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2章 我的朋友只是稍微能吃了一点点,不要害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00
  第0772章 我的朋友只是稍微能吃了一点点,不要害怕

    大荒边关之处。

    哪怕是有着倏忽二帝的帮忙,以卫渊的遁速,也耗费了很长的时间,跨越了数个空间相位节点,才勉强抵达,等等待了不到半日时间,这边的边关守备显而易见地松懈,或者说,这边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

    “呼……不愧是武安君,果然可靠啊。”

    卫渊看着那边的军队开始了调动。

    似乎是因为另一侧的动静,导致他们需要回防重要城市。

    卫渊和倏忽二帝属于是偷渡客,得小心翼翼,就连跨越空间节点都需要特别谨慎,而这边正规军是有专门的巨型空间传送阵的,不过,这也代表着,白起本身处于这个区域附近。

    否则的话,也不会调动这个区域的军队。

    也是了,如果白起距离太远的话,就会像是关云长和张文远一样。

    哪怕是人间界以他们的一缕真灵为基础的,最高规格的符箓都无法联系上,不过,武安君不至于做得过火了吧……

    卫渊有些担心。

    再取出符箓的时候,发现已经超过了可联络的范围。

    “后生仔,连边关精锐都有调动,你那朋友没问题吧……”

    倏忽有些担心。

    卫渊道:“应该没问题……吧?”

    他猜想道:

    “不过他最多也就和大荒各国的军队战斗一次吧,以他的战争艺术,恐怕不会有任何问题,作为神州神代乱世走向落寞的节点之一,兵家四圣里战绩最恐怖的一个,我不认为在这里单纯的战争艺术有谁超过他。”

    “总之,武安君应该不会有事。”

    “我们趁机走。”

    倏忽嘴角抽了抽。

    不,我的意思不是你的朋友会不会有事。

    我是说,他的对手会不会有事。

    连边关精锐都有调动,这是搞出来多大的乱子?

    嘶……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过去旁观啊……

    一个高瘦,一个矮胖的两个老爷子对视一眼。

    突然觉得,跟着这小子,似乎比在海上闲逛要有意思地多了……

    两个人脸上同时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有趣有趣。

    老不周,你徒弟我们先借走玩两天。

    ……

    在边关精锐调动的漏洞瞬间,阵法不可遏制地出现了迟滞现象,而卫渊和倏忽二帝在一瞬间穿过了这耗费巨大财力和宝物组建的巨型阵法结界,这种级别的宝物,哪怕是他们如果不做好准备都会被察觉。

    然后,一个千古以来第一大胆的绑架犯。

    以及两位古帝,成功回到了外海区域。

    在抵达这里的瞬间,倏忽二帝就取出了凿子和锤子,直接凿破空间节点,以一种寻常手段完全无法比拟的方式迅速掠过了大荒外围比较平静的海域,抵达了真正意义上的【外海】。

    这时候,就连倏忽两位都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这里有很多的空间乱流……必须要小心。”

    倏帝解释了一句:“外海毕竟是万法规则的终点,这里太过于混乱,实力不足的时候,哪怕只是进入这里,都有可能会被撕裂成粉碎。”

    卫渊肉身横渡,伸出手,握住其中流转的暴烈气息。

    然后无辜地看向倏忽二位。

    一阵尴尬的沉默。

    两位老爷子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晚辈的挑衅。

    忽帝语气突然变得严厉,道:“哪怕你是不周山一样的体魄,也要小心。”

    “小心?”

    卫渊道:“是担心被空间撕裂吗?我应该不怕这个了。”

    “嗯,你当然不怕。”

    “但是你可知道,相比起肉体的创伤,内心的痛苦将会更为剧烈。”

    “而相比起内心的痛苦,精神上的死亡则是更胜一筹。”

    “空间乱流无法把你撕裂,所以就只好一口吞了。”

    忽帝面容抽搐了下,而后变得郑重起来:“对你来说,这里最恐怖的可不是什么法则乱流之类撕裂你,而是你会不小心就给甩到哪个小世界,嗯,用你们人间的话说,就是洞天福地里面去。”

    “你的功体,初步具备不周山概念雏形,干涉自我命运。”

    “但是还不曾抵达下一个进阶,不曾真正孕育撑天拄地的神话形态,不曾具备有定住时空岁月的权能,和十大巅峰,甚至于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段都有距离,只是你的剑术和自身叫做炎黄的概念太离谱,战力极强而已。”

    “所以你还是会收到这时空的干扰,会一脚踩入空间乱流里,被直接吞到另一个世界里。”

    卫渊道:“所以呢……再出来不就可以?”

    “再出来?那里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忽帝突然神色激动,手掌重重挥舞了下:

    “你可能会在别人洗澡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对面前面。”

    “你有可能在自己拉屎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某个小世界绝世高手决战的战场上。”

    “你有可能在给自己搓澡的时候,出现在万军决战的沙场之上,然后十几万人看着你去弯腰捡肥皂。”

    “你甚至于有可能一睁眼,发现自己被空间乱流和天下第一美人做了替换,而对面一个壮汉正在脱裤子。”

    忽帝的脸上充满了往事不堪回首的痛恨。

    然后咳嗽了下,尴尬补充道:

    “当然咯,我也就只是给你举个例子。”

    “举个例子。”

    卫渊:“……”

    “那个准备和某个小世界第一美人那什么的壮汉怎么了?”

    “啊这,他大概这辈子都不想去青楼了。”

    即答。

    卫渊嘴角抽了抽,心中为那位可怜人默哀了几秒钟,只是稍微用脑子想想,就能够感觉到那位仁兄当时的绝望,千娇百媚的美人突然变成了一位滑稽的老先生,是个男人都会遭遇无与伦比的绝望。

    原来,超越身体的死亡就指得是社死啊……

    您二位那在外面溜达的几千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过虽然如此,他还是听了倏忽二帝的建议,变得异常小心谨慎起来,看着这涛涛汹涌的神代外海,感知到那一股股空间乱流,道:“……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小世界的?”

    倏帝道:“你知道了伏羲先天八卦的原理吗?”

    卫渊点了点头。

    以最初的八类先天概念,在动念之间重塑世界,定地水风火,开天地山泽,是卫渊所知道,在位格上最恐怖的神话概念。

    “你知道?”

    本来打算装一下的倏帝略有尴尬,语气顿了顿,道:

    “也是,这样的基础知识,你当然是会知道的,那你想想就该知道了,这里就是万法规则的终点,在这神代外海,是无数破碎的规则力量汇聚的地方,而终点就是归墟。”

    “你看,伏羲是足以真正掌控先天概念,化作完整的世界。”

    “而在这些规则概念在前往归墟的时候,不断碰撞,也是会误打误撞地出现类似的情况的,这些概念在涌动的时候,不断碰撞,可能先拥有了空间陆地,然后出现了水流,最终化作了一个有着这样缺陷那样缺陷的小世界。”

    “嗯,就像是你想的那样,这就像是你们人间的选择题。”

    “就算是什么知识都不知道,只要是有选项,那蒙答案都能蒙出一部分正确的来。”

    倏忽二帝对视一眼,齐齐道:“比如说,全部选A。”

    卫渊嘴角抽了抽,明白这两位指得是刚刚青衫女子献的选项。

    “不,其实我们一般觉得,选择题的话,四个选项就选C比较常见。”

    卫渊心中吐槽。

    不过也明白了两位古帝的意思。

    “也就是说,在这些规则乱流前往归墟的途中,它们出现了碰撞组合,最终化作了一个个小世界,而哪怕概率再低,在庞大基数的支撑下,也足够变成恐怖的数量,而现在,这些小世界就浮在这里?”

    “不错。”

    倏帝的神色缓缓凝重,道:

    “是的,昆仑之地,王母执掌天下山川之地脉,万山簇拥,诸界唯一,有昆仑界尊陆吾定下规则秩序,于是千山万水领受其令;大荒之地,下有万国,上有群星,诸神行走于八荒,天帝高坐于天穹,镇压万古。”

    “而神州所在的人间界是被剥离出的一部分。”

    “至于归墟,归墟立于万法之终结所在,无数的法则在汇聚到这里的时候不断碰撞,创造出了如同星河之砂数目的小世界,这些小世界,也就是人间所说的洞天福地,全部依附于东海之壑。”

    “号称天下之水汇聚于此,不会使得水位上升一丝。”

    “这就是现在天下的几大势力分布。”

    “不要小看归墟,那地方的底蕴,谁都不知道多深厚。”

    卫渊缓缓点头。

    靠着肩膀上那只原本属于饕餮的凶兽引路,以及一些蹩脚的天机术,最终成功找到了一处确定的方向,劈波斩浪,踏入海底,卫渊原本还以为,此刻的饕餮会被哪条巨兽吞了,结果当他们找到地方的时候。

    所见的居然是累累白骨。

    一头头长达数百米的恐怖凶兽就化作白骨,躺在海底。

    倏忽二帝眉毛都炸了炸。

    他们的时代远在饕餮之前,这是真不知道那家伙那么能吃。

    饕餮属下突然嚎啕大哭,直接从卫渊肩膀上飞出去,直接抱住那白骨,哭得凄惨无比,那惨烈的模样,让倏忽二帝的脸色都变了变。

    “这是你朋友?”

    最后倏帝指了指那白骨,嘴角抽了抽。

    卫渊摇了摇头,想了想,心神沟通清醒之梦,虽然烛九阴不在,但是河图洛书还是在的,借助这东西的力量,五指微翻,剑气纵横,勾勒出了一幅幅画面。

    这是这白骨的来历。

    画面之中,巨大的凶兽在海洋之中咆哮,而一个男子就死死抱着这凶兽,哪怕是昏迷当中,那嘴巴都不肯放开,饕餮的伤势似乎很重,但是偶尔会苏醒一段时间,醒了就疯狂地进食,直到下一次昏厥。

    最后的画面里面,名为缙云氏的男人大吼着在海底和巨大到数百米之大的凶兽搏杀,最后被凶兽给一口吞了,而凶兽在之后的时间里却越发地暴躁痛苦,直到有一天死去

    缙云氏直接把这家伙的胃都给吞了。

    看那情况,是在胃里面开了烧烤摊,生火烤肉。

    直到最后,这一头巨大无比的凶兽就被缙云氏直接吃了个干净。

    男子躺平在地上,等待下一个凶兽过来,装死,钓鱼。

    把他吃了。

    然后在凶兽胃里开烧烤摊。

    直到最后变成了这累累白骨滩。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在钓鱼?

    一遇到吃的,饕餮的智商就会解锁吗?

    不过,还好还好。

    还活着。

    卫渊松了口气,嘴角浮现微笑,倏帝看向那大哭的妖兽,蹲下来安慰:“这又不是你主人,你苦个啥?”那妖兽哭得眼泪汪汪,道:“主人居然连骨头都剩下了,呜呜呜呜……祂居然剩饭了?!”

    “呜呜呜呜,他一定过得很不好。”

    倏:“……??!”

    忽:“……??!”

    这要找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人族现在已经凶悍到在神代外海拿自己当鱼饵钓鱼的程度了?

    连骨头都不放过。

    吃鱼不吐骨头。

    杀人还要诛心?

    卫渊尴尬道:“那什么……他其实人还不错。”

    “就是稍微能吃了那么一点点。”

    卫渊伸出手,手指拇指和食指碰触:“真的只有一点点。”

    “不过,他现在在哪里……”

    “伤势还没痊愈,这么搞,不要出乱子。”

    卫渊转移开话题,最后卜算了一次,靠着河图洛书找到了一个方向,只是他伸出手去想要再取一缕气息的时候,原本的海底山川突然模糊了下,卫渊面色惊愕,而那边的小凶兽突然大叫起来:“主人在这里!”

    它直接冲进去。

    卫渊微有讶异,踏入这类似于洞天福地之类的道路。

    上天保佑。

    不要出现忽帝那样的惨烈局面……

    饕餮,你可得稳住。

    ……

    昆仑山·天之园圃。

    白发的少年陆吾听完了臣属的回报,语气平淡道:

    “开明封锁了九天门之处?无妨,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

    陆吾皱眉按着眉心,自语道:“开明……”

    “哼。”

    祂心中念头起伏,最后暂且压制了下去,想了想,最后手中出现了一缕白发,这并非是祂的,而是之前所见那人族陶匠的。

    “倒要看看,那毫无道理的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

    自语一声,陆吾五指握合,金色瞳孔漠然清冷,白发垂落背后。

    十大巅峰级别的天机术,足以抵达追溯因果,逆转岁月级别的力量,跨越真实,让画面在祂的眼前展开——

    而后,

    【喵嗷呜!!!】

    熟悉而陌生的稚嫩叫喊声传出。

    如同一道雷霆,瞬间将陆吾击中。

    让祂的神色僵硬,让祂瞳孔收缩,让祂的面容呆滞恍惚。

    嗯??!

    等等……

    这,这是!

    “住嘴啊!!!”

    【喵嗷嗷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