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0章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冻毙于风雪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1
  第0750章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冻毙于风雪

    “你还是很担心?”

    “整个人魂不守舍的。”

    在现代的街道上,霍去病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的少女苏玉儿,后者摇了摇头,并不回答,只是闷着头往前走,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少年将领突然停下来。

    苏玉儿一头撞在霍去病胸膛上,闷哼一声后退了半步。

    抬起头捂着额头,瞪着前面少年:“怎么会这么硬……”

    少年噙着微笑折杨柳:“我在里面穿了护心镜啊。”

    “你!”

    苏玉儿不知该如何说,跺了下脚,直接闷头调转方向,却发现霍去病身子一晃,直接挡在了她前面,怎么避都避不开,少年笑着道:“你的步伐太慢了,也不够灵活。”

    “我们兵家有《韬略》兵法配套的身法。”

    “我可以教会你的。”

    “总之,你就真的那么想要找人的话。”霍去病道:“就去找啊。”

    苏玉儿垂头丧气,刚刚她在人群中,感觉到了苏妲己的气息,很微弱,简直是一闪即使,但是那种几乎要烙印在魂魄里的熟悉感,还是让她很确信,苏妲己就在附近。

    她还活着!

    眼前仿佛闪过那位噙着微笑的女子面容。

    苏玉儿却只是觉得更加的茫然不知所措,只是知道一点,自己必须要找到她才行,必须要问清楚一个问题,但是问清楚……到底是要问清楚什么问题呢……

    她眼底茫然恍惚。

    周围的道路似乎化作了无尽的火光,来自于大周的,被神灵所支持的军队就在外面,祭祀自己祖先为主,而不敬重天这个概念的商朝已经失败了,帝辛尝试废除血祭,任用奴隶这两点行为,已经冲击到了商朝贵胄的利益。

    巫族帮助周联系到了神。

    但是那一战当中,周代的英雄人杰,以及姜太公的谋略同样强大。

    在商王派遣军队讨伐蛮夷的时候,周朝抵达朝歌城。

    最终那位和自己面容一模一样,神色温柔雍容的女子低下头和自己说了什么话,然后就转过身子,毫不犹豫地走向了火海,苏玉儿在最近几百年才拥有了形体,所以那些话是什么,她想了几百年还是不清楚。

    “苏玉儿,苏玉儿?!”

    呼唤声音让苏玉儿回过神来,抬起头的时候,阳光灿烂,少年的脸庞近在咫尺,头顶一轻,脖子缩了缩,像是被拍了下头的猫或者狐狸一样,抬起手才发现,霍去病把柳树枝编了个柳叶环,待在她头顶。

    “总算回神了啊,我还以为你中暑了。”

    “我们那时候,就编织柳叶环来纳凉的。”

    “你才是中暑了脑子不清楚!”

    苏玉儿觉得好笑,抬手想要摘下柳叶环,想了想,还是没有动,而后道:“就算是我想要去找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刚刚已经去找了,什么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没有全力去找。”

    “我有!”苏玉儿语气里有些恼怒。

    “不,你没有。”霍去病还是自信而沉静道:

    “你还没有去询问你认识的那些人,让他们来帮你。”

    苏玉儿愣了下,道:“可是你……”

    “回去罢。”

    霍去病回头看她,道:“我这几天也确实是看过了这个时代,本来就打算要这些天找个机会回去会会那个武侯,既然你现在需要他们的力量,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去看看。”

    “你倒是不必顾忌我。”

    少年灿烂一笑,然后转过身子大步往前走。

    “……谁在顾忌谁啊。”

    苏玉儿无奈叹息。

    而后道:“等下,你弄错方向了!”

    霍去病自信道:“不可能!我不可能搞错方向!”

    “但是……”少女回答:

    “高铁站在这个方向啊……”

    !!!

    来自古代的指南针转世大将军:“……”

    面不改色,转身,走:“咳咳,就是那个和马车一样的东西是吧?”

    “嗯,我知道。”

    “本将军刚刚只是想要考验一下你。”

    “嗯,就是这样。”

    ……

    博物馆。

    因为之前过度劳累导致腿脚发软,第二天浑身酸痛,之后好几天都没能缓过来的少年谋主羽扇微摇,噙着微笑看着眼前的名将,道:“比亮预料当中的时间更早了,看来,是有事情要需要我帮忙?”

    “啧——”

    霍去病看着眼前面容俊美的少年谋主,心中不爽。

    “大概可以这样说。”

    “况且,本将也已经了解了这个时代,觉得是时候和你交涉了。”

    “是吗?”

    少年谋主羽扇微摇,讶异道:“那么,冠军侯你的意思是……”

    “此处,我大汉已经不复存在,未来如何,我还不知道,但是此地既然是炎黄,我的枪自然是有为此地作战的基础……”霍去病缓声道:“但是,只是这样,还不够。”

    “那么,武侯你觉得,我为何一定会在你这里和你们合作呢?”

    少年名将往后微靠着椅子。

    两条腿抬起,翘在桌子上。

    双臂环抱胸前,剑眉星目,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锁定着前面的武侯。

    桀骜不驯。

    少年谋主羽扇微摇,微笑点头道:“你说的对,可以为炎黄而战,但是却未必需要和我们一起,至于这一次的话……嗯,苏姑娘你是要找亮,还是要找阿渊?”

    他看向旁边神色隐隐不安的苏玉儿。

    苏玉儿道:“青丘国还没有稳定下来,我想要联系国主,所以得靠卫馆主……”

    “卫?”

    霍去病挑了挑眉。

    少年谋主笑容温和,道:

    “是,卫,冠军侯,你可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的?”

    “人间的大势流转不定,那些在人间历练过一生,磨砺意志,踏平磨难的英雄豪杰,因为自身的意志力强大无比,所以能够抗衡住天地大道的力量,不至于湮灭在天地之间,这真灵伴随着大道运转,重新飞入人间,就是转世。”

    “而你,则是因为手中有那一杆封狼居胥的战旗。”

    “故而,亮才能精确地将你的真灵唤回来。”

    “那么,冠军侯可曾想过,为何这平平无奇的博物馆里,居然会有当年大汉名将霍去病的战旗?究竟是何等的关系,才会将你的战旗保存起来,一直存续到了两千年前的今天?”

    霍去病:“?!!”

    少年谋主羽扇背负身后,微笑道:“而炎黄上下五千年。”

    “有资格转世的英雄和真灵,难道只有冠军侯你一人吗?”

    “哪怕是大汉朝,也是远远不止的吧?”

    霍去病豁然起身,呢喃道:“保留我的战旗,姓氏为卫,真灵转世……”他死死盯着眼前的谋主,道:“你的意思是……”

    诸葛武侯自信道:“没错。”

    “卫馆主,就是你的舅舅,那个一手将你养大,传授你武艺的。”

    “大汉大司马大将军,卫青!”

    霍去病心神大乱,猛地踏前,道:“此话当真!”

    少年武侯神色自信,从容道:

    “当然是假的。”

    “……!”

    霍去病脸上的微笑凝滞。

    “???”

    片刻后,冠军侯一只手死死按住桌子,额头青筋贲起,黑发乱糟糟的,像是一只被彻底激怒的狗崽,咬着牙死死瞪着前面的武侯,如果不是有人拉住,早上去饱以老拳了。

    少年谋主愉快饮茶。

    冠军侯怒道:“汝这村夫,故意来消遣本将军吗?!”

    “当然不是啊。”

    少年谋主笑容灿烂:

    “只是在逗你玩。”

    “???!”

    霍去病大怒,一拳砸出,旋即被诸葛亮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落下,拳锋骤然止住:“但是,真灵转世之事,可并非是骗你的。”

    拳锋在武侯鼻子前一寸止住。

    暴烈的拳风让武侯鬓角黑发微微后扬。

    少年谋主笑容温和。

    大汉武侯羽扇压住大汉冠军侯的拳头,将他的拳头拨开,起身,忍住了酸软的腿脚和直接坐回去的冲动,语气悠然温和道:“而亮,既然能够让冠军侯重现人间,大汉双璧当中的另一位,又有何不可呢?”

    “!!!”

    在扰乱了霍去病冷静的心境之后,一言刺中最重要的地方。

    但是藏于一地的山神总觉得,武侯是在满足自己戏弄前辈的兴趣。

    “武侯不是很温和沉稳的吗?”

    泰器山神压低声音。

    “你就扯淡了,温和的人也不可能给人送女装挑衅啊。”

    钱来山神回答:“打完仗老哥写信问问怎么样,结果回信都只有十来个字,这家伙的性格皮实得厉害好吧,你觉得他儒雅,那简直是历史滤镜了。”

    山神道:“我总觉得,他有靠着键盘侠变成陆地键仙的资质。”

    “毕竟所谓的舌战群儒,说好听点叫舌战群儒,不好听点就是一个人和一个国家的所有高级文人当面对骂还尼玛骂赢了,这简直就是离谱,还有那什么骂死王朗的事情,这家伙简直是千古第一键盘侠。”

    而此刻,霍去病冷静下来,道:“要怎么做?”

    诸葛武侯笑着道:“两个办法,第一,你赢过我们。”

    “第二,你按照我的计策完成三件事情。”

    霍去病看了一眼武侯,干脆利落道:“比文还是比武?”

    少年谋主笑容越发灿烂,打了个响指,道:“鸿羽,麻烦你来一下啊。”项羽转世正在客厅里下棋,闻言走入这里,身材高大,既具备了项羽的勇武,又因为转世性格变得沉稳。

    少年指了指后面的项鸿羽,道:“霍去病将军,这位是项鸿羽,现在是一位花匠。”

    “只要你能单挑赢了他,我就听你的哦。”

    “好,一言为定!”

    霍去病直接答应下来。

    大步走出。

    哼,不过是一介花匠!

    长得高大了点而已,战斗可不是只看力气的!

    武侯对项鸿羽道:“是大汉武将,而且是西汉的。”

    项鸿羽敛了敛眸子,道:

    “某当然知道……”

    项鸿羽握了握拳,走出去。

    在安排了霍去病将军接风洗尘的第一课之后,少年看向旁边端着茶的苏玉儿,道:“所以,玉儿姑娘,冠军侯和你回来,是为了帮助你吧,否则他应该还会在外面晃悠。”

    “不知道是什么事?”

    苏玉儿神色迟疑,将事情和少年说了一遍。

    “朝歌城之谜……”

    少年谋主羽扇微摇,道:“那么,就有劳姑娘先等等了。”

    “阿渊现在不在。”

    苏玉儿道:“他在哪里?”

    “这个嘛……”

    阿亮道:“之所以战胜了共工,是因为有一位故人在大荒断后,历经血战才派遣属下将九鼎之一送了回来,而现在,经过了十日的昏迷,那位将九鼎送回来的朋友,终于苏醒了。”

    “也是时候,问清楚那位断后之人所在战场在哪里了。”

    “然后想办法去救人。”

    “毕竟是为人间抱薪者,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素来如此。”

    苏玉儿道:“断后……他,还活着吗?”

    武侯沉默了会儿,道:

    “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