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6章 天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03
  第0736章 天庭

    百多年前,正是神州黯淡混乱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大地之上遍地狼烟,妖魔也趁势出现,道门弟子和佛门弟子都下山行走,多有牺牲,也不知道多少的流派断了传承。

    而那一天,当代的龙虎山天师张殿明在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

    捡到了一个孩子。

    天师拔剑斩杀了妖物和在此地的倭寇,想着至少要为村民们入土为安,却听到了古怪的动静,循着声音抵达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哪怕是随行的道门弟子都下意识拔出剑。

    “这,这是……”

    “倭寇当中的精锐阴阳师和上忍?”

    两个倭寇倒在地上,一个只是三五岁的孩子在那里,嘴角带着鲜血,看上去,是这个孩子用自己的牙齿咬碎了倭寇的咽喉,弟子们拔剑,不得不警惕,乱世之中,必有妖魔,被害者因为怨气所化的鬼物不在少数。

    不少佛道弟子都吃了大苦头,丧命的也不在少数。

    而且,那孩子明明年岁尚小,双目冰冷漠然,简直不是人类。

    实乃是妖孽。

    唯独天师仔细辨认之后,缓缓将剑收归于鞘中,一步步走过去,然后伸出手去握向那孩子,只是三五岁的孩子眼底满是如同野兽般的警惕,天师嗓音温和:“不要怕,乖……”

    那孩子似乎是放松了警惕。

    但是在下一刻,却如猛兽般扑上去,狠狠地咬在了天师的手臂上,鲜血一下流出,天师抱住那孩子,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在后脖处一按,旋即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跪在地上,哽咽大哭:“是人,活着的人。”

    “是人啊!”

    “至少救回来了一个!”

    被抱着的孩子死死咬着手臂,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类为什么会又哭又笑,仿佛疯子一样,而这一个存在最终只是幸存了这一个孩子,天师怀抱着他,最终还是把他带回来了龙虎山。

    只是这孩子仿佛根本就不是人。

    其他孩子经历了战火之后,会变得更加懂事,而他却仍旧桀骜不逊,以及,带着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漠然,常常惹出各种各样的事情,亦或者带着不屑于和师兄弟交谈的冷淡。

    而且似乎时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将师兄弟们打伤。

    又一次在道门大比的时候,以一柄木剑将许多他们别派的人打伤,那时的天师带着他下山,前去各家各派道歉行礼。

    “张天师,请回吧。”

    道门福地之前,看护者叹息道:“家祖说,天师府声威果然厉害,弟子都是如此地桀骜不驯,我家小门小户,参与不起。”那看护者看着年不过六岁岁,眼底漠然的俊美孩童,示意天师走到一侧,小声道:

    “师祖还说了,您的这位弟子。”

    “神性之威和兽性之厉皆是深重无比,唯独人性淡薄。”

    “恐怕并非是人啊,可能只有修行太上无情之道,才可以驯服之。”

    眉眼温和,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起的天师神色郑重下来,道:

    “那是我的弟子。”

    “望君,慎言。”

    天师很好说话,但是一身道行也是被认为是百年来奇才的水准,那护法者略有些慌乱,天师转身走过去的时候,那个被认为非人的孩子双手背在后面,一脚一脚踹着松树。

    坚硬的松木,高大十数米,被这个六岁的孩子一脚一脚踢得晃动不止,天师走过去的时候,他也不说话,闷着生气,年轻温和的天师掏出自己的钱袋子,看到干瘪的钱包,嘴角抽了抽,一咬牙,一狠心。

    带着这弟子下山吃了一顿打卤面。

    只是那孩子吃饭的时候还是不开心。

    当代天师低下头,故作豪迈道:

    “走了,快点吃啊,今天吃完之后,山下有庙会呢,到时候去庙会上转转,再和师父去吃好吃的!”

    他声音顿了顿,咬牙一挥手:“给你吃糖葫芦……”

    声音顿了顿,伸出两根手指:

    “两根!”

    孩子道:“我不是你的弟子,我又不是人。”

    虽然他是人类的身体。

    但是他的五感远超人族,那些声音都能听得清。

    在说这话的时候,认真思考着,墨色的眼中泛起了细碎的金光,隐隐有化作龙蛇竖瞳的趋势。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击手刀重重劈在了他的头顶,孩子下意识缩了缩头。

    “放屁!”

    天师张殿明故作大怒,伸出手把那孩子的头发揉成一团,那孩子气得厉害,又要作势咬他,最后却被青年天师直接抱起来,孩子气恼和自己的老师争斗,可是无论他跟脚如何,眼前的是号称百年内道门第一天才的天师。

    在二十一岁即天师的张殿明。

    最终耻辱地败下阵来。

    张天师把他夹在手臂下面,向小贩买了一根糖葫芦,直接反手塞到嘴里,道:“什么不是人的,你可是我亲自救回来的啊,你当然是人咯,那些风言风语管他做什么呢,人要是因为旁人的目光而活,太累了。”

    天师的笑容温醇,把孩子放在肩膀上。

    “灯会开了。”

    他一只手提着剑,脚步轻点,飘然如仙,脚步轻轻点过灯笼,灯笼上碎雪落下,道门天师站在了屋檐高处,鬓角黑发微微扬起,看着远方,被他背着的孩子瞪大眼睛。

    前方的道路上,一条道路灯笼一一地亮起,蔓延到了远方。

    那孩子失神。

    “好看吗?”

    张殿明微笑着道:“这大好人间,红尘万丈,是很好的啊。”

    “尽管经历了多少的苦难,我总是相信,这一片土地是的人一定还是会焕发生机,人就是这样,你是我的弟子,未来也要在这红尘里走动啊,可不要那么不懂事了,还要赌气。”

    “可是,我们比他们强,为什么还要向他们道歉?”

    那个眼底曾经显化出细碎金芒的孩子询问。

    询问的是被他击伤的那些道门弟子。

    天师抱着自己的弟子,下巴很不客气地直接压着这孩童的头,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这就是人吧,我们是要讲求道理的,也遵从规则的。”

    “规则……”

    “那是束缚吗?”

    “不,并非是束缚。”

    天师回答:“是一种保护。”

    “正因为是稍微有点力量,故而要遵从自己定下的规则。”

    “强者的尊严,不应该建立在践踏弱者之上。”

    “换言之,强者的尊严不应该以践踏弱者的尊严为实现方式。”

    此刻的孩子还不明白。

    张殿明大笑着道:“不明白吗,不明白就对了,放心,师父会慢慢教导你的,但是,你只要记住,你永远要用手中的剑,保护你眼前所看到的这些就可以了。”

    “放心,师父会教导你的。”

    最后他抱着自己的弟子,纵身而起,风雪缠身,道人双手背负身后,脚尖踏着柳树,柳树枝条微微下弯,气机流转,道人掠过天空,自高处俯瞰山下的红尘。

    孩子瞪大眼睛,眼底倒映着的万丈红尘。

    那细碎的金色光芒和神性逐渐消失不见。

    或许,没有那个将孩子从废墟中找出来的天师张殿明,应龙沉睡的转世之身不会产生自我的认知,或许,他本应该是神灵苏醒的时候,自然而然消失的存在。

    但是即便如此,仍旧值得一救。

    哪怕要付出代价。

    于是,

    道门前代天师张殿明,寿不满一甲子而逝。

    赋予了那孩子作为人的资格。

    “强者的尊严,不应该以践踏弱者而实现。”

    而此刻,曾经被他拯救的孩童已经化作了白发的老者,垂眸低语老师当年的话,混沌心中震动,却也觉得此人简直是痴人说梦,说的屁话,祂放声大笑:“哪怕你不是庚辰,以你区区一介凡人,又有什么资格?!”

    “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找死!”

    气运金柱剧烈晃动。

    张若素伸出左手,五指握合,天地之间,突然有巨大的声音传颂,蓝色的天穹之上,有淡金色的纹路飞速地流转,彼此汇聚,几乎是转瞬之间,天空出现了,一座直接笼罩了神州之上的巨大符箓大阵。

    自东汉张道陵开始,历代真修生死之后,授箓将会焚烧。

    化作天空名字叫做天庭的符箓大阵。

    而这个时候,这一座壮阔的符箓大阵,全部展开。

    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劫难,一代代真修最后的力量重新汇聚,开始消耗,张若素抬眸看着那天空中的阵法,能够看到一个个真修的残影,其中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即便那已经不再具备知性和认知。

    ‘师父……’

    混沌抬起头,看到这几乎和自己的气运金柱类似的存在。

    瞳孔收缩。

    “这是!!!”

    而后,伴随着苍凉浑厚的龙吟之声,有几道神灵的身躯直接崩碎,他猛地转身,看到龙虎山后山那气运金柱之中,一道苍龙缓缓浮现,舒展身躯,龙爪张开,背后生出两翼。

    “庚辰,人族气运金莲所化的身躯,可还满意么……”

    张若素语气平淡。

    “尚可。”

    巨大的应龙展现出了真身,盘旋在了天地之间,龙吟之声震颤天地,而白发道人背负双手,立于虚空,眼眸微敛,袖袍震动,背后苍龙盘旋,气势苍茫,仿佛仙神。

    “一招了。”

    龙虎山天师,亦或者说,曾经纵横一个时代的道门巅峰低语。

    而后踏前一步,身躯瞬间撕裂天空,出现在在混沌之前,曲肘,出拳,天空之中,符箓大阵亮起不断地落下一丝丝的光芒,汇聚在了老天师的身上,道袍之上出现了繁复的纹路。

    拳锋砸在了混沌的身躯之上,后者瞬间显化出了四凶真身。

    而后明色大变,在嘶咆当中,猛地后退。

    拳风交错砸在了气运金柱之上,那根磅礴无比,却又没有实体的气运金柱剧烈震颤,而在这个时候,道门的天庭符箓大阵消失了,猛地贯穿在了张若素的身上。

    道门的境界其实很难以形容,但是如果按照《钟吕传道集》。

    最高境界基本可以分为五个层次。

    鬼仙,阴中超脱,神象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

    是为兵解之仙。

    庚辰转世,斩吾见我,已自绝鬼仙之法。

    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信心苦志,终世不移。五行之气,误交误会,这是人仙,是最多的人族道人所能抵达的最高境界,其实只是所谓的修行者,还算不上是什么仙人。

    道门张若素,自小为天师传授养气之法。

    地仙之法,定六气,聚七宝,序八卦,行九洲。

    需要自大山大川之间,勾连天地龙虎之气,调配坎离。

    张若素十六岁下山,仗剑纵横,游历了整个世界。

    一剑在手,镇压人间。

    而所谓道门所称呼为大罗的天仙,必须具备的要求是——

    于天地有大功,于今古有大行。

    道门天师张若素,回归龙虎山,为人间镇压山海裂隙两个甲子。

    磅礴的剑气纵横交错,混沌双臂拦架,闷哼一声,而后抬起头,神色凝固,眼前,白发道人气息平静,道门两千余年的力量彻底开始了流转,自漫长岁月之中积累的力量,开始了剧烈燃烧。

    以及,理论之上,即便是张道陵等人都未曾抵达的极限境界。

    道袍之上,星落密布,木簪束发,背后一道巨大的虚影腰佩长剑,神色漠然,玉冠帝王相,并非是往日那些天师所修的天师相,也不是道门所追求的三清相——

    “这是……”黑猫类茫然。

    “第二招……”

    “这是第三招。”

    白发转而灰白,重新回到三十余岁巅峰的道门天师嗓音平静,并指如剑,背后苍龙长吟,直接将数名天神抛飞,而张若素背后的法相猛地拔剑,仿佛携带天地之力,猛然劈斩。

    巨大无比的力量,将整个天地分作两半。

    轰然巨震。

    天空中的云海被劈碎,如同瀑布轰然砸落,云气流淌,星光披露,又仿佛是神话中在南天门外的斩仙台,云气缓缓流动,壮阔而浩瀚。庚辰爆发出了巨大力量将混沌直接锁住,等到几位神灵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等人全部被一道道锁链锁住。

    蕴含星光的锁链朝着四面八方蔓延,曾经在历史上存在过的道门真修,最后的了化作天空的阵法,死死拉扯住了这些锁链,哪怕是神灵,也无法抵抗住这数千年无数真修最后的力量,无数人最后的大愿燃烧,化作了足以禁锢凶神的封禁。

    道人持剑缓步上前,拱手一礼:

    “敢问诸位天神……”

    “何胆来我人间?”

    混沌目眦欲裂,放声大笑道:“区区凡人,安敢如此?!”

    “擒住我等,你也杀不得我,难道打算以我等为质?”

    神话概念……

    张若素知道这种级别的力量,神色漠然。

    道门两千年的积累,和神的力量,到底谁上谁下呢?

    彻底打开了道门最后底牌的张若素抬起头,深深看着那放下斩仙台的师父,看到代表着自己师父残留的那一道授箓法力缓缓散去,不再存在,道人并指如剑,猛地一斩,伴随着龙吟虎咆,剑气浓烈至极,猛地自天地之间斩过。

    那一根辉煌至极的气运金柱上,华光突然停止了流动。

    混沌神色微变,怒道:

    “吾乃轩辕之子……”

    张若素语气冷淡:

    “知道了。”

    天意如刀,天空中符箓大阵旋即转动。

    南天门外斩仙台,斩魂断魄。

    轰然砸落!

    斩仙!

    混沌神色瞬间凝滞。

    ……

    龙虎山上,黑猫类,湖中仙女满脸紧张地看着前方,当气浪散去的时候,白发化作灰色,短暂恢复了身体和道行都是最巅峰时期的道门天师缓步走出,背后帝相持剑,眼眸苍古悠远,身后阵法随身而动,无数真修留下的痕迹流转。

    他的手中提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四凶·混沌,阵亡。

    真灵破碎。

    诛神者,张若素。

    种族:人族。

    势力归属:炎黄。

    天庭符箓大阵对应身份——

    玉帝。

    人间三月十九日。

    水神共工之劫。

    四凶混沌阵亡。

    道门天庭【玉帝】。

    昆仑第一武神庚辰。

    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