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6章 他日故交,今日同游,不过是相逢如陌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6
  第0726章 他日故交,今日同游,不过是相逢如陌路

    卫渊走到阿照在的老街门前,根本没有进门,只是安静等待。

    少女走出来的时候,噙着微笑询问道:“啊,卫馆主,你来了,怎么不进来坐坐?嗯,要不要喝杯茶暖暖身子再走?”

    白发剑仙的声音平静温和,但是却透着疏离感:

    “不必叨扰了。”

    “……这样啊,也好。”

    阿照把门关上,穿着寻常衣物,道:“那么,我真的有几个地方想要去看看,就麻烦卫馆主一路护持了,我这个弱女子的话,卫馆主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陈大哥,等到我有朝一日,变成了天下共主,你还会对我好吗?’

    卫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幼童垂髫。

    眼底漠然,深深看着少女背后似乎存在似乎不存的过往,平静道。

    “走罢。”

    阿照说,她有想要去的地方,让卫渊陪着一起去,少女虽然说是过去之人复苏而来,但是本身的实力其实很寻常,过往英杰们的实力不一,比如武安君,本身如果有足够的军队,仍旧能爆发出极强的作战力。

    霸王作为神代末年第一单兵核弹头,实力复苏只会更强。

    而阿亮本身的实力,在诸神混战里面就只是勉强自保。

    面对那帮动辄扛山而来的家伙,实在是不够提,所以现在阿亮身边基本同时保证三名西山界山神水神在,崇吾山主,泰器山神,钱来山神基本片刻不离,就算是离开也有其他山神补上。

    这个可是大脑。

    得护着!

    而泰器山神和钱来山神,属于是山水神当中的一流水准。

    和那帮传说中的英雄没办法比,但是在西山界,也是当世强者。

    在这个时代的人间界,除非是石夷,撑天这个级别的神不要脸豁出去偷袭,否则的话,几乎不会出现问题,哪怕是四凶级别,在不在自身驻守之地,没有神话概念的情况下,也休想要在山神三才阵下斩杀武侯。

    山神,从来擅长防御。

    另外,圆觉和尚研究了历史。

    发现武侯这家伙极端挑食,思考东西的时候更不喜欢吃东西。

    在向卫馆主申请后。

    每天固定量强迫武侯吃够量的食物。

    也就只有认死理非得武侯吃完才放人的圆觉大师能够免疫武侯的计谋干扰,任你说得天花乱坠,没吃完就是不能下饭桌,认死理的人,天克谋略之人。

    少女阿照身法寻常,卫渊御风带着她,问过了方向。

    在天空中,和过去面容都有所变化的少女伸出手,想要去拉前面之人的袖袍,手指微蜷,最后还是放了回来,低下头,看着此刻的人间,她过往从没有从天空中见过人间,安静看着。

    第一个地方是长安城,过去的长安城,早就变成了现代化的城市。

    一千多年前的大唐道路,几乎已经全部不在,哪怕是故人重来,也无法找到些许的痕迹,那个他曾经遇见过小女童的贵胄别院,焚毁于黄巢之乱,历经岁月,此刻也不过只是一个公园而已。

    卫渊站定,看到公园里面草地逐渐泛青,有孩子们带着宠物玩耍逃跑,也有一个池子,里面还残留着秋日荷花的梗,变成了黑色且干枯,白发剑仙心底也有些许的怅然,就连那一棵老树都已经不见了。

    阿照看着自己年少时曾经在过的地方,看着那些孩子玩耍。

    不知为何,她此刻看上去倒是温柔许多,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是这样说的吧。”

    “你想起来了什么?”卫渊道。

    “似乎在这里,我曾经玩耍过,其他的,没有了。”

    明明已经回忆起来,但是她若说谎的话,也没有谁能看穿。

    卫渊点了点头,带着她去了大慈恩寺,她似乎对佛很虔诚,躬身礼佛,认真地跪拜,武后的执政之时,极为地崇敬礼佛,就仿佛是在弥补什么过错一般,卫渊右手背负身后,白发及腰,垂落于手腕之上。

    风吹而过的时候,卫渊闭上眼睛,像是回到了玄奘去世时的雪夜。

    只是那时候,是他为玄奘守灵,跪拜于此,当年的皇后在他身后让他抬头,今日倒是换了个截然不同的位置上。

    礼佛完毕,一路行过了长安的巷道,却又去了武周年间的紫微宫,紫微宫在洛阳之地,本是大隋所成,而今成为了对外面开放的景点,少女阿照脚步平缓,就像是个寻常的游客一般行走在自己曾经的权利中心。

    天空很蓝,来往的游客不算多,但是也决不能说是少。

    虽然共工之劫迫在眉睫,但是这样的灾难并没有广而告之,因为于事无补,反倒是会导致一些乱事,为了和共工一战而准备的剑侠平静站在汉白玉石的栏杆旁边,看着眼前祥和的一幕。

    在紫微宫的纪念品商店里面,有摆放着各类的玉石制品,是新的文创之类的,卫渊注意到一枚新月形的玉佩,阿照指了指玉佩,道:“这玉佩,倒看上去有些眼熟啊。”

    卫渊缓缓点头。

    作为紫微宫兼职导游的店主笑着道:“这个啊,好眼力,这东西据说可是当年那位武则天女帝最喜欢的玉佩饰品,哪怕是神龙政变之后,都会时常握在手中把玩,是从古籍里面发现的,后来作为咱们紫微宫的特色文创。”

    卫渊看着这一枚玉佩,不得不说,现代复原技术是要超过古代的。

    这种东西当然不可能是手雕的,虽然是量产,但是细节处都完美符合了记忆,符合过往,在他随着玄奘西行之前,那女童摘下来送给他,祝福他前路安康,顺遂无忧的新月玉佩。

    “麻烦拿一份。”

    卫渊缓声开口,那位工作人员心情愉快,笑着给卫渊取了一份新的。

    卫渊将这半月形玉佩推向少女。

    阿照面容惊讶,而后带着笑意地收下,将玉佩很娴熟地系在腰间,文创馆的服务员忍不住夸赞道:“真是适合啊,我在这里见过很多人,还有明星们呢,都没有谁比客人你更适合这玉佩。”

    这不是假话,面容精致的,可能会有谁超过眼前的少女。

    但是暗中端庄雍容的气质,再不曾有如她一般的女子。

    服务员想要留影又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卫渊在离开这里的时候,顺便抽了个奖,本来只是随便一抽,可是那位身材高挑的工作人员脸上凝滞了下,看了好几次,抬起头来,道:“额,嗯,恭喜你,这位客人。”

    “您中了一等奖……”

    “是五千元的现金,额,麻烦来这里确认一下。”

    卫渊:“嗯……”

    “嗯?!!”

    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到同样不敢置信的工作人员,而和那边的服务人员兑完奖项走出来,一辈子只在小学时候中过个安慰奖的卫馆主还有点不敢置信,买了个东西,居然还挣了钱,原来……

    赵公明的祝福真的有用啊。

    下次多让他说两句好话……对,多说两句。

    嗯,这并非是因为太穷了希望财神给转转运,其实是因为……

    对,因为我浩浩神州,不养闲神。

    卫馆主心底下意识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然后收敛了心情,往前走去。

    ……

    少女阿照得到这玉佩,似乎很开心,双手背负身后,步步往前,最终走到正殿之前,回过头来看着外面,噙着微笑道:

    “当年,那位则天皇帝,就是在这里俯瞰天下的啊。”

    “岁月变迁,哪怕是人已经去世,但是这个地方却和当年一般,虽然经历风霜,却如同则天皇帝还在的时候一样,俯瞰着这个世界。”

    “你错了。”

    白发游侠站在旁边,平静回答:“这里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紫微宫。”

    “宋元之年,被金兵所焚,历史所载,尽焚西京而去。”

    “所以,当年的一切都已经不再了,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只是后人按照残留的图卷重新复原的,那个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他侧过身,看着突然似乎遭遇到了什么冲击似的少女,伸出手掌,一枚经历过寒冬的枯叶落入他的掌心,白发马尾微微晃动,鬓角白发垂落:“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帝王的功业,建造的宫殿,俯瞰天下的时代和豪情,都会逐渐消失,哪怕是神灵,也会逐渐被岁月磨损变得无情,过往的传说,也会随时间被埋葬。”

    “如果非要说的话,只有文化,意志这些东西,还可以藉由文字,和后世千年的人产生共鸣罢。”

    “没有了么……”

    少女阿照很久后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看向旁边的卫渊,道:

    “我似乎回忆到了一些。”

    她笑着,道:“我似乎是住在过这里,好像站得很高,然后,我好像看到过那位则天皇帝,知道她,好像是和一位白发剑仙有过一些往日的旧事,只是最后似乎双方都不欢而散。”

    卫渊回答道:“我也听说过那个故事。”

    “但是并非是不欢而散。”

    “而是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若非是因为不愿生灵涂炭,彼此又有恩仇,或可成不死不休也未可知。”

    “……真是遗憾呢,本来算是青梅竹马,我觉得发展到了后面,真是,世事无常。”少女阿照轻声自语。

    “倒也不算是世事无常。”

    白发游侠回答:“因为对于那个游侠来说,世界上都像是一场梦,那个时代唯独只有不过六人是真的在乎的,而那位女帝,亲手夺去了其中的三个。”

    “第一个,是那游侠刚刚才出世的侄女。”

    “第二个,是死去之后,渴望回归故里的僧人。”

    阿照道:“……那第三个呢。”

    “第三个……”游侠声音顿住,嗓音低沉平静:

    “是她自己。”

    转过身,道:“我在紫微宫等你,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脚步声远去。

    背后的阿照看着这人世,肩膀消瘦,寂寥无言却又孤独倔强。

    许久后,在外面等着的卫渊看到了面如常色走出来的阿照,卫渊道:“没有记起来吗?如果没有记起来的话,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去看……”

    “不必了。”

    阿照手里握着玉佩,笑着道:“我只是隐约能够看到,我的过去似乎并非是很美好的事情,能够记起来一二碎片,得到一枚玉佩,心里于愿已足,过去的事情,便不去回忆了,阿照便只是老街的阿照便是。”

    “虽然如此。”

    她微笑道:“我会将女娲土,还给你的。”

    卫渊颔首,松了口气。

    却没有注意到少女所用的是还这个字。

    脚步微怔,抬起头下意识回身,却什么都没有能看到,皱了皱眉,回过头,道:

    “那么,回去吧。”

    “嗯。”

    而距此颇遥远的一座高楼之上,高大的撑天之神重看着武瞾和卫渊并行的一幕,嘴角微微勾起:

    “找到你了……”

    “一步闲棋,也有价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