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3章 守诺应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74
  第0733章 守诺应约

    老道人端着茶,这一次是真的茶,平静地喝茶。

    卫渊看着天空,天空的河流在奔涌流转,这代表着共工的力量在磅礴积蓄着,共工是堂皇正大的性格,但是很遗憾,共工并不是堂皇正大的傻子。

    祂绝不会允许卫渊一直拖延下去。

    亦或者始终拖延下去,在对方的眼里,就是在避战不前的懦夫。

    将会招来水神共工最大程度的反扑和攻击,足以一击撕裂大陆的恐怖能量,卫渊看着人间,右手握着剑,心中绝不如脸上那样的平静,在共工邀战之后,人间的水系已经开始暴动了。

    ‘交战双方并不是摆明车马,等到你做好准备才会出现。’

    卫渊再度地清晰地认知到了这一点。

    “现在,人间会怎么做……”

    老道人嗓音宁静:“冲突爆发,突如其来,正在全体避难。”

    “全体避难……”

    卫渊望向人间,在龙虎高处,能够看到波涛汹涌,如同一条条怒龙般地在交汇着,水神邀战,天下水脉有所反应,珏正在率领山神水神竭力对抗共工对于水系的掌控。

    但是,仍旧会有遗漏。

    ……

    祝融计划·铸剑区域。

    巨大的洞天福地,早已经彻底化作了容纳神话权能,以及超过三十公里的粒子流加速装置的铸造区域,透过层层的装置可以看到,那柄在星云爆裂级别的温度之下,重新舒展开的长剑。

    剑身厚重,锋芒锐利。

    同时将世界上各大神系超过十七柄知名神兵,以及水神共工的珍藏熔铸,以现代人类不计代价的努力下,这柄剑重新铸造,只是最后的灵纹勾勒,无法完成。

    堪称是宇宙观察到的最高温度,用来完成灵符的玉笔都已经化为气体,一众科学研究者死死盯着那柄剑,面容沉默,一种悲伤压抑的氛围覆盖在了这里。

    直到一名青年科学家吐出一口气,道:“还有办法。”

    “还有办法。”

    众人看向他:“什么……”

    “以那一个神话权能作为基础完成的那个探测车,足以抵御住这样的高温。”腼腆内向的唐鸿哲伸出手指:“最后的一笔灵纹,由人来完成,我去做……”

    “你疯了?!”

    那和他从大学时期就不对付的青年抓住他的领口,怒道:

    “你用那神话权能去刻画灵纹,在刻完的瞬间,一旦那神话权能核心的力量消耗过大,没有办法对抗那种温暖,一个呼吸,甚至于不到零点零零一微秒的时间里,你就会直接连灵魂一起被烧成灰!”

    “我没有疯。”

    “这是唯一的机会……”

    唐鸿哲看向自己的老师,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以人的身份向神发起的决斗,必然会伴随着流血,如果非要做的话,那么老师,请你将这个荣耀的机会,交给学生吧。”

    “当仁,不让于师。”

    一片寂静里面,老者点了点头,唐鸿哲挺直腰背,抬手敬了一个军礼:“唐鸿哲,将会完成最后的任务……”

    伴随着沉默声音,他转身大步走出去。

    伸出手,从怀里掏出了那一张照片,上面的孩子和妻子,这还是之前答应要去和女儿去坐摩天轮时候的照片,他什么也没说,最终把手机和照片放下,穿好了遍布灵纹的防护服。

    坐入了那一艘最新完成的科技侧钻研船里面。

    双手握着神的力量,黑色的瞳孔倒映着那仿佛大日般的高温,倒映着那柄散发着光芒的剑,而后伸出手,握住了探测船的方向盘,大日之神的核心在此刻,于凡人的意志之下被重新点燃。

    身上的灵纹开始亮起,手掌感受到剧痛。

    双瞳沉静而决然,祝融计划的最后,在无论是超凡,还是科技都失去了效果的情况下。

    以最原始的方式,完成最后的一步。

    ‘暖暖……爸爸会给你,创造出新的未来……’

    水神共工,你的对手。

    机械构造的探测车发出如同怒龙的咆哮。

    人族,唐鸿哲!

    ……

    “现在,请各位同学不要慌乱,有序离开学校。”

    “请各位同学不要慌乱,有序离开学校。”

    学校的广播声音响起,唐暖暖抬起头,看到外面的波涛汹涌,水系的支脉已经开始暴走,撑天之神重的最后一击,将地脉和水脉全部打断,也就是说,被打破了原本流域的地下水,充斥在了神州每一片区域。

    她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

    在特别行动组的联络室,女子看着眼前密密麻麻浮现出的通讯联络,接通了自己女儿的电话:

    “暖暖,你现在怎么样?”

    “不要害怕,放心,一切都会好的,妈妈会去……”她看向前方屏幕上的人间讯息调配,嗓音凝滞了下,而后轻柔地道:“现在回家,不,现在去最近的社区,然后好好地待在阵法下面,抱歉,妈妈还有些事情。”

    “待会儿,待会儿一定回去找你。”

    “嗯,没关系的,妈妈你先忙。”

    唐暖暖乖巧懂事道:“暖暖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嗯。”

    小女孩唐暖暖把手机收起来,抬起头,看到外面好多同学的家长都来接他们,这些人的脸上带着慌张的神色,以及看到孩子之后的松了口气,在一片慌乱当中,唐暖暖收拾好书包,然后顺着人流往外走。

    天空的河流有鱼儿在游动。

    人间提前进行过预先演练,所以还算是有条不紊,两侧是鸣笛声,天空是神灵水流流动的,小女孩闭着眼睛,在人群里走,地面上的砖块是黑色和白色交错的,唐暖暖在心里告诉自己。

    嗯,一定要走这一条线上,踩在白色的砖块上。

    哪怕是没有爸爸在,也没有妈妈来接。

    她还是蹦蹦跳跳地往前。

    我的爸爸妈妈是在保护你们。

    她曾经这样回答戏弄自己的同学,仰起头的时候像是骄傲的小鸭子,一点都不害怕,她想起来那个特别特别能吃的大哥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还能不能吃好多东西。

    “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人?”

    温和的声音传来,唐暖暖抬起头,看到旁边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看上去很寻常的模样,但是背着一柄剑,她回答道:“爸爸在工作,妈妈也在忙,所以我要一个人回家。”

    张浩神色柔和,道:“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唐暖暖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砖块,道:“大冒险!”

    “是大冒险吗?”

    张浩微笑道:“那么,能不能让大哥哥也一起来?”

    “我把你送到最近的阵法区域。”

    唐暖暖的眼里一下亮起来。

    前面是红绿灯,小女孩一下努力跳过了两块黑色的砖块。

    稳稳地站在白色砖块上。

    脸上露出可爱的微笑,而后,眼前的大地,突然崩裂。

    汹涌的地下水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冲破了地面,悲哀的故事,因为人类的活动,地下水系的涌动远比原本更为轻松,张浩的神色凝固,猛地抬头,看到十字路口上的车流和惊呼,人族完全没能预料到,撑天之神最后的残酷一击。

    “小心!!”

    张浩怒声,右手抱太极,唐暖暖直接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送到安全地,道人迈步踏前,仿佛不惧死亡一般闯入了车流,脚步踏地,划分两仪,道门嫡传,龙虎双气流转。

    伴随着龙吟虎啸,那崩裂的水脉生生被压制住。

    张浩双手划分太极,将两股慌乱的车流分开,避免了惨烈的一幕。

    四肢百脉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心口剧痛。

    但是咬牙强行忍住。

    松了口气,抬起头,却瞳孔收缩,被他送到安全区域的唐暖暖失神,一座大楼的工地坍塌,悬挂而起的吊车吊钩以无比的重力势能轰然砸下,被水流的激荡冲击,撞在了一座楼宇上,而后重重画着砸下。

    “跑啊!!!”

    张浩强行调动气机,却面色骤变,张嘴喷出鲜血。

    镇压地脉水流,分开车流,救下了百人,他的脏腑早已经受重伤。

    眼睁睁看着那小女孩被砸下。

    唐暖暖抬起头,呆呆看着那巨大的东西狠狠砸落,根本不是一个孩子能反应过来的速度,眸子里映照着黑色的沉重,眼前闪过了很多东西,班里面的同学,爸爸妈妈,还有那个大哥哥,他说要回来,说回来会再带着她出去玩。

    ‘等我回来,带着你去更好玩的地方……’

    钢铁砸落。

    轰然的声音里。

    鲜血迸射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了残酷的痕迹。

    张浩抬起头,眼底骤然凝固。

    钢铁未曾彻底砸下来,一道身影,像是岩石般,抵抗着了那砸落下的重物,鲜血不断流逝,唐暖暖似乎被吓到了,旋即有宽厚的声音询问道:“小施主,有受伤吗……”

    “没,没有……”

    唐暖暖看到那是一位老迈的僧人,微笑颔首,看到他展开双臂挡住了重物,鲜血不断地流下来,在地上汇聚成一摊,张浩捂着胸口跑过来,认出了对方:“……枯荣。”

    是曾经佛道之争,前往龙虎山挑衅的天台宗佛门。

    而后被圆觉废去了修为。

    老者抬起头,将那钢铁重物推开放在地上,身上的僧衣早已经被鲜血染红,无力坐倒在地上,唐暖暖被这恐怖的伤势吓住,伸出手按在僧人伤口上,眼眶泛红,老僧伸出手摸着孩子的头,微笑着道:“不要害怕,不要哭啊,不要哭。”

    “世上谁会不死呢?世上没有谁会不死的啊。”

    唐暖暖哭得更大声。

    水脉涌动,四处风暴,化作了疾风骤雨,老僧双手合十,本就是年老之躯,又因为被废去修为,最终强行救人被那几吨重的东西从高空落下砸中,气息萎靡不振,最终生机也将消失。

    枯荣勉强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十,对张浩微微一礼,轻声道:

    “阿弥陀佛……”

    “佛门弟子,前来助阵了,希望能有所帮助。”

    他的声音温和。

    雨幕之中,有身影掀开了古朴的斗笠,灰色的僧袍,斜持的钢棍,他们平静走来,撞破了风雨,而后摧枯拉朽地镇压了水脉的封印,手中的钢棍砸落在地,上面有着金色的纹路,是历代佛门真修的金身磨砺成粉。

    “已经没有净土宗了啊……”

    枯荣最后闭上了眼睛。

    神州·佛门净土宗,阵法展开。

    “尘世皆苦海。”

    “无去亦无回。”

    ……

    共工自东海之畔,看到了整个神州的变化,但是唯一让祂陷入沉默的地方,是这片土地上,这一次最先响应出先的,并非是那些传说的英雄和豪杰们。

    龙虎山上,卫渊起身,看向张若素,道:“我们还要等待吗?”

    张若素伸出手按住卫渊的肩膀。

    净土宗枯荣,为了一素不相识的女童而死,佛门下山,以历代祖师金身舍利子为阵,强行镇压抵抗住各地崩裂的水流,在这一次的灾难里面,最终作为主力的,终于是人族了。

    唐鸿哲双目明亮,探测车进入到了大日般的烈焰核心里。

    开始完成最后的铸剑。

    雨幕当中,张浩嘴角留着鲜血,抱着孩子快速奔跑。

    佛门的弟子怒视前方的水脉,口中诵唱佛号。

    救灾的寻常职务的工作人员咬紧牙关,水脉涌动,四处暴雨。

    一辆辆有着特殊符号的汽车从四面八方调转,车轮在暴雨之下打转,发出轰鸣声音,车灯照亮了前面的雨雾,从天空中看去,仿佛一柄柄利剑刺破了神带来的阴霾,朝着前方汇聚。

    一切的变数,最终被天空中一道光焰划过,龙虎山上,突然传来了惊呼的声音,黑猫类的声音,卫渊和张若素猛地抬起头,看到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冲来,那是一只凶兽,它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厮杀,它断了一只脚。

    右臂从根部断裂,左手齐腕而折。

    眼瞳已经失去了聚焦。

    它嘴里咬着一个古朴的鼎,猛地摔倒在地,而后以断裂的手腕举起了那被血污沾满的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沙哑道:“九州之金铁在此!”

    重重一叩首:

    “缙云氏!”

    “守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