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3章 饕餮,我们来救你……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70
  第0773章 饕餮,我们来救你……了???

    “喵嗷呜呜呜呜!”

    稚嫩的声音,让人想起软乎乎的猫崽,而事实上,在这画面里面,还处于漫长岁月之前,甚至于女娲还未曾捏人之前的时代里,最初的幼年陆吾确实弱小而稚嫩,在那里作势扑杀。

    一只手掌用两根手指作腿,站立和幼年陆吾战斗。

    陆吾幼崽俯身,一双瞳孔瞪大,尾巴在后面甩动。

    玩得尽兴了,就趴在草地上安心休息。

    然后被一只手拎起来放在膝盖上顺毛。

    白衣少年手掌握紧,胸膛起伏,缓缓吐出一口气。

    本座不在意。

    这都是虚假的。

    而后他看到那白发身影微笑着道:“放心,好好休息吧,我就在这里。”看到幼年期的‘自我’睡觉之后,因为曾经的种种痛苦经历,突然那惊醒,看到那白发身影仍旧噙着微笑让自己去睡。

    陆吾双拳缓缓握紧。

    吐出一口气。

    气机如同流转的暴风,浩瀚的雷霆。

    直接将这个幻境给撕成粉碎,少年右手按住面庞,咬牙切齿。

    我想起来了。

    你们居然在本座的心象幻境里面做小动作?

    好,好啊!

    陆吾长呼口气,手掌向上把头发撸起,眉宇变得凌冽,眉头皱起,如同猛虎般在眉心出现了奇异的纹路,嘴角咧开,露出锋利的虎牙,本来知道本座过去的话,只需要殴打到失忆就可以了。

    居然如此,不敬天神。

    抓回来,杀了。

    直接让他转世。

    不死花本座出。

    陆吾五指握合,这一次那一缕白发直接崩散消失,化作了齑粉,而后直接寻找到此人此刻的踪迹,左手五指微扬,整座天之园圃代表着的天道规则汇聚,隐隐化作一道流光飞出的趋势。

    而后,这一次带着强烈杀机的卜算,却不知为何,拐走了方向。

    陆吾瞬间察觉到了这一点。

    而后立刻斩断了烛九阴交给卫渊的所谓【天机术】,斩断了冥冥中的联系。

    同为十大,只是半身的烛龙并非祂的对手。

    但是就在祂斩断了这一道天机术的干扰,立刻要锁定卫渊真身的时候,黑暗中一只手掌直接伸出,就像是恐怖片里那样,拉住了陆吾一缕真灵,而后猛地一拉。

    “???!”

    干涉天机,扭转规则?

    这是……

    陆吾的瞳孔骤然收缩。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处于了一片黑暗的空间当中,不见十方岁月,只能看到时间和命运如同河流从眼前流淌而过,身穿青衫的男子微笑着看着祂:“小陆吾,好久不见了。”

    陆吾缓缓后退:“伏羲……”

    “你……”

    啪嗒。

    明明是岁月和命运之外的区域,却感知到了某种后背撞击到了坚硬墙壁的触感,仿佛那里伫立着亘古不变的巍峨规则,无法逃离,无法撞破,只能被迫停留于此。

    陆吾:“??!”

    伏羲抬起头,脸上露出一抹爽朗的微笑。

    少年陆吾面色一僵。

    毫不犹豫,转身切断真灵,撕裂空间,却直接被那高大的神灵一个拦腰抱起,大手直接按在少年头发上疯狂地揉动,陆吾此刻算是无心被暗算,只得一缕真灵在这里,相当于被封号,根本没法打全盛伏羲。

    疯狂挣扎,狂暴的力量在伏羲的脸上,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鲜血的出血量简直恐怖。

    后者却完全不在意。

    带着心满意足的愉快微笑,疯狂用自己脸颊摩擦被变成原型的巨大九尾猛虎幼崽的毛发,一双眼眸笑眯眯的。

    “放手啊!”

    “伏羲,你给本座放开!”

    “小猫猫,乖,几千年没揉过猫了,你的毛发还是这么柔软啊,可惜可惜啊,女娲不在。”

    陆吾剧烈挣扎:“你!给我放开!”

    被迫化作原型,还在疯狂挣扎抗拒的陆吾真灵。

    这一天终于回忆起来。

    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化形成为一米九七,身材高大魁梧,面容冰冷的青年了——

    一米九七,比伏羲高。

    面冷黑脸,就能无视这个笑着的家伙。

    以及,那股针对陶匠杀意的来源——

    曾经弱小无助的陆吾,也曾经被救助过,而救助他的那个家伙,就是伏羲,当时弱小的陆吾抬起头,看到撑着青竹伞,气质清冷幽远的青年,那一瞬间心底出现的,确实是这便是神灵……

    而年幼的陆吾,将会在未来无数岁月的每一天里。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后悔那一天的相遇。

    每次相见,都会对这个人渣蛇渣的混合体抱有深一层的‘杀意’。

    在陆吾【秩序】的判定当中。

    娲皇是至纯至善的温柔的话。

    那么作为娲皇庇护者的伏羲,就是最人渣到极致的那一类。

    九尾猛虎幼崽化的神灵一双虎爪按住伏羲的脸,疯狂地往远处推,在那种带着温和笑意的笑眯眯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血痕,气急败坏地咆哮。

    “你给我,放开!!!”

    “那陶匠和你有关系对吧?人族文官这种玩意儿!”

    “本座以后,见一个打一个!”

    ……

    “阿嚏!”

    卫渊打了个喷嚏,看着前面的城市,出乎他的预料,这一次进入了小世界当中,并没有发生如同忽帝那么惨烈的经历,倒不如说,如同忽帝那样奇葩的经历才是特殊的。

    只是让卫渊讶异的地方是,这里居然是存在有类似【科技】的。

    看着一座座高楼,以及某种机关术驱驰的‘汽车’。

    卫渊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地愕然,忽帝道:“不要以为,只有神州那边会存在有这样的技术,世界很广阔,其余地方也发展处类似的技术也是自然而然的。”

    祂身上衣服变化成了符合这个小世界的模样:

    “无论是人族的科技,这里的机关术,还是常规意义上的法术。”

    “其实在我们看来都是一样的。”

    “因为同样都是在利用规则,或者说你们科技那边说法,叫做定理的东西,像是那些导弹的爆炸烈焰冲击波,其实和法力构筑的法术爆破没有任何区别,其本质都是高温和冲击。”

    “是尝试以各自的方法利用规则,达到自己的目的。”

    忽帝笑着询问道:“殊途同归,哪怕是走的路不一样,最后还是会走到一个地方去,不是吗?”

    卫渊看着这个小世界城市的繁华,若有所思道:

    “那我看看他们的科技成果。”

    “没有太大的必要。”

    忽帝摇了摇头,并不在意道:

    “因为最基本的‘常量’都是不同的。”

    “甚至于不同元素在不同世界里的表现形式都不同。”

    “这里是不同的大道规则碰撞产生的小世界,这里的各种规则完全无序,也就是定律和外界,和昆仑,大荒以及你们那边的人间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这里的重力指数和你们那边就肯定不同,物质的熔点,动能的原理都不同,所以很多数据都是不能用的,是错的。”

    “这里的科技只会在这里发挥效果,出去就是废铁。”

    “毕竟无论是科技还是法术,都在利用这个世界的规则和原理。”

    “规则变化,原理变更,就相当于你们人间的公式和数据变了,法术烙印无法共鸣。”

    “这些数字哪怕只是稍微变动,都会带来一连串的巨大失效。”

    “一般来说,修行法术的修者来到陌生的世界,需要重新解析这个小世界的原理,然后才能发挥原本的实力,包括科技造物,都会出现各种不适应,比方说你们那边的大蘑菇,放在某些地方可能都炸不了。”

    倏帝解释了下,而后得意洋洋挺起胸膛:“一切外物毕竟是外物,哪怕最精密的机械,各类原理的不适用也会导致其失去作用,唯独自身的肉体,是永恒强大的。”

    “体修,才是王道!”

    忽帝缓声道:“莽夫,天克一切!”

    “咳,我是说,猛士,横推一切!”

    “管他什么各种常量的变化导致法术或者科技造物的威力波动。”

    “自身的肉体强大,那就是到哪个世界里都是强大的。”

    “所以说,肉身强横才是真的强大,我跟你说啊,这个身体强度上去了……”两大古帝开始喋喋不休的传播肌肉就是伟大,莽夫天克一切的理念,卫渊只想要吐槽一句,这难道不是说莽夫完全无法理解天地规则吗?

    他思绪微顿,一种奇特的熟悉感浮现。

    猛地转过头,却什么都没能察觉到,微微皱了皱眉,那种熟悉的感觉逐渐消失不见,而这个时候,饕餮的臣属突然大声叫喊着往前,显而易见,是发现了饕餮的位置。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将那种熟悉感压下,迈步跟上。

    和噎鸣一战断后的缙云氏。

    一直以来就失去了踪迹,人间完全无法寻找到他的线索,恐怕是陷入了险地,现在,在付出了一定代价,冒险踏入大荒之后,终于能够找到他了。

    是困在了这个小世界当中,所以完全无法和人间那里联系吗?

    放心。

    饕餮,希望你能安全,而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把你救回来的……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之冻毙于风雪。

    我会救你的。

    剑仙神色温和,内心温暖。

    坦然而从容。

    ……

    “啊哈哈哈哈,还有谁,还有谁!”

    “来,接着上菜,接着上酒啊!”

    在一座位于城市中心的巨大酒楼里,一位赤着上半身的青年大笑着,前面桌子摆满了美食,周围尽数都是称赞之声,啧啧称奇的声音里面,木着脸站在人群当中的三人像是傻瓜一样。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陷入危险的朋友?”

    倏帝呢喃。

    “说因为陷入险境而和人间失去联络的那个?”

    忽帝茫然。

    周围的欢呼之声不绝于耳,通过基本的法术能力,能够得知,这是在举办着这个世界里最盛大的活动之一,类似于大胃王比赛的祭典,以此来取悦神灵,而眼前这位,似乎已经彻底打破了整个世界一千年的记录。

    卫渊陷入沉默。

    我还以为你现在在危险当中。

    我还以为你是陷入了绝境无法传出消息……

    你是不是,吃上头忘掉了……

    倏道:“这怎么办?这个范围,貌似有点不好收场。”

    祂环顾周围,看到这些激烈热烈的人类,总不能暴力出手,道:

    “要不然咱们等等?”

    “可时间不能太久,否则外面声东击西之策可能就会出问题……你不想和帝俊对上吧?”

    “你这朋友差不多还能吃多少?”

    卫渊回答:“吃光。”

    即答。

    ???!

    倏忽二帝茫然。

    不是有一点点能吃吗?

    “不过放心,我有让祂冷静下来的方法,会让他老老实实跟着走。”

    “放心,不是暴力压迫。”

    卫渊吐出一口气,迈步上前。

    他以幻术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其余人的信任。

    “下一道菜……”

    卫渊回过头看向倏忽二帝,看向那饕餮的属下,嘴角勾起,白发剑仙的脸上一点一点地浮现出一个礼貌客气却让人后脊冒冷气的微笑:“我亲自做。”

    “我会,立刻让他恢复冷静和理智。”

    “以禹王的名义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