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1章 大风之声,不绝于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3
  第0771章 大风之声,不绝于耳

    大荒各部,在最初的山海经撰写的年代记录的那些国家,已经有一大半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剩下的部分,就算是还有着原本的名字,也肯定不再是最初那一批人的后裔。

    诸神并不在意大荒诸国和各部的变化。

    而具备神灵血裔的那些大部族,则是始终围绕着那些强大神灵为核心,不断往下蔓延结构,距离那最初之神血脉越是近的,就能够拥有越高的地位。

    反之亦然。

    这是一个纯粹庞大的血裔体系结构的社会。

    自有其规则,千年,数千年不变。

    王侯将相,确实是有其血脉决定,但是当魏荣轩接过那墨色铠甲的时候,却感觉得到一种说不出的奇特感觉,那位攻破了自己都城的墨甲军队,居然不曾屠杀或者劫掠财物。

    他现在还记得,那位名为武安的将军踏入城池。

    率先做的,就是改变整个国原本的规则,将原本的律法更改,并且告诉他们,有功则赏,有罪则罚,本来是没有谁相信的,但是当他立了一根木头在城门前,说谁把这木头从城门口扛到内城,就会有十枚法灵晶的赏赐,并且确实的履行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所有人内心发芽了。

    有功则赏,有罪则罚。

    武安君说,战士握剑,上则是为了平定天下,下则是为了安身立命。

    有战功者,有重赏。

    大秦律例,以法治国,故而上下有序,另外,若是有见义不救者亦当重罚。

    而那位石先生说,战士握剑,是为了有朝一日,孩子不必再握剑。

    此刻奋战,不是如同过去那样为了成为人上之人。

    而是为了往后不再有人上人。

    但是武安君说,始皇帝陛下仍旧存在,即便是以某种类似于象征意义的存在,也必须存在,这个是底线,可石先生又说,最后的目标是彻底抹去【国】这个概念,天下彻底大同。

    武安白起将军特别愤怒地说炎黄和神州必须存在。

    石先生冷淡地说如果真正大同国家将会失去存在必要。

    为此两位先生似乎还放下甲胄兵器打了一架,白起将军打得很凶悍。

    但是后来似乎传出流言,白起将军的手都肿了。

    石先生脸皮都没有破。

    最后又有传言,还是石先生亲自给白起将军的手臂上了药。

    一向好脾气的白将军脸色臭得和锅底一样。

    ‘啊,真希望能旁观,以及,一个遵循着所谓炎黄先秦之力,却又追求天下大同的国度,不过如果见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被石先生拎过去教训,会让白起将军命令战斗吧……’

    魏荣轩心里想着,大荒的战士,哪怕是没有修行功法,身体素质都极为强横,而且是有最初的,通过吞服一些凶兽的内丹之类的灵材,刺激身体同步进化的粗糙法门。

    这一个月里,白起将军传授给他们名为【黑冰台】的功法。

    以及从常备军队里面,进行了残酷的训练挑选。

    除去了徒手搏杀,兵器战斗之外,还必须要懂得一种特殊的呼吸法,以及所谓的令行禁止。

    最终完成的选拔,则是让他们回忆起来都觉得恐惧。

    需要身穿三层大荒重甲,手持三百斤战戟,腰悬铁剑,背负巨大的重型盾牌,并且持拿能射杀犀牛的战弓,以及五十枚箭矢,附带三天军粮,一日徒步崎岖山地,急行三百里,三日一千里后,单独狩猎一只凶兽。

    如此三日之后,方才选拔出了一部分精锐。

    这样级别的,只有三百人。

    是这三千人当中的尉官。

    而且一层层的安排下去,要求这三百人遵循武安君的掌控,其余的人遵循这三百人的掌控,而后,需要做到如脑使臂,如臂使指,这就罢了,那位石先生还传授给他们一种《薪火之法》的法门,教导他们一些知识。

    武安君称呼他们为——黑冰台公士。

    但是石先生叫他们仙秦政委。

    奇怪的说法啊,但是,但是当他拼死了力气,最终完成了被称之为【武卒】的训练之后,从武安君手中得到了正反黑色的腰牌,背面是黑色玄鸟,正面是他的名字的时候。

    不知为何,居然有大哭一场的感觉。

    从此之后,知道自己的剑是为什么而战,明白了这个世界不公正的地方,仿佛找到了在黑暗中的核心,前方看到了城池,魏荣轩按着剑,双目冷静地下达了作战指令。

    他这一百人小队瞬间做成反应,手中的剑放在一侧,而后按住了悬挂在重甲战马一侧钩环上的墨色重枪,或者说战戟,前方锋锐如枪,一侧如同斧刃,可以穿刺,也可劈斩。

    我的剑,将会为我而战。

    我的剑,将会为大秦而战。

    我的剑,将会为这浩浩天下最壮阔的事业——解救天下而战。

    ……

    黑曜灵晶的城池之上,守将懒洋洋地打着哈欠,整个部族是围绕着一位部族神而活动的,平日里是城池,在特殊情况下,也做做打秋风的事情,当然了,是悄悄做,诸神不在意这个,更何况,这个部族内也是有神的。

    虽然不算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天神,但是,神毕竟是神啊。

    凡俗之辈怎么可能和神相提并论?

    “什么时候,再来一支商队呢……”

    他呢喃想着,回忆起那仿佛天上掉下的收货,宝玉,灵材,美人,他的小妾就是从路上劫来的,不过,这壮阔大荒,巨大到了一个修行者一辈子都走不完,足够光明正大,也足以容纳一些污垢。

    “哦?这是,来商队了?”

    城门上的镜子散发出光芒。

    这代表着前方出现了大规模的商队,他一个咕噜站起来,大喊着让手下都快点精神起来,有客上门,如果不是那些有背景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利润了,只是下一刻,那镜子上的光芒突然越发激烈起来。

    仿佛乌云的震动,如同雷霆的怒吼。

    城池守将的神色缓缓凝固。

    这是……

    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整个镜子之上氤氲出了无数的血煞之气,最终缓缓破碎,而最后的镜面上,映照出了前方的存在,那不是商队,那是一支军队,而且是军队当中最为精锐的,传说当中的战斗序列。

    足以参与诸神之战的战部。

    高大的战马,以及包裹着战马和战士的墨色铠甲。

    为首的男子驱驰异兽战马,嘶鸣声中,整个战部给人的感觉,几乎像是一体的,他们的呼吸仿佛统一,他们的动作似乎在下意识地保持着某种特殊的联系,马蹄之下,烟尘滚滚,和天穹的墨色云雾相连。

    无尽的墨色之中,赤色如同烈焰纠缠。

    恍惚之中,那几乎不是军队战部,而是一头恐怖的凶兽。

    堂皇而来。

    “敌,敌袭……!!!”

    惨叫声音响起的同时,对方开始了加速,轰然的战马马蹄砸落,这是足以爆发出一定类法术能力的战马,其能力为马群状态时移动速度会不断上升,如同候鸟成群,但是并无攻击力,所以一直都被大荒的修士看不上。

    但是此刻,当这些异兽负荷三千斤重甲,开始疯狂加速冲刺的时候。

    在神州兵家巅峰的掌控之下。

    终于展现出了恐怖到极限的压迫。

    恐怖的冲击力让所有的守城者心脏一滞,如同被攥紧。

    赤色的旗帜高扬,为首神色沉静的统帅手中的墨色长枪举起,白起呢喃着古老的秦风,背后却已经不再是熟悉的身影,被时代抛弃的,以及抛弃了时代的兵家圣人怒吼:“风!!!”

    背后的魏荣轩下意识操控小队。

    以高强度训练得到的共鸣状态,借着冲锋之势齐齐递出长枪。

    巨大的军魂特性爆发,直接凿穿了宽足足十米的黑曜石晶城池,凿穿了那耗资巨大的阵法,伴随着怒啸声,掌控这一座边关城池的神灵血裔出现,在赤色的战旗之下,军队和神灵血裔的交锋几乎如同传说。

    而结局,那位俊美高大啊的神灵血裔被为首将军一剑刺穿咽喉。

    鲜血落在武安君白起的脸上。

    眼底淡漠,在阳光下,墨色的瞳孔带着些透明的森冷感觉。

    手掌一甩,那还在呢喃着诅咒之声的神灵血裔被抛向身后,魏荣轩就像是训练的时候一样,手掌的兵器递出,伴随着撕裂声音,在被武安君扔出去后,本能希望展现巨大化神灵姿态,趁势逃跑的神灵血裔面容僵硬。

    三千柄墨色的秦剑举起,刺穿了神灵的身躯。

    而后齐齐抽出。

    神灵解除了巨大化姿态,倒在地上,鲜血洒落。

    魏荣轩心脏疯狂跳动,口干舌燥,金色的神血落在脸上,他仿佛感觉到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以及感觉到了,某种东西在心底滋生,而后他们齐齐收剑,秦剑入鞘,仿佛一人,气机竟比之前更为凌厉。

    在武安君的吩咐下,亦或者说,是在石夷之前的教导下,他们没有动普通百姓分毫。

    而是进行了一次民意的【审判】。

    武安君坐在战马上,自怀里掏出一个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名字。

    划掉第一个。

    下面还有密密麻麻,武安君皱了皱眉:

    “诛神破城,在找陛下的时候,一路杀过去的话。”

    “动静应该足够了……吧?”

    “算了,多杀几个孽神,石夷给的必杀名单……”

    他取出符箓,给卫渊发过信息去:“少上造,这边想要积蓄出足够的大势,或许还需要五天左右时间,你先提前前往边关,五天之后,我想,你应该可以轻易摆脱那边的注意了。”

    符箓里传来卫渊松了口气的声音:“那么,有劳你了。”

    “武安君。”

    白起语气温和道:“无妨。”

    “你我同袍,应该的。”

    “交给我。”

    “你完全可以放心。”

    ……

    而在遥远的彼端,卫渊松了口气,武安君可真是可靠,转头看向倏忽:

    “放心,搞定了。”

    倏帝担忧道:“真的可以吗?这么重要的事情。”

    卫渊道:“你就放心吧,在这方面上,那位的地位在神州兵家属于排名前四的兵家四圣,而在兵家四圣里面,他的战绩也绝对是最恐怖的哪一个,所以他一定很可靠。”

    卫渊强调道:“简直是靠谱过了头的那种可靠啊。”

    “我们出发去边关。”

    “随时准备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