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1章 三面交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75
  第0741章 三面交锋

    武侯的单体战斗能力,只能说是在人族里出类拔萃。

    而这一道剑光几乎是瞬间攀升抵达到了凡人之上的层次,其中黯黑幽怖,具备有显而易见的的湮灭魂魄特性,毫无疑问来自于传说中的归墟之地,一瞬间掠来,与此同时,其余各处皆有气机流转。

    瞬间令这袭杀者的气机升腾而起,抵达到暗算卫渊那两次的归墟杀手级别,一瞬之间,斩首战术,针对本体实力孱弱的智者,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果的破局之法。

    武侯本身,这是最大的缺点。

    “暴露真身,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

    剑锋落下,而后思绪凝滞,两根手指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将剑锋拈住。

    这附带有归墟气机的力量不再流转,而后瞬间崩溃。

    “你为何以为,我会是真的出现?”

    美人狐女抬眸的时候,那少年谋主羽扇微摇,白衣化作灰袍,嗓音初始温和,旋即便化作了苍古漠然,而当这归墟暗子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烛照九幽之龙,漠然俯瞰着自己。

    打草惊蛇,以身为饵。

    李代桃僵,亦或者请君入瓮。

    “烛九阴!!!”

    那狐女神色凝滞,而后尖叫出声,直接放弃手中的剑,瞬间离开,但是天地之间,那一道流转的奇门遁甲之阵变化,直接将先前出现异动时的暗子全部标记出来。

    烛九阴抬手,催动武侯先前留下的奇门遁甲之术,强行将所有的暗子困住,五指握合,暴虐的龙吟之声当中,并指一斩,以最为霸道的方式,将所有的暗子全部流放到了九幽和时间的裂隙。

    “现在,暗子已经全部抹除……”

    “哪怕是开明在这种情况下,得到后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烛九阴缓声自语,关于如何针对开明,那位少年谋主一反常态地强硬,这强硬并不只是为了争夺主导权,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少年在提起此次谋略交锋当中的布局时,缓声道:

    “这一次,主要的那部分谋略交给我。”

    “青丘这边,交给你。”

    “倒不是说信不过你,只是这毕竟是人和共工,和开明的决战,如果说,连这决战的时候,都要以阁下为主的话,那么不就代表着,其实这只是十大巅峰之中的交锋……”

    “是烛九阴和共工,乃至于烛九阴和开明之间的争斗。”

    “人族不过只是你烛龙的附庸吗?”

    烛九阴反问:“这重要吗?”

    少年谋主羽扇按下,道:“很重要。”

    他道:“究竟我人族炎黄,是否有资格和诸神逐鹿,亦或者,是否有资格在这个世界立足,就看此战了,而且必须是只靠着我们自己,否则哪怕是赢了,在大荒,昆仑,乃至于我们自己眼中,也只是依附于你而取得的胜利。”

    “炎黄立于大地之上,这浩浩几千年,还从不曾做过他人附庸。”

    “所以,烛九阴,这一次,就请你只发挥出寻常神灵级的战力。”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行,堂皇之师,师出有名!”

    少年起身拱手一礼:“我们人族究竟有没有这个资格,立于星辰之下,我们的未来之战,当是由我们自己打完的……”

    烛九阴敛了敛眸,回忆那少年谋主的神色,道:

    “不愧是被那陶匠教大的……”

    “某些地方,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伸出手,身上气机只是留存在了曾经的袁天罡的程度,眼眸微抬,伸出手掌:“如此,以袁天罡之名,参与此人族之战。”

    “归墟暗子已经除去,夸父!”

    人族的英雄怒而起身,猛地一拳将蚩尤击退。

    烛九阴,不,袁天罡手中出现了一柄战戟,其上遍布纹路,散发出暴虐杀伐之气,他手掌微张,这柄蚩尤魔兵突然开始剧烈燃烧起来,就仿佛是当时的射日箭一般。

    而后猛地贯穿出去,没入蚩尤之躯的眉心。

    战戟猛地溃散。

    “以蚩尤魔兵之一为献祭。”

    袁天罡嗓音平淡。

    “将蚩尤的战魂短暂转化为真灵,兵主……”

    一片气浪之中,幽幽的目光亮起,沉浑的兵刃抬起,猛地横扫,于是气浪尽数斩开,放声的嘶吼和咆哮当中,天地震裂,滔天气焰暴虐。

    “再度为人间一战吧。”

    人族·九黎——兵主。

    短暂复苏。

    烛九阴的计策,以夸父和蚩尤战斗,将整个青丘搅乱,而后裔诸葛武侯为诱饵,奇门遁甲流转辨别全部的暗子,拔除暗子,扭曲天机,创造出一片开明都难以瞬间窥测的空白。

    而后,以夸父和蚩尤为埋伏。

    准备给开明一个别开生面的欢迎仪式。

    “你们继续打,就当热热身。”

    “懂,待会儿抽冷子给那混小子一个狠的是吧。”

    蚩尤狞笑着,握了握拳,看向前面的夸父。

    “来,咱们两个先练连招。”

    “你刚刚打我打很爽是吧?”

    “其实一般。”

    老实人夸父选择实话实说。

    蚩尤大怒:“不可能!你打我居然不舒服?!”

    “你看不起我,找打!”

    夸父:“……”

    袁天罡转眸,看向远方,那最为危险的地方,也是诸葛亮主动前去的,最关键的节点。

    ……

    人间的战斗无比胶着。

    而此刻人间的一切战力全部都爆发出来,全部在和水神共工交手,这也是必然的,甚至于说,人间能够和共工战斗在一起,并且处于不落下风的地方,简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情况。

    在此刻,一道早已经潜伏于人间的力量汇聚起来,而后朝着东海相反的方向奔走,那里有着昆仑山,这是一股哪怕在神代都具备有绝对优势的军队,归墟的五大镇守其之二,另外,为首的是一名带着兜帽的青年。

    脚步安定平和。

    人间的一切在眼前浮现出来。

    以无数连环计策,将人族和共工的矛盾全面激发。

    引撑天之神重入局,而后引导对方思考,让祂自主自愿地完成了对人间地脉水脉的破坏,而这一点的爆破,会主要出现在东南方向区域,这当然是因为在漫长的岁月里,黄河的数次夺淮入海。

    是因为漫长岁月里面淮水水系的衰弱。

    以及四渎最后之一的彻底消失。

    如此,人间力量必然分布于四大湖泊和四渎区域,这样才能控制住局势不至于崩溃,而撑天之神是莽夫,祂必然会选择将青丘狐国推离人间。

    对于祂来说,这是唯一最佳最恰当的策略。

    当然,还有蚩尤。

    蚩尤会被刺激到暴动,这很重要,但是以撑天之神如此清浅显而易见的谋略后手,不可能隐瞒人族那个谋主,对方必然也必须率领一名顶尖战力去援助青丘国,而后解放白狐女娇。

    女娇看重卫渊,情急而乱,必然会直接抵达东海援军彼处。

    这理所当然,非常恰当。

    因为没有神农鞭,和十大的战斗都是送死。

    嗯,再加上共工麾下的山君有反心,故而必然在此刻反水,这会让人间和共工进入拉扯战,而昆仑山……

    兜帽青年抬起头,旁边的两位归墟镇守道:

    “昆仑山神在这里的话,怎么办?”

    那兜帽之下,分明就是昆仑的三神之一开明,此刻温和道:

    “世人都知道人间的昆仑山已经有了昆仑山神,但是因为某些额外力量的干扰,导致了几乎大部分的高层见到了昆仑山神囚禁西王母,侮辱陆吾和开明的未来。”

    “而那位昆仑山神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只好隐瞒身份。”

    “这也代表着,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昆仑山神和人族战神的一体双面。故而,在他们眼中,昆仑是有人间顶尖战力驻守,所以会放松警惕。”

    “但是是错误的,并非如此啊,并非如此,昆仑,代表着人间地脉核心之处的区域,此刻完全是一片空白,唯一知道这一点的女娇,此刻正在专注于去救人。”

    身材高大的归墟之神敛了敛眸,看着旁边的青年。

    “那么,那个导致昆仑山神落入此等局势的,额外力量,是来源于你吗?开明……”

    “你是说他看到的那个未来?”

    开明微笑道:“你猜?”

    归墟镇守脸上带着面具,没有回答,只是心中越发警惕,眼前的青年几乎一手操控了这样的局面,步步连环,搅动四渎冲突,分走无支祁力量,乃至于暗中引导撑天之神,最终将人族全部战力全部分散,从容来此。

    祂轻而易举地走入了昆仑密道,这是一处黯淡的区域,开明脸上带着微笑,环顾周围,突然嗤笑起来,掏出一根糖葫芦,张口啊呜一下咬在最上面,笑着道:“这个时候,倒是有点有趣了。”

    “有趣?”

    “是啊,为了防止被察觉,所以只好从内部走入这里,但是这也是昆仑的最危险的区域,西王母那家伙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好东西,你说啊,要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暗算,我们不就倒霉了?”

    他笑起来,道:“我突然想起人间一部电视剧了,嗯这时候。”

    “应该这么说……”

    俊朗神灵笑容不变,想到那个有趣的说法,展开双臂,大笑着道:

    “谁敢杀我?”

    声音传出,没有谁回答。

    他心满意足的咬着糖葫芦。

    “这是作为人间空间坐标的地方,只要掌控于手,就代表着,从物理意义上拥有了人间,以及西王母那家伙的一部分权能,压制陆吾……”心中自语还没有说完,巨大的灵气波动不断溢散出来。

    层层流光转动,巨大的压迫力,代表着昆仑阵法的全面展开。

    !!!!

    开明抬头,神色凝滞。

    怎可能?

    是烛九阴?!!

    哗啦——

    袖袍的翻卷,开明抬头,却没有看到自己预料当中的敌人,在昆仑的山巅,白衣的衣摆微微摇动,少年的面容清冷安静地带着不属于人间的感觉,羽扇轻摇,温和道:

    “开明啊。”

    因为剑首被斩,所以不知道自己对手多出一人的开明怔住。

    这是战场的后方,是开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策核心,以挑动人间大劫为目的之一,顺势选择去拿走自己真正在意的东西,青丘的祸乱,东海的波涛,此刻尽数化为了昆仑之下的宁静。

    神的对手,并非是另一位神。

    而是人。

    传达出这一点,和胜利同等重要。

    一路赶来,几乎腿软到站都不大稳当的少年武侯咬紧牙关,强行挺直腰背,右手背负身后,按住了一块石头,支撑住身体,而后就仿佛早早等候在这里,嗓音温和,一字一顿道:

    “亮,候之久矣。”

    少年的眸子里仿佛燃烧着火焰。

    而后,

    “力拔山兮,气盖世!!!”

    伴随着嘶鸣的战马声。

    “炎黄,项羽!”

    咆哮的怒声,久远的传说,在人间智之代表的背后,昆仑的光芒流转,浑身披挂的西楚霸王就在这里踏入战场,手中霸王枪嘶鸣不已,在这里,敌人全部被西王母留下的阵法压制,而霸王得到了恐怖的增幅。

    局势之下,诸葛之智,霸王之勇。

    开明,被迫拦截。

    奇袭失败。

    进入正面交锋阶段。

    夸父计划当中。

    探测车冲出了烈焰,无数的降温措施都瞬间加上,但是当打开的时候,那里面的温度仍旧让人心中颤抖,他们将那里面的人拉出来,唐鸿哲居然还活着,他剧烈喘息着,道:“剑,灵纹,完成了吗……”

    “完成了,完成了,非常完美!”

    同僚看到了最后的结果。

    “太好了……”

    唐鸿哲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进入深度昏迷,大日的光芒收敛,而他之所以没有死去,是因为凌冽的剑气在庇护着他。

    天下长安。

    若是秉持此念,那就绝对不可能接受血祭一般的铸剑之法。

    那巨大的铸造炉在完成的时候已经开始崩碎,大日的光辉开始熄灭。

    鸿蒙超级计算器的机械声音在研究所里回荡着。

    “祝融计划,已完成。”

    “现在的时间是三月十九日,星期六,上午十一点三十五分,晴。厨房已经完成了今日的午餐,请诸位有序离开此地,接受灵脉治疗,感谢诸位的努力和付出。”

    “愿炎黄不灭,薪火长存。”

    隐隐的啜泣声中。

    清越的剑鸣,在此地缓缓升起。

    长安剑,铸造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