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6章 逼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59
  第0776章 逼婚?

    人间界·博物馆。

    晴。

    诸葛武侯坐在椅子上,神色温和,前面一个青年翘着二郎腿,懒洋洋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大荒,为了防止那个始皇帝陷入孤军作战的绝境里,要我帮他?可笑至极!”

    武侯平淡道:“孤军深入,亢龙在天,其势必悔,始皇帝陛下的气势刚烈,而过刚易折,大荒卧虎藏龙,不是当年六国,哪怕是有白起将军在,同样还稍显不够。”

    “白起?!”

    “哈哈哈,那样的战疯子,那哪里算是打仗?”

    “全歼敌人,也肯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伤亡,蠢货而已,哼!”

    一身衣服都有些破旧的青年大笑着。

    少年武侯等他安静下来,才语气温和道:

    “可是,尊下严格意义上,是秦国人不是吗?”

    “韩信。”

    那青年啧了一声,膝盖上横放着一柄剑,懒洋洋道:

    “那我为什么帮你?”

    这样的说服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

    兵仙韩信,神州兵家兵权谋巅峰,单论兵阵,毫无疑问的千古第一。

    除去兵形势之外,权谋,阴阳,技巧全部是顶尖的。

    但是曾经有相当一段时间当过先秦游侠,还是很穷的那种。

    换句话说,先秦街溜子。

    油盐不进,死猪不怕开水烫。

    少年武侯眸子安静,温和道:

    “霸王做你的下属。”

    “比方说,你可以让他做你的执戟郎。”

    “好的,成交!”

    即答。

    ……

    仗着之前有过项鸿羽立下的军令状,少年谋主周旋二者,不过看着那位霸王坐在沙发上,脸色黑得和锅底一样,兵仙韩信脸上带着愉悦至极的笑容,手里甩动着西楚霸王的军令状。

    最终霸王忍耐不住,捏着拳头拎着韩信的衣领把他拖出去了。

    一顿暴揍。

    最终兵家四类里面,由于个人勇武的原因,兵形势完全不合格的韩信被揍得鼻青脸肿,但是两人的关系终于缓和了些,在美酒的攻势下,两位在同一件事情上得到了共识——

    “妈的刘季真不是个东西!”

    “没有老子,他能得了天下?!当年就应该反了他丫的。”

    “说好了封王,最后却连王都给夺了,就给个淮阴侯!”

    韩信喝了口酒,重重一拍桌子,破口大骂。

    当年和刘季签订合约之后直接被那边反手背刺了的项羽重重点头。

    两人竟然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在那边一边喝酒一边破口大骂,男人的仇恨来得突如其来,而当拥有同一个仇恨值对象的时候,哪怕是原来的对手和死敌都会出现惺惺相惜,项羽不厌恶在战场上击败自己的韩信,却贼讨厌刘邦。

    那家伙要是出现的话,他一定会用拳头让他直接转世。

    霍去病看了看那边两个一边喝酒一边骂人的两个大叔,看向沉思的武侯:“是有战事了吗?”他有些跃跃欲试,少年武侯讶异于这位名将的战争敏锐,微笑着道:“是,但是此事和你无关。”

    霍去病的脸色一滞。

    “为什么,我也是大汉的战将,你不能如此!”

    “但是你的武功还没练好。”

    少年武侯言简意赅道:“你何时能在霸王正面强攻下支撑一炷香的时间不退,如此武将,才有资格踏上大荒的战场。”霍去病面色一滞,他实力不弱,但是作为武帝中兴年代的武将,和更早之前,楚汉乱世之时单体武力天下第一的霸王比,毫无疑问不是对手。

    他强自争辩道:“你……为将者,将军破敌,率兵百万。”

    “岂能以个人之勇武而断言某之军略?”

    “唔,也是……”

    少年武侯似乎被打动了,想了想,道:“也可以,但是得考验下。”

    霍去病嘴角抽了抽,道:“你不是要和我比行军列阵吧?”

    他擅长的千里奔袭,和武侯这样级别的军略家不是一个路子。

    “不是亮。”

    武侯摇了摇头,羽扇抬起,指了指那边喝得大醉,连在痛骂刘邦的声音都含糊不清了的韩信,嗓音温和道:“诺,看到那个喝酒喝得死醉死醉的大叔了吗?你只要在行军列阵上赢过他,你就是主将。”

    少年霍去病眸子蹭一下亮起。

    “要不然等他酒醒了?”

    “不,不必了。”

    武侯微笑道:“就当给你放水了。”

    “嗯,醉了?亮亲自去叫醒他。”

    那边错估了现代人间白酒度数,自身实力又不是霸王这种人间武道核弹头的韩信几乎都已经醉懵了,趴在桌子上打着酒嗝儿,呢喃道:“喝,我还能喝……这酒,真是够劲儿啊……”

    “再,再来。”

    “韩先生,韩先生?”

    武侯推了推他,没反应。

    少年武侯把酒瓶拉开,微微俯身,道:“大汉的后世名将,刘季曾孙的得力战将,想要和您比一比军略,啊,对了,那位和您的爵位一样,手下也带出了不少的侯爵呢。”

    声音顿了顿,语气温柔道:

    “淮阴……侯。”

    !!!!!

    醉死的韩信猛地睁开眼睛。

    那双黑色的眸子里满是血丝。

    “谁?!!”

    ……

    愉悦地看着少年霍去病跃跃欲试的,在挑战完霸王之力,武侯阴阳后,此刻向兵仙之阵发动了挑战,谋主嘴角浮现一丝愉悦的微笑,羽扇微摇,看着外面天空,眉头微皱。

    单靠着始皇帝一支,面对大荒,很容易陷入绝境和险境啊。

    当年刘备率军惨烈的夷陵之战给少年谋主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

    现在,霸王和韩信联手,作为第二路呼应……

    而暗中,还有关云长和张文远这两路。

    嗯,稍微算是保险了点。

    四路凿穿,表面上彼此时而为敌,时而联手,暗中则相互呼应,兵家诡道,阴阳合谋,奇正相合,故而无不破,无不克,无不胜,嗯,也不能这样说,哪里有不败的计策,只能说,尽可能维持战略目标的完成。

    尽可能地稳定,成功率比较高。

    放心吧阿渊,为了遮掩你那边,我等会把大荒的动静搞大点的。

    外面传来敲门声,少年武侯思绪收回,迎客人进来,那是一位面容元气秀美的少女,满脸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道:“你叫我来做什么?”

    武侯道:“钦原姑娘,可能希望你能做个引路人。”

    “毕竟,无论是霸王还是兵仙,都不了解大荒的地图。”

    “你是昆仑神鸟,也做过偷渡客的生意。”

    “希望你把他们带着找到白起将军那边。”

    找白起?

    钦原呆滞,而后猛地摇头:“我不,这一路肯定很危险!”

    “我绝不走!”

    武侯语气温和道:“公司经营许可证明。”

    钦原面色微凝。

    而后踏前一步,双眸明亮,笑容灿烂:

    “好嘞,成交!”

    “嘿嘿,老板大气,老板大气!”

    “放心放心!”

    “我一定把他们带到白起那里去!”

    ……

    此刻·外海。

    卫渊看着那凶神,语气平和道:“那你们也对人间出手过?”

    “我是说,人间界的任务。”

    “呵,说起来,我对人间也没什么好感,咱们这一点上倒是有共识。”

    在关门放饕餮的威胁下。

    再加上听到这句话,凶神松了口气:

    “啊,原来你也和他们不对付啊!”

    “那就好那就好,咱们是一路的啊。”

    “人间界的行动?当然有当然有了,那可是禹王的后手,自然是有宝物的,我们也曾经有过王朝争斗,也曾经派人进入,不过大部分都被一个白发的女人给阻拦掉了。”

    “后来发现了规律,只有天下大乱才有机会进入其中。”

    “比如说,有一段时间我们有一位强者进去。”

    “几乎已经要成功了,他和那个时代最有机会和最有权势的男人取而代之,打算趁势带走传国玉玺……”

    卫渊敛了敛眸,突然想到了嘉靖那一世里,那几个突然出现的妖道,看来也是来自于归墟的,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传国玉玺上,道:“那一次你们成果如何……”

    凶神叹息道:“失败了。”

    “哦?”

    也是,当然失败了,否则玉玺都被带走了。

    卫渊询问:“你们那次取而代之,最有权势的男人,叫谁?”

    凶神看过归墟卷宗,回答道:

    “第一次是叫做丁原的,那时候直接入京,裹挟大势。”

    “结果被一个叫做吕布的家伙给捅了。”

    “那位强者本来可以回归归墟,但是失败的代价他无法承受,在最后选择了孤注一掷,死中求活,选择了那位权倾朝野,挟天子令诸侯的,叫做董太师。”

    “然后又被那个叫吕奉先的男人给从后面捅了。”

    卫渊:“……”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拍了拍凶神的肩膀,诚心实意地道:

    “好眼光。”

    在继续询问了一段时间之后,卫渊退后半步,对饕餮道:

    “祂交给你了。”

    凶神面色一滞,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面临着什么,剧烈挣扎着释放出了强烈的扭曲意志和神话力量,惨叫道:“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样……”

    “我……”

    卫渊回答:“在下卫渊,神州人士。”

    凶神面色凝固。

    人间的?!

    他回忆刚刚卫渊一副我们是战友我也不喜欢人间的表情,脸上表情一阵扭曲,终于明悟,辈分怒吼道:

    “你TM,你算计我!!!”

    卫渊打了个响指,露出微笑道:

    “饕餮,开饭了!”

    “不!!!”

    卫渊转过身,不去看那边的画面,只是这一次,他又感知到了之前就感觉到的熟悉气息,想了想,留着倏忽在这里,自己循着那一道熟悉气息过去,对面似乎在跑,却被卫渊直接绕了个大圈子,在前面堵住。

    小时候玩的捉迷藏还是有点用的。

    卫渊心中腹诽。

    看着前面青色遁光一阵加速似乎打算直接闯荡,袖袍微卷,神通施展。

    袖里乾坤之下,一下那青色遁光抓住,可是抓住之后,卫渊却愣住。

    “怎么是你?”

    “青鸟?!”

    抓住的遁光散去,是一团毛茸茸的鸟。

    在卫渊的掌心里瑟瑟发抖。

    那正是之前完成昆仑试炼时候三青鸟的一只,似乎是跟着那白衣少女走了,只是不知为何,此刻出现在这里,被抓住的时候,青鸟吓得毛发都炸开,变成一蓬,听到声音,抬起头仔细辨认了下卫渊。

    虽然说卫渊此刻是本体,而之前用的是昆仑山神分身,它还是认了出来:

    “是你,作弊的那个!”

    卫渊嘴角一抽。

    能别提作弊这事儿了吗?

    下一刻,青鸟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地扑飞上去,道:

    “太好了太好了,真的是你啊!”

    “快点,快点,你快点过来帮忙啊,迟了就完了啊!”

    它用爪子拉住卫渊的袖袍,努力煽动翅膀。

    但是卫馆主现在是不周山传承后的状态,所以它怎么努力都拉不动。

    “嗯?什么迟了就完了?”

    “你慢点说……”

    青鸟含着两大包眼泪:“不能慢,不能慢啊!”

    “那位大人,那位大人……被人逼婚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