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2章 经典战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12
  第0742章 经典战役

    昆仑之中,霸王的气焰滔天,这里可是昆仑的腹地,有着西王母曾经留下的防御措施,也就是说,倚靠着这位庚金杀伐之主的宝物,完全将前方的敌人压制住。

    而另一方面,西楚霸王项羽的战力提升到了极致。

    人族神代末年的单体核弹头。

    此刻终于发挥出其步战无敌的恐怖效果。

    少年武侯看得额角微抽,胸膛有点反胃感觉。

    偏偏还必须维持住温和冷静的样子。

    太难了。

    本来就强行赶来,有点难受,看到了项羽的暴虐一面,脸上智珠在握的微笑都有点苍白,开始怀疑,自己在之前用卧虎令给项羽模拟了一百多次卫渊曾尝试过的垓下之战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经过项鸿羽的同意。

    让他经历了上百次失去虞姬和一切的痛苦。

    于是项羽直接进入了暴走状态。

    此刻身上的气焰几乎是往黑红色的方向发展。

    连武侯都叹息,兵家修士的单体战力可以表现出这么夸张的程度吗?昆仑的加持之下,伴随着霸王的一声虞姬的怒吼,霸王枪化作墨色的毒龙,直接钉穿了一位归墟之神的心口。

    后者双手握住了枪锋。

    感受到那种磅礴地非人的力量。

    看着前方西楚霸王眼底的血丝,突然很想要骂一句:

    谁他妈是虞姬……

    老子根本不认识虞姬!

    这人的力量,为什么这么恐怖。

    放声的咆哮。

    项羽双手持枪,步步奔走,最后化作了绝对的狂奔,那本就被昆仑清气压制住的归墟之神居然无法阻拦,最终生生被项羽猛地钉穿在昆仑玉璧之上,对于归墟之神来说,昆仑清气属于剧毒。

    霸王旋即弃枪,拔剑。

    曾在最终一战,下马斩数百人。

    在炎黄正史记录的恐怖步战破坏力。

    大楚的剑横斩,那归墟之神的脖颈发出如同金铁的交锋声,霸王猛地伸出手,扣住后者的头,眼底的冰冷漠然,是盘旋在神州无数猛将头顶难以逾越的高峰。

    剑锋斩过,金色的神血落于白雪。

    “原来神,也是会流血和害怕的啊。”

    项羽突然像是个诗人一样沉静下来,而后举起手中的头颅。

    “下一个。”

    霸王击破归墟镇守。

    ……

    “速退!”

    开明毫不犹豫地下了决断。

    在这里受到了巨大的限制,而西王母留下的后手,对祂的压制程度其实不比对归墟的弱,这代表那女人看似雍容,其实还是和当年一样,对他也充满了戒备。

    更何况为了悄悄地进入人间,祂此刻的实力可是没有本体那么强。

    “去哪里?!”

    开明敛了敛眸,“项羽的战力只有在这里能抵达这个级别,这也就是代表着,他无法追击,昆仑这里被镇守的话,我们的计策已经出现了漏洞。”

    “这个时候,当然是走为上计。”

    “昆仑附近,就有一个裂隙。”

    活下来的归墟镇守回眸的时候,看到那位同样负伤,却越发显得气焰霸道的霸王站在原地,而在昆仑山巅,手持羽扇的少年微微附身一礼,儒雅温和,却带着一种让人汗毛乍起的感觉。

    “诸葛……武侯……”

    归墟镇守后者的兵刃抬起,在自己的手掌上拉出一道血痕,怒道:

    “我必杀你!”

    “必杀你!!!”

    旋即猛地一挥手,道:“走!”

    在付出了足够惨烈的代价之后,归墟的奇袭部队终于离开了昆仑阵法的作用范围,风雪犹如当年,但是这凌冽的风雪之下,却带着让人心中难安的压迫,归墟镇守抿唇,面容隐藏在了面具下。

    终于挣脱开了对方,但是失败的任务,以及被那霸王杀死的同伴。

    都让他的心中蒙上了阴云。

    “虞姬……这是什么秘法的口号吗?”

    “为什么喊出这个名字,那个男人就会变成那么恐怖?”

    他抬起头,走过裂隙的时候,才走没多远,就感觉到了隐隐的不对劲,马蹄声让大地震颤,神色凝滞,有一名归墟的战将升空而起,旋即面色大变,道:“不好了,镇守冕下!”

    “前方有伏兵!”

    “什么?!”

    那镇守极目远望,在辽阔的大地之上,有一道骑乘异兽狂暴奔走的身影,而在他们的背后,赫然是数目众多的大军,气势磅礴,而后那名将领猛地举起兵器,放声道:“敌人就在此地!!!”

    “动手!!!”

    归墟镇守的心中猛地炸裂怒焰。

    方才是被昆仑清气所污浊,才吃了大亏,尔等这些区区凡俗兵马,人数虽多,也敢来打吾等的主意?如此的怒气,再加上吃了大亏,不知道该如何回到归墟面对同伴的耻辱攥住了他的心。

    “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了。”

    “没有了那些腌臜的手段,你们什么都不是!”

    祂手中黑色的焚魂之焰燃起,化作了长枪,指向前方,憋了一肚子火的归墟精锐们怒而回应,汇聚起来,仿佛一柄标枪一般地凿穿入前方,两员将领猛地避开,但是归墟镇守已经不在意了。

    猛地凿入了前方的大军。

    大军中也有强大的战士。

    双方陷入了惨烈的厮杀当中,而归墟毕竟是负责抢夺昆仑之山的精锐,居然以不到十分之一的人数,生生将这一支大军凿穿数次,伴随着大军中一名将领被生生斩杀头颅,大军的士气终于有所崩溃。

    “是归墟!!”

    “就是尔等这段时间对我大荒动手!!”

    悲愤的怒声,副将握紧了兵器,猛地调转坐下的妖兽,道:“此仇必然上报诸神,归墟,等着我大荒的兵戈罢!”杀得红了眼的归墟镇守神色凝滞——

    不是人族?!

    是大荒……

    怎么回事?

    大荒和人族联手了?!

    迟滞的时候,祂刚刚毕竟也厮杀了好一会儿,也略有疲惫,对方的大将军绝非是泛泛之辈,给祂留下了足够的伤势,正在思绪凝滞,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战马的声音。

    循着声音望去。

    一侧的山岗上,披着灰色长袍的骑士开始了冲锋。

    战马踏在大地上,让地面开裂。

    那一匹赤色的驳龙马疯狂加速,嘶鸣当中,那灰袍猛地被吹开,一名身材高大的将领坐于战马之上,金色铠甲,赤色战袍,一双丹凤眼瞪大,长须拂动,掌中受人间香火一千余年的长刀仿佛化作了碧色长龙。

    关云长!!!

    惨烈明艳的刀光,瞬间斩杀向力竭受伤的归墟镇守。

    归墟镇守最后似乎是终于明白过来,那大荒其实也是被这两个人族引过来的,这根本就是驱虎吞狼的计策,而自己等人,在激怒之下,居然中计?!

    那一句话——

    敌人就在此地,动手。

    原来是给两边儿一起听的,对面的大荒以为自己等人是他们的援军,而自己等人,又以为这是那个诸葛武侯的伏兵……

    等等,开明……

    他没有看出来吗?

    镇守最后回头,看到了背后根本没有那个俊朗的天神。

    只有一个稻草人,上面贴了一张纸。

    归墟镇守思绪凝滞。

    被卖了?!

    这货什么时候跑了的?!

    以大军主动吸引火力,对方金蝉脱壳,全身而退?你TM……

    “开明!!!”

    归墟镇守怒到极限,猛地长啸,哪怕是刚刚和大荒的神将拼死一战,此刻仍旧奋起余勇,带着决然的不甘心,带着惨烈的余勇,猛地长刀斩杀向前方的敌人。

    刀光明艳,瞬间交错。

    驳龙马的马蹄声缓步而行,关云长右手提起这归墟镇守的首级,后者仍旧是怒目而视,满面不甘,或许单论本体实力,武财神逊色于这位足以承担归墟重任的神将。

    但是双方,一者疲于奔命,又历经两次苦战,士气枯竭。

    一者以逸待劳,全力以赴。

    蓄势之后的关云长,只要了解过他的传说,就没有谁会选择硬拼。

    对于原地打算和蓄势狂奔之后的关羽拼刀子的归墟战将。

    华雄点了个赞。

    你很有勇气啊!

    我欣赏你!

    而此刻,先前那位在大荒前面勾引敌人的将领驱驰战马过来,掀开了兜帽,正是张辽张文远,看着关云长,抱拳一礼,道:“亭侯勇武,一如当年啊。”

    “是丞相计策在……”

    关云长回答,张辽看了一眼这首级,叹服道:

    “诸葛武侯的锦囊,只是让我们和武安君分离,然后守在昆仑附近的这一处山海裂隙,安静等待敌人,可是,这驱虎吞狼之计,却是亭侯你的主意……”

    曾经水淹七军,威震华夏的关云长,谁如果觉得他只懂得单挑,那才是有问题,他的定位属于大军团统帅。

    是三国时代真正意义上的顶尖名将,既有天下第一流的勇武,也拥有指挥一场超大型战役的统帅率,更不缺乏奇谋手段,严格意义上,这才是神州名将的究极体,属于六边形战士。

    当年的西凉马超,诸葛武侯的评价是‘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而后的第二句是。

    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

    关云长吐出一口气,道:“人间争斗,我等岂能在此地空空等候?”

    他提起了归墟的首级,扔入了匣子里,道:“那些大荒的军队已经认定了对他们进攻的是归墟,到时候若是我等有可能和大荒短暂联手的话,这首级,便是礼物,丞相自然知道该如何运用。”

    “足以暂且缓和和大荒的关系。”

    “是。”

    张文远问道:

    “不过,如此行为,是否有悖于亭侯素来义气,光明正大?”

    关云长回答:

    “个人之义,光明正大,不以暗谋鬼祟,言必行,行必果。”

    “家国之义,在于庇护疆土,救国爱民。”

    “若是能全家国之大义,个人之名,羽又有何顾惜哉?”

    张文远抚掌笑道:

    “果然是亭侯!”

    ……

    在昆仑山,少年武侯坐在青石之上,似乎是潇洒不羁,实际上是站了太长时间有点腿软,心神疲惫,眉心都在痛,双眸微敛,大荒,昆仑,后手,归墟,开明……一切都已经做到了极致。

    有云长在,那些归墟之将不可能活着出去。

    渊,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亮,尽力了……

    霸王项羽身上伤势不轻。

    昆仑神众为其疗伤,而后看向那少年,恭敬敬畏道:

    “武侯冕下,要回去喝杯茶吗?”

    “不必了……”

    少年的身子因为巨大疲惫几乎无法动弹,真要走怕是得搀起来,或者抱起来,但是却还是很潇洒温和地颔首,道:“长夜将明,亮自然要在这最高处,看看这昆仑日出,玉龙雪莽。”

    嗯,其实是已经无法动弹了。

    而且,他可以确认,那位开明,必然会选择杀回来。

    这样的计策,他肯定能够堪破,正在此刻,少年似有所察,抬眸看去,那位俊朗的天神远远看着他,少年武侯瞳孔微缩——开明声东击西,果然主动杀了回马枪,恐怕已经预料到了这边的后继无力。

    只是,这么快的吗?

    比亮预料的还要快。

    又得空城计吗……

    武侯羽扇微摇,笑意温宁,背后却多出一位白发身影,正是昆仑山神之躯,与此同时,手指纠缠着一缕轩辕剑气,正是是皇帝拒绝的部分,对面要是敢过来的话,他就直接捏碎这剑气,换取轩辕帝的短暂参战。

    不好意思啊阿渊。

    你的身体先让老祖宗用一下。

    开明感知到了剧烈的危机,前面的少年神色温和,气质悠然,不动如山,思考到那空城计的过去,这或许又是一次空城计,可也更有可能,是以之前使用的空城计干扰自己判断的引君入瓮。

    开明深深看着少年。

    最终缓缓退去。

    感受到了视线的离去,少年松了口气,和神对视,再加上连日奔波,眼前略有眩晕,一身白袍之下,早已被冷汗染湿,忍不住呢喃自语,“又是一场与天争命的经历……阿渊啊,你真是会给亮找事情做。”

    “昆仑为险地,裂隙有伏兵,东南是共工。”

    “开明啊,你的路只有一条了……”

    “是等三方空出手来,将你围杀,还是趁着这机会,一闯青丘……?”

    “亮等着你的选择。”

    少年武侯本来想要说一句,你想这么死?

    但是这样毕竟不符合自己的画风,心底玩笑着说如果益德也在就好了,这话没比他更合适的了。

    他呢喃着,闭上眼,放松下来。

    疲惫袭上心头,强撑着自己不去睡着,咕哝了一声道:

    “突然想要吃粥了……”

    “小米,白米,大枣,呵……还有春日摘下晒干的槐花。”

    “月英。”

    他羽扇放在膝盖上,微笑着垂眸:

    “亮,又赢了一次天。”

    ……

    水神共工之劫末。

    归墟精锐败走昆仑。

    开明奔逃青丘。

    此战,

    无神参与。

    开明抵达了青丘国的裂隙前,现在必须要在人间反应过来之前离开这里,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混乱的区域,也就是说,蚩尤之乱的青丘国,本该如此……

    青年嘴里咬着一颗山楂,眼神玩味:

    “但是,这局势反倒是逼着我来这里似的,所以,这里怕是有什么死局?”

    “是比昆仑更强?”

    面对危机,当然应该避开锋芒。

    所以开明的选择是……

    一脚踏开了青丘国。

    神灵的尊严和骄傲,让他没有选择逃避。

    除去智谋,他还有武力!

    冷笑道:

    “我倒要看看,准备了什么东西!”

    开明,进入青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