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3章 武决论成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76
  第0743章 武决论成败

    撕裂的大地,粉碎的典雅建筑,原本的青丘狐国,涂山氏族,现在俨然已经化作了一片战乱之后的废墟,而在更遥远的地方,两道身影正在进行剧烈的交锋。

    开明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绝对是在真打。

    眼见得夸父直接重重一拳锤在了蚩尤的眼角,打得后者眼眶发紫。

    而夸父那边也不怎么好,一张脸都有点肿。

    两人一边怒吼一边互相暴揍,打得山岳崩塌,大地裂开,这样若都不是真打,那就多少带着点个人恩怨了,开明负手而立,脚尖轻点在了山峦之上,视线扫过,注意到了自己安插下的人手已经全部被除去。

    好生狠辣的手段!

    青年似乎倒抽了口冷气。

    不过没关系。

    都是归墟那边的人马,死了不心疼。

    还好还好。

    “烛九阴,既然都已经动手了,为何不出来相见啊?”

    开明站在这青丘国中,明明处于危机之时,却反倒朗声开口,声音清越,四下里回荡,站在高处,笑意盈盈,道:“我安排这些属下的时候,是让他们等到诸葛武侯来了的时候,将其斩首。”

    “既然他不在,那么人间界能够继续执行计谋的,也就只有你了。”

    开明语气从容不迫,微笑道:“哎呀,只是没有想到。”

    “这一次,我的对手,居然还是支撑九幽之龙。”

    “倒是不知道,炎黄居然是你的附庸,却是有点失礼了。”

    “若是诸葛武侯的死局,只是如此的话,实在是太让某失望了。”

    声音含笑温和。

    蚩尤一拳干到夸父的眼角,愉快低语:“骂得好!”

    他是九黎,和炎黄一向不对付。

    夸父眼眶发黑,小声提醒道:“那什么,冕下……”

    “现代概念的炎黄。”

    “和黎民是一个概念。”

    ???!

    蚩尤神色一滞。

    而后大怒,一拳砸在了夸父的左眼眶:“他妈了个!”

    “这混小子骂我们给人当狗!?”

    “削死他!”

    两眼眼眶发黑的夸父:“……”

    你特么……

    故意找茬是吧?

    夸父一脸爽朗微笑反手一拳砸回去。

    冕下,现在还不到咱们登场的时候。

    比刀剑更锋利的武器,也只有语言了,面对着开明的反问挑拨,袁天罡抬了抬眸,语气平淡道:“果然,我始终是看不过你……你的性格,也依旧是那么让人讨厌。”

    “哈哈哈,这不是袁兄吗?”

    曾经是李淳风的青年开明大笑着摆了摆手:“好久不见了啊。”

    “你还好吗?”

    “当年给那厨子砸的眼眶还在疼吗?”

    “你做的饭是不是还是那么难吃啊?”

    “对了,是不是因为你做的饭菜难吃,所有才非得要找到那个厨子,还是说,其实是因为你被那个厨子惯坏了嘴巴,所以导致你做得饭菜难吃的离谱。”

    “总不至于是因为当年第一个给你做饭的是那个叫禹的铁头娃。”

    “所以你的菜谱和手艺直接复刻了他的吧?哈哈哈哈哈……”

    俊朗好看的青年挠着着后脑勺开心地笑起来。

    就连交手做戏的蚩尤和夸父都倒抽了两口冷气,动作凝滞了下,肃然起敬。

    众所周知。

    烛九阴有三大禁忌雷区。

    第一,不准提当年禹王给他做的那顿饭。

    第二,不准提当年被厨子砸了眼眶。

    第三,

    我烛照九幽之龙光明正大,绝不会做出把人绑了关在九幽当厨子的事情,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昆仑开明,直接肉身开嘲讽,一脚三雷。

    袁天罡眼眸敛了敛,本来对于开明如此低劣的话术不屑一顾,可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另外一个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可是同为一体的关系,感情和记忆完全共享,此刻烛九阴额角抽了抽。

    不知为何竟有点心虚。

    而开明的站位却极为地巧妙,不知不觉,站在了烛九阴和蚩尤以及夸父的中间,浑水才能摸鱼,现在最浑的水,那自然就是此刻暴怒战斗的兵主蚩尤,以及夸父了。

    而开明的话术其实很简单。

    在激烛九阴。

    如果说烛九阴出手,那么就代表着,这一次的争斗性质,其实是十大之中的斗争,是十大之一的烛九阴和十大之一的昆仑开明之间的角逐,而无论是归墟,亦或者人族,都只是其中的棋子亦或者附庸。

    从性质上直接抹去了此次人族的牺牲和决然。

    那么,即便是赢了,实际上却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若是十大巅峰之一的插手,那么不会有谁认为,人族是强大到可以和诸神对抗的,他们只是会认为,依附于烛龙的人族,和当年背叛了人族主体,留在了大荒的人族,其实没有区别。

    必须要依靠其他力量站着的种族,没有大声说话的权利。

    真正的道理,是要用刀子来讲述的。

    这一站,是证明五千年炎黄岁月自有其价值的一战,是奠定炎黄存世之基理的战斗,哪怕是让开明离开,也已经证明了人族有独自交手将十大巅峰之一驱逐出人间的底蕴。

    而一旦烛九阴出手,那么之前一切都将白费,哪怕最终胜利,所有的目光只会注意到最终出手的是烛龙。

    是让开明离开,但是证明了炎黄的力量。

    还是说烛九阴出手,但是抹去了人族的独立性,使其沦为了附庸。

    这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开明眼眸微敛,平和地注视着那绝对有实力和自己在此交锋的男子,后者放下手,最终道:“我只是履行了诸葛留下的奇门遁甲。”

    “你猜错了,开明。”

    “亦或者正如你所想,此次的战争,是人族和你们的战阵。”

    “本座,并非参与者,而是见证者。”

    “以神之公理,见证炎黄存世的正当性,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

    开明呢喃,而后抚掌大笑:“原来如此!”

    “敬佩,敬佩。”

    “不过,可惜了,我确实认可其五千年岁月的价值,是足以作为诸神的对手,存在于这个天和地之间的,强大的种族,但是,这一次他们终究还是没能留下我。”

    “烛九阴,再会了。”

    开明步步后退,哪怕是以言语逼迫,以及将大势剖析开,告知于烛九阴,此次哪怕是宁愿眼睁睁将他放走,也决不能出手拦截的道理,祂仍旧极为警惕,可哪怕是退去,也是从容不迫,气势凌厉,果断决然。

    即便输了一筹,其气势仍旧堂皇正大到像是胜利者。

    但是烛龙抬手饮茶,突然道:“那却未必。”

    “嗯?!”

    始终警惕面对着烛九阴的开明微怔。

    而后,背后的战斗声音突然停止了,仿佛空气都凝滞,在那磅礴的气浪之中,仿佛有两双眼睛突然迸射出血色的光芒,而后巨大有力的手掌刺破了空气,重重地按在了将后背送出来的开明双肩。

    两个巨大的古代人族英雄猛地踏前,脸上浮现出狞笑。

    “SURPRISE!”

    “MOTHER FUCKER!”

    从某些特殊视频里学坏了的经典狂笑声,伴随着追逐大日,撕裂天空的两股暴虐的拳风,纯粹的蛮力狠狠地砸在了开明的眼眶上,俊朗的青年直接被砸飞,但是立刻的,两个莽夫直接拉住了开明的双腿。

    人发杀机,天地翻覆!

    天地返!

    像是摔打口袋一般,两人猛地暴虐,合力抡起了开明猛地抽击在地上,蚩尤放声大笑:“所有的神棍,都给老子死!!!”开明的思绪似乎被打得浑浊,双目迟滞,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画面一段扭转。

    被击中的开明溃散。

    开明的身影瞬间远离,蚩尤毫不迟疑瞬间补刀,手中魔兵撕扯出足以震荡空间的裂隙气机,夸父扛起一座山,直接朝着开明头顶砸下去,青年嘴角鲜血流出,五指握合,猛地一拳砸出。

    哪怕是来到人间执行计划,不是以武力擅长的九首之一。

    竟然也强行一招打平了蚩尤和夸父。

    只是开明嘴角鲜血也流出,气机迟滞,却自放声大笑:“我早已知道,此地若是死局的话,光是你烛九阴可未必够,若是人族也有靠着自己和诸神为敌的气魄,那么,必然会准备另一个后手!”

    “而蚩尤,就是最大的危机,既然大羿能够复苏力量,为何蚩尤不可?烛九阴,你当真觉得,我没有预料到这个?!”

    开明眼眸亮起,化作了泛着紫色的幽深。

    哪怕是颇为狼狈,但是他的确穿越了蚩尤,夸父,烛九阴的封锁。

    打破了武侯的困境。

    从容退去,在空中的时候,微微附身,鬓角黑发微扬,嘴角噙着微笑,如同表演的谢幕,右手抚胸:“不过,这一次诸位的合力,确实是让我吃了一惊,我会,好好地回报你们的……”

    一切,皆在预料!

    直到背后传来锁链的声音,开明的思绪微凝。

    而后,匕首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刺痛不可思议地出现。

    开明猛地转身,看到了被锁链捆缚,面容一半少年,一半苍老的男子,祂算尽了一切,最终的选择,却恰恰地将自己的后背,送到了最适合被攻击的角落,烛九阴敛眸饮茶。

    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确实如此。

    是围绕着契的五千年孤苦为核心的计策。

    五千年的岁月,五千年的决然,是时候画上句号了,袁天罡举起茶盏,昆仑山神的武侯微笑颔首,微微一礼,兵主和夸父手中的兵器抵着地面,一切智者和英雄的努力,是为了迎接那个名字的归来。

    敬你。

    契竭尽了全力。

    剧烈喘息着。

    太久不曾动过,身躯已经衰老乏力,太久不曾厮杀,握着刀的手掌都在颤抖,但是却死死地握紧了,面容早已经苍老,眼底的火焰却一如当年的年少,曾经躺在草地上安静等风来的少年,此刻化作了最后的一击。

    十方之外!

    踏!

    契往前踉跄一步,脚下出现了流转的先天八卦。

    一个个卦象浮现,像是怒吼一般地覆盖了天空。

    五千年的推演,今天的一幕他早已经预算推演过无数次。

    “结束了,开明……”

    少年沙哑开口:“人族,契。”

    “在此,否决开明坐见十方之权能!”

    脚下八卦流转,卦象变化繁复,最后彻底崩碎。

    开明眼底有一瞬间的失神。

    哪怕是剑首被斩,也不曾真正地动摇根本。

    战胜全知的,并非是天上流转的群星和天帝,而是一个凡人五千年的孤独旅行,契眼前昏暗,却仿佛有当年的英武青年,含笑女子,还有那笑容憨厚的史官一起握住剑。

    剑锋猛地横扫,开明坠下。

    夸父猛地跃起,将契抱住,而蚩尤就痛快多了,猛地跃起,双手卡住了开明的双臂,而后猛地旋转,在空中加速到五倍超音速级别,而后伴随着怒吼,直接把开明的脑袋狠狠地砸在了地面。

    “给爷死!!!”

    赢了吗。

    烛九阴平静低语一声,想了想,并指缓缓落笔。

    天地之间产生共鸣,大荒·天帝帝俊缓缓抬头。

    四海之外,不周山神讶异不止。

    在大荒的边缘,十位女娲之肠惊愕。

    昆仑之中,白发少年陆吾抬眸,眼神清冷。

    天地规则出现了某种变更——

    这一天,由烛照九幽之龙发起的天道契约鉴别。

    将同一个概念传递到了三界八荒四海之处。

    其言——

    神话概念——坐见十方。

    彻视洞达,坐见十方,天上地下,无有障蔽。

    六合内外,鬼神人物,幽显大小,莫不了然分明。

    归属者:昆仑开明。

    于人族三月十九日。

    为人族契所破。

    天地见证。

    “坐见十方,被破了?”

    呢喃的声音,不敢置信的低语,于是三界八荒,一片死寂。

    “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