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1章 愿生生世世,永以为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3
  第0761章 愿生生世世,永以为好

    ‘此乃始皇帝之御令,不许拒绝!’

    这样霸道的话,居然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说出来了,卫渊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不是,刚刚不是还说,已经不再是大秦之皇帝,这里也不是大秦之国土了吗?怎么转眼就是另一幅说法了?卫馆主目瞪口呆,身穿墨衣袀玄的帝王想了想,温和道:

    “也是,朕已非皇帝,大秦也已经沉睡于历史。”

    “人间现在是所谓投票制度是吗?”

    君王举起手:“那么,同意今日订婚的,请举手。”

    于是珏看到一只只手掌几乎是本能举起来。

    甚至于连被打击到心碎的兵魂。

    都被水鬼和水神长乘一左一右叉起来,举手。

    两个小纸人儿从盒子里爬出来,举起手来。

    珏看到前面的卫渊毫不犹豫举起来两只手。

    于是少女面红耳赤,而后慢慢地举起自己的手。

    始皇帝环顾周围,而后大笑道:“甚好,甚好,朕心甚悦。”

    “唔嗯,上卿大婚,本该三书六聘,派遣武安君前往昆仑,按照礼仪才是,但是现在武安君并不在人间界,昆仑西王母似乎也流离未归,那这些东西就稍微放一放,之后再补。”

    始皇帝微笑道:“不必再拖延了。”

    “诸位,且开始吧。”

    “广邀好友,遍请同道,而后在此举行一次家宴,而后把事情办了便是。”君王语气微顿,而后略带着些许揶揄玩笑道:“否则的话,怕是又会发生许多的事情,最后倒是不了了之罢?”

    卫渊哑口无言。

    或许是大家对于这两人的迟缓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故而始皇帝一开口,索性就趁着这个机会来一次超级加速,一瞬间大和尚圆觉狂笑着冲出了博物馆,而后迈步狂奔,冲向超市。

    而山神水神们跑去帮忙收拾东西。

    远远地能够听到僧人的大笑声音,比当年顿悟佛法都要痛快。

    水鬼搀扶着‘道心破碎’的兵魂回去休息,听到声音,古怪道:“大和尚怎么这么高兴?”伏特加娘娘理所当然道:“这当然是,大和尚其实是博物馆里最大的CP头子啊。”

    “嗯???他?”

    水鬼古怪道:“我记得他不是法海转世吗?”

    “法海你不懂爱,啦啦啦啦啦啦……”

    水鬼扯着嗓子喊着歌,被伏特加娘娘一击顶心肘打翻,看着那装作身受重伤的水鬼,少女穿着白色船袜的脚直接踩在水鬼腰杆子上,轻轻踩了下,道:“起来!”

    “真的是,你也不想想看,法海,阿呸呸呸,我是说,大和尚法号是什么……”

    “嗯?圆觉啊……”水鬼不解。

    少女画师道:“是啊,圆觉,渊珏,读音都一样。”

    “圆觉大师,就是渊珏大师!”

    少女眼底亮起,震声道:

    “也就是说,他从出生开始,就是渊珏单推人了!”

    水鬼瞠目结舌,而后下意识反驳道:“你这家伙在胡扯什么啊,唯识宗弟子单传,据说连取法号都是要焚香祷告,询问祖师,然后随着缘法去取的,难道说这唯识宗的祖师都希望卫馆主能够找到一个归宿吗?”

    “啊这……或许呢……”

    画师少女嗫嚅着反驳,倒是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似乎想象不到,不修来世,不求轮回的唯识宗真修,残留在人间的遗憾,会是这样,要是说其他的僧人倒是还有可能,但是啊,唯识宗的上一位真修可是唐玄奘……

    那位,可以算是佛陀了啊。

    神州佛门之中几乎是当之无愧的存在,一个人蹂躏了巅峰期的佛国,在历史上留下了大乘天和解脱天这样称号的觉者,并非是去西天取经,而是因为我已经是佛门大乘,故而我所说之佛法,便是大乘佛法。

    这样的觉者怎么会有遗憾呢。

    画师少女想了想,然后看着失魂落魄的战魂,道:“要不然,我安慰下他?”水鬼吓了一跳,道:“你打算搞什么?”伏特加娘娘挺起胸膛,道:“我这里有很多书,据说人在受到冲击的时候,比较能够接受外来观点。”

    “比如……”

    啪!

    水鬼双手按在画师的肩膀,诚恳道:“拜托了,伏特加。”

    “请你务必不要再掺和了,以你的那些私藏,我恐怕老兵会给你搞得彻底玩掉,请你收了神通吧!”

    “我不想要去上厕所的时候必须警惕地捂着后面。”

    “请务必,务必不要推开他新世界的大门!”

    画师视线微微偏移开:“我,我也没有要做什么啊……”

    “还,还有,你靠得太近了!!!”

    “嗯?!”

    水鬼往前凑了凑。

    那张虽然很帅但是因为平时实在是过于屑的脸一下凑得太近,画师身子一僵,而后本能地做出反应。

    一记标准的直拳。

    水鬼,倒地不起——扑街!

    最后水鬼和兵魂两兄弟都被送入了屋子里。

    在大家忙碌的时候,那双绣花鞋悄悄走入了屋子里,在原主魂飞魄散之后,剩下的,纯粹的绣花鞋通灵,化作了个小姑娘,悄悄看着曾经在樱岛神社恣意纵横的战魂。

    口中轻轻哼着歌,安慰战魂的内心。

    ……

    而卫渊这个时候,想了想,给女娇打过电话去。

    “喂?”

    慵懒的声音传回来,女娇把玩着鬓角白发,笑吟吟道:

    “如何,妲己的事情,你有所了解了吗?”

    “嗯,我知道了。”

    “哦?比我想象的要快嘛。”女娇微微诧异地挑了挑眉,想了想,接下来大概就是阿渊询问妲己当年做的选择,会询问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内情,却始终没有主动点破,而是让他去慢慢调查。

    嗯,这就是后发而先至,以不变应万变。

    无论阿渊做什么选择,最终都将会陷入掌握当中。

    当阿渊面对的问题和选择都是由女娇自己给出的时候,那么无论他选择什么选项,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后电话里面传来声音:

    “然后,虽然有些突然。”

    “但是我要订婚了。”

    “哦,你要订……什么?!!”

    女娇的微笑凝固。

    外面的小狐狸听到里面哗啦一阵响动,而后听到了雍容美貌聪慧的女娇国主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度,失去了一切尽在把握的从容不迫,语气里甚至于有些许结巴:

    “订婚?!!”

    ……

    女娇的脸上带着些许的茫然,那张原本明艳大方的脸上多出了一种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出现在她脸上的迟滞感,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水鬼接过盒子,放在旁边,而后高声道一句:

    “青丘国上宾一位!”

    “送礼来此,来,请上座,里边儿请!”

    女娇看到卫渊,卫渊看着女娇。

    “就订婚了?”

    “订婚了……”

    “这么快?”

    女娇下意识呢喃,旋即也意识到,其实这两个家伙的感情都早就到了,只是差了一点外力推动,而恰好,始皇帝看出来了这一点,而更恰好的是,始皇帝和女娇,以及阿亮的性格不同。

    他属于干脆利落直接给你们安排好的那种。

    “哈哈哈,这位便是青丘国主?”

    恢复了二十余岁青年最巅峰期的始皇帝笑着道:

    “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渊有劳尊下教导了。”

    一顿饭菜,龙虎山老天师都风风火火从龙虎山上赶了下来,身后的湖中仙女满脸羡慕地看着博物馆今日的画风,然后那一双柔美的眸子落在了道门玉帝的背后,一瞬间老道士觉得背后汗毛都炸开了。

    僵硬地完全不敢转头。

    “这是礼物……”

    小阿玄递出礼物,然后补充道:

    “赵师叔祖说,他如果来了的话,你肯定会要他直接送一百年的财运祝福,所以今天这顿饭他就不来吃了。”

    卫馆主干笑道:“不至于,不至于……”

    “最多也就十年。”

    张浩把车停在外面,抱着一箱酒走回来,道:“卫馆主,我来蹭饭了啊……这次我可是把酒都带过来了……”哗啦啦,从车后面钻出来了项羽的弟弟项鸿宝,还有董越峰老教授,以及面容精致,气质元气的钦原。

    林玲儿和小鱼儿跑去找红绣鞋之灵。

    卫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自己都已经认识这么多朋友。

    始皇帝大笑着道:“这便是人间之乐和红尘之乐了……”

    他起身,本来打算是自身在白纸上落笔写字,但是契约之祖早已经起草了一份契约,少年看着这上面的文字,叹息道:“五千年前就准备好了,结果没有想到,一直到现在才能够送出去。”

    “你们两人写下名字吧……”

    卫渊原本紧张得要死。

    比起第一次握剑,第一次上战场都要紧张。

    但是当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冷静下来了,不知为何心中安静如同流水,再没有丝毫的不安定感觉,深深吸了口气,主动伸出手握住了旁边少女的手掌。

    少女手掌略有凉意,如同玉器。

    微微颤抖。

    卫渊想到初见之时还没有名字的天女,神色温和下来,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双玉为珏,回水成渊。

    则玉成双,则水不离。

    最初的剑客低语:“执子之手。”

    于是少女回答:“与子偕老。”

    卫渊轻声道:“吾心悦汝……”

    “嗯。”天女握住他的手,展颜微笑:

    “我知道。”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愿与君知。

    愿与君识。

    愿生生世世,永以为好。

    水鬼高呼:“礼成!”

    始皇帝噙着微笑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一对战国玉凤,道:

    “现在只是初礼,订婚,三书六聘,等到那位西王母回来,当要一一补上才是,一生一世,只有这一次的经历,断不能含糊,等到你们的孩子出世,朕会亲自给他表字,而后让白起传授他剑术。”

    “不必了啊,始皇帝。”

    女娇噙着微笑回答:“既然是阿渊的孩子,那么小时候还是要在青丘国的,否则长大了可或许会被人欺负,至于表字,世上难道还有谁比起契更适合给孩子起表字的吗?不会吧不会吧,始皇帝你该不会真的这样想吧?”

    始皇帝洒脱道:

    “哦?是吗……只是可惜,人族之子生长于青丘狐国,未必合适。”

    女娇笑意盈盈:

    “渊自己便是涂山氏,所以,合适得不得了。”

    “大秦执戟郎,没有修狐族法门的道理。”

    “我涂山氏乃是最古人族的一脉分支,可是要比大秦更久远些。”

    两位视线交汇,气氛颇为融洽,却暗含锋锐。

    小青抖了抖身子,感觉到有点冷,默默挪移开位置。

    那边水鬼大喊道:“对对了,这边这边,大家朝着这边看过来啊,来,茄子!”

    哗啦……

    大门被推开,白发金瞳的青年最后一刻赶上来。

    手中的礼物直接扔过来,众人下意识做出回避动作,卫渊将少女揽在怀中,伸手接住了无支祁送来的游戏,咔嚓声中,这一刻被定格下来,昏黄色的阳光照入博物馆里,人们的脸上带着微笑,惊呼,朋友都在,一切美好鲜活。

    “呜呼起飞!”

    水鬼打了个响指,笑容灿烂:“拍了一张很好的照片啊。”

    卫渊这个时候才看了看手里的礼物,发现是一堆游戏。

    无支祁言简意赅:“时间太短。”

    “这个大概是,《和孩子一起玩的一百个游戏集合》,我可以和他打。”

    卫渊嘴角抽了抽:“真有你的风格。”

    白发金瞳的青年看了看珏,皱了皱眉,还是点了点头道:“……弟妹。”

    卫渊道:“叫妈!”

    “弟妹。”

    “叫妈!”

    无支祁额角贲起青筋,直接一把薅住卫馆主的衣领:“你找茬?”

    白发剑客大怒反手薅住对面衣领:“你的游戏卡都是我买的!”

    两个白毛怒视对方,阿亮无奈地叹息,默默地把手机收好。

    聊天通讯记录第一行,是匿名转发直播连接,转发对象——天女珏。

    一切,皆在亮预料之中。

    少年微笑捧着奶昔,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视线收回,落在了那位墨衣袀玄的始皇帝身上,后者笑容洒脱,已没有了帝王之气和霸道的感觉,反倒是放下了的从容,但是,这位神州上下五千年独一无二的霸者,真的会是这么一个享受人间之乐的性格吗?

    在知道共工之劫之后,难得的一次愉快经历,杯盘狼藉,客人们一直到夜里才离去,张浩现在转为文书工作,告诉卫渊和阿亮,那个妖神已经被抓起来,只是,似乎还有另外一名妖神更早偷渡人间。

    此刻仍旧下落不明。

    伴随着夜色加深,路灯都显得有些昏暗。

    少年谋主叹了口气。

    看到始皇帝离开了老街,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