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9章 局势恶化,共工邀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5
  第0729章 局势恶化,共工邀战

    神灵撑开天地的力量在瞬间的绝地反击。

    指尖的速度超越极限,在绝对的力量下,也同样具备绝对的速度。

    只是破开的高速空气,就已经灼热到了如同烧红手术刀般的锋锐,轻而易举地破开了女娲土级别的心口防御层,而后,重的脸色出现了一丝惊愕和震怒。

    “你……本座的女娲土!!!”

    心脏之上分明有一道痕迹,女娲土已经被取出来了。

    而自始至终都没有后退一步的少女瞳孔神采逐渐黯淡。

    青丘国无法联络,而卫渊在急急赶回到老街的时候,叩响了那位少女阿照的房门,而后察觉到不对,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一间屋子已经被打扫得非常干净,就像是主人要出远门一样。

    桌子上一杯红茶,红茶下面压着一封信笺。

    还有一个盒子。

    卫渊展开信笺,看到上面是娟秀的字迹:

    “卫馆主,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

    “但是请不必担忧我。”

    “我只是觉得,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时代,来到了这样千年之后的人间,若是只呆在老街上的话,未免太过于遗憾,所以,我希望能够外出看看,看看这个人间。”

    “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我或许会回来,也或许,我会找到自己的归宿,不再回来,但是希望能够把这一间屋子留下来。”

    撑天之神重咬牙,身上浮现出了一重重的纹路,那是金色的光芒,是代表着帝王的气运,悠悠几千年,唯一一位被视为正统的女帝气运,是皇者气息的反扑,撑天之神重,同样曾经是人族的臣子。

    是夏官。

    哪怕是强大如同共工,都会受到人皇之器的反噬。

    作为撑天之神重,被代表着人间数次封禅之一,大唐李治封禅传说所化的短剑,被唯一的女帝刺穿腹部,代表着反噬的力量让祂闷哼一声,神灵的权能被压制。

    撑天之神重的眼底,丝丝缕缕的纹路密布。

    而博物馆的卫渊低语念出了信笺。

    “所以,也请你不必再来寻找我。”

    “但是,等到你和珏姑娘大婚的时候,可以给我发个短信,我会有礼物送给你们,也希望我在这里,永远只是阿照,而没有其他的任何身份。”

    “另外,若是那位女帝知道白发仙人当时的想法,最后或许会这样说吧,就是对于卫馆主你那生死之敌的回答,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只是玩笑话啦。”

    “卫大哥不要多想。”

    “勿念,照。”

    “我去人间游历啦。”

    卫渊失神许久,打开盒子,玉匣当中,丝丝缕缕仿佛是星辰般的流光尘土起伏,在这女娲土的围绕之下,那一枚半月形的玉佩安静平躺着,上面的纹路一如当年。

    ‘陈大哥,你要去远门吗?’

    ‘这是我娘亲给我的,现在给你。’

    女童微笑着叉手躬身,嗓音清脆:

    ‘愿君前路安康,顺遂无忧。’

    “愿君前路安康,顺遂无忧……”

    “我大唐,我武周……”

    少女倚靠着石柱坐下来,心口空洞,垂眸微笑低语:“我神州。”

    “千秋万代。”

    “千秋万代啊……”

    不知为何,此刻却突然想到了最后苍老时候的经历,待在了紫微宫,众叛亲离,只剩下自己孤独地俯瞰着落日的宫殿,也曾经遗憾过,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若是询问自己年少时,会不会做出其他选择,大抵不会。

    是功是过,是手染鲜血,残酷无情的毒妇。

    是大开科举,亲自临试的君王。

    是贤人簇拥的帝王,是众叛亲离的寡人。

    是知人善任,权不下移。

    亦是任事率性,好恶无定。

    啊……

    少女满意地闭上眼睛,一如当年苍老的自己。

    “做过自己。”

    “够快意了……”

    她呢喃低语:“雉奴,我来寻你。”

    少女神魂离去,不复存在,撑天之神重闷哼,最终浑身遍布金色的人道气运,地上那柄泰山山神所化的断剑缓缓消失,两败俱伤之局,祂顺势一掌,似乎要将这少女直接杀至魂飞魄散。

    但是最后只是宽厚手掌握着真灵。

    五指缓缓松开,放其归于天地。

    神州,则天武瞾,战死。

    大荒,神代第十七位,撑天之神重,短暂失去战力。

    无法参战。

    “……算错了一步,人啊。”撑天之神看着自己的手掌,能够清晰地感觉得到,自己的神话概念,因为当年被颛顼骗过,留下了一个致命的缺点,而现在,这个致命的弱点和缺陷,被女帝的气运强行干扰。

    在这个战场上,无法开启神话概念,简直就是找死。

    祂想到那个陶匠,以及,如果说自己实力不够的话,之前代表共工前来的黑发青年,那一双幽深的眼睛,总觉得随时会被反向击杀,撑天之神面色几经变化,最终冷笑道:“无论如何,这一次无能为力了。”

    “陶匠,大荒等你。”

    “若你还能活着的话……”

    祂鼓足最后的神力,猛地一拳砸在大地之上,地脉瞬间产生了巨大的震颤,而后瞬间沟通水脉,一股神力直接冲撞向了青丘国小世界,本来安静下来的蚩尤之身再度嘶吼起来。

    女娇右手一握,神农鞭直接飞出,强行控制住了此刻敌我不分,欲要强行冲击青丘国边缘的蚩尤之躯,而同时神州地脉和水脉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水神共工一方,接受到了来自于大荒的传讯。

    不知道,那位山君发现没有援军会是什么心情啊。

    抱歉了,王姓的小子,既然我做不得援军,就只好看个乐子了。

    撑天之神冷笑,看着眼前的少女,沉默了下,还是以此刻的身躯,将闭着双目的少女抱起,送入了乾陵之下,双手抓起两把土,将那柄碎裂的泰山封禅剑放在上面。

    拳锋一砸,身躯往后一晃,直接从人间界离开,前往大荒。

    “姑且,算是狼狈收场了……”

    “呵……”

    天地之间,那一条河流晃动,卫渊握紧了信笺,冲了出去,抬起头,看到了天空中河流的汹涌澎湃,这代表着的只有一件事情,在撑天之神奇袭青丘国后,水神共工开启了对人间的邀战。

    “已经足足十二天了,卫渊,还没有准备好吗?”

    “亦或者,还需要几日时间?”

    雄浑壮阔的声音,像是波涛,亦或者雷霆之声,一步步走出东海的水神共工,长发以银色的圆环系着,垂落到接近于地面的高度,开始了邀战,水神共工已经足足等待了十二天的时间。

    但是长安剑还没有彻底铸造完成。

    卫渊抬起头看着远方,游动的如同星环一级别的河流,高大的神灵巍峨,然后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盒子,里面的女娲土缓缓流动着,时代的轨迹开始转动,当共工踏出的时候,就已经代表着,先前虚幻的和平被打破了。

    卫渊五指握合,反手将这盒子抛给了身后的白泽。

    白泽手忙脚乱的,好不容易才接住,愣住:

    “馆主……?”

    “带着去帝陵吧。”

    “白泽,让始皇帝复苏到巅峰,需要多久?”

    卫渊询问。

    白泽张了张口:“……我会尽快。”

    “嗯。”

    原本禹留下的,作为封印九鼎的材料,最终被墨翟拿走铸造了剑,而后被最后的秦墨将其融化,作为了十二金人的材料,所以说,如果说最后仍旧没有饕餮的九州金铁,那么,至少可以以十二金人进行封印。

    “我会去拦住共工。”

    “至少,将共工牵制到神州的海岸线外。”

    “未必会立刻和祂交锋,但是至少要完成牵制,也就是说,先拖延点时间。”现在撑天之神那该死的乐子人直接冲击青丘国,开启全盛神话概念,打断神州布局。

    但是彼此交锋对敌,本来就是有来有往。

    对面不是木偶人,不会老老实实听安排。

    “共工不会主动踏足这里,但是估计也不会太久,最多一两天。”

    “我先去一趟龙虎山。”

    卫渊想了想,反手将那枚半月形的玉佩抛给白泽:

    “把这玉佩,放到博物馆里面吧。”

    “嗯?这个,这个不是现代工艺品吗?”白泽愕然。

    “是,但是现代工艺品,也是有价值的,价值不是在于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东西上寄放着些什么……”卫渊低语,最后摇了摇头:“算了,先放着吧……”

    “饕餮,你在做什么……”

    “真的逃跑了吗?”

    ……

    与此同时,大荒边陲。

    身着白衣,右手长剑拄地,捂着胸口的青年喘息。

    看着前方遍结的军营战阵。

    “啧……”

    饕餮,亦或者说,缙云氏脸上浮现出不甘的神色。

    左手捂着胸口,以四凶之躯,身上居然有不少狰狞的伤口,与此同时,腰间的口袋垂落,里面有一个重物,散发出了纯粹的浓郁气运气机,星星点点,色泽仿佛九州金铁。

    再一观之,其形便如一座古朴的大鼎,其上纹路遍布。

    失踪了两个半月的饕餮。

    再度出现的时候,手中带来的,并不是九州金铁。

    而是,九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