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0章 里应外合,声东击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0
  第0770章 里应外合,声东击西

    “对不起,是我太嚣张了。”

    “请务必原谅我。”

    “这是‘贡品’!”

    钟山赤水之地,卫渊在一瞬间明白,自己的段位远低于眼前的钟山赤水之主,烛照九幽之龙,经历过和女娇的长期沟通的丰富经验,卫馆主立刻听从内心的指引。

    老老实实地认输,并且表示自己愿意反思。

    否则的话,对面只会越来越起劲……

    你越反抗,她越开心。

    青衫女子献无趣道:“这就不行了吗?还真是无趣啊……”

    “还有,神灵都有看穿万物之瞳,你个小家伙,就不要装作大婚了,一身纯阳正气都要浓烈到刺眼睛了,这哪里是成亲之后的样子?还是说,你们两个感情不好?”

    女子眼神玩味。

    卫渊嘴角抽了抽。

    最后青衫女子还是将他们一行三人邀请入了钟山身府当中,在女子入内的时候,一胖一瘦两个古神直接凑上前来,和卫渊勾肩搭背,浑身散发着烤肉的焦香气味,道:

    “说,小子,你和她什么关系?!”

    “这家伙的问题几千年都没有人解开。”

    “怎么你一过来,就这么简单?!”

    简单?!

    卫渊只想要仰天长叹一声,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承担了多少的风险,这要是被那边的烛九阴知道,他卫馆主就算是有万劫不坏之体都得给玩死,但是倏忽二帝却绝不相信这个,压低声音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们的眼底闪烁着和不周山神一样的八卦之火光芒。

    大荒乐子人!

    卫渊叹息一声,道:

    “首先,我和这边的烛九阴不是你们想的关系。”

    青衫女子笑吟吟回答:“只是会打开赤水三问而已。”

    卫渊道:“我们只是普通的熟人。”

    青衫女子微笑道:“也就生生世世都见面的那种。”

    卫渊道:“充其量,应该是朋友吧。”

    献道:“也就签订了死亡之后魂魄真灵都属于我而已。”

    倏帝和忽帝看看卫渊,又看看噙着微笑补充说明的青衫女子。

    然后又看看卫渊。

    恍然大悟。

    卫渊嘴角抽了抽,猛地转身怒视青衫女子,可是最后在道行搞不好比女娇还深的龙女面前败下阵来,最后唤来了献的一阵大笑,她笑起来的时候并不如寻常女子那样拘泥,却自有一种大气明艳的感觉。

    笑罢坐在青石之上,道:

    “所以,来找我什么事情?”

    卫渊本来想要道一句,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这样常见的寒暄话语,可是想了想,这家伙一定会打蛇随棍爬,给自己来一下狠的,沉默了下,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卫渊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位大帝,后两者若有所思,而后在卫渊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勾肩搭背,笑着道:“难得来一次大荒,这得有多少年没有过来了。”

    “是啊是啊。”

    “后生仔,我们出去散散步,你们自己先聊着。”

    “待会儿见啊,哈哈哈……”

    青衫女子道:“倒是识趣。”

    卫渊想了想,道:“是伏羲的事情。”

    龙女抬眸:“伏羲?”

    “祂失踪于外海,怎么,看你这样子,你是想办法联系到了祂?”

    “而后祂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所以你要去外海,但是因为外海危险,那边的我建议你来找我?”

    祂理所当然地推断出了卫渊的目的。

    而后看着卫渊目瞪口呆的样子,笑道:“毕竟,我和你说过了,我们两个是同位一体的存在,是【烛照九幽之龙】的不同侧面而已,只是外在的性格表现不同,内在是同一的,所以我很容易就猜测到了祂的想法。”

    “涉及到谁呢?”

    卫渊回答道:“娲皇……”

    “娲皇,是她啊,难怪了。”

    青衫女子沉思:“是她的话,涉及的东西太过多,哪怕是为了防止人族的历史彻底消失,以及伏羲的暴走,那边的我都会决定参与此事吧,毕竟真正暴怒的伏羲,彻底扭转这个世界的规则是有可能的。”

    “嗯,我会帮你的,不过,你得先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青衫女子笑道:“我可没有兴趣陪着你去外海找那个缙云氏。”

    “也没有兴趣带着你和这两个古代大帝在外海散步。”

    “等到你把缙云氏带回人间之后,再来寻我就是。”

    在一开始的玩笑之后,青衫女子一如最初相见时候一样,从容平淡,也同样有着烛九阴本身的谋略和洞察力,始终都把握着交谈的节奏,而在她要玩笑着让卫渊做一顿饭的时候,卫渊眉心一道流光突然出现。

    出现的同时,便在虚空中分裂开。

    而后,青衫女子献耳畔,便响起了其实真实音色和自己一样的声音。

    “这也是礼物。”

    这句话来自于那边的烛九阴。

    声音落下的瞬间,一大串的记忆就浮现出来,那代表着的是烛九阴自己在那边得知到了青衫女子献所作所为时恨不得一头撞死,或者把卫渊一头撞死时的心情,此刻铺天盖地浮现出来。

    因为是同位异体。

    所以这种羞耻感同样强烈而真实。

    卫渊抬起头的时候,看道青衫女子面容僵硬,双眸闭住,似乎失去了最初的那种,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的强大感,而后她似乎自语了一句,而后睁开眼睛。

    好,你很好。

    玩大的是吧?

    青衫女子献嘴角勾起弧度,眼底水波流转。

    不知道是气还是什么。

    她看向卫渊,而后踏前一步,道:“你看清楚哦。”

    她噙着笑意:“你不知道烛九阴的真容对吧?祂和我是一体的,所以,我们的外貌和样子可是一模一样的,仔仔细细地看着哦,这将会是你回到那个清醒之梦的时候,隐藏在灰雾之下的烛九阴真容。”

    “我保证,当时祂也是这个样子。”

    面颊微红,嘴角笑意,眼底薄怒。

    卫渊突然觉得不对:“???”

    青衫女子呵气成雾,嘴角勾起弧度。

    “这是我给烛九阴的礼物。”

    龙女拉住卫渊衣领,突然俯身,呵出的气息落在剑仙的脖子上,而后张开嘴唇,在剑仙的脖颈上咬下去,嘴唇的触感柔软,龙族特有的牙齿咬入皮肤,却因为其他原因有一种奇异的战栗感,舌头似乎掠过皮肤。

    卫渊身躯僵硬。

    一触即分,青衫女子献后退数步。

    袖口擦过嘴角,嘴唇一缕鲜血被摩擦出了飞扬的弧度,赤金色的竖瞳散发出同时混合着危险的诱惑和野性气质的光芒。

    烛九阴!

    你死定了!

    我要你直接恨不得一头撞死。

    伏羲曾言……

    烛龙,那是一位看上去光明正大一点都不小心眼的神。

    片刻后,当倏忽两位大帝在外面散心回来之后,看到卫馆主坐在钟山赤水之前,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茫然当中,脖子上一个咬痕,忽道:“嗯?怎么了后生仔?”

    “你这是……被哪一条蛇给咬了?”

    “有毒没有啊,大荒这里的毒蛇可是很厉……”

    忽帝话音未落,钟山赤水结界突然轰然砸落下来了一条赤色雷霆。

    啪!

    忽帝像是一块雷击木一样直挺挺地倒下去。

    雷霆轰然砸落,直接凑够了天打五雷轰的数字。

    矮胖的古帝伸出手,手指伸向前方,默默写出了一个‘害’字,补全了自己的话,然后倒在地上直接昏过去。

    忽帝,扑街!

    卫渊揉了揉眉心,决定先把这事情忘掉,只是他隐约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如果回到清醒之梦里面,恐怕会给烛九阴带来漫长岁月都没有过的,无与伦比的冲击感。

    那时候,祂怕不是真的能把自己给人道毁灭掉。

    卫渊,你知道的太多了。

    下辈子注意点。

    卫渊心中苦笑,现在想想,恐怕只能想办法找到伏羲,然后让他想办法遮掩天机,要不然……他思绪顿了顿,仿佛已经看到灰袍天神神色僵硬,而后伸出手扣住自己脑袋的样子了。

    以这次的刺激程度,烛九阴当场失了智都有可能。

    转移话题道:“献这里的事情说好了。”

    “只是,现在大荒似乎不大好出去啊。”

    这还是献告诉他的。

    大荒现在处于相当高级别的戒备当中,他这样的通缉犯出现,指不定得要一路上打过去,倏忽二帝也觉得头痛,卫渊很想要叹息一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想想看,这破事儿好像也是因为他。

    就也没脾气了,自语道:

    “凿开空间出去的话,会惹来帝俊的注意,我现在不想撞上祂……”

    “那么现在,可能只有想办法声东击西,在其他地方搞出点动静来,然后再趁机冲出去了,嗯,这个声东击西,不能够过于刻意,否则的话很容易被看出端倪来,最好是从原本就有的冲突上稍微加以利用。”

    “利用原本就有的冲突,来掩盖我们的存在。”

    “因为这几个势力原本就有冲突的可能性,这样的声东击西就不会太刻意……”

    卫渊沉思,在地上画了一个又一个线路图。

    就靠他自己是做不到的,倏忽二帝又太显眼了,可以说,这两位老头子出现,百分百把帝俊惹出来,好家伙,三个人都是帝俊诱捕器啊,只是最后被捕的反倒是他们就是了……

    卫渊皱眉想了很久,最后想到了外援。

    阿亮之前把名将送入大荒了。

    现在一共是武安君白起,武神关云长,逍遥津张文远在这里。

    这三位可都是声东击西的行家了。

    卫渊从袖里乾坤里取出了以三位名将一缕神魂所制的符箓,尝试联系,其中关云长和张文远的符箓未曾亮起,未曾发挥效果,这代表着他们此刻在符箓作用范围之外。

    好在武安君白起的符箓亮起,声音传出:“是少上造吗?”

    卫渊松了口气:“是我……”

    他担心这通讯联系失去效果,立刻把现在情况说了一遍。

    白起的声音很快回答:“声东击西,吸引大荒边军注意力,趁机进入外海,防止与帝俊的接触,没有问题,那么,需要多大的动静?”

    他是少年参军一步步走上来的职业军人,习惯性地简洁。

    卫渊想了想,自己三人是因为身份特殊容易招惹帝俊,噎鸣这些家伙,白起的话,完全可以做到只吸引到边军的注意力,于是道:“在保证你们安全的情况下,请尽可能让动静大一些。”

    “尽可能大一些的动静吗?好。”

    白起回答,而后收起符箓,抬眸看向前方,风把炽热的黄沙吹起,前面是第一个大部族的领地,原本以他的领军风格,会选择穿插跨越对方阵型,而后绕开主力,直奔始皇帝之地,现在却需要做出其他的变化。

    举起手中的墨色长枪,语气漠然:

    “全军,拔营。”

    “调转方向。”

    “选择,正面强攻。”

    墨色的铠甲肃然而立,赤色的战旗高高扬起,古老的帝国于异国的土地上重新复苏,于是铁甲成林,森然肃杀,于是轰然回应: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