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4章 终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80
  第0744章 终战

    神话概念,坐见十方。

    在上古之中,至强的权能之一,天下十大巅峰之中昆仑开明的代表能力,居然被如同蝼蚁般的人族所击破?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巨大到比开明本身被击败更为恐怖。

    神话概念,是在某一个领域抵达极致,几乎化作一种规则时才拥有的境界,而坐见十方,就代表着开明的认知之力抵达了最强,祂本身就代表着‘认知’这一个概念规则。

    哪怕是九首全部被杀,祂的概念都会存在。

    而契。

    强行在十方之外,以其自身逆反先天八卦的能力,生生和开明的神话概念对冲,相当于直接刺瞎了开明的心眼,如同当年那一次的交锋,他就是被开明击溃,自身八卦之术近乎全部被废,双目失明,意识崩溃。

    而现在,

    因果颠倒了。

    契的手掌死死握住了那柄粗糙的青铜兵器,剧烈喘息着,道:“现在,胜负决定了……”

    我绝不会认输。

    只要最后能够胜利,那么之前失败多少次,也不过只是点缀。

    夸父将契的身躯放在一块宽阔的石板上,身上纠缠着锁链,锁链的尾端是非常扭曲的状态,可以猜测得出,他是如何以蛮力疯狂挣脱开了自己给自己加持的锁链,而后爆发出了这最后的一击。

    “结束了……”

    夸父宽厚的手掌按在契的身上,而后感觉到了这一具身体的虚弱,常人哪怕只是在一个地方呆坐着时间过长,身体就会出现种种不适,而契却在更为极端的时间里面,持续了足足五千年的时间。

    说实话,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持理性。

    还能活着,简直就已经是一个奇迹。

    人族有关入黑屋里的惩罚,能够将一个精神坚韧的人逼成疯子。

    契所选择的道路,远比那样更为地残忍。

    “现在开明不重要,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夸父嗓音温和,用身体遮挡住了契的视线,让他不要看到那边狂笑着暴揍开明身体的蚩尤,契的眼神微敛,“是吗……”

    “我的身体还好,开明,哪怕是短暂废掉了祂的权能。”

    “也只是能够和祂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争斗而已,在之前,我们甚至于没有和他公平对局的资格,但是也决不能因为祂的大意,就彻底小看祂,哪怕是没有了坐见十方,祂的全知能力也远在大部分神灵之上,性格狡猾。”

    “吃过这一次亏,肯定会变得更为警惕,想要继续报复回来,必须要一鼓作气扩大优势,决不能……”苍老的契拉住夸父,不断地说着,手掌无比用力,烛九阴深深看着他,道:

    “是,这些东西的话,我们当然知道。”

    “现在你该休息了。”

    “休,息……”契呢喃。

    这个名词已经太过于遥远了。

    “对,休息。”

    烛九阴回答,然后取出了一个东西,递过去,道:

    “另外,这是一个家伙告诉我,要我带给你的,算是礼物?”

    祂取出的是一个饭盒,契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份热气腾腾的面,上面撒着绿色的葱花,整整齐齐码着切成薄片的面,散发着肉和小麦面粉的香气,一双筷子放在上面。

    “这是……”

    “那个厨子给你准备的。”

    烛九阴回答:“虽然说,智者都喜欢藏一手,但是更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隐瞒,而什么时候,绝不应该隐瞒,那个猜测出你还在青丘的家伙,在此战之前,将事情全部告诉了那厨子。”

    “他和你说……”

    “欢迎回家。”

    契低头,然后伸出早已经指甲长而蜷曲,青筋贲起的手掌,握住筷子,热气腾腾的麦子香,夹起面来,咬在嘴里的时候,热流和温暖熟悉的感觉重新浮现出来。

    是在那个时候的饭菜一样。

    遥远岁月的大地上,少年枕着手臂,风吹拂过来的时候,身边是英武的青年,还有青丘狐国的神女,陶匠在那里往柴火里添柴,当他抬起身的时候,那陶匠转过头来,笑容灿烂朝着他挥手。

    这个时候他们才刚刚经过了一处秘境,只有契一个人获得了风后的先天八卦契约,女娇因为心思太杂,一无所获,而禹王和阿渊似乎是因为心思,嗯,太纯了,也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禹发呆的时候突然问道,“如果说未来我们都不在了,必须要你一个人支撑住,才能够维持住人族希望的话,你能支撑几千年那么久吗?”契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又不是你这样的人。”

    “我们里面,恐怕也只有你可以做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吧……”

    “我?我不行的。”

    旁边禹王手掌按在他头顶揉了揉,道:

    “好了,休息吧……”

    “我们还在。”

    于是少年安心躺在草地上,风吹拂而过,发梢黑发痒痒的,绿叶落在脸上,蓝天白云。

    禹,渊,我好痛……

    我好累啊。

    我好难受。

    筷子落下,少年眼底昏沉,最终五千年的疲惫浮现,朝着一侧倒下,烛九阴,夸父,蚩尤同时出手,契的魂魄最终被定住,兵主肃然行礼,而夸父低语,烛九阴微微一礼,嗓音难得温和:“现在,休息吧……”

    “放心,你可以放心。”

    记忆里的大地上,少年满足地闭着眼睛。

    你们知道吗?

    我走了很远的路。

    跨越了黑山和白水,历经了百劫千难。

    才走到了现在。

    还好,

    还好……

    “人间的风……”

    “一如当年。”

    ……

    巨大的冲击,东海之外的波涛,几乎已经彻底改变了海底的局势,来自于帝陵的战俑纷纷碎裂,作为天庭的底蕴也在疯狂地消耗,人是短寿的种族,唯独以历代积累的意志,才有可能和诸神抗衡。

    这其实是岁月之间的拼杀。

    妄图以几十年就要和神灵数千年数万年的寿数相抗衡。

    其实正是一种轻蔑和自傲。

    唯独靠着贯穿此地的五千年岁月,才有足够的资格和代表着天地某个概念的神灵争锋。

    究竟是以此身不灭观人间变换,见历代沧桑的厚重和永恒更胜一筹。

    还是说纵然此身如同浮游朝生暮死,但是薪火相传炎黄不灭的传承更有价值。

    始皇帝的剑锋和共工的长枪交错,天师的雷法就紧随其后,旋即又被浪涛击碎,雷霆的暴虐,海浪的潮涌,来自于昆仑之巅的风湮灭万物,但是暴怒的水流同样可以撕裂一切,高速流转的水本就代表着最纯粹的暴力,大量积蓄的水带来的压力同样是无匹的压迫。

    而在神农鞭的力量支撑之下,众人才可以和共工正面抗衡。

    否则的话,十大几乎是不死不灭的。

    其磅礴的力量,足以将众人不断地打出伤势,然后拖死他们,卫渊之前强行拖住了三十分钟,已经算是一种十大之下的极限数据,此刻,水族和战俑拼杀到了两败俱伤,天庭的加持逐渐消散。

    共工似乎也被拉扯到了最后的战斗当中。

    而在这个时候,水神共工猛地一枪横砸而出,始皇帝,张若素一同后退,共工气机不断攀升,似乎永无止境,只是短暂的,哪怕是十大,毕竟也只是经历了漫长封印之后刚刚复苏的状态,共工陷入了疲惫之中。

    卫渊缓缓握拳,在神农鞭的加持下,他的伤势,全部恢复。

    而在这个时候,此地的战斗也已经经过了白泽的转化直接广泛传播出去,作为某种意义上白毛控的根源之一,再加上本身属于神兽,具备全知的一个侧面概念,白泽完全可以找出一个,‘绝对正中神州全部炎黄子嗣内心深处’的变化外貌。

    白发红瞳,眉宇英气,气质知性里面,却又有一丝颓废的大姐姐。

    暴杀!

    白泽正在全力讲解这一战的时候,道:“或许,这就是诸神的战斗,也是能否决定炎黄一脉最后站在天地之间的战斗,嗯?你说,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是诸神的战斗,你们根本没有参与其中?”

    白泽敏锐地感觉到了这话里面的含义。

    不是说不在意,而是一种包含着痛苦的自暴自弃感觉。

    就仿佛自己就是累赘一样。

    嗯,因为某些原因,白泽充当过人族最古之皇姬轩辕的知心大姐姐外加心理辅导老师,对炎黄后裔的心理问题具备有极为充分的经验,祂的神色沉静下来,手指抬起把鬓角的白发整理到耳后。

    挺了挺胸膛。

    还抖了抖。

    道:“这就是错了,并非是靠着自己参与其中,才有价值,或者说,你们才是他们之所以在这里战斗的原因之一,而且,嗯,说句实话,人族一开始就注定了寿命是短暂的。”

    “很多种族都一样,能拥有悠长寿命的,毕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但是人之所以和其余种族不同的一点在于。”

    “人会明白,并且接受这一点。”

    “所以,早在我所知道的更早一些,你们的祖先就会刻下了壁画,以各种文字记录自己的存在,人知道了自己终将要消散于天地之间,但是还是希望将自己的学识,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传递下来。”

    “这些东西就是壁画,是文字,是语言,是歌谣,是故事。”

    “一切的文化,都是人类自我存在的注解。”

    “岁月之下,形体会消散,你我的存在终将化作飞灰,但是也终将给人间给这个世界留下属于自己的注脚,一千多年前庇护边关的大唐骑兵,两千年前高唱大风的汉族将士,上溯至万年之前,在人族山洞里面,看到第一缕日出之光的人。”

    “岁月会毁灭你我的肉体,但是精神长存,所以炎黄不灭。”

    白泽如此回答:

    “人并非是单一的个体,而是上溯到最初的岁月无数生灵的汇聚,是哪怕自身渺小也必然竭尽全力活过一生的无数生灵的汇聚概念,是世上一切之恶,是世上最高尚之善,是你,是我,是祖先,是子嗣。”

    “现在的医学生,还在学习着轩辕当年流传的《黄帝内经》。”

    “而他们也将会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书,在遥远到一千年后的未来被人所拿起,蔓延千载,却秉持同一个愿望,这才是炎黄。”祂的声音顿了顿,而后道:“另外,谁说你们不曾参战呢?”

    “用那一句话,谁说站在光里的才是英雄?”

    “嗯?”

    伴随着奇怪的声音,天空中突然传来了机械的轰鸣声。

    “这是……”

    “战机?!”

    云气被撕裂,来自于人间的战机,最终跨越了最为危险的战场,抵达了东海之上,仿佛诸神和英雄的战场,阻拦的妖兽最终翻腾着坠下,数架护卫机在天空盘旋,最终声音传递出来:

    “Z7782已抵达东海战场,完好。”

    盘旋的战机携带着唯独一枚导弹似的存在。

    “长安剑已运抵目的地。”

    “重复,长安剑已运达目的地。”

    机翼上还带着血色的涂装,空气流转,跨越无数的危险,遍历层层的妖魔,战机完成了横跨神州的运输任务,导弹崩碎,一柄灼热的流光重重落下,坠入了汪洋之中。

    于是伴随着巨大的浪涛,大片的海水瞬间升腾而起,化作白色雾气。

    雷霆和烈焰腾起。

    神兵散发出冲天而起的剑气,浪涛汹涌,雷霆游走,白色的雾气和天上的云气相接,而长河如同星环,战机翱翔于天空。

    轰鸣着拉升,掠过了人间的城池。

    这已是属于人间所铸造的传说。

    “长安剑已投放完毕。”

    “诸位,长安!”

    “神州,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