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1章 援军?是的,援军!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72
  第0781章 援军?是的,援军!

    “你怎么来了?”

    白衣少女询问,脸上并无恐惧担忧亦或者庆幸,只有那只毛茸茸的青鸟嗖一下飞到她面前,用翅膀抱住少女的脸颊,才眨了下右眼,卫渊指了指屋子,带着笑意:“不让我进去说吗?”

    “啊,那你先进来吧。”

    白衣少女让开道路。

    里面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嗯?又是谁,禺强那家伙又来了?”

    “烦不烦啊。”

    “哦?这不是卫渊小弟弟吗?”

    “没想到居然是你啊。”

    一道身影蹭一下出来,笑意盈盈,面容美好,身材丰腴,正是女娲十人之一,也是那位性格最跳脱的昭阳,卫渊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其余几位,礼貌地问道:“其余几位呢?”

    昭阳道:“你在找她们吗?”

    “哎呀,可真是个花心的孩子呢,有我和小白还不满足,居然已经想要和好几个漂亮姐姐一起玩了吗?难怪你头发都白了。”

    “所以呢,你要两个,还是三个?”

    她笑意盈盈地伸出手指挑着卫渊的下巴。

    动作突然微微一顿。

    视线落下,看到卫渊的脖子,看到上面如同被古代龙神咬过的齿痕,微有讶异,连脸上那种如伏羲看到陆吾般的愉悦表情都微微凝固了下,出现了惊愕讶异。

    卫渊没有注意到前者的视线变化,只是嘴角抽了抽。

    不是,这个辈分差得有点大。

    他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的风格。

    白衣少女看了一眼昭阳,昭阳道:“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她笑吟吟地屈指弹了下卫渊额头,意有所指道:

    “再玩得过火的话。”

    “【某个家伙】,可真的会生气咯。”

    她懒洋洋坐在颇为考究的床铺上,手指把玩鬓角的黑发:

    “至于其他几位。”

    “现在我们在这里受到巨大的压制,为了保证至少还有点手段,所以选择了身躯合一,只让我的意识在外面,其他几个姐妹轮番休息,保养精力,以保证在必要的时候,还有一战之力,不至于任人鱼肉。”

    昭阳手指缠绕发丝,语气轻松玩笑。

    但是潜藏其中的压力和危险却无法忽视。

    “这里有封印,还是说阵法?”

    卫渊立刻反应过来。

    此刻不周负子山依凭的状态下,金色瞳孔扫过,却没能察觉到任何的手段,这样的情况下,要么就是这里的天机阵法手段,要超过此刻借助了不周山力量的卫渊,要不然,就根本不存在什么手段。

    “不要找了,小弟弟,你找不到的。”

    昭阳嘴角笑意收敛,指了指天空,道:“是这一片天地的敌意。”

    “是北海天道的愤怒。”

    卫渊皱了皱眉,道:“北海的天道?”

    “是啊,哎呀,这也是当年那位做的事情,当时也是做出了心里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过去了五千多年,报应还是来了。”昭阳叹了口气,道:“若是问什么事情,那自然是五千年前最知名的事了。”

    “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崩裂。”

    “而后,女娲补天的传说。”

    “当时女娲为了维持住天地稳定,曾经斩了巨鳌,用巨鳌的腿支撑住四方天地,而很遗憾,这巨鳌本来是归属于北海的,也就是,那曾经是北帝玄冥的属下。”

    “北海之帝禺强,使巨鳌十五,举首而戴天。”

    “当年娲皇她为了苍生,斩了最年长的那位,那巨鳌原本支撑四海,昆仑和大荒的灾难无论如何都波及不到祂的,却蒙受了如此不白之冤,临死之际发赌咒诅咒娲皇,而北海天道失去了支撑之一,也受到损失。”

    昭阳眼神空蒙,语气悠远道:

    “也就是说,我等对这天地有亏欠。”

    “反倒为这天地所压也是正常的。”

    她的语气顿了顿,旋即补充道:

    “若是寻常,便是被天地所压制了也无妨,自可以从容来去。”

    卫渊嘴角抽了抽。

    嗯,不愧是女娲十人,不愧和伏羲有关。

    旋即看向那边安静摸着青鸟羽毛的少女,看到她膝盖上躺着一只青鸟,另外两只窝在肩膀上,毛茸茸的一大团,心中对其身份终于有七分确定。

    白衣少女抬眸,想了想,双手抱着一只青鸟,递过来:

    “要摸吗?”

    卫渊不知为何完全无法拒绝。

    “啊这,好的,谢谢。”

    于是卫渊怀里也多出一只毛茸茸的青鸟,也不知道西王母是怎么喂鸟的,这鸟儿怎么喂得和猪一样,钦原就自律多了,追求变成富婆的神鸟,和希望被富婆包养的神鸟,鸟和鸟真的不一样啊。

    突然觉得钦原好励志。

    那边昭阳懒洋洋道:“本来被压制也没关系,但是没想到,居然撞到了北帝出巡,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咯。”

    “北帝玄冥……”卫渊低语。

    想到那句【灵龟为之使】。

    就大概明白恩怨了,一方面祂本身是北海天道的庇护者,另一方面,那十五只足以辅助支撑天地的巨鳌,本身是归属于祂的,娲皇当年的所作所为,直接和禺强有巨大冲突。

    而娲皇和玄冥之间的争斗。

    玄冥的防御是概念级别的防御,足以防御概念冲击。

    低于概念级的力量不要想破防。

    而另外一方面,玄冥,北方之神,主杀戮。

    这家伙属于是攻防一体的类型,同等比较,伏羲也无法奈何得了石夷的防御力,而娲皇相较于伏羲属于完全不擅长战斗的,也就是说,对上玄冥的话,娲皇虽是十大,但是并不占据优势。

    不过,伏羲打不破石夷的防御是这个家伙回血太快了。

    斡旋造化,重塑概念。

    伏羲应该是可以直接无视玄冥防御的。

    卫渊现在已经明白了,神话概念是一种整体性强大。

    但是并非全部都属于战斗侧强化的神灵。

    比如说倏忽二帝,其概念既能【欺骗】天道,也能间接性把实力恐怕也是十大巅峰一档次的中央之帝混沌搞死,不擅长战斗的娲皇,在北海天道之下,对抗玄冥,恐怕只是五五开。

    而现在还不是女娲。

    而是女娲十肠,外加有可能是转世身状态的娲皇。

    在西北天道的仇恨压制下,只剩下一成实力。

    完全不是玄冥的对手。

    难怪跑不掉……

    昭阳摊了摊手:“所以咯,小弟弟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但是啊,这里是真的无法离开的,或者说,一旦我们移动,就会触发北海天道的压制,作为北海之帝的玄冥立刻就会察觉。”

    “而祂,祂恐怕,是希望靠着强娶小白,把自身的气运补足。”

    “北海天道圆满如一,甚至于更进一步,让祂也有机会一窥那传说中的十大巅峰之境,毕竟,已经有祝融氏这个半只脚踏入进去的先例,这样的十大之下巅峰境的神灵,会有这样野心勃勃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一定要和玄冥打一架吗?

    卫渊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不周负子山的力量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但是……淦,那两个老爷子完全没说这种状态可以持续多久,要是打架的时候突然漏了馅。

    卫渊觉得那时候自己的下场恐怕不会太美妙。

    自己不要紧,可要是娲皇转世……

    看向那白衣少女,后者完全没有在意这边的交流,只是手指平静抚摸青鸟的羽毛,语气平淡道:“一饮一啄,皆是天定,当年她的因,现在回报在我们的身上,也是正常。”

    “天道循环,无恩无仇,本来而已。”

    “你来这里,是为了救我吗?”

    不,如果你真的是娲皇的话。

    或者和娲皇转世有直接关系。

    此方天道逼迫你的话,你哥可能会现在立刻去找天道意志切磋一下感情,用上古文官的友好方式,我保证,天道会被揍得很惨,很惨……伏羲现在看上去心情不错,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憋了一肚子火。

    从来只有他关别人小黑屋。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关小黑屋。

    不过,伏羲那里的天道化身,和北海这一片世界万物规则最后汇聚而成的无意识体的天道,恐怕不是一个概念,前者是万法终末之地的杂质汇聚起来的恶意,妄图占据天机第一的伏羲肉身外出。

    后者只是这里无数的法则运转的循环体系本身。

    所谓的天道的敌意和压制。

    大概就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或者说是湖面的涟漪。

    五千年前揍了天道一拳,五千年后则得到了反馈。

    而这个反馈其实可以化解掉。

    但是却被北帝禺强利用了……而这个利用并非是为了当年的巨鳌复仇,而是渴望侵吞少女身上的巨大气运,借此机会,尝试将自我的位格进一步提升,吞噬娲皇转世的可能性,踏入十大巅峰。

    错了,这事情应该直接跟帝俊说的。

    祂必然不会置之不理。

    到时候神代单体第一的天帝和你谈心。

    卫渊心念转动,玩笑着回答道:“是啊,我和一个家伙约定过,等到事情结束的话,要你帮我捏捏脸。”

    麻烦捏好看点。

    “捏脸,好啊。”

    白衣少女自然点头。

    而后伸出白皙手掌,两只手捏住卫渊脸颊一侧,往两边捏了捏。

    眼神澄澈没有丝毫的尘埃。

    “是这样吗?”

    不,不是这样……

    啊,妈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啊……

    卫渊想回答,但是不知为何,心中的焦躁和急迫感慢慢地消失不见,语气变得安静温和道:“啊,大概就是这样。”

    “真是奇怪的要求。”

    “只是这样的话,随时可以满足你的。”

    白衣少女收回手掌,然后顺势在卫渊头顶摸了摸。

    卫渊突然明白了青鸟的感觉。

    啊,这该死的安心感!

    直接来自于物种根源的本能。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把少女带走?卫渊看着远处,这里可是北帝的根据地,作为三界八荒十大之下第一阶梯的最强之一,这家伙只有石夷和伏羲能克制。

    他自己要和禺强打没关系。

    但是情况比预料复杂,现在有些担心背后的白衣少女受到对方的负面干扰。

    这几位可是一身实力,十不存一的,这个时候,如果有擅长防御的队友在就好了,倏忽二帝?算了,那两位……不大靠谱。

    就在这个两难的时候,天空突然有一道流光遁来,剑气撕裂天穹,令北海的海域倒卷,身穿青衫,外罩白色纱袍,衣摆处有群星之徽,黑发如墨,鬓角微霜的天神立于天空。

    掌中白驹剑鸣啸,步步踏虚空而来:

    “听闻北帝大婚,噎鸣前来祝礼。”

    嗓音温和,但是这一次却带着绝对的强势感,卫渊怔住,噎鸣的地方可是比石夷的西北天域更远,祂是真正的西极之主,以行日月星辰之次序,而祂来的时间居然只是比卫渊迟了一段。

    这代表着,噎鸣这个看上去温和的青年在得知情况之后。

    以恐怖的速度直接横跨整个大荒。

    气势汹汹的杀来了。

    果然是岁月之神。

    完全可以信任岁月之神的守时,祂们一定会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卫渊吐出一口气,微笑道:“好,援军来了。”

    昭阳讶异道:“……后土创造的噎鸣,同时具备最强的根基,和群星万象第二级别的操控优先级,这是你招来的援军?”

    卫渊点了点头:“某种程度上,算是。”

    “走罢。”

    祂以不周山神之力,沟通自我真灵内部的河图洛书,借助河图洛书和不周山位格,强行隐藏住了这里的天机波动,而后带着白衣少女迅速离开这里,反手取出一道空白的符箓,顺势一抖,以幻化之术,幻化出了白衣少女的模样。

    在这个状态下,这样移花接木之法,足以骗过来往的侍女了。

    三界第一绑架犯,再度开张。

    ……

    而这个时候,北海之上——

    一只擅长游泳的妖兽嗅到血腥味道,而后看到了猎物,大喜。

    祂正好饿了!

    而后拼尽全力地撕裂了海面,以极致的速度追过去。

    一般只需要三秒钟,敌人就会被祂追逐咬碎。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那个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祂的视线里变小,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直接消失不见,以令人惊愕的速度,飞快地冲向北海的方向。

    据说,这一天无数的生灵都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衣,身材完美健壮,面容俊朗的青年疯狂地游泳,时而蝶泳,时而蛙泳,时而自由泳,速度之快,简直堪称丧心病狂,连海中以速度著称的妖兽都目瞪口呆,因为连猎物都追不上,被严重打击到了自信心,得了心理疾病。

    白色的水线几乎变成一条波浪,产生空间撕裂感,饕餮怒吼:

    “卫渊,你TNN的!!”

    “不要想要抛下我!”

    滴——

    发现附近有免费的饭。

    暴食之力,胃您导航。

    人族之盾,有熊部缙云氏。

    正在飞速抵达战场。

    吃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