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8章 谈心?错,死亡边缘的华尔兹?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36
  第0768章 谈心?错,死亡边缘的华尔兹?对

    “来,这一份是你的。”

    在白发少年落座之后,卫渊又取出了一份碗筷递过去,少年神色温暖从容,看上去是个非常非常好说话的性格,只是那只现在跟着卫渊的妖兽,原本饕餮的属下,却在吃饭的时候,被那少年扫了一眼。

    少年皱了皱眉。

    本来还在狼吞虎咽的凶兽动作凝滞。

    然后动作突然就变得文雅起来。

    用现代仿生技术做的机械臂夹起筷子,而后雍容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动作虚幻,气氛一下子变得雍容起来。

    倏:“……”

    忽:“……”

    “味道不错。”

    少年语气平淡做出评价。

    卫渊对于这样的评价没有什么感觉,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虽然已经带着不少的材料,但是很多调味品在这里也没办法补充,得要省着点用。”

    之前卫渊已经从朝歌城带着一部分昆仑和大荒的植物种子回到人间。

    这让人间界很多的学科和工艺进行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这导致第一时间出现了许多用于饮食的部分。

    比如植物,作物品种上的提升和培育,比如果子的口感如何,味道如何,营养成分怎么样,以及怎么样才能让这些果子变得更甜更好吃……

    嗯,可以说是种族天赋了。

    民以食为天,倒也没问题。

    白发少年吃完饭,卫渊用简单的小法术把碗洗了,收回到了袖里乾坤里面,那少年坐在青石上,白发垂落,语气从容平淡:“你说想要打听些消息?是什么消息……”

    倏忽一惊。

    卫渊想了想,道:“现在执掌昆仑天之园圃的那位。”

    白发少年语气不变道:“哦?陆吾?”

    “你找祂做什么?”

    祂此刻并没有回忆起那一场深层次梦境的经历,只是稍有些疑惑,自己对于这陶匠还有些认知,双方有明显而激烈的矛盾冲突,但是自己此刻前来见他,倒也是奇怪,而且,为何心中会有一股说不明的杀意。

    似乎是有种不该被知道的东西被知道了……

    想要彻底把这个家伙给埋了的强烈冲动。

    最好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和他交流的那种级别。

    彻彻底底的人道毁灭。

    卫渊稍稍吃惊,而后回忆起了倏忽二帝的话,道:“似乎,那位的权能,我们在这里说祂的名字的话,就会被祂察觉到的。”他完全没有能注意到倏忽两位眼底的绝望感。

    白发少年语气从容:“放心,陆吾之性格,哪怕是察觉到有人谈论,祂也绝对不会暗中偷听,这个我可以保证,二位老先生,你们说是吗?”

    金色的瞳孔漠然落下。

    倏忽二者爽朗点头。

    是的,不会偷听。

    你特么现在就在这里,当然用不着偷听啊魂淡!

    【昆仑尊者,三神陆吾,不应该是光明正大的吗?】

    【居然还用这样的逻辑漏洞?!】

    倏和忽‘怒视’着那位白发少年。

    【本座遵守秩序,不代表着本座是欺之以方的蠢货。】

    少年语气清冷。

    【还是说,二位觉得,正直者,就必须要被规则束缚,被人利用?】

    【啊这……】

    倏忽二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金色瞳孔漠然冰冷,带着俯瞰万古苍茫的冷淡。

    陆吾看向眼前的卫渊,随意道:“不过,你和陆吾,之间难道说是有些冲突和仇怨?为何来到昆仑,会想要避开祂?”

    卫渊想了想,本来想随口说你一句。

    眉心跳动,来自于撑天拄地传承的趋利避害提醒,让他声音顿了顿,主动隐瞒了梦境之事,道:

    “当年是有过一些冲突……我原本只是个凡人,后来是历经几千年轮回转世,一步步走到现在,才稍微有了自保之力,当时轮回的资格,是因为一位天女将不死花喂给我。”

    “那时候,陆吾要把我体内不死花的力量剥离。”

    卫渊稍微拨动了下篝火,已经能语气平淡地说起过去的故事。

    白发少年语气平淡:“故而,心存怨恨,觉得陆吾是错?”

    “是吗?”

    倏忽二帝倒抽一口冷气。

    头皮发麻。

    疯狂地给卫渊使眼色。

    卫渊理所当然回答道:“确实是很不爽吧。”

    倏忽:“……”

    完了,突然觉得这小子绝对是不周山的弟子。

    这脑子……

    两位使眼色都快把眼珠子甩出去的古帝仰天长叹。

    这脑子他娘的根本就不会转弯啊!

    祂们已经能够看得到那白发少年眼底的淡漠了。

    卫渊语气顿了顿,回答道:

    “不过,现在的话,我也已经能够明白了陆吾当年的想法,现在回过头看的话,这几千年的轮回,我或许不止一次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运气好的话,可能在某一世的转世就已经被逼疯了吧……”

    “经历战乱,亲朋好友死去,愿望没有实现就死在路上。”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轮回果然是很苦的啊。”

    “当年的我,还有禹,只是希望我能活下去……哪怕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活下去,这是人的愿望,而陆吾的话,是从神的高度,断定了我未来的痛苦,其实这是哪怕放在现在都很复杂的一个问题。”

    卫渊想到了苏妲己和帝辛的经历,道:

    “当亲朋好友处于重病末期的时候。”

    “是让他经受痛苦,挣扎着活下去。”

    “还是说,给予一个属于人的死亡。”

    “有人觉得,活下去,总有一天会变好;也有人觉得,那种痛苦的挣扎本身就属于折磨,而我的话,呵……如果不是在第一次转世的时候,遇到了夫子和老子……遇到了子路,子贡他们。”

    “大概我也无法在后来的日子里这样没心没肺地活下去吧。”

    “夫子塑造了我的秉性,而老子教导我能放下一些执念痛苦。”

    卫渊回忆那位高大的老者,微微靠着树干,带着微笑道:“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陆吾至少是为了当年的我免受这轮回之路而做的决定,更何况那不死花本身就属于昆仑之物。”

    “怎么说呢,陆吾啊,真是一个温柔的神啊。”

    他诚心实意地感慨了一句。

    白发少年:“……”

    倏忽二帝:“……”

    紧绷的神色缓和下来。

    祂们终于能够松了口气。

    这小子,难道说是那种会本能地趋利避害的性格?

    等下,这玩意儿不是野兽直觉吗?

    独属于莽夫的直感?

    白发少年沉默,语气不自觉缓和了下:“是吗?我倒是觉得,祂有时候过于性格死板,过于倔强,虽然维持住了秩序,但是却又因为这样不知变通的模样,也给不少人带来了麻烦和不方便。”

    卫渊想了想,道:“怎么说……”

    “虽然说祂确实是性格很臭。”

    “长着一张八百年都没有表情变化的扑克脸。”

    “而且嘴巴还够笨的,哪怕是说几句话各退一步就能解决的问题,最后三言两句就能发展到彼此上刀子,多少有点倔,感觉就是一块硬石头。”

    白发少年眼眸微敛。

    倏忽二帝倒抽一口冷气,有点牙疼。

    懂了,这家伙不是有直觉。

    而是极端擅长在死亡线上来回横跳。

    齐刷刷地后退三步。

    省得等会儿血溅一身。

    卫渊旋即递过去一串铁签子穿着的烤肉,微笑道:

    “但是,这或许也是必要的……”

    “秩序,法律,规则,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不能轻易变更的东西,如果说连秩序和规则都朝令夕改的话,那恐怕会带来极致的灾难和混乱。”

    “当然,也不能一直不变就是了。”

    “说实话,尽管说我和祂有矛盾,我还是觉得,陆吾是一个很守序和负责任的天神,无论如何,也是不负神灵之名的。”

    白发少年敛眸看着对面的剑客,伸出手接过烤肉,言简意赅:

    “多谢。”

    声音顿了顿:“我会告知陆吾的。”

    “虽然。”祂理所当然道:

    “祂或许并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不,你分明很在意!

    倏忽二帝心中大喊。

    而后被少年冷淡的眼神扫了一眼。

    卫渊大笑几声,道:“我第一位老师告诉我,人所应该做的是遵循自己的秉性,将杂枝去掉,以保持自我的纯粹,但是也要走到正道上,我觉得,陆吾也应该如此才对。”

    “世事繁杂,开明那样的家伙还是少点的好。”

    “陆吾就只做陆吾就可以了。”

    “持身正大,无欲则刚。”

    白发少年微怔,而后笑了一声:“陆吾本就是陆吾。”

    “却也何来此言。”

    卫渊道:“你这句话的话,玄奘肯定喜欢,圆觉也差不多。”

    “或许。”

    陆吾平淡看了一眼卫渊,深层的梦境未曾伴随着时间翻涌上来,而作为秩序之神,祂很少去探寻自己的内心,将烤肉吃完之后,随手将签子放下,拂袖起身,道:“那么,萍水相逢,便先告辞了。”

    离开的时候,陆吾动作顿了顿,想到了自己本能来此的奇异冲动。

    顺手五指微动。

    卫渊的一缕头发被斩下,落入手中。

    而在【秩序】允许的范围,即便是剑圣,在吃完饭之后慵懒的状态下,未曾发现一缕断发被风飘走,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吗?而这一缕风恰好将这一缕白发吹入了祂的手中,也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

    这足以支撑着陆吾进行一次卜算,看自己和对方有什么缘法。

    祂也很好奇,回去就看看。

    少年将这一缕白发收入掌心,五指握合,背负身后。

    白发垂落,眼眸淡金,面容清冷俊美,嗓音平和,道:

    “他日有缘,可来寒舍一聚。”

    “自此处东去八百七十里,群山之壑,繁花盛开处便是。”

    低语之时,步步前行,恍惚间已经消失不见。

    等到少年离开,卫渊道:

    “真是潇洒啊,而且,过去应该过得挺节俭的,恐怕只是一个小山的山神吧?”

    毕竟吃饭的时候东西都吃得很干净,这些细节上,证明是吃过很多苦的,至少饿过。

    倏忽对视一眼。

    小山山神?

    嗯,昆仑,诸界森罗之中心,万物山川之地脉。

    繁花盛开之处。

    哦,

    天之园圃,也算是繁花盛开吧……

    虽然长得都是不死花这一层次的东西。

    等到那少年离开之后,两人张口想要说出来那家伙的真身,但是陆吾的实力属于天地十大,位列至尊,这两位自我放逐的古帝本来就不是那少年对手,居然一时间无法开口,而且总觉得如果说出这家伙是陆吾的话会被直接当场扬了,当下对视一眼。

    怎么办?

    没法子了。

    这小子的头发被带回去了,估计陆吾卜算,要是有什么仇怨,咱们可走不脱了。

    那跑?

    总之先跑。

    先跑没错了。

    “嗯?你们两个……”

    卫渊还没有反应过来,倏忽二者直接一左一右出现在他身边,两人直接把卫渊叉起来,卫渊神色微有惊愕,两人吐气开声,齐齐暴喝道:“跑啊!”

    “??!跑什……卧槽!”

    卫渊的声音直接被高速的破空声音给冲散。

    倏忽二帝,作为曾经被恼怒的不周山拎起山脉‘追杀’,居然屁事没有的古代大帝,一身实力技能点很偏,但是速度上完全没问题,施展开来,那是几乎比拟【挟山超海】的。

    主要没预料到陆吾如此不讲道理。

    否则的话,在陆吾面前,打是打不过,铁了心跑还是能跑的。

    可陆吾直接把昆仑空间折叠了。

    莫比乌斯之环,光凭借速度是跑都跑不出去。

    一路疯狂突进,卫渊亲眼看到这两个老家伙一个掏出凿子,一个掏出了锤子,直接把空间给凿出一个窟窿,然后带着他直接从这里一下跳出去,然后快速地空间相位节点上飞快跳跃瞬移。

    能给浑沌凿七窍的,祂们自然有手段。

    古代中央大帝都给凿没了。

    何况是区区的空间。

    又没有什么巅峰的强者镇守。

    倏忽得意地想着,可是又突然想起来当年那到处都躲避他们的时候,只有浑沌对他们很好,结果最后是祂们把浑沌给害了的,当场悲从中来,竟然放声大哭起来,结果直接从空间节点坠落下去,差一点直接摔到河流里。

    “咳咳咳……你两位,能不能稍微靠点谱……”

    卫渊哭笑不得,环顾周围,却发现竟然直接从昆仑凿穿了空间节点,抵达了大荒区域。

    甚至于是距离钟山赤水的距离不算太过遥远的地方,这算是一个运气了。

    卫渊辨认了方向,吐出一口气,道:“来都来了……”

    “去见一见她吧,烛九……不,献。”

    钟山赤水之主。

    烛照九幽之龙的半身。

    青衫女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