都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

    卫渊惊愕,而后似乎预料到了什么,看到那身材婀娜,嘴角带着笑意的青衫龙女突然就飘到自己面前,笑靥如花,伸出手指抵着自己嘴唇:

    “啊呀,这么快,就想要见我了?”

    “嗯?”

    “不许说不是。”

    想要见你……

    难道说……献,烛九阴,梦境?

    卫渊终于明白过来,而后身子晃了晃,眼前彻底黑暗下去,直接昏迷。

    他早已经超过极限,一路扛着,此刻终于支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