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5章 最强天机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42
  第0755章 最强天机术!

    一直以来,卫渊都蒙受了不白之冤。

    占卜之术,天机手段!

    作为文官,至少是应该学习了儒家的说卦,道门的奇门,乃至于佛门因果,他怎么可能不懂得这个?之前那个什么九天玄女六壬课不是算得好好的嘛,突然就说不灵了,你把它换了干什么,现在好了,一直都没法算卦。

    卫渊道:“难道说,是只有契懂得的先天八卦之术?”

    烛九阴摇了摇头。

    卫渊道:“难不成,是传说中更进一步的逆反先天八卦?”

    烛九阴再度摇了摇头。

    卫渊大喜。

    烛九阴答道:“你已经知道了伏羲的坐标,你直接问他不就行了?”

    卫渊脸上笑容凝固。

    “嗯???”

    “不是,算卦啊,这,先天八卦啊,这怎么可以……”

    卫渊嘴角抽了抽,想要挽救一下自己心目中那种白云飘飘,羽扇纶巾,谈笑间,众生命格尽在我手的高人画风的可能性,烛九阴喝了口茶,道:“我问你,算卦卜算天机的原理是什么?”

    “……从大道规则的运转之中,得到反馈,然后以自身的真灵解读,因为万物的规则最终汇聚在一起,万物众生组成规则的一部分,而规则也代表着万物的轨迹。”

    “所以能够通过特定的方法从其中得到反馈,进一步解答。”

    “一共分为三类,也成为三式,三书。”

    “其中天书,又称为天元,为太乙,可以测国事大云,地书奇门,可测算军争之事,而人元之术是六壬课,可以用来测算人间的命格……”

    卫渊多少算是科班出身,对这个还是很了解的。

    当然,仅止于了解。

    如果说测算命格这算是一门学问。

    学富五车那一种。

    那卫渊最多也就背下来了目录。

    儒家之耻!

    道门又是出身于逆天而行的太平道。

    算命这玩意儿,一直和卫某人绝缘。

    烛九阴语气平淡,道:“这不就结了,卜算基本是常识解读天道的本能反馈,而现在伏羲恰好就在世界的尽头,虽然他自己也算是被困在那里,但是客观来讲,他也因此,正在和天道肩并肩。”

    “而且还揍过天道,而现在你又知道了伏羲的坐标。”

    祂看了一眼卫渊,古怪道:

    “理论上而言。”

    “你完全可以尝试直接问伏羲,伏羲再去‘卜算’天道。”

    “啊这……”

    卫渊嘴角抽了抽,为什么会有一种叫家长打人的感觉。

    你遇到了危险。

    付出一份精心准备的美食,召唤上古先祖伏羲氏入场。

    伏羲对你表示很满意。

    伏羲吃饱了。

    伏羲找到了天道,拷问,啊不,卜算出了你想要的答案。

    某种意义上来说,梦想破灭了……

    卫渊张了张口,道:“那先天八卦……”

    难不成先天八卦的意思就是。

    伏羲想要知道先天神的八卦,所以尝试召唤天道然后把天道揍了一顿,从而得知了所有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所以被称呼为先天八卦?

    不是吧……

    烛九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先天八卦当然是正统的卜算之术,理解天地八种大道,也就是说,理解天地最基础的八类神话概念,然后再通过这些神话概念的相互组合,重新构建一个小天地。”

    烛九阴嗓音低沉:“伏羲的卜算之术你没有办法学,哪怕是那个契,以及风后,都没能学成真正的先天八卦,因为伏羲的先天八卦,并非是推演。”

    “而是模拟。”

    “模拟?”

    “对。”

    烛九阴伸出手,掌中出现了一道道气机:“先天八卦,只是说这个,难道你没有发现吗,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

    “于是有天地为基础,以风雷为呼吸,以水火为阴阳,山泽化苍生。理论上,只要按照现在这个世界的基础重新构筑一个小世界。再推动模拟出的小世界时间不断往前,就可以看出未来会发生的事情。”

    “大概用人间的话说,程序试运行?”

    ??!

    卫渊思绪凝滞。

    重新构筑一个和现在这个世界轨迹一样的世界。

    然后平静注视着这个世界的变化,而后自然可以反向得出这个世界的变化,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可这也太离谱了吧?

    他仿佛看到那青衫男子右手微握,掌心便是演化了一个宇宙万物。

    眼底苍茫。

    三十六天罡第一位,也是从无人抵达的传说,斡旋造化!

    烛九阴缓声道:“后人所学会的先天八卦,和伏羲的手段比起来,还差得太远了些……哪怕是你将先天八卦修行到极致,都无法企及伏羲的境界。”

    “祂是真的抵达到了一种高超的层次。”

    “而后希望后人也可以抵达这个境界,所以尝试把自己所理解的东西,编撰成了教材,那就是最初的上古先天八卦,但是,你就算是把这一本练习册吃透了,又怎么可能能够抵达创造出这一门学科的人的境界?”

    “最多只是勉强看到数千年前祂的背影,仅此而已。”

    卫渊张了张口,叹息道:“真是怪物。”

    烛九阴赞同道:“是,在概念的控制上,伏羲为第一。”

    “但是正面战斗力的话,他和全盛的不周山神交锋,险些被硬生生打死,支撑天地的不周山神,按照你们的理解,代表着的就是宇宙的支柱,祂是绝不会死的。”

    “而若论及不顾一切的手段,帝俊周天星辰变化,无数的星辰,以这些星辰作为轨迹,定住自己的命格,哪怕是伏羲都无法扭曲祂对自我的认知,岁月也无法扭曲祂的意志。”

    “因为无论是上溯万年,十万年,还是遥远的万年之后,星辰永恒。”

    “而哪怕是那样强大的不周山神,被蓄势之后的共工撞击,同样沉睡了足足几千年,蓄势之后,无可匹敌的共工,也会被开明花费数千年织出的命运巨网网住,险些陨落。”

    “在战斗时和十大其余成员相比弱小的娲皇,和伏羲联手,却也足以晃动大荒的天帝,而即便这么强大的伏羲和娲皇,此刻也陷落于陨落的危机。”

    “十大很强,但是十大也并非是没有破绽的。”

    卫渊心神震动,失神许久,而后道:“那祝融呢?”

    十大候补。

    总不至于这么离谱吧?

    “祝融……”烛九阴沉默了下,缓声道:“祂确实是有十大的基础,但是我们还是希望祂永远都处于现在这样的状态,甚至于,哪怕是开明把祂搞沉睡了,我等心中也稍微松了口气。”

    “嗯???”

    卫渊愣住。

    烛九阴想了想,用卫渊能听懂的方式解释:

    “按照你们人族认知世界的文献,是叫物理,格物致知是吧?”

    “一个基础的原理,世界的规则,倾向于能量从高处流入低能量状态,而这个过程,基本都会表达为放热,对吧?在发光的时候会放热,电流会带来热效应,剧烈的燃烧,爆炸,基本都遵循这个远离。”

    “摩擦都会放热,生物活动也会释放热量。”

    烛九阴伸出手,一个宇宙星云的模拟状态出现,缓声道:

    “也就是说,能量倾向于以放热的方式流动出去。”

    “而这是有极限的,等到有一天,不再有高能状态和寻常能量的状态,那也就代表着,整个世界充斥着被释放出的能量,也就是热量,整个世界都处于‘热寂灭’,那个时代,就是祝融最强的时候。”

    “从这一点上看,祝融是这个时代,亦或者说这个纪元寂灭的元凶,包括你们人间的宇宙,最终都会湮灭于热寂灭,整个世界充斥在同等的热量之中。”

    “包括献祭给祂脂肪,都属于【放热】的一环,也就是说寂灭。”

    卫渊嘴角抽了抽。

    草!

    这家伙,祝融,这么凶悍的吗?

    灭世之劫的力量,万物劫灭化作飞灰。

    烛九阴平淡道:

    “毕竟祝融代表的‘热量’,也是整个世界的基石之一。”

    “祂的暴动,就等于寂灭。”

    “不过放心,这只能涉及到生这个世界,亡者的世界,九幽之内还是正常的。”

    “呼……那就好了。”

    卫渊下意识回答。

    而后思绪凝滞。

    等等,你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烛九阴若无其事道:“至于教导你的那个天机术,其实不是让你询问伏羲,因为伏羲此刻处于特殊状态,你若是贸然地频繁和伏羲联系,或许会引来不必要的注视。”

    卫渊疑惑:“那你的意思是……”

    烛九阴平淡道:“所以说,是一种防御性的手法。”

    “针对那些涉及到你的天机气机,你完全可以直接扔给伏羲坐标。”

    “理论上,基本没有谁在天机术这个领域超过他。”

    啊这,垃圾回收站吗?

    卫渊呆滞。

    似乎是看出了卫渊的想法,语气轻松温和,充斥着引诱感,道:“不,伏羲此刻处于时间的和命运的节点,无法离开,可能平日只能够和天道交流来解闷,你将这些东西扔给祂,祂或许会觉得有点乐子,能够解解闷。”

    “你不是在麻烦他。”

    “你是在帮他。”

    啊这,从垃圾回收站变成了捏塑料薄膜撕报纸的孤寡老人吗?

    卫渊最后还是没忍住学了。

    在卫渊离开之后,姬轩辕忍不住叹息道:

    “用这些上古的隐秘,十大巅峰的强大和弱点,来警告卫渊,以防止他因为击败了这个状态的共工而自高自傲,又能给出十大巅峰的败绩,以防止卫渊的心性出现畏惧。”

    他忍不住感慨:“烛九阴,你其实很有耐心啊。”

    “或许适合做老师呢?”

    烛九阴语气平淡:“是吗?”

    不置可否。

    刑天把自己的头拔出来,放在头顶,嘎吱嘎吱挪正位置。

    双手十指交叉,沉思,道:

    “你为什么不说,其实烛九阴只是对自己的猎物感兴趣?”

    “比如厨……”

    嗓音戛然而止。

    轰!!!!!

    支撑天地的九幽之雷轰然砸落。

    电光巨大无比。

    大羿手中具现出了一个人间的电焊专用面具挡在前面。

    啪!

    浑身冒着烟的刑天像是个被沉了东海湾的麻袋一样倒在地上。

    轰!轰!轰!

    哪怕是刑天都倒了,雷霆还是不住地砸落下来。

    最后还狠狠地来了一下。

    凑够了天打五雷轰。

    刑天的右手抽搐,趴在地上,手指指向前方。

    头发变成了爆炸头。

    张开口,冒出黑烟。

    再旁边是卜算出伏羲的河图洛书。

    对于河图洛书来说,让它卜算伏羲,还和伏羲进行了一翻长途通话,简直就像是让一个吃了香菜就要吐的人强行吃了香菜味的火锅,吃香菜面,然后连甜点都是香菜味冰淇淋一样,早就已经口吐白沫。

    刑天,再度扑街。

    烛九阴慢慢喝茶。

    ……

    卫渊最后还是没忍住,学习了这个天机术。

    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老祖宗,可是这个诱惑,谁能抵抗呢?

    才捏了起来还没有用。

    接到了阿亮的电话:

    “嗯?有事情要回去好好说一下?”

    “你说什么……朝歌城?!”

    卫渊神色微变,抬起头看了看人间的山海裂隙,自从人间战胜共工之后,这些山海裂隙已经逐渐开始消失,或者说,现在不用人间动手,对面就开始加班加点地糊墙了,连山海裂隙里面的妖兽都跑了。

    谁都不想要和一个吧共工干了的邻居挨着住。

    尤其是那些在龙虎山下面的那些妖兽,现在回去了昆仑山海都吹嘘得很。

    道门【玉帝】知道不?

    咱哥们当年和他交手过,八百回不分胜负,就活着回来了!

    也就是说,人间和大荒,和昆仑的连接会重新中断,而这也就代表着——

    自人间界抵达朝歌城,而后从朝歌前往昆仑。

    将会是一条唯一稳定的道路。

    卫渊如果不想要出去一趟,发现回家的路给堵了的话,最好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否则以青衫女子献的性格,自己不至于回不来,可就算是回来都得经历千辛万苦,脱一层皮。

    “先回去看看,朝歌城……”

    卫渊重新回忆起了被自己托付山神们关照的那座城池。

    以及那个自傲而孤独的商王武乙。

    当时送他转世,不知道此刻如何……

    也不知道朝歌城遗民最近如何。

    卫渊心中略有复杂,手中还拈着那一道天机术。

    就顺手用了一下。

    然后和老天师告辞下山。

    而此刻·远在大荒——

    岁月之主噎鸣正在饮茶的动作微微一顿。

    先前卫渊寻找饕餮下落的时候,曾经简介窥伺过他。

    嗯?被窥伺了……

    噎鸣沉思。

    天机术流转。

    有趣,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大胆……

    嗯,是那陶匠?

    他不是不擅长天机吗?

    噎鸣讶异,而后微笑。

    不擅长天机,还敢如此?是勇武,还是无谋?

    那就和你比试一番好了……

    噎鸣嘴角浮现一丝温和微笑,并指微点。

    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