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8章 道门传统艺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3
  第0778章 道门传统艺能

    “【欺骗】天道,换取力量。”

    “【化身】不周山神?”

    卫渊神色微变,作为涉猎道门天罡神通的修士,他完全明白这手段的恐怖,称一句无上大神通都不为过了,人间界的奇门宗师,将【炼假还真】这样的手段修行到了极致。

    也只是靠着改变一个人的面相,扭曲其命格,避开灾劫。

    或者让一个普通人能拥有金紫气运。

    在这一门大神通的原点这里。

    似乎是连【天道规则】都能够蒙蔽,也就是说,哪怕是祂短暂地将一个凡人的命格扭曲,理论上,那个凡人也足以瞬间拥有抵达神域级别的力量。

    只要对方能承受得住这一股力量。

    大概率会被这一股力量压爆。

    会承受不住,得到各种各样的反噬。

    卫渊心中一动,突然意识到了一点,如果说倏的概念是胎化易形,将一个存在的外貌乃至于体魄血脉都改变,而忽的概念是炼假还真,那么当年,祂们为中央之帝浑沌凿七窍,真的那么简单吗……

    那究竟是如外界所嗤笑的玩笑。

    还是说,倏忽二帝在帮助浑沌抵达更高的级别。

    比如——

    十大巅峰,三界至尊。

    甚至于,凌驾于其上……

    卫渊深深看了一眼似乎不着调的两位古帝。

    忽然开始同情不周山老伯。

    这样的话,远古的倒霉怨种,好像就老伯你一个了啊……

    人家浑沌或者可能是以大魄力,欺骗苍天,扭转命格,在追寻至高的道路上倒下的,虽死而无怨,只有你,是真的倒霉……

    嗯,以后还是都一直把基础的神话概念开着吧。

    卫渊心中下了决定。

    “要怎么做?”

    卫渊询问。

    倏帝道:“首先当然是得去西北天域,先去找到不周负子山。”

    “不过,你那朋友真的没问题吗?”

    倏帝有些担心:“不周负子山可是在大荒的,不会大荒的动静已经被平静下来了吧?搞不好我们才出去,就发现大荒已经空出手来,开始收拾咱们,结果一下子就给人逮了个正着……”

    “应该不至于。”

    “他擅长的战法是穿插……”

    卫渊也有些担忧,取出符箓来的时候,看到上面不知何时发来的讯息——‘放心,一定会完成搅乱大荒的目的。’

    “嗯???!搅乱大荒?!”

    卫渊茫然,然后看了看前面担忧的倏忽二帝,隐隐然觉得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就是那种,好像没问题,因为大荒现在大概率空不出手来,但是某种直觉又让他眉心跳动,觉得问题似乎不大。

    而这个时候,饕餮还在那里干呕。

    卫渊嘴角抽了抽,有必要吗,禹王吃下去也没这么大反应啊……

    这还是他自己创造的菜色。

    饕餮干呕了半天,突然张口一吐,终于吐出来了,却是一道黑色的流光,卫渊第一反应是,禹王的饭菜终于已经靠着难吃诞生了神话概念之类的玩意儿了吗?

    第二反应是明白那恐怕是来自于之前被吞了的凶神残骸。

    五指一握,流光层层洒落出去,剑气纵横交错,化作了一道道网,用的是武当缠丝钓蟾劲,直接将这一个东西网罗住,化去了冲撞之力,却见到是一团乌光,左突右冲,被卫渊一道剑气直接刺穿,终于老实下来。

    饕餮也总算舒服了,捂着肚子躺平,呼呼大睡起来。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那东西,非常厚重的一团光,哪怕是饕餮的胃都无法将其化去,被剑气搅碎后,剩下的只有手掌大小的东西,是一枚墨色的玉佩,背面写着一个墟字,正面写着【庚十七】。

    “是归墟的核心成员令牌。”倏帝点了点头。

    “要帮你把这东西稳住吗?”

    卫渊道:“稳住?”

    “对啊,这东西会炸的。”忽帝理所当然。

    “???!”

    卫渊嘴角抽了抽,感觉到这里面大团的力量正在冲撞,足够轰塌一座山的力量在孕育,倏帝从卫渊鬓角扯下来一根头发,然后揉成一团,吹了口气,白发化作灰烬,飞入令牌上面,上面的暴烈气息就缓缓平复下来。

    最终这东西重新恢复成了朴素的样子。

    卫渊甚至于感觉到,自己能够掌控住这一件归墟的身份令牌。

    “小手段罢了。”

    倏帝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连天道都能哄骗,这种东西虽然算是不错的宝物,但是比起来也不够格了,卫渊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令牌,庚,十天干当中的第七位,看来是那个凶神在归墟的身份级别。

    第七序列小组的第十七位。

    嗯,这也算是归墟的核心层次。

    毕竟能够把饕餮喂饱,还是有点实力的。

    “庚十七……”

    卫渊看了看手里的腰牌,知道这就是归墟这个庞大隐秘的万界雇佣兵体系里的联络之物,反手将这东西塞入了袖里乾坤里,等到这件事情处理完,就想办法混入归墟里面,看看归墟到底是在搞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能够顺便搞搞破坏就最好了。

    最好尝试利用下归墟的情报能力,弄清楚一些很想知道的事情,比方说,刑天的脑袋究竟是被开明给弄到哪儿去了……

    卫渊收敛了下杂念,那边的倏忽二帝道:“咱们走?!”

    “不,我还有点事情……”

    “麻烦你们帮我护法下。”

    倏帝有些耐不住性子,道:“还有什么事情?”

    卫渊想了想,言简意赅道:

    “摇人。”

    “你们借来的力量肯定没法肆无忌惮地用。”

    “孤军深入不大好,找找援军。”

    卫渊在倏忽二帝不解的注视下,闭上双目,而后在吃饱喝足就睡着了的饕餮的鼾声里面,沟通自我真灵,进入到了真实清醒的梦境当中,烛九阴,以及轩辕等人此刻都不在这里。

    烛九阴把他们都拉到了九幽里去,也只有那里还能容纳他们。

    这里只剩下了河图洛书。

    “啊,尊贵的,强大无比又温柔慈悲的战神,您有什么需要吗?”

    “您的小洛虔诚为您服务。”

    河图洛书发现来的不是烛九阴,显而易见松了口气。

    卫渊故作讶异:“什么都可以?!”

    河图洛书自信道:“堵上河图洛书之名!您想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满足你!”石碑上的灵纹不断地碰撞交错,化作了自信得意的颜文字。

    我是谁,我是河图洛书啊,那几个老家伙不在,满足你这个后生仔的目标,啊呀小意思了。

    这样的感情几乎扑面而来。

    卫渊嘴角勾了勾,微微点头,然后礼貌微笑道:

    “那麻烦帮我沟通一下伏羲。”

    河图洛书:“……”

    “要不然。”

    河图洛书僵硬抬头,呢喃干笑道:

    “我把河图洛书这个名字送给您?”

    “从今儿起,您是小洛,啊不,洛爷?”

    卫渊好笑地摇了摇头,最后在河图洛书的控诉中,在后者努力反抗无果,只能承受悲惨命运的鞭挞下,联络到了此刻在万法终末之地的伏羲,伴随着灵纹的交错变化,卫渊眼前一花,眼前重新出现了那位身穿青衣的青年。

    这一次伏羲凑得很近。

    几乎要碰到卫渊的脸,把后者吓了一跳。

    伏羲上上下下打量了下他,伸出手拍了拍卫渊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很愉悦满意,说出来的话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下次见到女娲的时候,我让她给你重新捏一次吧。”

    “一看你就是泥点子变的那种。”

    卫渊:“???!”

    好的,原来伏羲属于毒舌……

    卫渊扫了一眼伏羲的蛇身,嗯,确实是【毒蛇】。

    不过,为什么他好像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最近有发生什么好事吗?

    伏羲盘坐在那里,懒洋洋道:“所以,小家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吗?”

    有,疑似娲皇的人被逼婚。

    卫渊很想这么说,但是考虑到伏羲乱来的可能性,以及之前听说的,娲皇出事,伏羲会完全忽略外界的灾难,哪怕带来无数死亡都会强行出现,想了想,道:

    “出于谨慎,我想问一句,伏羲您现在能离开这里吗?”

    “哦,离开这里……”

    伏羲挑了挑眉。

    突然,他面色僵硬,缓缓低下头。

    一把剑突然刺穿了祂的心口,伏羲的嘴角出现了金色的鲜血,张了张口,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完,整个人的气息以恐怖的速度衰败下来,而起衰败还连带着整片世界都变得死寂,充斥着时代破灭般的大枯败大恐怖。

    卫渊瞳孔骤然收缩,被这样的恐怖死亡意蕴冲击。

    心脏疯狂跳动。

    而后,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

    几乎是本能。

    不周山神体魄,转身,握拳,凝聚的神话概念,磅礴的力量,一肘直接重重横砸。

    “哈哈,被吓了一……”

    伏羲含笑的声音凝固,眼睛瞪大,看到一肘以恐怖的速度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而后……

    轰!!!

    “啊啊啊啊,我的眼睛!!!”

    ……

    片刻后。

    “所以,你应该明白了。”

    “哪怕是我都那样自杀了,都出不去的,时间在我身上处于一种循环,我永远都会处于之前的那个状态,嗯,理论上这样,这就是所谓的时间悖论,以及无法突破的万法之终末。”

    讲述着非常认真高大上的理论。

    伏羲端坐。

    右眼眼眶青紫一片。

    说话的时候。

    伸出手触碰了下眼睑,倒抽了一口冷气,嘴角都抽了抽。

    疼,真疼……

    这肘的味道,让他想起了当年和不周山正面交手差一点被活生生打死的经历,为什么,明明不周山神的背后是弱点,为什么,为什么这小子那么敏感的,这一个回身肘简直……

    嘶……

    这一脉什么时候把神话概念一直开着了?

    卫渊有些尴尬地看着右眼乌黑一片的伏羲,道:“……为什么,在这里我都能伤到您?这……”伏羲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在意,道:“因为你的功体现在是走到不周山那一条路上了啊。”

    “比方说,小陆吾的规则秩序,帝俊执掌群星。”

    “或者我,我也有着根据战斗对手的特性提前准备的能力。”

    “我们据此可以演化出千般变化,无穷神通。”

    “但是不周山不一样,就算是境界高度不同,但是总体只有三个特性,其功体的进阶和提升,基本都是在这三个领域不断强化而已。”

    “万劫不坏之体魄。”

    “挟山超海之急速。”

    “撑天拄地之伟力。”

    “嗯,你现在基本算是刚刚入门,但是你的靠拳头就可以超度厉鬼,靠着肉身就能横渡空间乱流,低于山神级别的一切攻击,你都可以无视,而你的反手一拳,就会自然附带有【不周】这一特性。”

    伏羲沉思,然后读取了卫渊的表层知识,用他能理解的方式解释:

    “大概就是,不需要理解敌人的术法和神通。”

    “因为一切的攻击不过是天地基础元素的组合。”

    “无论是人类的科技,还是说仙神的术法,都是一样的。”

    “你们那种热武器的爆发,和烈焰咒术一样都是以火焰元素为主。”

    “那么,只要这一拳的力量足够速度足够,就可以把他们重新打成元素粒子,这就叫做【不周】,而不周的意思是,不周全,不完整,意思是,这个概念的特性就是让敌人不再完整。”

    “嗯,物理意义上的不再完整。”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大逼兜对神会有多大的伤害。”

    “这句话用不周山神来说绝对的真的。”

    伏羲叹气:“总之,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是真的出不去……否则的话,我也不至于让你来外海亲自见我……”

    “这样吗……”

    卫渊遗憾,最大的援军无法抵达,不过这也是提前有所预料的。

    接下来就只有第二个选择了。

    那白衣少女具备有很强大的宽慰能力,符合的,是娲皇或者后土。

    而后土的嫡子正是岁月之主,噎鸣。

    卫渊之前能感知到噎鸣曾探查过自己,想了想,询问道:“您能把噎鸣拉过来吗?”

    伏羲摇了摇头,遗憾道:“不成,那小子现在死活不肯涉及天机,非常地谨慎。”

    嗯???

    岁月之主,不涉天机?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一副和我无关表情的伏羲,道:

    “那,您能帮忙把消息告诉他吗?”

    这一次,伏羲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当然可以!”

    “喏,小子想要和他说什么悄悄话,写下来就可以了。”

    卫渊看着伏羲具现出的纸笔,下意识动笔写道——

    【噎鸣,你好。】

    【打扰了。】

    【你妈要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