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7章 神灵的考量,命中注定的棋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96
  第0727章 神灵的考量,命中注定的棋子

    撑天之神重注视着遥远之处的两人,嘴角微微勾起,作为大荒顶尖战力之一,祂这一段时间偶尔也会寻找那被自己所创造的女子,虽然按照因缘之说,她必然还会遇到那陶匠。

    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顺利。

    看来,终于是有计可使了……

    不过,那陶匠的实力怎么回事,重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对方不擅长卜算,之前的实力,在靠着蚩尤魔兵的时候,联手武安君也只是和自己不开启神话概念时候相仿。

    处于双方谁放松警惕就会吃大亏的状态。

    现在居然能够隔着这么远,隐约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和注视。

    而从这家伙脑子根本不会学卜算来说……

    实力大进了?

    撑天之神嘴角微微勾起,但是那又如何,自己吞食了从大荒带来的神药,早已经恢复如初,而石夷那个有道德洁癖的死脑筋又不在这里,区区一介凡人,看我反手镇……

    “喂,小哥,能快点拉面吗?”

    海岸捞的客人不满地敲了敲火锅。

    “扯面面团都蔫吧了。”

    “啊,好,好。”

    撑天之神收回视线,非常顺手地扯面,抛飞,一气呵成,面非常地劲道,而后右手抬起抚在胸前,身材高大而具备有男性雄伟气质的天神微微躬身,右手按胸,左手递出一朵花,微笑道:

    “工号九五二七,竭诚为您服务。”

    “啊,好,好的……”

    不得不说,哪怕是撑天之神,作为神灵的气质和外貌仍旧在一般人之上,作为体魄强大让人充满安全感的高大男性如此温柔的声音,反倒是有一种反差感觉。

    刚刚还有些生气的客人都下意识的心里消了气。

    当然,事实上,落在撑天之神身上的健身房老哥的目光更多。

    “这老哥怎么练的?”

    “草,这肩膀,这腿,这肌肉!”

    “简直是神。”

    “要不然你上去问问看联系方式?”

    “不,还是算了,我有点怂,要不然你上去,让这老哥帮忙指点下我们的锻炼……”

    整个海岸捞火锅城里面,男女比例达到了七比一,直逼理工院。

    大部分还是贼能吃的健身房老哥,导致这一段时间火锅城的营业额蹭蹭蹭地上涨,而老板心知肚明是谁的原因,奖金上也不寒碜,撑天之神重打完工,去做了一个按摩,优哉游哉吃了几家自助。

    早春寒意不少,只是穿着背心,红色的夹克搭在肩上。

    身子搭在栏杆上,一身类似于冲锋衣的裤子,马克鞋。

    搭着栏杆抽烟看夕阳。

    具备有爆棚的荷尔蒙气质。

    神灵所具备的,永恒的孤独和人间的红尘相联系,既格格不入,又莫名融洽,重深深吸了口烟,然后把烟嘴扔到脚下,随意碾碎,安静等待着尚未前来赴约的客人。

    今天祂终于收到了那个在外海嫖到失联的十二元辰之一的虎元辰。

    是直接以神话概念气息联络的,后者总算是干了点正事,说是有共工的情报要分享,撑天之神抬起头,感知到有气息出现,微微敛眸,但是当来者站在这天台上的时候,撑天之神神色微变,略有讶异。

    突然身躯一晃,以肉眼完全无法可见的速度出现。

    一拳砸出,直接能够造成台风级别的力量猛烈,最后稳稳顿住。

    狂暴的气流冲天而起,将天空中厚厚的云层直接搅碎,蓝色的星辰之上,像是云气骤然分裂一般,出现了壮阔的异象,撑天之神看着身负十二元辰之一的神话概念气息,却是截然不同的面容。

    只是拳风残留的痕迹,就在对方的脸色划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鲜血留下,但是神色平静,不动分毫。

    那是个身材修长健硕的青年,黑发垂落,剑眉星目。

    有着琥珀色的漠然瞳孔,以及右耳垂落下来的紫色宝石吊坠。

    “……看来,虎元辰那个废物,已经死了……”

    撑天之神缓缓开口。

    青年回答:“不,祂若是死的话,怕是会带来麻烦,所以,祂现在还活着。”

    撑天之神玩味道:“看来,只是活着了……”

    “你说,有水神共工的情报,说说看……而你又属于谁?”

    “在下姓王,可称山君。”

    青年回答:“正是水神共工麾下。”

    “今日来此,倒是想要和阁下联手。”

    ……

    水神共工的麾下,带着水神的情报,前来和自己联手。

    撑天之神微怔,而后放声大笑起来,道:“区区以邪法得到了十二元辰之一的神话概念,而且祂还不是擅长战斗侧的,居然也敢来吾面前,就算是十二元辰联手,也不是吾的对手,你觉得,你已经能够和噎鸣相提并论了吗?”

    “当然不是。”

    山君平淡道:“但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而今,水神共工复苏之势不可阻拦,阁下若是能和水神联手,不也能够交代了帝俊的托付吗,虽然没能完成原定的目标,却至少是有足够拿的出手的功劳,而不是作为撑天之神,一无所成,狼狈回归。”

    一击中的。

    “况且,阁下难道不想要报仇吗?”

    撑天之神深深看着这孤身一人,便敢于来到这里和自己谈判的青年,道:“……气魄不错,而且,水神共工,当年十大巅峰之中蓄势第一,水势磅礴,一旦势起,那么几乎无可阻拦,我当然愿意联手。”

    “不过,你说的联手,是何意?”

    “天神何必故意装傻。”

    山君席地而坐,伸出手邀请,撑天之神也同样洒脱坐下,道:

    “好,小子胆量不错,呵……水神共工光明正大地邀战,但是人族那几个绝不会和祂单打独斗,不过这个我也能够理解,毕竟以十大之下的实力,还和十大去单打独斗,这所谓的单打独斗的公平,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公平了。”

    撑天之神顺手从自己背后的帆布包里面掏出两罐青色玻璃瓶啤酒。

    随手抛给山君一瓶,手掌一抹,玻璃瓶的颈部光滑而断,仰脖一饮而尽,随口道:

    “故而,人族的道路只有一条,学着当年的姒文命。”

    “一则,人皇;二则,当代强者;三则,气运金铁。”

    “面对十大巅峰之一,唯独以祂自身的一个缺陷,靠着人皇之器强行压制,创造出短暂机会,而后当代强者全力出手托住共工,最后以蕴含有九州气运的金铁强行将封印再度塑造。”

    “如此才有可能击溃祂。”

    “这一点,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否则的话,不会来寻找我。”

    撑天之神看了一眼山君。

    作为共工臣属的青年点头:“自古交战,以正合,以奇胜,奇招不可不防。”

    撑天之神随意道:“而人皇,我也知道是谁。”

    “气运金铁,人族可没有这东西了。”

    共工之臣山君缓声道:“而当代强者,不过是数道而已,人族的那陶匠……卧虎,龙虎山的人族第一,还有之前复苏过的人,以及,最棘手的,青丘国的蚩尤之躯。”

    “禹王的封印,一旦出现过强大的神性波动,蚩尤之躯就会复苏。”

    撑天之神深深注视着眼前的青年:“你的意思是,让我拖住蚩尤?”

    青年笑道:“我已经了解过了古代的规则,阁下之所以在人间不开启神话姿态,只是因为,水神共工没有复苏之前,任何神灵散发出过于强大的波动,都会被动的被水神冕下强行汲取神力,促进祂的复苏。”

    “但是,现在水神冕下已经复苏……”

    “也就是说,撑天之神,盘古的原型,您的封印已经解开了。”

    “我也想要看看,传说中的盘古,全盛之姿。”

    撑天之神敛眸看着眼前的青年,道:

    “……你不像是老虎,老虎不该是这么精明的性格。”

    “您对虎族的了解有问题,猛虎并非是以力量取胜。”

    “我族都是最敏锐的猎手。”

    撑天之神饮酒,想了想,道:“我可以联手,甚至于,我还有其他的手段,可以牵制住龙虎山的天师,那是庚辰的转世,而恰好,有个一手导致了庚辰转世的家伙,早已经准备了专门捕捞庚辰的巨网。”

    “以此坐见十方之力布下的阵法,庚辰转世将会失去一切力量。”

    “就像是专门克制他而存在的力量。”

    山君惊愕地看着眼前这看上去没有什么智谋的男子。

    “庚辰……你确定,对他有用?”

    撑天之神平淡道:“当然……”

    “因为庚辰转世,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自大唐至今,一千五百年,怎么可能只有一次转世?”

    “只是前面的六次,全部被杀了而已。”

    “既然是对弈,就自然有来有往。”

    “这一次他能活下来,只是因为他被带回了龙虎山,而上一代龙虎天师,以一甲子寿命,强行阻拦了这一次天机的降临,仅此而已,否则,你为什么觉得会教导出张若素的天师,居然在他年纪轻轻就去世?”

    “而蚩尤战魂,我会亲自去,失去了意识的蚩尤,已经不再是和我等同级别的战力了。”

    “我甚至于还可以同时牵制住具备有神农鞭的涂山女娇。”

    “至于人皇……”

    撑天之神眼底浮现异色,平淡道:

    “我有办法,可以让人皇之气溃散至少三成,甚至于为我所用。”

    山君深深看着眼前看上去毫无心机的魁伟男子。

    神代十大之下,巅峰战力之一。

    盘古原型。

    实力之强,足以牵制住整座青丘。

    心机……叵测。

    再加上针对应龙转世特攻的昆仑阵法。

    如此人神双方皆有打算,就看最后硬拼了……

    “果然是……强大的盟友。”

    山君道:“你愿意如此倾力出手?”

    “是,事实上,本座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你来此,只是通个气,但是作为交换,我也有条件。”

    撑天之神挺直腰背,声音顿了顿,正色道:

    “希望水神共工,能够加盟大荒。”

    山君缓缓点头:

    “此事……我会禀报。”

    祂声音顿了顿:“而阁下所说,针对人皇的……”

    “针对人皇之器的,自然只有另外一个皇帝,哪怕只是牵制,也是足够。”撑天之神回答道:“一个,具备有夺取皇位传说,也曾经在历史上铸造过伪造九鼎的,皇帝。”

    “由本座亲手复苏的皇帝。”

    “命中注定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