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2章 挟山超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647
  第0782章 挟山超海!

    禺强是面容威严俊朗,气质威严的中年男子,金冠束发。

    衣着以玄色和蓝色为主,威严之余不失作为强者的气质,腰间佩剑,看着前方刚刚迎接入内的噎鸣,神色波动了下,道:“岁月之主执掌日月星辰之次序,素来繁忙。”

    “未曾想到,本帝的婚事居然还会令尊者劳心费神。”

    “北帝为北海之主,麾下万界,地位尊崇,而今大婚自然是大事一件。”噎鸣的回答温和平静,但是作为岁月之主,此次前来居然是带着神剑白驹的,就已经代表了祂的心情。

    在贵客厅的倏忽二帝盯着那边的噎鸣,意识到这就是卫渊所说的援军,抓耳挠腮。

    “……那小子,怎么可能让这个工作狂都离开?”

    “他和噎鸣说什么了?”

    “是不是有什么秘法?”

    “能够直接召唤噎鸣参战的法子?”

    倏忽两个老爷子对视一眼,而后齐齐地叹了口气,齐齐道:

    “真想学啊!”

    “那样就可以随时找噎鸣这工作狂玩耍了。”

    ……

    在奢华至极的大殿当中,噎鸣语气平静和禺强寒暄。

    而后,一改往日的温和,直截了当地询问道:“北帝大婚,自然是一等一的大事,倒是还不知道帝妃是谁,有何身份来历?”

    禺强声音顿了顿,语气平淡:“只是寻常女子。”

    “本帝出巡之时,突而相遇,一见倾心。”

    “不过如此而已。”

    噎鸣手中有一枚同心结,微笑道:“尚且不知道帝妃的名字,生辰,此物乃是帝君所赐,将其名字写上,便可三生三世永不分离,此乃帝君之祝祷,便请北帝在此时写下吧。”

    祂将手中之宝递过去。

    北帝禺强道:“帝君之美意,在下心领……他日必将写下。”

    伸手去接的时候,却拿不出来。

    噎鸣神色温柔,语气却平静下来:“此乃天帝之祝。”

    “阁下推诿,是何意思?”

    北帝禺强的神色微敛,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噎鸣。

    而这奢华大殿当中的谈笑声,交谈声便也慢慢地低下来,来此的都是北海以及北地天境的诸神,寻常生灵根本没有资格踏入这北帝的宫殿,而这些家伙当然不是那些蠢货,非常明显的感知到了这字里行间的火药味。

    噎鸣端着茶,语气平静温和:“是北帝觉得,天帝之赠不过如此。”

    “还是说,【帝妃】真名根本不能写出来。”

    “根本……不能被天帝知道,不能告知于众?”

    !!!

    北帝禺强深深注视着噎鸣,语气隐隐有些怒意:

    “今日我大婚,阁下是来此地挑衅的吗?”

    噎鸣闭着眼睛,轻声道:“也就是说……”

    “你默认了?”

    语气温和。

    大殿瞬间一片死寂,其余诸神一瞬间觉得头皮发麻,都下意识停止了交谈,神色僵硬,甚至有往外走的动作,心中隐隐恐惧,茫然失措,这种显而易见的杀意,天帝所赐的宝物,按照常理本来就应该当场收下。

    北帝的回避,显而易见表明祂真的有问题。

    甚至于,哪怕是北帝对天帝不满,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发作。

    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了第二个可能性——

    【帝妃】有问题。

    祂们这个时候有种恨不得把耳朵送出去的感觉,知道的太多完全不是好事,谁能知道一顿饭吃出了个三界隐秘,一位白发老者,是北海巨兽之神,语气僵硬道:“这,噎鸣冕下,禺强帝尊,二位各退一步不好吗……不必如此……”

    噎鸣往日性格温和。

    祂们看到这位温和的岁月之主笑了笑。

    而下一刻。

    明亮无比的剑气暴烈——

    白驹过隙,万物苍老!

    一言不合,直接拔剑,神话概念全面展开。

    万物苍老的气机浮现出来,而剑术巅峰的神话概念在时间流转之中展现出无穷变化,时间和剑招的变化联系起来,于是这岁月变迁,便是此身执掌,最霸道的剑术。

    岁月如剑,万物皆老。

    杀!

    倏忽二帝倒抽了一口冷气。

    等下,等等……

    噎鸣,天之副君,这家伙这么莽的吗?!

    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对视一眼,头皮发麻。

    卧槽,卫渊那小子到底和噎鸣说了什么?!

    这家伙,这家伙是哪儿出来的,挑衅技能是不是修的有点高?

    而后两人看到那北海之帝长啸,周身概念展开,对视一眼,咬牙道:“上!”白驹剑鸣啸低沉,岁月长河为剑,剑光一扫,便是要刷去一次轮回的寿元,哪怕是奉帝俊之命阻拦饕餮,祂都没有用这一招。

    显而易见的真正震怒。

    哪怕是北海之帝,都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寿数波动,足可以见到噎鸣存了直接让神老死的杀心,心念一动,神话概念才刚刚展开,一左一右弹跳出两个老头子,一个高瘦,一个矮胖,同时暴戾出手。

    “来得好!”

    北帝禺强大笑,双手豁然分开。

    一左一右,直接猛地和倏忽二帝对掌。

    天地的元气一凝,而后瞬间变得无比的暴烈,浩瀚波涛汹涌,横扫三百界,整座北海之帝的宫殿都猛地下沉,倏帝感觉到半条手臂都发麻,这居然只是被反震,看向那边的忽帝,大声道:“喂喂喂,你怎么样?”

    “还……好……”

    忽帝咬牙,矮胖的身子都泛起了涟漪。

    噎鸣在前,鬓角白发微扬,手中的白驹剑往前,但是岁月变迁,万物苍老的概念,居然被阻拦住,神代防御第一,直接是防御概念级别,在此地更是北海之地的天地加持,所向无敌,天命在我。

    “给本座,退!!!”

    禺强放声大笑。

    握拳,猛地横扫,倏忽被击退,噎鸣掌中之剑旋身而刺,执掌时间概念的他,剑锋必中,直接刺入眉心,但是无形之中概念凝聚,连白驹剑都被阻拦。

    “哼,白驹过隙,胎化易形,还有那所谓练假成真?”

    “本座只问一句,可破天地否?!”

    禺强大笑:“万物苍老,天地不变!”

    “给我退!”

    仿佛孕育诸多世界的北海掀起狂涛怒吼,倏忽二帝一咬牙,祂们虽然为了让卫渊暂且借助不周负子山之力,自身元气损耗过大,但是毕竟本身位格还在,再怎么虚弱,牵制还是做得到的。

    但见数道身影不断地交错碰撞,不断厮杀,在此地,禺强以一敌三,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哪怕是噎鸣剑术卓绝,但是以白驹剑,白驹过隙的神话概念,终究无法刺穿天下最强的防御。

    倏忽二帝飞速靠近却又惨叫着被打飞。

    禺强右脚踏着水波,双臂展开,面对着那边的噎鸣,以及不知何处出现的十二元辰中的六位,面对着宾客之中也觉得不对,选择站队噎鸣,站队天帝的那一部分,发冠散落,黑发垂落,霸道无比:

    “尔等,不过蝼蚁,纵然其上,又是如何!”

    “纵然齐上,本座何惧!”

    “便是帝俊,也休想在此地占得便宜,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声音?”

    “嗯?!!这气息!”

    神灵当中有几道声音察觉不对,猛地脱离大殿,凌驾于虚空之中,看到整座北海翻涌而起,直接凌空而立,如同盘旋的猛兽,臣服于北帝背后,其中涌动着一个个小世界,而这些小世界的力量也服从于禺强。

    伴随着仿佛远古龙兽般的嘶吼。

    海洋当中,一只只背负着世界的苍茫巨鳌昂首嘶鸣。

    足足有一十四只之多。

    每一只都仿佛有不周山的气魄,巨量的海水轰然砸落,声音如同雷鸣,上面生长着岩石,依附着世界,展现出光怪陆离的景色,散发出同样是世界支柱的雄浑气机。

    而这些混合着这无量北海波涛,共同环绕簇拥禺强。

    霸道恐怖的气息,展现出一方霸主,界域无敌的帝者气机。

    噎鸣的出手,终于让这位蛰伏北海万年的帝者展露真容。

    所向无敌。

    北海之上,唯我独尊!

    噎鸣吐出一口浊气,掌中白驹剑鸣啸,倏忽二帝被打得眼冒金星,这一方天地的天道都在支持着禺强,那种无敌之感,只有帝俊,以及昆仑界域内的陆吾才具备。

    倏忽欲哭无泪:“这老乌龟这么强……”

    北帝玄冥,黑帝禺强,四灵玄武,全部都是一个家伙啊。

    玄冥为冬,处于北极,秋冬肃杀,和西王母类似。

    而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传来了刺耳的阵法碎裂声,所向无敌的北帝禺强神色微变,旋即怒道:“小子敢尔!!!放肆!”身躯一晃,裹挟天地磅礴大势,猛地朝着下面飞去。

    “休走!”

    噎鸣紧随其后。

    已经开始沟通联络天地星辰之力,准备开启天地副君之力。

    倏忽二帝对视一眼,齐齐苦笑道:“苦也,苦也!”

    “可也不能扔下那小子不管啊!”

    两个老爷子苦笑着一咬牙,一跺脚,化作两道遁光也随之而去。

    其余诸神咬牙,有遁走的,也有想要趁机战队的,分成了两批,一者往下,一者追随过去,在天空中分出了泾渭分明的两个批次。

    ……

    咔嚓!

    卫渊将眼前的天机阵法捏碎,嘴角抽了抽。

    淦啊。

    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在门口设立了一步一个天机阵盘,作用就是一个,相当于提醒禺强这里有人往外走,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家伙有点阴啊。

    神色微变,卫渊感知到磅礴到恐怖,远远凌驾于他本身的气机飞速掠来,抬手直接将背后的白衣少女和昭阳阻拦住,三只青鸟直接窝在了少女怀里,瑟瑟发抖。

    波涛的声音,霸道至极的气息。

    【帝】的磅礴。

    卫渊缓缓抬眸,看到了被北海簇拥,天地压制,背后十四只巨型龙鳌昂首长吟的恐怖画面,周围诸神簇拥,他金色瞳孔微转,看到了噎鸣,看到了鼻青脸肿的两位老爷子。

    倏忽两个老爷子伸出手指比了个大拇指。

    放心,我们没跑哟!

    倏帝左眼眼眶发紫。

    忽帝右边牙好像被打得缺了。

    一脸爽朗可靠。

    卫渊嘴角抽了抽,打算蓄势和禺强沟通,结果北帝抬手,整个世界的天道猛地翻覆落下,猛地横压,卫渊神色微敛,看到了噎鸣在同时出招,却被阻拦。

    这一刻,以不周山神的位格,他看清楚了禺强的神话概念。

    并非是概念防御!

    而是【概念无效化】

    最简单的说法……在其概念范围内,一切没有价值和意义,人间发现的动量公式,将会彻底失去价值,或者说在禺强的领域内,就不存在动能公式这个东西,不存在熔点,不存在熵增和热寂灭,不存在时间的流动,不存在核裂变公式。

    万物的法则无效。

    在他的范围内,一切都属于是编造的,唯独祂自己是真实。

    因为一切无效化,所以自然什么都无法对他产生伤害。

    甚至于剑的刺穿都是靠着动能公式,动能公式不存在,剑也不再具备威力,热能公式不存在,火焰都不会有灼烧的特性,空气不流动,时间也失去意义。

    难怪想要涉足十大巅峰。

    下一刻,背后少女闷哼一声,卫渊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只是禺强一言不发直接动手,苍茫天道缓缓落下,化作一道道锁链,北帝禺强双手背负身后,缓声道:“这是你欠这一方天地的。”

    “是天地对你的回应。”

    无数的神灵都心中震撼,看着天道规则缓缓砸落。

    【天】这个概念的具象化。

    噎鸣神色微变,终于自天地的异变里察觉到那少女的真实身份,一瞬之后,仍旧选择全力出手,白衣少女嘴角有鲜血流出,拉着卫渊的衣摆:“你,走。”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

    金色瞳孔收敛,自我内缩,助于不周山的气息瞬间放开。

    猛然抬手。

    并非是自我动作上的抬手,而是意识上的变化,巨大的压力,几乎要让精神都恍惚崩碎般的消耗,但是却仿佛有某个无形的巨人昂首长啸,一手撑天!

    轰然气浪爆发,无边的灵气凝聚溢散,袖袍翻卷的声音。

    而后是昂首长啸的咆哮声音。

    倾倒的天道,就此稳定!

    北海禺强瞳孔收缩,而这般清晰无比的招式,已经全面彰显出了来者是谁——撑天拄地,曾经的十大巅峰之一,后来的耻辱和笑话,不周山神,而此刻,最强的北帝,天道加持,以及,十大巅峰的耻辱。

    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旁观者的心底闪过。

    这是最好的机会!

    北帝禺强,证道十大!

    北帝禺强自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放声大笑,伸出手道:“好好好!”

    “撑天拄地,不周山!”

    “让我来看看,你一只手撑着天地,还有几分实力。”

    “我在此地,便是苍天万物,天道周游!”

    北帝禺强,全力出手,天地变色。

    卫渊意识失去原本的稳定,不周山的自我,以及强大的压迫力,但是背后少女拉住了他的手,一瞬间,说不出的清明感觉浮现灵台,仿佛作为【人】这个概念的自我被自然地拉升到了极限,资质悟性抵达人族巅峰。

    记忆变得清晰,心境安宁,过去的一切在心底浮现。

    放声大笑着全力出手的水神共工。

    支撑九幽气息苍茫悠远的烛九阴。

    以及不周山的体悟。

    他们的招式,统统浮现心头,而后心底突然闪过一句话——

    ‘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为何,要撑着?

    看着大笑着出手的禺强,本能地右手五指握合,平静翻转手腕。

    撑天拄地的概念变收回,【天柱】崩塌,于是整个刚刚被稳定住的天地概念直接重新失去平衡,无比磅礴恐怖地朝着那边的禺强砸落下来,就仿佛是以撑天拄地的概念。

    不再是挟山超海,而是支撑天地后,再以天道轰击。

    天倾西北!

    组和神话概念——

    翻天。

    !!!

    禺强面色骤变,长啸声中,猛地抬手。

    概念展开,无效化!

    天道的轰击被抗住。

    哪怕是这样级别的攻击,禺强仍旧抵御。

    卫渊并指抬起,撑天拄地之气息,以天柱为剑,人间重剑剑势,平静无比第二次砸落,禺强抬起头,伤害被抵御,但是那种无与伦比的压力和力量,却无法完全被压制住。

    众目睽睽之下,北帝禺强,猛地单膝跪地。

    气浪涌动,袖袍翻卷。

    眼前白发垂落于地的青年漠然,只是绣以金线的白袍卷动。

    卫渊觉得现在应该说些什么,视线扫过那边倏忽。

    ‘这个时候,不周山老伯会说什么?’

    倏帝疑惑。

    忽帝恍然:“这小子要咱们夸奖他呢!”

    “哎呀哎呀,真是孩子气!”

    “不,是在问这时候该说什么!”

    倏帝多少靠谱一回,眼神示意:‘不周山会轻易地揭开的,他没脾气啦什么的。’双手重复往上举的动作,意思是往上拉一拉,不要太过火。

    ‘哦?不周山老伯会再趁势压制?’

    ‘绝不留情?没问题!懂了!’

    卫渊看到倏帝双手重复往下压的动作,若有所思。

    于是只是平静看着天地的变化,看着四海翻腾,神色漠然,无数的神灵刚刚还在打算看着不周山和禺强的战斗,刚刚还在和其余人谈论不周山的事情,此刻却陷入了一片死寂,心脏控制不住地颤栗。

    北帝禺强不甘怒声抬起头

    “本座是代天道行罚,本座没有错!”

    “这是,此番天地的规则和要求!天命在我!在我!”

    “天?”

    【不周山神】转眸,金色瞳孔微敛,漠然从容,右手背负身后,白发几乎要垂落在地,以金丝编织,背后天地广阔,撑天拄地,周游六虚,漠然的声音落下。

    “奈我何?”

    于是天地死寂。

    这一日,

    不周山神,重入大荒十大巅峰。

    第一阶梯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