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4章 风起云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46
  第0724章 风起云涌

    长安剑的重铸需要一定的时间,能够和天地十大交锋而不被折断的兵器,哪怕是以现在的夸父计划的成果,全力以赴,那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离开之后,卫渊和老道士还前往了青丘国,和女娇交谈了神农鞭出山相助。

    大体的流程可以简略如下——

    你能来青丘看姐姐,姐姐很开心。

    但是你之前给姐姐发来的照片和短信,姐姐很不开心。

    懂?

    由于卫馆主在出门的时候,看到了今天难得在家的狐族三小只失态的模样,然后得意洋洋不自量力的挑衅,故此在联络青丘的时候遭遇大困境,张若素沉思,张若素若有所悟,选择了反手献祭卫馆主。

    以获得青丘狐国国主的愉快,并且使青丘国主心情愉悦度上升。

    蹂躏弟弟,是每一个姐姐缓解心情的最佳途径。

    最终·青丘国外。

    河边。

    卫渊蹲在河边,旁边是抚须干笑着的老道士,青丘狐国有点类似于和人间相稳定关联的小世界,其实大部分洞天福地也是这样,但是青丘国特别巨大。

    来回有身着长裙的青丘少女们抿唇微笑着快步离开。

    美好而青春啊。

    如果她们不要憋笑憋到面颊通红的话,就更好了。

    以卫渊和张若素的道行,能听得到她们的玩笑嬉戏声音,卫馆主面无表情地看着河流里的自己,一头白发,被女娇强行系成了双马尾,而且这姐姐还顺手给他直接系成了总角。

    看上去简直像是长了两个狐狸耳朵。

    是白发双马尾而且还是兽耳但是是千古剑仙这样可以吗?

    总角之交,言笑晏晏。

    这是在说他还是个小家伙呢。

    ‘弟弟啊,想要和姐姐玩,你的手腕还是太嫩了点。’

    “哈,哈哈……那什么,还挺好看的啊。”

    老道士尴尬笑着,以一百四五十年的道行强行憋笑。

    卫渊面无表情幽幽地道:“这件事情的话,张道友你应该在女娇拍照片给珏发过去的时候说不是吗……这叫个什么事情啊。”

    “没什么,反正,她也答应帮忙了。”老道士拍了拍卫渊肩膀。

    能只卖掉卫馆主就换来了一位上古年间高深莫测的辅助。

    这买卖,简直太划算了!

    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反手再卖一波儿啊。

    比如什么共工啊之类的,总是吃海鲜多无聊,我这儿有个厨子,考虑考虑?

    “总觉得你是在想什么会让我不爽的事情。”

    卫渊看了一眼老道士,换来了后者的干笑。

    莽夫不擅长卜算,但是直觉强大。

    卫渊狠狠地摇了摇头,被女娇不知道这么强行扎起来的头发顺滑地披散下来,本来是黑白相间的,但是被后者以法术打断了卫渊胎化易形之术的变化,现在倒是白发更多了。

    “回一趟龙虎山,然后回去,寻找女娲土。”

    只是可惜,卫渊在龙虎山已经询问过了,玄女和女魃,将自身权能短暂分出交给了珏,在导致珏本身的权位大幅度上升,同时掌握了天之五厉之中的三者,也导致了玄女和女魃实力降低。

    “在和共工交锋的话,三个寻常战力,远不如一个顶尖战力更有价值。”女魃嗓音温柔,道:“所以我们两个就暂且不添乱了,力量先借给珏,等到共工之劫度过之后,再还给我们就可以。”

    “况且,乃应愿而来,应劫而动,故称为应龙。”

    “我想,在这里或许能够看得到庚辰。”

    卫渊看了一眼老天师的方向,最后道:“大概没有问题的。”

    在下山之前,卫渊去看望了赵公明,这位护法神将被老道人强行安魂定神,此刻清醒过来,见到卫渊和张若素,脸上带着些许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是想不起来。”

    “没关系。”

    卫渊回答,将雌雄龙虎剑的虎剑暂且当做了佩剑。

    到时候,面对共工的时候,以剑术无双的他持虎剑,雷法绝世的张若素持拿龙剑,以两仪阵联手抵御共工,卫渊临走的时候,看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赵公明,道:“对了,财神爷,我这一次算是帮你了?”

    “嗯?是啊……”

    “那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白发剑仙右手背负身后,白发玉冠,风姿卓雅,赵公明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道:“请。”

    “古时候的自称是什么?”

    “嗯?”赵公明愕然。

    “是什么?”卫馆主眼眸温和询问,仿佛是涉及无边重要之事。

    赵公明只好道:“吾……”

    “那么正月初五迎接什么?”

    “财神……”

    “你叫什么名字?”

    “嗯??赵公明。”

    “假如我明天和珏成亲的话你会说什么?”

    卫渊的问题又快又急,赵公明下意识回答:“祝福你?”

    “三世诸佛,过去现在,还有什么?”

    “未来。”

    “吃土的反义词是什么?”

    “暴富?”

    “连起来说一遍。”

    “吾,财神,赵公明,祝福你,未来,暴富?”

    卫渊伸出手重重拍在赵公明肩膀上,面容诚恳道:“谢谢你。”

    “???”

    卫馆主愉快地转身离开。

    赵公明目瞪口呆。

    而后突然反应过来。

    老道士在门口苦笑,道:“怎么说呢……你当初立下的誓言啊。”

    “心存邪念,任尔烧香无点益。”

    “持身正大,见我不拜又何妨!”

    “这才是我神州财神。”

    “所以,他刚刚可没有什么邪念,而你也确确实实祝福了,因为你的注意力被他的一个个问题给分散掉了,没有注意到这些回答连起来是什么。”

    赵公明满脸呆滞:“??这都可以?”

    财神爷一张黑脸都要憋红了,道:“这家伙……他是狐狸吗?!”

    “不然呢?”

    老道人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反问。

    “只有这个时候他的智商能跟上来。”

    赵公明无可奈何,沉默了一会儿,老天师道:“公明你先休息吧,老道去外面看看阿玄他们……”赵公明突然开口道:“天师,你原本是打算,让阿玄跟着冠军侯前往大荒吧……”

    之前卫渊来龙虎山,曾提起和霍去病联手,擅长遮掩天机之人。

    赵公明道:“换我吧。”

    “大荒啊……逃了这么几千年,也许,是时候回去面对一切了。”

    “帝俊,羲和,金乌……”

    他闭上眼睛。

    “父亲,母亲,阿弟……”

    ……

    成功让赵财神给予了最高程度祝福的卫馆主心情愉快至极。

    这一下总不至于担心外出冒险都要手黑脸黑到半点收获都没有了,铸剑之事已经可以期待了,女娇理所当然地同意参战,而接下来,就是对共工作战的两大核心之一——

    女娲土,人皇政的复苏。

    卫渊不知不觉回到了博物馆的老街,站在了武瞾的屋子外。

    沉默了下,敲响了门。

    仍旧是一副少女阿照打扮的武瞾开门将卫渊迎接进去,脸上的微笑,那种让人安定的语气和态度和前些时间没有区别,似乎正符合了河图洛书的推演——武瞾尚未曾恢复记忆。

    但是卫渊也无法以原本的态度对她。

    “卫馆主要喝点什么?”

    “清水就可以。”

    “好。”

    少女阿照给卫渊推过来一杯颜色偏深,香气醇厚的红茶。

    “还是试试这个吧。”

    “嗯,卫馆主你说有事情要和我说,是什么?”

    阿照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示意卫渊开口。

    卫渊斟酌了下,选择了直接询问——

    “阿照。”

    “你知道女娲土的下落?”

    武瞾的瞳孔收缩,脸上的神色不变,深深注视着卫渊,她之前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身体就是由女娲土所构成,而这一世的性命皆系于此,但是偏偏是眼前的卫渊开口,询问她女娲土的所在。

    醇厚的红茶香气,和某种隐隐然针锋相对的预兆。

    武瞾语气如常,道:“我确实是知道女娲土的下落啊。”

    “不过,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卫渊道:“救世。”

    “需要用什么作为交换,你可以将女娲土的下落告知于我?”

    语气平静,说出的话寻常。

    他很熟悉如何和眼前的女子打交道。

    武瞾嗓音温和,如同之前的阿照,道:“你又出得了什么价格?”

    “……你的记忆。”

    一个无法放弃的条件。

    许久后,阿照道:“可以,那么,我要求提前预付价格。”

    卫渊道:“如果你恢复了记忆,却不愿意告知我女娲土何在呢?”

    阿照深深看着眼前的白发剑仙,微笑道:“卫馆主你今日怎么说话都步步紧逼的,不过,倒是很恰当,而且好像很熟悉我的性格似的……嗯,确实,馆主你说的事情也很有可能。”

    “所以这样吧,我恰好有一些地方想要去。”

    “你陪我走一趟,若是真的能让我有所触动的话,我愿意亲自留下女娲土,如何?”

    卫渊看着眼前的女子,道:“可。”

    “明日出发,我来寻你。”

    “告辞。”

    起身,拂袖而去。

    少女微笑注视着他离去,门吱呀声音响起落下,屋子里一片阴影和斑驳的白色,她看着前面,那一杯红茶,手指连碰都没有碰,更不必说喝。少女阿照伸出手环着杯盏,慢慢啜饮红茶。

    不发一言。

    ……

    青丘国中,女娇给苏玉儿发了消息。

    而后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自己的晚辈进入了某个计策当中的事实。

    “诸葛武侯……”

    女娇眸子微眯,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去见见这个小家伙了,而这一天,在少年谋主完成了一天加班,端着放了许多牛奶和白糖的咖啡,站在二楼阳台看月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背后的气息变化。

    转过头,白色的月光之下,白发的女娇端坐,明艳雍容。

    “小家伙,设计我青丘狐族的嫡系,胆子有些大啊。”

    “女娇姐姐吗?”

    诸葛武侯脸上噙着微笑,道:“我和阿渊亦弟亦徒,名为亮。”

    “此番,见礼了。”

    女娇似乎很欣赏他,笑起来:“会攀关系,比渊成熟多了。”

    “不过,你设计玉儿的事情,却也是定局。”

    “算不上设计,只是希望作为祥瑞的她能够帮助冠军侯真正开始认识这个世界,以及,想要见见女娇姐姐你。”

    “哦?见我?”

    “是,也算是补偿稍微涉及了玉儿姑娘……”

    “补偿……”女娇拈起一枚果子,神色慵懒,把玩道:“用玉儿带着霍去病入世,又因为玉儿将我引来这里,还有事情说是补偿,我猜猜看,这补偿的事情,怕也是需要姐姐我出力,你也能得了大好处吧?”

    “诸葛武侯,果然是步步为营,滴水不漏,不过嘛,姐姐我这几千年见识过了不少的天材地宝,也点拨过一些青年才俊,得了回报。”

    “些许的凡俗之物,姐姐怕是看不上啊。”

    “当然。”

    月色之下,少年谋主温和微笑,气质疏离而遥远。

    说出的话语,却让女娇的动作瞬间凝固。

    “那么,藏于青丘的那位谋主安危,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