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0章 始皇帝的解决方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71
  第0760章 始皇帝的解决方法

    甜美的芬芳,温柔的语气。

    含情脉脉的注视。

    三界八荒第一美人的倾情表白。

    这是足以让任何生物都眼珠子发红的待遇。

    前提是——

    你得不知道这玩意儿的本体是什么。

    卫渊嘴角笑容僵硬,抽了抽手,白泽这家伙在自己后花园不保的可能下,求生欲望强烈高涨,爆发出了天生神圣该有的力量,一般来说兽类神灵的力量绝对远高于人族,卫馆主一时间没开神话概念居然拉不出手。

    ‘你TM!白泽,松手!’

    白发美人笑容温柔。

    ‘我不!’

    ‘松了以后就完了!’

    ‘你不松也特么要完!’

    白泽死死拉住卫馆主,笑容仍旧完美无瑕,咬牙切齿无声回答:

    “嬴政是我复活的。”

    “诸葛亮也是我复活的。”

    “连帝陵也是我开过去的!”

    “人间之事我至少出了两成力。”

    “现在就借用一下你的名头,你都不乐意?”

    “卫渊,你要忘恩负义吗!”

    你特么!

    卫渊嘴角抽了抽,夫子教导的被动发挥效果,陷入纠结。

    舍生取义,何况虚名?

    无论如何都必须承认,白泽对阿亮和嬴政有毋庸置疑的救命之恩。

    无论是阿亮的复活,还是说始皇帝的全盛之姿,全部都是因为白泽的全知之力,甚至于牵制住共工的帝陵也是白泽开来的,这家伙虽然不能打,脑子也不好使,但是却也是此刻人间绝对不能缺少的核心成员。

    姬轩辕……

    我大概知道你当初的情况了。

    很想抽死他,但是却不可以。

    卫渊嘴角抽了抽。

    以及,为什么玄女被气得暴走都没有对这家伙怎么样……

    当然,我们之间关系还不错,和我非常想要抽你一顿,这不冲突。

    等事儿过去的……

    卫馆主缓缓吐出一口气。

    脑海里浮现出百八十种揍白泽的法子。

    而无论是白泽,还是卫渊,都忽略了天下第一美人的号召度,这一幅画面在现代的高科技作用下,以飞快的速度开始传播,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卫馆主的知名度在白泽的宣传下也得到了提升。

    尤其是之前一招击溃妖神的画面。

    这很好地打消了其余人对‘白泽娘’的渴望。

    只是可惜,这只是局限于普通人。

    ……

    大荒·天帝行宫。

    “帝君,四处的山海裂隙已经开始由我们这边主动修复,约莫再过数日,就可以彻底断绝大荒和人间界的直接联系……”噎鸣向帝俊禀报此事,原本,这些山海裂隙是四凶梼杌搞出来的。

    也自然不归于大荒处理。

    但是人间击溃共工的画面,在大荒产生了巨大反响。

    导致许多部族的迁移和主动修复。

    没有那个部族愿意和一个足以汇聚和十大巅峰之一战斗实力的世界贴脸挨着,就是那句话,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谁都不知道,这样的家伙稍微动一动,自己是不是就没了。

    于是噎鸣选择了派遣部分神将处理此事。

    帝俊神色平淡,微微颔首。

    一声黑衣,镶以金色纹路,黑发垂落背后,神色淡漠。

    噎鸣道:“对了,尚且有部分妖神,出于某种目的,欲要偷渡人间,其中绝大部分被阻拦,但是也有一部分不惜负伤,强行突破。”

    “嗯?妖神离开大荒?”

    “为了什么?”

    噎鸣迟疑了下,嗓音温和道:“不知,似乎是因为,某位美人。”

    天帝微怔,而后颔首道:“原来如此,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并指微点,星辰列宿流转,相对于伏羲来说,帝俊并不擅长所谓的天机衍算,但是哪怕是神灵都有其自身趋利避害的本能,作为天帝自然也有类似的手段。

    伏羲以先天八卦,八类神话概念,模拟世界的未来。

    而帝俊的力量,则是来自于过去。

    星辰的光芒落入人的眼底,这属于一种能量,具备有发射和遇到物体反射,就如同反射的光落入人的眼中,就可以让人观测到物体,而整个人间曾经反射过的星光,仍旧永远存在于世界之上。

    理论上而言,只需要调取这些星辰的记录。

    那么帝俊可以毫不费力地读取世界的一切历史。

    而且是就像人看到物体一样,直观地去看到【历史】这个概念。

    只是如此的手段,在十大巅峰里,也只是属于‘不擅天机’。

    开明·【坐见十方】。

    伏羲·【斡旋造化】。

    帝俊·【观测岁月】。

    于是万事万物在帝君的眼中掀开了帷幕,他平淡地注视着,而后,看到了发生在人间的一幕,看到那白发美人一下抱住了白发剑客,而后嗓音柔美,面容甜美地道:

    ‘啊,忘了介绍下……’

    ‘这位是卫渊。’

    ‘我的未婚夫哦。’

    ‘人家的第一次,也已经交给他了呢……’

    观测历史,掌控群星的天帝:“……”

    执掌岁月,映照命运的噎鸣:“……”

    咔嚓……

    帝俊手中的杯盏再度出现了一道道裂隙。

    五指握合,直接打算将这一段历史的倒影湮灭掉,最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地还是止住了这个动作,旁边黑发垂落,鬓角两缕白霜的噎鸣沉默了好一会儿,嗓音温和道:“帝君……”

    “那位,似乎是轩辕帝麾下的白泽。”

    “嗯。”

    “据我所知,虽然白泽属于天生神圣,阴阳融合,但是在玄女和嫘祖的交流下,白泽最后选择了男性姿态。”

    帝俊颔首:“嗯。”

    噎鸣深深吐出一口气:“我明白了……”

    帝俊手指捏着额头,道:“白泽,卫渊……这两个家伙,果然是让人讶异,比起他们曾经追随过的轩辕,姒文命,这两个家伙,当真是每每出人预料……”

    面容俊美,有金玉之相的天帝想了想,随意道:

    “去吩咐常羲,备礼一份。”

    噎鸣怔住,讶异不解。

    天帝语气平缓道:“纵然是敌人,但是毕竟是曾经和共工交锋过的,大荒若是不知道,那便罢了,而今既然知道,那么自然该要送上薄礼一份,祝贺卫渊和白泽的大婚。”

    祂在大婚上吐字稍重。

    而后带着一丝微笑,略有玩味道:“纵是敌人,如此千古未见的事情,总觉得不送礼都稍显得遗憾了。”

    在噎鸣离开之后,帝俊闭着眼睛,那双金色瞳孔里都带着一种无奈。

    五指握合,想要将那一段历史直接销毁。

    甚至于有种把自己的记忆都删除掉,放在人间的话里说,就是重金求一双没有看过那一幅画面的眼睛,旋即动作微微一顿,而后若有所思,略作沉吟。

    “……有意思。”

    帝俊拂袖起身。

    而后去了天帝山,恢复了求生欲望的禹王姒文命被封印在此地。

    感知到了数息的气息,禹王抬眸:“帝俊?”

    一身暗金长袍,气质冷淡俊美的天帝嗓音平淡雍容:“有事情想要告诉你,不,我这里,有一些留影,要让你亲眼看看,关于你的那个好朋友……”

    不能本座一个人瞎。

    ……

    “啊,真的吗?”

    “原来是这样,珏你和那家伙的经历这么多,现在关系都还这么好,真好啊……”

    “像是普通人,早出现什么七年之痒了,说是没有新鲜感了。”

    老街·花店。

    女英和娥皇今日前来做客,闲聊的时候,提及过去的经历,这个时候珏才将过去和某陶匠的经历说出,女英略有些羡慕,旁边的娥皇噙着微笑,娥皇今日将长发盘起,带着一副无框平光眼镜,高领毛衣,端着茶。

    看上去温柔知性,是大美人。

    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而这个时候,少女突然收到了一个转发的直播链接,她也没看到到底是谁,只是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这已经算是现代生活的后遗症了,手指永远比思维更快一点。

    少女无奈地心里面想着。

    而后手机直播间升起,女英和娥皇眼睁睁看着少女嘴角的微笑缓缓凝固,看到她眼底瞪大,然后眼睛里浮现出一种古怪的茫然和不敢置信,像是被某种东西重重击中了。

    “嗯?怎么了……”

    娥皇好奇地探身过去,看到画面上的白发馆主,还有另外一位仪态万方,面容美好,气质温柔的女子亲昵地抱住了那位剑客的手臂,而后在画面里面,这两人居然还‘含情脉脉’‘温柔对视’了好一会儿。

    直播间的标题是——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这这这!!!”

    女英一下站起来。

    娥皇担忧地看向前面的少女:“珏,你没事吧……”

    “珏?”

    “啊?啊,我没事啊。”

    一连好几声,珏才回过神来,眼底茫然,道:“没,没什么,应该是有些其他的事情,嗯,待会儿我去问问……我先去拿点茶点”少女噙着雍容微笑起身,然后左手和左脚一起伸出去,摇摇晃晃地往过走。

    碰!

    额头撞倒什么的声音,然后是哐啷哐啷的声音。

    女英担忧地看着那边。

    穿着高领毛衣,气质温柔知性大姐姐的娥皇端着茶,温柔道:“没什么,放心,问清楚就可以了。”她抿了口茶,把茶放在桌子上,温柔起身,走到一侧,然后掏出手机,单手噼里啪啦打号码。

    左手摘下眼镜,竖起的头发垂落在后。

    笑容温柔。

    一只手把手机放在耳后:“喂,女魃吗?”

    ……

    卫渊和阿亮,还有霍去病等人成功地甩开了突然就群情激昂的人群,回到老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端古怪的压抑感,鼻青脸肿的白泽脚步突然一顿。

    反玄女天际感应直接拉满。

    简直是在脑海里biubiu地炸响。

    这种感觉,就仿佛当年同时见到了玄女和嫘祖一样啊。

    白泽叹息,然后被拎着往回走,推开门的时候,白泽和卫渊走进门,看到前面严阵以待,一帮山神和水神肃然而立,浑身杀气,身穿白色道袍,气质温暖的女魃,凌厉森然的玄女之气,还有苦笑着的庚辰。

    娥皇女英,屋子里坐了满满一屋的人。

    同时迈步往里走的白泽和卫渊:“……”

    沉默。

    后退半步,退出门外。

    “我们是不是开门的方式不大对?”

    “啊这,或许是……”

    白泽微笑,卫渊微笑。

    沉默之后……

    白泽撒腿就跑,卫渊一手直接扣住他脑门。

    卫馆主额角青筋贲起,微笑着靠近:

    “你,给我,进来!”

    然后另一只手从天而降,按在了卫渊的肩膀上。

    温柔的天女魃指了指屋子里,微笑不言。

    片刻后,博物馆当中,在一众朋友们友善的注视下,重新放了一次直播,女魃微笑越发温柔,武侯羽扇掩住面容,憋不住地笑,卫渊叹气,看了一眼白泽,右手按在白泽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刚刚我帮了你,现在你该帮我了。”

    “你现在表演一下那个。”

    “就是那个巴拉啦魔仙变身……”

    白泽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疑惑的兵魂,道:“……这事儿,能不能容许我拒绝……”

    卫渊震声道:“我多少也救过你,现在就连一点名声你都不能付出吗?!”

    面对着一众人的目光,白泽嘴角抽了抽。

    啊,天国的姬轩辕。

    我是白泽。

    我以为把锅甩给这家伙,我就可以活下来。

    但是我错了。

    这家伙,好像是个五千年的甩锅大师……

    片刻后,在兵魂凝固,失神,茫然,心碎,恨不得当场被超度的表情变化下,三界八荒第一美人出现在了博物馆里,一种社死的芬芳里,沉凝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什么嘛,原来是白泽啊……”

    女英吐出口气。

    “白泽啊,许久不见了。”

    女魃脑海里玄女真灵叹息,然后温柔道:

    “这家伙怎么还没死呢……”

    温柔的天女魃沉思,在这一片放松下来的气氛里,突然开口道:

    “可要是,卫渊你就喜欢这个型的,怎么办?”

    卫渊:“……”

    珏:“……”

    白泽面容一呆,而后瞬间远离卫馆主,感觉后背发亮。

    姬轩辕,只有你才是值得信赖的吗?

    一阵古怪的注视,正在这个时候,伴随着铃铛的声音,博物馆的门被推开,身穿墨衣袀玄的始皇帝微怔,而后从容含笑道:“诸位在这里,是为了迎接朕的回归吗?”

    “此身已非大秦之皇帝,此地亦非大秦之国土,故而诸可平礼,不必如此地庄重。”

    人间的皇帝。

    女魃微微抬眸,打量了下,内心自语道:

    “玄女,你为什么会喜欢轩辕?”

    “这个好像更好些……”

    寄居于魂魄内的玄女真灵比较了下此刻雍容温和的帝王,然后和自己印象里不着边际的君王一比,不知为何有种挫败的感觉,而听闻了事情发展之后,始皇帝突然笑起来:

    “原来如此啊。”

    “真是误会,但是阿渊,你让珏姑娘担忧也是确实的事情。”

    “除去了担忧,恐怕也有生气吧。”

    珏下意识道:“没有啊……”

    眼眸微垂,手指把玩衣摆:

    “说到底,我似乎也没有立场生气。”

    在生气了啊。

    武侯自语。

    果然在生气了啊。

    一身执事服正在擦拭高脚杯的水鬼有所察觉。

    看来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是因为未婚夫这个名号?

    娥皇女英也意识到了什么。

    背着画板的伏特加娘娘也察觉到了素材的气息。

    契开始思考白泽肉的香气。

    阿渊手足无措。

    白泽……

    白泽感觉到了杀意!

    一片复杂的氛围里面,始皇帝突然哈哈大笑:

    “没有立场生气?哈哈哈哈,那给你这个立场不就可以?”

    “唔嗯,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

    君王理所当然地道:

    “那今日订婚好了。”

    “??!”

    “哈?!”

    “此乃始皇帝之御令,不许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