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8章 决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6
  第0738章 决战——

    三头六臂执掌魔兵的蚩尤昂首怒吼,凶威滔天。

    重新复苏的夸父双手控制住了蚩尤的手腕,哪怕曾经是执掌诸武之道的兵主,此刻也只是残骸,失去了对于兵刃的掌控,单单靠着本能,又怎么可能是同样上古英雄的夸父对手。

    双手抓住手腕,夸父成功将蚩尤拖入地面战,远离人群。

    伴随着气机的流转,地脉转动,化作了巨大无比的金色奇门遁甲之道,缓缓旋转,以少年为中心,成功将蚩尤和夸父的战场,与青丘狐国分离开来。

    “诸位,听亮的安排。”

    温和的声音传出,青丘狐国逐渐稳定住。

    白发女娇手持神农鞭,踏破青丘国世界和人间的裂隙,前往战场。

    而在她的背后,少年谋主羽扇微摇,眼底注视着前方。

    在这青丘国的底层之下,自绝十方之外的契猛地抬头,感受到了极为浓郁的奇门遁甲之术,而这一瞬间给予的信息清晰地传递出来,作为传说中武侯奇门一脉的创造者,人族三十六天罡奇门遁甲的祖师。

    世上若还有谁能在奇门遁甲之术的造诣上和契产生联系。

    也唯独他了。

    大道五十,遁去得一。

    生机!

    契的瞳孔收缩。

    捆缚自我的锁链剧烈震颤。

    “好,关键的一步已经完成了……”

    “蚩尤被控制住。”

    “神农鞭前往战场的话,至少能够将损失控制到最低。”

    “如此,阿渊的战场已经开始了。”

    少年谋主看着前方,嗓音温和,自心中响起:“那么。”

    “我们的战场,也要开始了。”

    少年眼眸敛了敛。

    嗓音清朗温和:

    “烛九阴。”

    仿佛有风鼓动,少年垂眸,衣摆微微扬起,并不回头,在他的背后,灰袍天神负手而立,双目苍古,看向另一个方向,在这最高处背对着站立,遥远的青丘荒野,上古英雄的拳锋碰撞,气机交错,仿佛千军万马的嘶吼咆哮,刀和剑的鸣啸激荡出剧烈的风暴。

    哗啦声中,灰袍白衣的袖袍一瞬间交错而过。

    少年羽扇遮掩面容,天神手掌微拢袖袍。

    温和和苍古的视线,落于整个战场之上,乃至于更为遥远的地域。

    上古的英雄挥舞拳锋,遥远岁月的兵主手持魔兵纵横。

    天空被搅碎,连大地都被撕裂。

    一切都仿佛失去其光彩,失去其情绪,失去其价值,化作了奔走的线条,线条汇聚,一个个本应该散发光彩的人物和英雄奔走于山川和大地之上,在他们的眼底化作了一枚枚棋子,棋子落在以三界和岁月为基地的棋盘上。

    双手微笼,眼前如同出现一道道棋子轨迹。

    人族,神族,乃至于伏羲后裔。

    人间的谋士,面对的是丝毫不逊色于水神共工的对手。

    “逆转这死局吧……”

    ……

    只是流转的水流撕扯,便让血肉崩溃,只是狂风的呼啸,就足以让魂魄被湮灭,共工以自身的实力诠释了十大巅峰为什么是巅峰,以及真正的强大。

    卫渊几乎只是在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死磕。

    又是一拳砸落的时候,卫渊闷哼一声,身躯往后飞退,后面的水流被直接撞碎成为齑粉,是真的直接被撞成齑粉,正面对上了共工,卫渊的实力虽然已经算是不错,但是却完全不是这种神代前十级别的对手。

    现在的他已经狼狈不堪到极点。

    但是共工仍旧平静,那种冷淡漠然的态度里面,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压迫,左手背负身后,右手缓缓朝着卫渊的探去,“弱小,无趣,这样的坚持有何意义?”

    “狼狈而耻辱。”

    仿佛天地空间都被定住,卫渊的身躯一时间凝滞,无法动作,而后在下一刻他反应过来,哪怕是他的身体里,也是有水的,所以,只要共工愿意,掌控他的身体也是轻而易举的。

    体内雷火奔走,强行对抗水神对体内血液的控制。

    但是这个进程同样艰难缓慢地让人绝望。

    卫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手掌按向自己。

    “结束了。”

    共工五指扣住卫渊的脸,直接将他举高,磅礴的气机流转,卫渊直接进入窒息状态,本身已经不局限于氧气,但是水神给予的窒息状态,是直接分离其存在本身和世界的联系。

    分离神性,元气,精气神。

    对于修士来说,像是生生抽离修为一样,如同人的窒息。

    卫渊脖子上青筋蹦起,面色涨红,剧烈挣扎,但是论及单纯的力量,水神共工绝对在他之上,而无论卫渊如何挣扎,共工的神色都没有半点变化,只是稳定而均衡地加大力量。

    卫渊死死扣住共工的手,完全无法撼动。

    眼前视线逐渐模糊,黑暗开始侵袭。

    你TM……

    卫渊握着共工的手掌,最后一发狠,猛地张开嘴,朝着他的手掌上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濒死之际,几乎用尽了全力,似乎打算直接把水神的手给硬生生咬下来。

    “你!!!”

    共工都没有预料到这一点,剧痛浮现出来。

    猛地甩手抓住卫渊脖子,狠狠地砸在地上。

    金色的神血流出。

    水神的神色阴晴不定,卫渊捂着胸口爬起来,嘴角还带着一丝神血,剧烈咳嗽着,胸膛如同拉风箱一样剧烈起伏,在剧烈的厮杀之后,反倒是这样的招式对共工产生了一定伤害。

    这也是祂最后放松警惕的原因。

    共工握紧拳锋,手掌上极深的齿痕缓缓消失,卫渊站起身来,朝着旁边呸地吐了口血沫,以雷火汇聚化作了兵刃,时间在心底流逝过去,现在他能够确认,距离和白泽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

    这十分钟,拼尽全力也要阻拦住共工的脚步。

    海洋上空,可以看到壮阔恐怖的海上风暴不断地往外袭击,涌动嘶吼,这或许并非是共工的本意,但是当祂开始战斗奔走的时候,那么四海之水就会自发地给予回应。

    樱岛区域的大部分已经被淹没,唯独被划定为瀛洲的部分被群妖撑住,人间有二百左右的国家和地区,而其中一百八十属于沿海国家,此刻四海暴动,人间的海神神性统合为一,一切原本隶属于诸多海神的灾难传说全部出现。

    陆地在颤抖,四海在咆哮,伴随着海底火山的喷涌,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道只应该存在于灾难电影里面的巨浪咆哮着砸下,而在神州方向,这暴怒的海浪却停止了脚步。

    还有七分钟。

    卫渊掌中之剑撕裂汪洋,和水神共工的右手碰撞在一起。

    雷霆瞬间搅碎周围的水流,而后烈焰将其蒸腾。

    即便是在汪洋之中,卫渊也靠着自己的神通强行创造出了一片不存在水流的区域,竭尽全力,将水神共工的主场优势削弱,五指握合,天罡神通,掌握五雷!

    下一个瞬间,雷法被击碎,共工的拳锋刺穿雷霆和烈焰,双拳霸道无比,直接砸向卫渊,佛门金刚气机直接碎裂,而后道门阴阳转圜之术也抵达了能够承受的伤害上限。

    大地崩裂,剑气纵横。

    在这个时候,张若素才刚刚斩下了浑沌的首级,小青抵达了人间的四大湖泊之一,女娇终于自青丘狐国进入了人间界,卫渊的思绪一个恍惚,在这个时候,面对着眼前共工的巨大压迫力,他隐隐有一种极强的冲动。

    只需要昂首长啸一声昆仑,便可以将人间昆仑山的神性抽离出来。

    化作一柄剑飞入手中。

    眼前脑海,当时在大荒的时候,开明剑首为自己展示的那一剑清晰无比,连每一缕的招式气机运转都烙印在了脑海中,作为三界之中,人间剑术的巅峰,卫渊,以及代表着大荒的噎鸣,是唯独两个可以顿悟开明剑招的存在。

    也因此,这也代表着,他们看了就无法忘记那惊才绝艳的一剑。

    开明剑首的微笑,此刻回忆起来,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是陷阱!

    卫渊咬紧牙关,收敛住了高呼昆仑的冲动,这家伙,甚至于死前都要坑人吗?他怀疑自己只要呼喊出昆仑,哪怕是度过这一劫,也会走上以昆仑为剑,和共工结盟的那一条道路。

    至于那道命运当中,他压服了陆吾和开明的画面。

    毫无疑问同样是陷阱。

    MD老银币……

    开明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卫渊强行收敛剑意的迸发,导致他生生受了共工的一击,也就是靠着雷火淬体,皮糙肉厚结实耐打,否则的话,恐怕早就被打碎体魄,当场沉了太平洋。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手臂颤抖不止。

    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共工缓声道:“为何,不唤出那一剑……”

    卫渊道:“喊出来的话,恐怕就已经输了。”

    输给开明。

    俊美天神神色平淡,道:“是吗,无聊的坚持,不过,也是时候结束了……说实话,你比我预料当中,能扛得多了,有人来援助你了,但是很可惜,他们的方向,来到这里还需要时间。”

    “这个时间里,足够结束你我的争斗了。”

    “那可未必……”

    五指微握,卫渊背后出现了三教虚幻之形,佛门有为众生舍身之意,以寂灭为乐;道门逍遥,求一线生机,却也无惧于生死;儒家正大,有杀身以成仁,舍生取义。

    三股气机燃烧,最终汇聚化作了凌厉无比的气机。

    而三道法相之形开始缓缓燃烧。

    卫渊吐气,哪怕是在这汪洋深处,灼热的气血气机令周围的海洋蒸发化作了纯白色的气浪,道门,儒家,佛门,神州的流派里基本都有同样类似的法门,燃烧根基,换取一时间强大的力量。

    脑海中,曾经的记忆复苏。

    在大唐年间,自己就是燃烧神魂,而后一剑强行斩杀了元辰。

    后遗症则是失去了关于之前的记忆,神魂受损。

    持剑,踏前,一剑无悔,南山之竹。

    竭尽全力的一剑爆发,凌厉之势,撕扯开了汪洋,这一次的气势远远超过过往,共工瞳孔收缩,右手一晃,多出一柄长枪,作为出场之后,始终以双手对敌的水神,本能地握住了兵器,而后猛烈地朝着前方还击。

    四海之水奔腾流转,仿佛天下万水皆簇拥在此。

    这一枪,足以撕裂大地,粉碎天柱!

    人的意志,神的骄傲。

    双方毫无半点的迟疑,赌上一切的战斗,这一道剑芒明明是无比浑厚,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戾气,光明正大的剑气冲天而起,猛地横扫,原本朝着神州边缘涌动的巨浪猛地凝滞,而后崩碎,缓缓砸落。

    坐在泰山之上的无支祁,看到了那奔涌的浪涛消失,缓缓起身,手中握着水脉所化的长棍。

    卫渊喘息急促,掌中的剑不知道第几次出现裂隙。

    强行回拦。

    履行诺言,在此地的时候,绝不会让水神的凶威踏入神州。

    还要再撑住三分钟。

    三分钟……

    水神共工的枪锋一晃,拨开卫渊手中脱力的长剑,毫无迟疑朝着卫渊的咽喉撕扯而去。

    卫渊反手以剑格卡住长枪,步步后退,死死抵抗住那枪锋。

    因为燃烧神魂,眼前一阵阵发黑。

    动作终究迟缓。

    不知道死在共工手下,还能不能转世。

    早知道就提前和珏领证了再说……

    思绪逐渐缓慢,正在此刻,一柄宽厚的剑突然斩出,直接斩在枪锋,重重落在地上,突如其来的气机,终于将这一枪拦住,气浪爆发,水流激荡,卫渊怔住,下意识看向前方倒插在地的剑。

    剑身宽厚,其上金色气机流转,威严霸道。

    威道·泰阿!

    “朕来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