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6章 朝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45
  第0756章 朝歌

    噎鸣,大荒序列当中,仅次于天帝帝俊的存在。

    本身实力也属于三界八荒当中十大之外的第一线成员。

    后土嫡子,帝俊传授招式,执掌岁月,天之副君,岁月是最为接近命运的力量,作为执掌岁月概念的噎鸣,对于天机衍变的命运之力,多少有所涉及,所以他轻描淡写地突破了陶匠留下的防御措施。

    而后发现,更前方还有一层。

    ‘简单的叠加式防御手段。’

    ‘将真相隐藏在表层之下。’

    噎鸣是个聪明人,所以祂轻而易举地发现了‘真相’,嘴角浮现微笑:“懂得藏一手在后面,把真相藏在虚假之下,看来这陶匠也算是有所长进了。”

    “那么,让我看看……”

    噎鸣突破了最后的防御层。

    眼前视线一下变化,周围的环境凝固,而后一片一片破碎,仿佛已经离开了大荒,来到了时间和命运的终点,而在这万法归元之地,祂看到了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黑发垂落在地上。

    噎鸣瞳孔收缩。

    对面的青年上半身是人,但是下半身却是蛇躯。

    神话形态是这个模样的,而且是男性,并没有共工那种暴虐的气息……

    “伏羲大神……”

    噎鸣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大量的思绪,不断涌动。

    平静如水的心底,居然出现了一丝丝不该有的情绪涟漪——

    陶匠你没有心。

    可恶!你连【瞎子】都不放过?!

    是故意的,哪怕是自己先前察觉到的气机,也全部都是故意的,是故意被自己察觉到了气息,这样算来,难道说在最初他不擅长天机衍算也是故意露出的破绽?

    和伏羲有关系的话,不可能不擅长先天卦术!

    所以说,是故意给出一个不擅长卦术的破绽,然后再故意的窥伺。

    最终把自己引导到了伏羲这里?

    好深的算计!

    陶匠,领教了……

    不愧是涂山氏。

    也是,在涂山长大的,怎么可能会有老实的莽夫?

    连莽夫都只是一层伪装吗?

    卫渊此子,心机深沉獠!

    伏羲讶异,而后哂笑道:“哈哈,原来如此,是那个小家伙送来给老夫解闷的吗?后土创造的子嗣,放心,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来玩会儿游戏吧……”

    噎鸣吐出一口气,微笑道:“那么,领教了。”

    片刻后,噎鸣完败。

    神魂恍惚,而后被坐在时间外侧的伏羲直接抹去了这一段时间的记忆扔了回去。

    大荒·岁月之主的神府。

    噎鸣只觉得自己恍惚了下。

    而后沉思,感觉到了先前被窥伺的感觉。

    ‘嗯?被窥伺了……’

    噎鸣讶异,噎鸣沉思中。

    而后欣然前往。

    ‘有趣,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大胆……’

    ‘哦?是那陶匠?’

    ‘他不是不擅长天机吗?’

    ‘有趣,那就和你比试一番好了……’

    噎鸣嘴角浮现一丝温和微笑,并指微点,自信地反向追寻。

    反击!

    面容僵硬,双目失神。

    而后,噎鸣再度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噎鸣恍惚了下。

    手指抵着下巴。

    闭目沉思。

    ‘嗯?这个感觉,是被窥伺了?’

    ‘有趣,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大胆……’

    噎鸣若有兴趣。

    ‘嗯,是那陶匠?’

    ‘他不是不擅长天机吗?’

    ‘有趣,那就和你比试一番好了……’

    噎鸣,再度自信反击!

    堂堂出阵!

    当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噎鸣再度沉思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不对,猛地转过头,注意到了外界早已经一片漆黑,而自己对于时间的认知,居然还留在了半天之前,思绪凝滞,旋即背后一片冷汗。

    本来打算顺势反击的手指就顿在空中,一时间动弹不得。

    “陶匠……”

    “心机深沉!”

    ……

    “阿嚏!”

    卫渊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个时间,乍暖还寒,倒是还有几分冷冽,他提了一堆吃的,骑着共享单车慢悠悠地往家里赶,把车子停在一侧,锁一关,抱着一堆菜往博物馆里面走。

    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了博物馆里面传来的气急败坏的声音: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这真是正品!”

    “要不是这附近没有其他识货的地方,我会来你这小地方?”

    “你这地方,我这宝贝,就连一个小角角都够买下你这地方十次,十次你知道吗!”

    推门进去,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个宝贝在那儿说。

    那是一枚战国古玉。

    据传说还是七国王室的宝物,说的有模有样。

    甚至于连史书记录都拿出来了,而桌子后面坐着的是身穿墨衣袀玄,头发仍旧是大秦发冠的始皇帝,端着茶盏,语气平淡道:“这是赝品。”

    那中年男人更加生气,大声道:“你说赝品就赝品?!”

    “你不收也就罢了,你说是赝品,怎么也得给我个说法!”

    始皇帝淡淡道:“感觉不对。”

    那中年男人微怔,而后大怒。

    你什么人啊,你说不对就不对,还感觉不对?!

    想要出言不逊,可是不知为何,心底里有那么一点怂怂的,最后还是没有说,只是嘀嘀咕咕满脸不爽地离开了,卫渊推开门进来,一身现代衣物的始皇帝端着茶慢慢啜饮。

    卫渊疑惑道:“那是……”

    “他说是赵武灵王随身的玉佩,要我们鉴定一下,然后印个章。”

    赵武灵王的玉佩,这位处于的时代可是神代。

    卫渊讶异道:“政哥你还懂鉴定吗?”

    始皇帝摇头道:“当然不。”

    他慢慢饮茶,道:“只是因为,真的已经被朕劈碎了。”

    “仅此而已。”

    卫渊:“……”

    不知为何,突然心痛。

    这要是留在这个时代,这得要值多少钱啊。

    下次去龙虎山,让赵财神当面祝福一句,‘你出门必捡钱,买彩票必中一等奖,买股票必大赚’,始皇帝微微后仰,微笑道:“想要吗?我看渊你在而今人间之世的生活,颇为拮据啊。”

    “想要!”

    即答!

    始皇帝似乎怔了下,而后吹了吹茶上的白气,微笑道:“是吗?”

    “但是无功不受禄,何况,你还是需要朕去救护的臣下。”

    “不过君无戏言。”

    “如此,你若是生出女儿,在你的女儿出世的时候,朕会送上七国最好的宝物,而若是生下了儿子,那么,朕会打开武库,任由他取一柄剑,哪怕是泰阿都可以。”

    “啊这……”

    “真给啊?泰阿……”

    始皇帝随意道:“威道之名只在于朕,泰阿之所以自名剑当中脱颖而出,只是因为持握此剑之人是朕,而非其他,你的儿子若是喜欢的话,送出去也无妨。”

    “所以,什么时候生?”

    始皇帝似乎认真。

    卫渊败退。

    “我去做饭!”

    “呵……”

    君王嘴角噙着微笑,自从大战之后,始皇帝失去了帝陵的加持,整体实力自三界十大之下第一线跌坠之下,就仿佛转变了性格,真正有了在人间养老的模样,语气温和平缓,并无过去那种持剑鞭笞天下的漠然。

    前面白衣谋主道:“始皇帝陛下,好兴致。”

    始皇帝神色平淡回答:

    “大秦不复存在,而朕,也愿意放手神州。”

    “自然也该享受些寻常之乐。”

    少年道:“是吗?”

    “自然如此,卿觉得,朕有什么想法呢?”

    “……亮,也觉得如此……”

    “哈哈哈……果然是聪明人。”

    恢复至青年时代的始皇帝大笑数声,扶剑起身,拂袖,墨衣袖袍如同笼罩天地的黑云掠过,迈步往前离去,眼眸平视三界,白衣谋主羽扇微摇,按在心口,微微附身,视线垂落,笑意温和。

    黑袍白衣交错而过。

    诸葛武侯吐出一口气,回过头看着走出博物馆的黑衣君王。

    嘴角抽了抽。

    如履薄冰。

    阿渊身边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缠。

    始皇帝,传国玉玺缔造者,类比九鼎略逊之的十二金人执掌者。

    执掌威道的人皇。

    真正意义上的无双霸者。

    养老?!

    亮不如相信阿渊立刻顿悟先天八卦比较靠谱点。

    啊,要是是玄德就好了,这样的人,实在是我不擅长对付的。

    少年吐出一口气。

    炎黄五千载,英雄里大多都具备各自的性格特性,某种意义上,全部都是刺头儿,关云长那样的刺头放在这么长的时间跨度里面,居然都属于好相处的了。

    如果不是阿渊的话,可能这帮人放在一起首先就得打起来。

    不如想办法让阿渊早点生孩子,然后缓和这帮家伙的矛盾好了……

    一顿饭菜之后,坐见十方之外的契慢条斯理地擦嘴,始皇帝神色平淡,西楚霸王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个雍容的君王,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霍去病咬着牙关死死瞪着楚霸王,山神水神簇拥着珏,阿亮叹气。

    总觉得这一桌子就现在打起来都很正常。

    然后心底默默搜集情报,对每一个刺头的暴动可能准备了备用计划。

    所以这一桌子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充其量是显性或者隐形的。

    不过还好有其他的事情可以转移注意力,卫渊仔细询问着苏玉儿,朝歌城,作为此刻人间界抵达昆仑和大荒唯一,也是最稳定的通道,对于此刻的他们重要性很大。

    嗯,是如此,但是阿亮注意到,契和始皇帝,对于此事也极为看重。

    不知道为什么,女娇对于这件事情缄口不言。

    说让他们自己去找。

    是时候外出寻找妲己的踪迹了……

    阿亮思维发散。

    上古君王,炎黄神代最负盛名之战的参战方。

    以及九尾狐这一脉里最具知名度的存在。

    好的,老街的刺头儿又要增加了吗?话说要不要提前和龙虎山报备下,啊,话说以【帝辛】为‘圣遗物’连锁召唤的话,能不能把姜太公和武王姬发的真灵也找出来。

    然后,鬼神之帝帝辛,苍天之帝武王,威道人皇嬴政,三王之会?

    一个性格刚烈暴戾,一个性格宽厚温和,一个性格霸道唯我。

    啊……阿渊你把我刨出来做什么?

    我想回去躺着了。

    月英啊,你带我走吧。

    少年突然开始怀念死亡的寂静。

    这三个比起玄德,人妻曹,还有孙仲谋的对立是不是恐怖太多了?

    “苏妲己的气息……”

    卫渊若有所思,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去附近看看吧。”

    抬手在阿亮背后打了下,道:“阿亮你也走。”

    “啊,好……”

    于是少年谋主回到了现实,叹息,吃了块糖,略有不情愿地站起来。

    转过头,看到白泽消失不见了,嘴角抽了抽,刚刚还在的白泽,早早就听到了出外勤的可能,直接溜走,而且非常谨慎的没有去自己的屋子里,而是去了战魂的屋子。

    把门关上,白泽得意洋洋。

    出去找人这个时期,武侯百分百会把自己给捎带上。

    提前溜了溜了。

    嗯,不过,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兵魂的地方啊。

    总觉得,干净的不像是一个单身雄性。

    白泽上上下下打量着,啧啧称奇,而后突然发现了一个被锁起来的地方,以兵魂的性格,那可是被戚继光将军培育出来的,光明正大,居然会藏东西?

    白泽突然手痒,内心挣扎了下,若无其事地转过头。

    抬手,咔嚓一下直接把锁链劈开。

    天生附带神话概念,白泽真打起来的话,人间能擒住他的不多。

    “嘿嘿,我看看啊,据说这些屋子里都特别干净的老派男人肯定藏着小黄书,就和漫画里的一样,嘿嘿嘿,老兵啊,让我康康!”

    对黑历史有天然直觉的白泽得意洋洋哗啦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厚沓照片。

    “果然!”

    “哈哈哈,被我找到……了吧?”

    白泽打开,而后脸上的微笑凝固。

    上面是许许多多的照片,难以想象兵魂这样的老派硬汉会藏着这东西,然后他看到上面的美人,白发如霜,左边编织成了辫子,右边柔顺垂落,眼眸温柔,赤色如血,带着那种黑暗中眺望光明的希冀,仿佛晨曦。

    ??!

    白泽:“……”

    手掌僵硬,手掌都毛出汗。

    草!

    脚步声响起,白泽僵硬地一点一点转过头去,看到憨厚的兵魂安静站在自己的背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而后幽幽地道:“你都看到了……”

    吱呀——

    门缓缓关上。

    白泽:“!!!”

    “卧槽!”

    “你,你不要过来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