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4章 歃血为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5
  第0754章 歃血为盟!

    契的声音不大,但是共工必然能够听得到,九鼎之下的声音平静缓和:“你是契?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活到了这个时代,以你的资质,又不是女娇那样靠着神农鞭之力,应该早已经死去了才对。”

    女娇之所以能活到这个时代。

    一是因为女娲之血,二则是因为,她执掌有神农鞭。

    理论上而言,除去了刀兵之劫,神农鞭之主完全可以不老不死。

    契抚摸脸上的一半面具,面具之下是苍老到恐怖的脸,另外一半却仍旧如同少年,以凡人之身,跨越十方上下,自然不可能轻松,他收回手掌,嗓音平静:“只是付出了一点代价。”

    “仅此而已。”

    “好一个一点代价。”

    共工笑一声,道:“所以,当年九鼎计划的执行者,九鼎阵文的铸造师,契,你来找我,是为了和本座叙旧的吗?倒是也未免太着急了些。”

    契道:“我当然要早点来,要是来得迟了些,恐怕你就走了。”

    “阿渊不知道,九州金铁能封禁你,重点并不在于金铁,而是在于九州气运,当年封禁你所用的,可是整整天下的气运,汇聚天下之金,铸造九鼎,剩下的部分汇聚为一化作封禁。”

    “现在只是其中一鼎,蕴含气运不过受九分之一。”

    “就算是强行将你封印起来,又能封印多久呢……”

    契抚摸九鼎之上的纹路。

    共工平淡道:“在尔等还活着之前,本座不会出去。”

    “愿赌服输,最多,不过再等个五千年。”

    “输了以后宁愿自己呆着,这个脾气,果然是会和渊还有禹臭气相投的……咳,我是说。”契的语气顿了顿,道:“惺惺相惜,对,惺惺相惜……”

    “不过,五千年岂不是太久了?”

    契露出微笑,道:“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

    共工突然放声大笑:“放我走,然后,签订下诸多不平等的约定?哈哈哈哈,契啊,一直到现在,人族都是用‘契’这个字来代表合约,你觉得我会信你?”

    共工冷笑道:“如同你这样的人,本座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

    契摸了摸鼻子。

    这个评价,他好像也从其他人那边听来。

    哎呀,当年也就渊和禹最好骗,啊不,最听话了。

    “但是这一次,我是诚心实意的。”

    契回答,而后伸出手,手指抚过了九鼎之一上的纹路,伴随着流光变化,这一座由他亲自铸造的九鼎缓缓升起,而封印,竟然也由此打开,水神共工盘坐在封印之下,竟然是真的一动不动,一双瞳孔漠然注视着眼前微笑的少年。

    看似纯粹平和,其实其内在早已空洞漆黑,并非如表面如此无害。

    契道:“我不会对你加以任何的约束。”

    “或者说,被约束和管控的水神共工,反倒是失去了水神共工最大的价值和意义所在,诸水的君王,四大元素概念之中代表着生机和流转的水神,十大巅峰之中仅次于伏羲和帝俊的强者。”

    “被封印在人间,你永远都无法回到自己当年的巅峰不是吗?”

    “这一次的灾变,其灾难主要来源于撑天之神,而水神你。”

    “我可以放你走,而你,也只需要和我人族完成最古老的盟约即可。”

    “盟约……”水神共工敛了敛眸。

    契道:“歃血为盟!”

    共工反问:“谁的血?”

    少年微笑,反手五指微握,自虚空中拖出了一个身影,那是一只奇异得异兽,隐隐然是猛虎的模样,却绝不是寻常的妖物,首级左右,居然还有虚幻的模样,似乎本该有九个首级一样。

    九首开明,其中一首。

    “十大巅峰,哪怕只是开明这样不擅长战斗的,其分神也不是十大之外的存在才能够彻底地,不留任何隐患地杀死的,现在的人间界,有资格杀死他的,只有你,水神共工……”

    契并指指着被束缚的重伤开明一首,语气冷漠,道:“杀死他!”

    “然后再用祂的血,与我等盟约。”

    “自此,水神你便可以天下之大,随心所欲。”

    杀死开明的一首,就代表着,彻彻底底地和人族站在同一阵营。

    至少,是在面对开明的时候如此。

    厉害关系,这是比一切的言语契约更为有价值和意义的东西。

    歃血为盟。

    契平静道:“亦或者,我重新完善九鼎封禁,保证让你住得更舒服点,在这大争之世里,水神共工你就在这九鼎的封印之下沉睡五千年,而在这一段时间里,作为你力量来源之一的神代四海,恐怕不会那么安宁。”

    水神共工敛眸:“这不是你的计策。”

    “契,你绝非是会选择这样冒险手段的人。”

    契回答:“非常时期,必须去尝试联合一切可联盟的力量。”

    水神共工似是思考许久,缓缓起身,步步走出了九鼎的封印,而后抬起手,五指微张,手掌在契的脸上投落下了阴影,一点一点缓缓靠近,共工身材远比契要高大,这样的动作充满了压迫。

    契的身躯微有僵硬,但是神色仍旧沉静。

    而后,伴随着刺穿血肉的声音。

    万水汇聚,化作了利刃,直接刺穿了开明兽的身躯。

    开明兽的分神直接被斩杀。

    水神共工,重构概念,抹去其生灵基础,其存在的基础在一刹那被更改,重新构写,化作了【水】,自此开明彻底地失去了一首,再加上被帝俊所击杀的一首,开明兽本身必然元气大伤。

    开明的分身直接化作一摊血水,连神魂都消散不见。

    最后虚空之中浮现出了两个酒杯,共工的血,开明兽的精血,以及契的血混合起来,最终化作了两杯血酒,水神伸出手,抓住了其中的一杯酒,俯瞰着酒液,如同看着这乱世的开幕。

    最终仰脖,把酒全部喝了下去。

    “歃血为盟。”

    祂缓声道:“但是并非是你提出的那所谓威胁。”

    “而是本座,需要继续看看,尔等的人治会走向什么方向。”

    “当尔等的道路走偏的时候,本座,会毫不留情地出手,那一次,你们就要面对全盛的我了。”

    契微笑道:“那是不是说,现在的人世,已经让你满意?”

    “哼!”

    水神冷笑道:“仍旧肮脏,仍旧低劣,但是在低劣之下,却终究还有些许足以照亮这些黑暗之处的光芒,我不是为了整个人族而选择退后一步,而是那些光芒还值得期待,因为那些人值得期待,仅此而已。”

    水神共工瞬间遁去。

    “啊……这个,是叫做傲娇吧?”

    契抿着唇,微笑着摇晃着那一杯酒。

    眼底并没有丝毫的光芒。

    十方之外的孤独,并不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想要背负至深,首先就需要走入至暗,少年叹息:

    “人性的光芒啊……可惜了,共工啊,禹王是光明,可我就恰好代表着光芒背后的东西……仅仅只有光芒是不足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你看得到光芒,是因为有黑暗的存在,也只有黑暗的部分,才能衬托光芒。”

    “居然相信我不会用契约。”

    少年古怪微笑道:“连禹和渊,都不会这么天真啊……”

    你以为我是谁……

    我可是【契】。

    《易经》——上古伏羲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

    把鲜血给我……有勇气。

    禹点了个赞。

    阿渊觉得很靠谱。

    五指握合,这是一个保证,假若说共工违逆契约的话,那么哪怕是祂,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了,契安静看着海面,许久后,发了个短信出去。

    ‘诸葛,计策已经完成了。’

    ‘共工一脉,进入阵营。’

    那边很快地传来回答:

    ‘辛苦了。’

    ‘无妨的。’

    契看着远方,呆呆地想了一会儿,摸了摸腰边的匕首。

    能够彻底湮灭开明的方法,当然不只是顶尖神灵的力量,那只是最简单直接和彻底的法子,以他和诸葛联手,完全可以给这一首开明创造出逻辑死循环的闭合点。

    然后把他困死在奇门遁甲之阵里。

    但是那只是人族单独作战,而现在,开明兽一首被共工所杀。

    水神共工和人族处于类似于联盟,亦敌亦友的状态,而三界的大部分存在只会当水神是独自杀出去了,而不会以为是人族按照将其释放。

    而祂将会抵达大荒,去恢复原本的力量。

    不周山神已经苏醒。

    局势被彻底搅乱起来,或者说,彻底地活了过来。

    “这样,人族才能有乱中取胜的机会。”

    “开明……”

    契缓声低语,右手抚摸匕首,在这之后,就该继续踏上征途。

    这五千年的孤旅,每一天都记载心中。

    趁着开明还不能恢复巅峰,必须尽可能诛杀其分神。

    “真的是……为什么没有更多类似于共工这样的神代泥头车呢?”

    “要不然的话,就可以带着这样的神代泥头车,直接一头创死开明那家伙了……”

    手机响起,来自于诸葛武侯的传讯。

    “对了,阿渊问你,今天中午想要吃什么?”

    似乎是手机屏幕的作用,契的眼底多少出现了些光芒,微笑着回答道:“随便一点就可以了,我没有那么多要求的。”

    “比如八大菜系都来个三五道就可以了。”

    阿亮:“……”

    “好说。”

    即答!

    “我记得,契你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商的始祖对吗?”

    少年谋主毫不客气地给卫渊答应下来了夸张的要求。

    或者说,卫渊并不在这里,阿亮只是尝试以卫渊来强化契和人间的联系,然后微摇羽扇,看着旁边惊愕的苏玉儿,道:“那么,我这里,可能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关于……殷商。”

    ……

    而此刻,在卫渊的清醒梦境当中,烛九阴放弃了改变另一个自己的注意,卫渊反倒是有些担心,道:“你说,她不会故意让我在路上挂了,然后开开心心把我的真灵拉回九幽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卫渊脑海中浮现出青衫女子献拉着锁链哗啦一下给自己脖子上一套,然后拉着自己往回走,开开心心过大年似的感觉,嘴角抽了抽。

    “不可能!”

    烛九阴淡漠回答道:“死亡并非是刻意制造的。”

    “因为生和死是并列的,唯独生命足够有分量,其死亡才能够诞生出足够璀璨的光明,卑劣的苟活和肮脏的谋杀,是并无丝毫价值的,她必然会尽力帮助你。”

    “看着你跨越重重苦难,历经一切的冒险,经历过人间一切之苦,也见识过人间一切繁华,灵魂拥有重量,死亡方才甘美如酒,到了那个你必然迎来的死亡之时,她才会心满意足地将你带走。”

    “询问你,此生此世,可曾无憾。”

    “呼……那就好了。”

    卫渊松了口气。

    刑天摸索着自己的头,若有所思:“原来如此。”

    他抬起头看着烛九阴:

    “可是啊,烛龙,你为什么这么懂?”

    卫渊:“……”

    烛龙:“……”

    灰袍天神面不改色,抬手,五指白皙修长,扣住了刑天的头,甩手,一下直接抛飞出去,刑天的脑袋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身体哗啦起身,手忙脚乱大喊着跑过去:“喂,我的头,头啊!我的头!”

    刑天·分头行动。

    完美达成。

    烛九阴收回右手,语气平淡,道:“我毕竟懂得她那边的想法,仅此而已,倒是没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九幽并不缺厨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让她规矩些。”

    “而且九幽其实不缺厨子。”

    “你如果真的遇到她过于散漫的话,可以尝试联系我,最后,九幽厨子有很多。”

    那边的刑天传来大喊的声音:“但是——”

    “这个级别的,厨子,只有一个……”

    烛九阴面不改色,右手横扫,桌子上茶杯飞出去,完美击中刑天。

    刑天被击得飞起,然后落下,趴在地上。

    文官·刑天,扑街。

    声音顿了顿,烛九阴收回视线,面不改色道:

    “对了,关于伏羲那边,倒是可以教给你一个法术神通。”

    “关于天机术的。”

    卫渊眼睛亮起,终于,终于要改变莽夫不通天命的命运了吗?!

    文官始祖,嫡传天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