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1章 有熊部,缙云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7
  第0731章 有熊部,缙云氏

    剑的锋芒,时间的流转,帝俊亲自击杀了开明剑首,以星辰斗数将开明剑首的剑道概念转化为一命格,而此刻,这一颗代表着剑道巅峰概念的星辰,正在噎鸣的身上流转。

    单纯的噎鸣,就足以凌驾于失去神话概念的饕餮之上。

    此刻的噎鸣,甚至于比之前的祂还要更强大。

    能自胜者强。

    帝俊认可这一句话,而强者,并不会只局限于一个种族。

    饕餮掌中的剑猛地劈斩而出,依靠磅礴大势,上古缙云氏之剑,有剑灭万法之气魄,饕餮为缙云嫡子,自然也具备有强大的战力,霸道的剑斩出,却只是斩到了三分之一呼吸前的噎鸣,再快的剑,也快不过时间,再快的速度,又如何逃得过空间?

    而饕餮身上再度多出了几道伤口。

    那是来自于时间的痕迹。

    确定你在三秒钟之后会被剑术贯穿,而后再交锋,时间的流动,就会让你自然而然地在三秒后中剑。

    时间本身,就是最伟大的力量,是最强的概念。

    噎鸣手中的剑剑锋之上留下泛着金色的红血,双眸闭住,但是那种压迫感却远超过千军万马,饕餮的呼吸粗重,身上已经多出了许多的伤口,狼狈不堪,甚至于如果不是天赋的直觉,此刻早已经被杀。

    瞳孔横扫,背后好不容易趁着偷袭冲破的军阵重新完成聚集。

    司幽之主是大荒的幽冥之神。

    司幽孙子的死去,这些军队里的将领如果不能将罪魁祸首饕餮拿下,是决不能抚平大神的怒意的,而在大荒得罪了大荒的死神,那会是个什么下场,这些神灵,只是想想都会觉得心底冰冷,手掌发凉。

    你死了都会很倒霉。

    饕餮收回视线,擦了擦嘴角鲜血,道:

    “噎鸣……果然很强。”

    “世界是按照时间的流转线性推导的,当我提前确定了你三个呼吸之后会被洞穿的未来,再出剑,你自然而然就会中剑。”噎鸣的声音温柔安宁,睫毛长而如剑,轻声道:

    “一切力量之中,岁月最接近于命运。”

    “……是吗?”

    饕餮突然抬头:“你始终强调三息,是否代表着。”

    “这是你能拨动命运,逆转因果和未来的极限操作?”

    “嗯?”

    “换言之,只要我的招式在三息之外,你就无法逆转我的因果。”低语的咆哮,饕餮猛地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隶属于四凶之一,名震曾经神代的四大凶神之一的力量,一时间令整个天地都昏暗了下。

    决然的招式,危机中的智计。

    饕餮双臂交错,眼底冰冷,直接冲破了层层如雨的剑光,放空大脑,任由本能在凌驾在时间之上,右手化作兽爪,猛地撕扯空间,直接抓向噎鸣的脖子。

    就在祂的饕餮之爪即将撕裂噎鸣的脖颈时。

    动作骤然凝滞。

    一柄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洞穿了他的腹部。

    那在饕餮衣襟里面的凶兽被震撼尖叫起来,饕餮的动作失去力量,右爪化作了人的手掌,高大的四凶神之一瞳孔恍惚失神,噎鸣双目闭着,鬓角白发被劲气吹着往后,语气温柔,有让人安定的力量:

    “为什么,那三息的时间,不是我给你留下的陷阱呢?”

    “我和你之间,毕竟不是碾压的差距,我也不能小觑。”

    “纵横神代的四大凶神,饕餮,你的传说,是时候结束了。”

    白驹神剑之中,岁月的时间不断流逝。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饕餮脸上却浮现出疯狂的神色,右手五指张开。

    神话概念·吞噬!

    震天撼地的咆哮,巨大的饕餮虚像冲天而起,强行将岁月和时空的具现,将后土大神的嫡子直接吞噬其中,哪怕是时间,也无法抵御这一瞬间的疯狂。

    哪怕是噎鸣的脸色都浮现出了惊愕和不敢置信。

    饕餮嘴角鲜血流出,眼底散发出暴虐疯狂的神色,暴虐之中又有着极致的冷静,五指张开。

    神州·饕餮。

    于此超越了自己的传说。

    吞噬时间。

    神话的冲击,让大地都震颤,不断出现崩裂,湮灭的后果,那只随身凶兽被劲气吹拂的只能拉住祂的衣襟,咬紧牙关,但是这个时候,它感受到了饕餮的身躯在不断颤抖,失去了补给,没有了食物,作为吞噬这个概念的神灵,力量在不断下滑。

    凶兽看着那张死死咬紧牙关的侧脸,想到这数千年的相处,作为弱小的自己,刚刚饕餮带着它闯过了无数的包围,见证了神灵的死亡,明明之前怕得要死,但是现在的它却不再恐惧,反倒是着急眼前的青年,突然一咬牙,道:

    “主人,吃了我吧。”

    “吃了我,我的气血足够你活着回去……”

    饕餮的眼瞳横扫,那一双眼睛里面混沌一片,已经失去了理智。

    下一刻,祂猛地伸出左手,直接抓住了那凶兽。

    饕餮如此地用力,似乎要将其捏碎成肉泥。

    凶兽闭着眼睛。

    虽然有些怕,但是却又没有什么后悔。

    却突然感觉到不对,那股力量猛地将它抛飞,而后狠狠地砸向了山海裂隙,凶兽猛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距离饕餮,距离诸神的战阵越来越远,这一瞬间它前所未有地怒吼尖叫起来:“不对!!!”

    “不对!!”

    岁月之主噎鸣撕裂了饕餮的幻象。

    巨大的劲气撕裂大地。

    饕餮双臂交错,抵抗住岁月的剑锋,衣摆扬起,他突然脸上浮现出了惊愕的神色,腰间最宝贵的口袋被激荡着扬起,而后碎裂,散发出金色光芒的九鼎之一,和那一颗糖果一并扬起。

    饕餮下意识伸手,动作凝滞。

    而后毫不犹豫。

    猛地抓住九鼎,转身,用力。

    九鼎带着无边流光迅速撞击在那凶兽身上,饕餮怒道:“回去!”

    “走!”

    “我缙云一脉,从不违约弃诺……”

    剑锋刺穿血肉的声音,神剑白驹从后面洞穿饕餮身躯,修长的剑锋劲气,那一颗人间的糖果在一瞬间便已经化作了齑粉,最后被踩入了血肉和泥土化作的泥泞里面。

    流出的鲜血,愤怒的饕餮,还有那柄冰冷的剑,构成了凶兽此生绝无法忘却的记忆,它一咬牙,咬住青铜鼎,转身疯狂地朝着那边的神州裂隙奔跑而去,距离不算遥远,但是它只是妖兽,速度完全无法和神相比,这一段并不长的距离,便如同天堑。

    饕餮张了张口,猛地低头俯身,咬住了刺穿胸口的剑。

    牙齿用力。

    神剑白驹之上,出现裂痕。

    噎鸣神色骤变,强行掠身,离开这个疯狂起来连剑都吞的怪物,那一只凶兽飞快地朝着神州裂隙飞去,咬紧了牙关,伴随着掠过的锋芒,身躯之上出现了一道道伤口。

    几道神灵迂回靠近凶兽。

    阴影透落,作为只能够以不好吃来保护自己,让自己不要成为其余掠食者食谱的凶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诸神的对手,它的一只腿被直接斩下,神将踏步向前,从容出手。

    动作凝滞。

    一道剑光直接洞穿其咽喉。

    喘息的声音,无边寂静的杀伐气息,代表着的是来自于传说当中凶神的威能,饕餮支撑着站起来,看着前方的军队,道:“你们的对手,是我啊……老子还没死呢。”

    “信不信我吃了你!”

    伴随着怒声。

    背后,饕餮法相神话传说浮现出来,仍旧怪诞而强大。

    而后,它居然狠狠地咬向了自己的手臂,猛地撕扯下来,鲜血淋漓,大口吞噬,这恐怖荒诞的一幕让前方的诸神联军一时间寂静失去语言,而饕餮伸出手,抓出了那一张夔牛鼓,失去力量的青年终于放弃。

    猛地低下头,像是疯了一样吞咬着这一张夔牛鼓。

    背后的神话概念具现在疯狂地吞噬自己,本该剑眉星目的青年跪倒在地手掌撕扯,撕咬着那一面盾牌,鲜血淋漓,混着泥泞,头发撒乱,样子狰狞而丑陋,如同最为低劣的怪物,如同放弃自己的卑劣。

    而不知道为什么,饕餮在吃这东西的时候,心中悲伤,眼角流泪。

    他终于记起来了,那模糊的父亲伸出手按在自己的头上说的话。

    “不要忘记啊,不要忘记。”

    那已经苍老的夏官之初泪流满面,看着离开这里的儿子,哽咽着说:

    “我们,是人啊……”

    “是人。”

    “原来是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好吃啊,这一面鼓。”

    饕餮呢喃,泪流满面。

    背后狰狞恐怖的饕餮法相消失了,化作了一面巨大的青铜盾牌,雷霆奔走,上面有着古朴的纹路,目纹、鼻纹、眉纹、耳纹、口纹、角纹清晰可见,是饕餮纹,但是那最终是一面巨大的青铜盾。

    吞噬了过去的回忆,消亡了和父亲的最后联系,恢复了部分力量。

    也在逐渐失去了关于父亲的一切记忆。

    自此以后,将不再记得那男子。

    于是饕餮展开双臂,拦住了那凶兽的后路:

    “你们的对手是我!”

    他喘着粗气,看着前方的大军,而后迈步向前,就像是曾经的父亲,最初的缙云,他咬紧牙关,用尽了一切的力量,五千年的荒唐和最初的悍勇,大声喊道:

    “有熊部!”

    抬起手,十根手指在脸上交错划过,血痕化作了古朴的战纹。

    “缙云氏!!!”

    “在此,迎战大荒!”

    失去了一足的凶兽不肯回头,咬着牙关,死死咬住青铜鼎,那上面突然散出了灼热温暖的光,那是最本能的光芒,代表着不灭之志,高远之心,代表着人族最纯粹的勇气。

    背后代表着凶神的力量,转化为了人族英雄所擅长的器物之道。

    有熊氏之盾,夏官缙云。

    当庇佑苍生。

    “炎黄,不灭!”

    “夏官,伐天!!!”

    在最初的传说逝去五千年的时候,缙云氏孤独地冲向了前方的敌人。

    磅礴的力量升起,坚不可摧。

    凶兽眼睛通红,冲破了封锁,踏入了神州。

    水神共工之劫,始。

    三月十七日,晴——

    青丘狐国脱离人间,损失未知。

    蚩尤之躯失控。

    女娇卷入此乱,生死未知。

    人族·武瞾,战死。

    撑天之神被迫脱离战场。

    炎黄·缙云氏,断后,生死不知。

    九鼎回归人间。

    共工立于东海。

    未曾正式交锋。

    愿,

    诸事清明。

    神州故土。

    千秋万代,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