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5章 龙虎劫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517
  第0735章 龙虎劫灭

    剧烈的冲击,咆哮的水流撕扯,将足以粉碎大地的力量施加在了卫渊的全身上下,哪怕是雷火淬炼的体魄,此刻都感觉到了撕裂感,如果不是修行了不周山神的部分体魄,卫渊此刻恐怕直接就会被重创。

    共工撞不周山神。

    现在算是不周山神半个弟子的自己和共工交手。

    这也算是因果和孽缘吗?

    卫渊心中自嘲,手中的虎剑鸣啸,仿佛虎咆。

    一剑,故里!

    空间的概念熔铸为一,故而此剑,无不中。

    曾经最强的剑招,瞬间将以其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所有水流湮灭,出现了一瞬间的空洞,旋身出剑,自昆仑剑首开明所得,剑术昆仑顺势斩出,人间最高规格的名剑震颤,覆盖有足以斩裂大海的劲气。

    卫渊斩下,眼前的共工被拦腰斩断。

    旋即化作浪涛。

    共工,挣脱空间概念束缚。

    卫渊瞳孔收缩,而在他上方,共工双手环抱,右腿扬起,猛地抽击砸落,直接抽击在卫渊的脖子上,毫不留情,瞬间的爆发力量直接将四海震荡,卫渊张口喷出鲜血,整个人如同陨石撞入海浪当中。

    水神共工,曾经转世为人族的时候,为当世强者。

    和颛顼帝,一文一武。

    今日东海之下,再度多出了一条深海大裂谷。

    无量海水倾斜而下,卫渊半跪在海底,右手手臂挡在脖颈前面,手中同样是供奉了一千余年的龙虎山虎剑剑鞘崩碎,右手手臂骨被抽击,出现裂痕,气血鼓荡,飞快修复伤势。

    瞬间克制住那种本能的痛苦感觉,尝试做出反应。

    只是在这一瞬间,抬眸的时候,共工冰冷的眼瞳就已经尽在眼前。

    “你的反应。”

    “太慢了。”

    五指张开,抓住卫渊的头,直接重重按在地下。

    而后以狂暴的速度瞬间掠过百里,卫渊的首级被埋在地下,不断撞击地面,撕裂海洋,最后旋身,伴随着外界诞生了的巨大风暴,共工重重将他砸入地底。

    神代十大巅峰。

    哪怕是对卫渊无比信任的白泽和张若素,对他的期待也只是。

    活下去。

    无边的浪潮,涌动的激流,遮掩了视线,共工漠然俯瞰着下方,突然察觉到不对,右拳砸出,轰然爆破,前方一道剑气被搅碎,虎剑旋转着飞出,而下一刻,大地瞬间暴烈,雷火之气勾动地底深海火山。

    暴虐的自然力量化作了一剑。

    冲天而起。

    以雷火为剑,光论及威力已经超过曾经在樱岛引爆的那一次,共工的脸颊被擦过,出现了一道伤口,眼底漠然,右手蓄势砸落,于是四海之水轰然奔走,生生将那火山直接湮灭。

    抓住卫渊的头,狠狠砸下。

    与此同时右腿猛地抬起,膝盖重重砸在卫渊的下巴上。

    卫渊的瞳孔失去聚焦。

    共工面容漠然,反手将他像是垃圾一样扔在地上,反手五指握合,无尽水流化作一道标枪狠狠地砸下,贯穿咽喉而去,下一刻,那一道卫渊的身体湮灭为灰烬,而另一道身躯出现在共工的脑后。

    面容疯狂,神色决然。

    七十二地煞·分身。

    卫渊右腿如同长鞭抽出,被共工抬手抓住。

    猛地旋转,重重砸下。

    顺势曲肘狠狠地砸落。

    四海晃动,沿海的国度全部都被牵涉,强行硬拼十大之一的卫渊嘴角鲜血不断流逝,而眼前的共工神色仍旧冷淡漠然,出拳的力量,和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差别,似要将卫渊生生以拳锋殴杀。

    哪怕此刻的卫渊已经彻底超过了过去的自己,面对着共工也唯独死亡这一个结局,曾经的禹王都需要联手无数英豪才能和共工交锋,十大并非是靠着勇气可以弥补的差距,卫渊双臂交错,死死抵抗。

    以性命来拖延时间。

    现在只是在赌一件事情——

    是卫渊先死。

    还是说援军先抵达。

    共工也明白这一点,但是祂仍旧不紧不慢,属于天神的霸道和从容,以及,属于战士的骄傲,让他不屑于回应这样的手段,只是投身于这一场战斗。

    再度一拳重重砸出。

    卫渊反手一剑,不避不退,悍勇疯狂,正面交锋。

    剧烈的冲击之后。

    卫渊左臂,折断。

    神州次神兵·雌雄龙虎剑当中的虎剑。

    粉碎。

    共工……

    那被万水簇拥的高大男子神色漠然,一如星空下的帝俊,亦或者背对苍生的伏羲,创生万物的娲皇。

    完好无缺。

    ……

    龙虎山上,张若素将那凶兽安置好,迈步往出走,那位湖中仙女还在,抿了抿唇,递给他一个东西,那是一个玉瓶,里面有着碧色的特殊液体,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拉着张若素的袖口,嗫嚅着道:

    “……小道士,能不能不要下山啊。”

    明明张若素看上去已经比湖中仙女老得多得多。

    可是容貌美好的湖中仙女还是习惯于少年时的称呼。

    她举起手里的玉瓶,结结巴巴道:

    “你喝了这个,我就可以带着你会妖精之国。”

    “妖精之国在人间之外,我们可以把世界的联系关上,然后让妖精之国离开这个世界,前往世界的外侧,那样的话,哪怕是那位水神,也不会来找我们的对吧?”

    “我可以带着你回去,我们还可以继续玩一百多年前的那些东西,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找到更多有意思的地方,还有更多的……”

    她结结巴巴地说着,眼前苍老的道人只是安静看着她。

    最后湖中仙女终于哽咽:“你不要走……”

    她抬起头,双眼如同世界上最纯粹的宝石,带着映照命运未来的可能之力:“我看到……你下山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不要走……好不好?”

    老者叹息道:

    “薇薇安,你当年不是说,最喜欢那些拯救世界的英雄吗?”

    “怎么现在反倒是想要让我做个懦夫了?”

    湖中仙女抿着唇不说话,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视线被泪水模糊,透过模糊的视线,眼前的分明还是那个俊美的少年剑侠,张若素悄悄瞥了一眼那边的道门,看到了失去力量的天女魃和玄女。

    最后老者迟疑了下,伸出手。

    于是在湖中仙女模糊的视线里,仿若当年潇洒剑侠在自己的头顶拍了下,嗓音温和:“不要再说了,世界上哪里有让弟子们下山赴死,而自己偷偷跑去活命的道理,况且,唯独我们是不可能逃跑的。”

    “绝不可能。”

    老道人温和道:“脚下就是神州,又能够往哪里去呢?”

    “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脚下就是神州!”

    “没有想到,天神庚辰,居然也像是个凡人一样!”

    放声大笑的声音传来,张若素似乎早已有所预料,缓缓转身,龙虎山前,天穹之上,突然轰然坠下了一道残影,浑身于笼罩灰袍的男子立足于气运金柱之上。

    凌驾于寻常神灵之上的,超越权能的力量展开。

    四凶,也是除饕餮外唯一一个还存活的四凶,混沌。

    “庚辰!”

    曾经因为卫渊负伤的混沌平静道:“是时候了解这最后的因果了。”

    北斗主死,七星定命。

    连续被特殊的阵法击杀六次,这第七次,代表着应龙庚辰的彻底陨落,混沌俯身,白发老道右手握着龙虎剑当中的龙剑,道袍朝着后面微微掠起,神色平静漠然,缓缓抬剑。

    “但是,贫道觉得,你未必能够如愿以偿。”

    “呵,那就试试看……”

    混沌平静冷笑,在这龙虎山上,或许是神灵与神灵之间,作为四凶之中莫测第一的混沌,和应愿而来,昆仑第一武神之间的厮杀即将展开,也或许,是作为凶神和人类的交锋。

    湖中仙女步步后退,脱离战场,以免成为张若素的破绽。

    老道人右手握着剑,长剑横栏在前,左手并指一拂,长剑剑鞘鸣啸,直接横飞而出,将阴影当中的一道身影撞出,而后,左手握住了龙虎山之前的那柄赝品虎剑,双剑交错,那双苍老的眸子仿佛迈步而出的苍龙。

    愤怒和冷静同时存在。

    剑气纵横。

    混沌心中一惊,退步,剑气的锋芒掠过祂的眉心,压迫力强大地恐怖,只能说,不愧是曾经的昆仑第一武神转世,混沌抬手,掌中一柄墨黑如夜的长枪,仿佛毒龙,破开层层的剑气。

    老道面色沉静,雌雄龙虎剑纵横施展。

    龙虎之气,纵横而来,混沌手持长枪,先古神代的枪法运转,亦是具备有极强大的气机,老道人似乎是终于能够放手一搏,整个龙虎山笼罩在了磅礴的剑气和法力当中。

    神灵的枪法,和龙虎双剑的交锋,一时间没有胜负。

    张若素的剑法,已经超过了张道陵。

    恍惚之间,那并非是两柄剑,而是一龙一虎,围绕着老人长吟咆哮。

    突而一剑流转。

    混沌神色一变,长枪横栏,法剑擦过祂的肩膀,而瞬间,另一柄剑已经斩过了祂的腰部,天穹之上,有雷霆奔走,而老者的气息仍旧平静缓和,不疾不徐。

    神州杀伤力最强大的法术神通,是雷法。

    最强的修者,是剑修。

    而同时在剑修和雷霆之上立于巅峰的。

    正是龙虎天师。

    少年之时,纵横天下,无边杀伐,继承天师之后,封剑百年,修身养性,气息之道,已经臻至巅峰,一呼一吸,自成天地,不取一毫,不拔一毛,也就是说,几乎没有损耗,只要他愿意,就永远都是巅峰。

    一粒金丹吞入腹,踏破生死无妄门。

    这是唯一一位臻至抵达这个境界的道门修士。

    一剑斩去,一剑便有紧随其后而来,双手持剑,轻重随心,变化莫测,明明只有一人,却仿佛有超过数人同时出手出招,更是彼此剑招互补,压迫力简直令人讶异。

    混沌的气息显而易见变弱,而张若素始终如一。

    剑锋擦着枪身斩过,雷霆和墨色的烈焰交错。

    混沌双手握枪,感觉到压力,嘿然冷笑:“不愧是庚辰……”

    正在此刻,老道人凌空抽击,右脚重重砸在混沌的肩膀,生生将他砸下去,五指握合,伴随着低沉的长吟,天空中,一道苍龙气劲涌动着浮现,威压众生的气机让人忍不住心中恐惧。

    老者鬓角白发流转,而伴随着修为的不断激发。

    白发白须,但是除此之外,脸上的皱纹逐渐散去。

    道门真修,发如老翁,肤如年少,鹤发童颜,呼吸如婴儿。

    再加上境界之上的自成天地,气吞金丹。

    一件件只存在于道门典籍的外在表征出现。

    最终猛地一剑斩下,混沌的枪居然被生生斩碎,但是这个时候,祂脸上却浮现出一种得逞般的微笑,道:“强大到了如此的程度,果然是你啊,庚辰。”

    “昆仑第一武神,厉害!”

    左手抬起挡住剑锋,混沌不顾自己的鲜血淋漓,突然在这看龙虎山附近,再度出现了不同的气息,混沌冷笑道:“不过,到此为止了,所谓的十方之阵,这一次是为了将你送葬,而用了老本了。”

    足足数道神灵的气息,同时出现在了龙虎山。

    锁定十方。

    张若素心境毫无波澜,掌中龙虎剑纵横交错,多出了对手同时出手,老者脚下自成方圆,剑法没有落入下风,像他这样的境界,可以靠着地利和剑术道法,保证同时和自己交手的对手只有一名。

    混沌吐出一口气,站在天空当中,五指交错。

    天空中,一道巨大无比的混沌气机出现,仿佛天之伤。

    “张若素。”

    祂高声呼喊:

    “做个决定罢!”

    混沌脸上露出嘲弄的冷笑,五指握合,这一道足以瞬间湮灭一座城池的力量直接狠狠地朝着附近的城市方向抛飞出去,而毫无疑问的,老道瞬间朝着那里掠去,一如之前的六次。

    应龙啊……

    混沌低声呢喃,一道通天贯地的金色气运光柱从裂隙中出现。

    作为四凶之一,真正的力量,镇守一处地界所换来的神话概念,这一次,祂竟然直接将自己的气运光柱带来人间,不顾了后果和反噬,混沌位格迅速上升,直接抵达掌握神话概念的层次,而且是战斗侧。

    一道寒芒掠向张若素后心。

    老者强行将混沌对人间出手的那一招拦下,而后在千钧一发之际,瞬间回身出剑,龙虎嘶吼,将这一道寒芒拦下,双目清明从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左手中的虎剑突然震颤嗡鸣。

    这是一柄赝品。

    在老者的注视下,在他的叹息声中,虎剑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而后,在这剧烈的对抗当中化作了齑粉,龙虎山张若素,在这一次的交锋之中,却似乎败于长剑本身的材质。

    混沌放声大笑。

    ……

    湖中仙女猛地踏前,瞪大眼睛,手掌颤抖。

    ‘孩子啊,你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师父可能,看不到了。’

    曾经百多年前的龙虎山上,中年男子背对着背后的孩子。

    ‘你愿意承受我张氏一脉的香火,倒也不错,不过,你有想过要叫什么名字了吗……’

    ‘趁着我还活着,提前起个名字也好啊。’

    龙虎山上,那始终含苞待放的气运金莲缓缓绽放,而这样的宝物,有一个最简单的要求,那就是始终只是会为了人族的气运而动,若有英才出世便会随之而动。

    龙虎山张若素衣摆朝着后面涌动,阵法在他的眉心,身上浮现,如同烈焰,只是却没有像是过去那样地爆发,撕裂魂魄,而是缓缓地消失不见,白发白须,眉眼内敛,混沌神色凝固,老道人松开了左手,那柄虎剑碎片落下。

    龙剑也出现了裂隙。

    “你……!!!”

    “阵法没用?”

    混沌终于反应过来:“你不是庚辰?!”

    老道敛眸:

    “庚辰……你是说,自小便在老道脑海中的那位?”

    “!!!”

    张若素抬起手,平淡道:“我自小便知道,我是道门绝无仅有的天才。”

    “三岁握剑,五岁练剑,九岁击败龙虎山上那位祖师爷。”

    “而十六岁的时候,我在下山之前,向自己斩了一剑……”

    湖中仙女神色微凝,突然回忆起来一百三十多年前。

    那少年剑侠身上那一道几乎将自己全部洞穿过的剑痕。

    当时无论如何询问,对方一言不发。

    混沌怒道:“你不是庚辰,那你是谁的转世!”

    而此刻,道门真修缓步踏前,手中五指微握,因为自以为得手而用出了全部招式的混沌瞳孔收缩,天地之间,历代真修积蓄的天庭阵法展开,无边的烈焰在那道人身上疯狂燃烧攀升着。

    并指斜持,白发飞扬,轻轻踏步上前。

    “总算是骗了一次技能,比游戏简单多了。”

    而后道人左手提起,三清指竖立胸前,语气平淡:

    “斩去前世。”

    “不要来生。”

    “贫道,龙虎山,人族张若素。”

    芒鞋踏在虚空,袖袍微微扬起。

    “三招不能击杀诸位,贫道,当场自裁。”

    一百四十余年前。

    年幼的孩子叩首,嗓音清脆:

    “弟子当若素王,扫平天下!”

    龙虎山。

    张若素!

    龙虎山上,有诸多景观,其中最高的那一座山名为天门山,弟子们俗称其为南天门,和龙虎山天师府遥遥相对,最高之处一千三百米,号称是龙虎山张天师当年飞升天庭之处,多有帝王前来赏玩。

    是龙虎山著名的景观之一,和正一道门其名。

    今日天门山失去了南天门的景致。

    多出一道狰狞恐怖的裂谷,后世称之为。

    南天门·斩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