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2章 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45
  第0732章 道

    天空中,来自于神灵之力的江河波涛汹涌的流动着,这股磅礴的力量,只是狠狠地砸下来,就能够对人间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冲击力,在一定的高度之上,柔软流动的水流,和最坚硬的钢铁无异。

    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地尝试群攻。

    水神共工的邀战,如果选择了倾尽人间一切之力去群攻。

    那么环绕于天穹的星环之河,也可以在瞬间轰然砸落,将人间在物理意义上分成两半,无数已经化作妖物的水族将会携带兵器和杀戮的意志直接降落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瞬间凿穿此刻的人间。

    人间曾经在科幻小说中存在的构想。

    环绕于整个星球中央之上的星环驻军体系,绝对的太空要塞。

    被神灵提前完成。

    “该死,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

    “什么时候,这里会有河流,那是什么地方?!”

    现代·长安城,某旅店里。

    霍去病双手握着栏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瞳瞪大,作为此刻记忆停留在十七岁的少年冠军侯,这东西完全超越了他的认知,哪怕是见过的匈奴王庭,神系之树,都没有这么离谱啊。

    相比起这磅礴恐怖,无言之中就有着堂皇霸道的江海星环。

    那一棵树简直就像是捆绑在一起的薪柴一样。

    这旅馆里面是两张单人床。

    九尾狐苏玉儿懒洋洋地躺靠着床头,正在追剧,霍去病性格上有许多少年人的不好的地方,顽劣,奢靡享受,哪怕是在交战的时候,都需要有好吃美酒,不体恤下属,但是同样有着正义和常人难以匹敌的气魄。

    极为奢侈,爱吃爱酒的他,也曾经将御赐美酒倒入泉中,诸军共饮。

    是为酒泉。

    他这段时间对自然而然散发魅力的苏玉儿直接敬而远之。

    作为大将军大司马卫青的铁拳教导出来的苗苗,再加上武帝的榜样效果,霍去病的意志仿佛钢铁,除非是真的有谁冒犯了卫青,否则的话,他的理智和冷静,以及被卫青教导出来的克制会占据思维上风。

    而如果有谁欺辱他舅父。

    那么霍去病的脑子里面就会直接替换成一个回路——

    MD,削死他!

    此刻他整个人都趴在窗户上,恨不得把眼珠子都顶出去,呢喃道:“不可能啊,不可能啊,长安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呢?这里应该是长安啊。”

    苏玉儿难得没有在追完一集剧之后直接点击VIP跳过。

    趴在柔软的被子上,一只手撑着下巴。

    眸子看着那边的少年将领。

    这家伙被她连唬带骗换了现代的衣服,但是头发不肯理,只是束起来太扎眼,变成了马尾垂下,就这样霍去病还是一脸纠结,几乎要含泪泣下,巨大付出的模样,毕竟这个发型在汉代的人看来,和蓬头污面都没区别了。

    靠着COSPLAY的名义,再加上涂山氏的家教。

    轻而易举地掩盖了外人的疑惑,而暗中告知于女娇大人,后者的回答则是让苏玉儿心中懊恼,似乎是因为之前在那博物馆主面前漏了怯,被女娇大人很不满意,居然要他带着这霍去病乱转。

    只是女娇大人什么时候会给出一二三这样详细的行动模式的?

    连遇到什么情况选择什么策略都写出来了……

    苏玉儿眸子眨了眨,看着那巨大震惊的少年将领,想到这几日的经历,仍旧还是不敢置信,这世界都变化得如此巨大,可是眼前的神州神代末年后的名将,居然硬生生带着她回到了长安的位置。

    这家伙……

    脑袋里面是撞了司南磁盘,还是说是导航系统成了精?

    过了几千年,还能找得到路?

    途中还发现了暗中保护的山神,警惕心简直强大地离谱。

    和那位泰器山神打了三次。

    第一次几乎瞬间便被击溃,但是第三次的时候,已经能够和作为一界强者的泰器山神交手十个回合不败,纵然说泰器山神自然留手,但是眼前这霍去病也只是十七岁的状态,短短时间内,其提升速度简直恐怖。

    甚至于学会了泰器山神的一招剑术。

    “这里是哪里?”

    在苏玉儿走神想东西的时候,一声呼喊把她的思绪换了回来,抬起头,少年将领英武的面容就在前面,黑发乱糟糟的,眼睛清亮,不知为何,倒像是一只大狗崽,无害而好奇。

    但是这是炎黄最强的名将之一,真是不可思议,那些在历史书上是一个个伟大光明符号的英雄们,在立下这样被后世传颂的功业的时候,原来年纪也不大,也只是少年吗?

    苏玉儿懒洋洋地道:“什么哪里?”

    九尾狐趴在柔软的床上,右脚翘起,身躯曲线柔软的像是白云。

    眼眸温柔,声音像是带着羽毛挠着掌心。

    哪怕是不用神通,这一族的魅惑力量都很强大。

    霍去病视线下意识移动了下,但是还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直接免疫了九尾狐级别的魅惑,他搜集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哪怕是经历了巨大变化,仍旧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这里似乎是神州。”

    “这里的文化,有属于我大汉的一部分,但是,这里又不是大汉。”

    “我的感知告诉我,我已经回到了长安,但是,这里却有不对。”

    “这里不是长安。”

    九尾狐支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少年,第一次感觉到了,那位把他复苏的少年谋主,其实心底似乎也是一种薄凉的人啊,亦或者说,那些眼中是天下苍生的家伙们,是不是对于具体的个人,就不再那样关心?

    她回答道:“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大汉啊。”

    “不可能!”霍去病断然反驳。

    “这里不可能是大汉!”

    九尾狐看着眼前的少年将领,道:“好吧,算是我说的不那么正确,那么,这里距离大汉,实在是太遥远了,哪怕是你这样的将领,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不可能!”

    霍去病再度回答这三个字。

    他眼神倔强,神色却坦然从容,道:

    “不用担心我会承受不住这样的距离,我是汉家的儿郎,是大汉的将领,哪怕是死,我都要回到大汉,无论是多远的距离,我都会回去的,哪怕是爬,我也要回到那一片土地上。”

    “是吗?”

    “可惜啊,你距离你的长安城。”

    九尾狐的眼神怜悯,嗓音变得柔软下来:

    “隔了足足两千两百年啊……”

    ……

    龙虎山上,张若素和卫渊对坐着,空气中的氛围压抑地像是灌了铅。

    长安剑还不曾铸造完成,作为巅峰战力,还不可出手,他们出手就相当于同意此刻和共工开战,只是现在,共工邀战的气势磅礴,水系已经开始了自然而然的暴动,卫渊抬起头,看向前面的老天师,道:

    “青丘狐国那里……”

    老道人道:“能够联系上,但是,撑天之神将青丘国分离。”

    “祂强行将青丘国所在的小世界,推离了人间界。”

    “现在蚩尤的身体,因为祂留下的气机而暴动起来,青丘国伤亡还不知道,但是女娇似乎现在松不开手。”

    张若素抬起头,看着远处,缓声道:“而且,和水神共工交手的时候,无论如何,天空的江河必然会受到冲击,一部分坠入人间,这是必然的……”

    “这不是共工的出手,而是力量自然而然溢散带来的灾害。”

    “你和我还不能出手,我们出手的话,就代表着共工也可以出手。”

    “共工出手的话,就代表着水淹神州的进程开始,无论如何,此次之战,全部的修士都会出手,我们会尝试将这灾难控制住,但也几乎无法分出手做其他的事情,伤亡上面,只能说。”

    他顿了顿,老天师平静道:

    “道门弟子会尽数死在平民之前。”

    “仅此而已。”

    老人背后,之前始终被卫渊抢地盘的厨子也收拾了包裹,他憨厚笑道:“那么,天师,厨房收拾好了,您二位要用吗?我把配菜都给你们收拾了切好了。”

    “桌子呢也都擦干净了,你们到时候收拾收拾就能接着用,然后桌子下面垫桌子的地方有一个口袋,里面还有几张钱,天师您实在是被扣光了钱的话,就可以去拿一下。”

    “厨房的那电磁炉有点坏了,天师您之后稍微换个吧。”

    “再说了,您年纪大了,还是少喝点酒吧,那东西对身子不好来着。”

    “师叔那边的话,之前那件事情,其实是我做错了,就是这么多年脾气倔,牛鼻子嘛,就这么一直拖到了现在……”

    碎嘴而絮叨。

    最后那一点都不像是个道人的中年男人跪在地上,重重一叩首:

    “那么,老师。”

    他笑容灿烂:“弟子,下山了!”

    他转身走下山去,放声大笑:“诸天气荡荡!”

    阿玄拱手长一礼,轻声道:“师兄,师弟也下山了……”

    “嗯。”

    老天师脊背仿佛终于像是个接近三甲子的老人,越发弯曲下来。

    龙虎山啊,已经寂静安静,再无人声。

    这一片曾经繁华的道门祖庭之中。

    祖师堂上,一枚枚黑色的牌子悬挂如雨,安静看着这一座山。

    诸天气荡荡。

    我道日昌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