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3章 一切皆在亮掌握之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7
  第0723章 一切皆在亮掌握之中

    风吹而过,那个玻璃窗咔嚓一声摔下去,然后被一股流风托住,没有造成高空坠物的事故,钱来山神目瞪口呆,泰器山神不发一言,最终只是苦笑着朝着那边的少年谋主拱手一礼,无可奈何道:

    “这……武侯妙算。”

    “他居然真的直接跑了……”

    泰器山神有些不能镇定:“作为统帅,是不是太孩子气了……”

    阿亮伸出手指道:“首先,纠正低一点,他不是孩子气。”

    “这个阶段的他,是按照古法计算是十七岁到十八岁左右,如果按照现代的周岁算,可能只是十六岁多点到十七岁多,大概是高二高三,确确实实是个孩子,但是自小自学兵法,卫青传授武艺,为汉武侍卫之一,不可能弱。”

    “第二,霍去病,和我等,有一巨大无比的不同之处。”

    “这决定了他是充满了危机和不信任的。”

    “不同?”

    少年谋主羽扇微摇,道:“对,无论是我,武安君,云长,张辽,甚至于霸王,亦或者之后唤来的兵仙韩信,他们都有一个最关键的要素,这个要素,霍去病却不具备……”

    他声音顿了顿,道:“相识相知,信赖之人。”

    “锚点。”

    “这个时代对我等来说都是陌生至极。”

    “但是因为阿渊在,我可安心,武安君因始皇帝在而平静,霸王是因为有虞姬在,哪怕是韩信,只要见到霸王,虽然是仇敌,但是在陌生的时代里也会增加一丝安心感觉,而霍去病,没有这一点。”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陌生之世,我们是不可信的陌生之人,一群奇装异服之人将他绑架到了陌生的世界,说着他半懂不懂的语言,用着他看不懂的文字,不同的装束,偏偏还具备有比他还强大些的力量。”

    “好好听话?怎么可能?”

    “任何一位兵家统帅都不会任人鱼肉,假若是亮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思考如何脱身,云长恐怕会在沟通不成之后,直接仗着青龙偃月杀出去,只是因为阿渊在,足够使得我等安心罢了。”

    他感慨叹息:“虎豹之勇,鹰捷之才,怎可能收束爪牙?”

    “没有这样的应激反应,也不是兵家虓虎了。”

    泰器山神道:“也就是说,武侯你是故意开窗户的……”

    武侯低语:“当然,以冠军侯的性格,强硬告诉他这个世界的道理他是不会相信的,他只会相信自己双眼看到的,那就放他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而亮也确信,哪怕岁月时移,炎黄之地某些东西,仍就足以触动他,只需要安静等待即可。”

    少年谋主嗓音温和。

    泰器山神皱眉道:“可要是他应激之下出手伤人怎么办?”

    “我们总不能去牢里捞人。”

    少年神色温和,羽扇指了指前面的两位山神水神,笑着道:“这便是要劳烦两位了,先前和亮对赌,而今冠军侯果然跑了,你二人可要愿赌服输,潜身化形,暗中盯着冠军侯。”

    “他年纪轻轻实力不弱,但是一来没有率领军队的兵家将领,也只是不弱而已,二来,冠军侯年少去世,实力本身也没有抵达自身极限,此刻绝非两位对手。”

    泰器山神张了张口。

    旁边吃薯片的水神长乘嘴角抽了抽。

    嗯?!!

    等下?

    怎么我也被划拉进去了?

    这,连对赌都被利用进去了?

    少年谋主羽扇轻摇,道:“再来,对面的话,可正好是隔壁的青丘书店,那位苏玉儿姑娘,今日在家,以九尾狐之躯,应付现在的小霍将军,纵然不低也不会被伤到,而最重要的是。”

    他声音顿了顿,语气愉快:

    “那是九尾狐,于大汉之年,可是最顶尖的祥瑞。”

    “德至鸟兽,则狐九尾,就像是现代人没法子对财神爷出手一样,你要让大汉年间的冠军侯对九尾狐下手,嗯,他的舅父大概没问题,但是现在的他只是个十六周岁的少年郎啊。”

    “少年郎总是单纯又好骗,咳咳,单纯又充满对世界的热爱啊。”

    少年谋主面容俊美,笑容温和。

    屋子里的数人却都抖了抖身子,仿佛看到那位擅长奔袭的小霍将军仿佛被一层层阴影笼罩住,怎么跑也跑不掉,跑得过大漠风沙,却难以跑得掉谋略无形,武侯道:

    “况且,那位苏玉儿姑娘,也和帝辛青铜器之谜有关系不是吗?”

    博物馆的所有隐秘对阿亮完全开放。

    青铜爵道:“等,等下……那位苏玉儿,难道不是王妃妲己吗?”

    少年谋主理所当然道:“当然不是。”

    “这不是一眼就能堪破的吗?”

    青铜爵:“……”

    它沉默,最后蹦出一句话:

    “卫馆主也没看出来。”

    “啊,阿渊啊,没关系,有我在就可以。”

    少年谋主理所当然地回答,而后神色微敛:

    “朝歌之谜,帝辛青铜器之谜,以及,阿渊没能找到的最后一件青铜器,亮,或许也有猜测,但是,还需要些许的证明,故而,泰器山神,长乘水神,有劳二位了,跟在小霍将军身边,直到他自己认知这个时代。”

    “如非必要,不必现身。”

    “是。”

    “唉,还要加班。”

    两位山神离去。

    诸葛武侯羽扇微摇,不知是在想什么,突然自言自语道:

    “白泽啊,你可知万物,不知道,能不能推演出来,如果说这个年纪的霍去病,武功由霸王和云长指点,穿插游击战术由武安君传授,随兵仙习阵法奇兵,和亮修堂皇兵道,他的巅峰会不会比历史上更强些……”

    ??!

    正在吃薯片压惊的白泽动作呆滞了下。

    猛地抬起头。

    张了张口,薯片碎片就落下来,但是白泽的眼睛瞪大,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他终于跟上了武侯的节奏。

    或者说,一直到武侯说出来目的,他才终于明白了。

    霍去病,英年早逝的兵家第一天才,其功虽奇绝,但是单纯硬拼实力属性的话,完全还不是各位完全体名将的对手,但是,他太年轻了,简直可以用年少来形容。

    年少就代表着无穷的可能性。

    原本的霍去病,师父基本上是卫青大将军,武帝传授兵法都拒绝了。

    现在把卫青替换,武功步战由霸王喂招,马战由关云长传授,谋略为武侯指点,军略由兵仙带出来,然后投入到更为广阔的战场上,改变其英年早逝的未来,这样的霍去病,会不会比历史上更强?

    不会……

    才特么有鬼了!

    白泽嘴皮子哆嗦着,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SSR传奇名将卡霍去病,重铸进阶。

    真正的智者不可能只看在现在,而是会选择决战于未来。

    单纯历史如果无法击破黑暗,那么只要创造出历史上都无法存在的传奇名将就可以了,而如果说靠着历史的底蕴就足以击碎困境,那么创造出历史上不存在的巅峰将会使得这个过程更加轻松。

    武侯的视角一开始就凌驾于这个团体至少三步之外。

    少年谋主微笑温和,道:“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亮只是,突然想起伯约了。”

    “仅此而已……”

    ……

    这是什么地方?!

    为何,为何……

    什么鬼地方。

    霍去病咬牙。

    他的记忆还残留在了封狼居胥之后,大胜而归,才和舅父会盟,一夜休息,还未曾在早上第三次夸耀战功,就突然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所见之人都是奇装异服,短发暴露,说的语言都是陌生的,而且所见那数人,都是手持兵刃,气机雄浑之辈。

    单挑的话,自己甚至于都不是对手。

    尤其是那几名身材高大的,其气势雄浑简直如同山岳。

    兵马又都不在。

    霍去病本以为闯出来就能看到熟悉的地方。

    结果一抬头,看到了陌生的建筑,从未曾见过的宽阔道路,天空中布满了奇怪的线,更无一个熟悉的人,霍去病如同陷入了包围当中的野兽,在他的认知当中,前一刻还刚刚从血腥厮杀当中挣脱出来,转变便被绑架。

    莫不是落入了匈奴人的陷阱?

    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

    天空中怎么会有河流?

    四周围的裂缝又是什么?!

    我大汉的军队呢?舅父呢?!

    他以这个年纪的少年不具备的冷静控制住了自己。

    保证自己安全,而后打探情报,最后弄清楚这里的情况。

    因为担心追兵,本身还是年少桀骜岁月的霍去病直接撞入了对面,一个翻滚起身,满脸警惕,右手按在后腰上的剑柄,抬头怔住,对面的书店二楼,眉目清冷仙逸的九尾狐苏玉儿盘腿坐在沙发上吃零食。

    突然地听到了一声声的大喊,抬起头的时候。

    伴随着如同电影镜头一样的玻璃破碎四散的动作,一个束发的英武少年双臂交叉,撞破了自己窗户的玻璃,而后落在面前,对面似乎也愣了一瞬,而后口中用汉初年的官话道:“你是谁人!”

    哪怕是现代的居家服饰,对于古代人的冲击都是巨大地离谱。

    少年将军面红耳赤下意识移开视线,道:

    “是何方女子?为何如此不加检点?”

    背后嘈杂,他下意识往前,手中拔出自卫的短剑,苏玉儿同时使用法术,但是当狐族的安魂之术触碰到了少年的时候,这看上去只是个高三生的少年身上居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血煞之气。

    兵家名将,战场杀伐。

    没有什么针对魂魄的法术可以对兵家的名将发挥效果。

    少年霍去病像是被刺激到炸毛的猛虎,一下踏步闪电般出现在了苏玉儿旁边,匕首倒扣,猛地出手打算挟持,但是苏玉儿身上出现了九尾狐的护身之气,霍去病的匕首生生止住。

    作为每年祭祀都有的祥瑞,霍去病就像是一个现代人打架时候发现对面站着财神爷本尊一样,一个气没上来差点把自己闪了腰,硬生生止住动作:“这……九尾祥瑞?!”他目瞪口呆,而后看了看周围,二楼,只有一个透气口的石房子,和匈奴人关战奴的地方特别像。

    “你是被关在这里的吗?”

    少年下意识询问。

    连这少女身上有伤风化的衣服都找到了理由。

    被关起来的九尾祥瑞?

    这个可是我大汉图腾之一啊,那帮该死的匈奴人。

    九尾狐苏玉儿懒洋洋地点头,指了指窗户,示意他快走。

    “你快走啊。”

    我要追剧。

    少女用清脆的语调说出了大汉的官话:“要不然会有人来抓你的。”

    “你会大汉官话?!”

    少年将军欣喜,是其他地方听到乡音的安心感。

    苏玉儿懒洋洋点头,想着之后的追剧,道:“啊是是是。”

    “快走吧。”

    霍去病转身走出,苏玉儿低下头,却突然觉得不对,那少年将军又走出来,道:“既然是我汉家子民,就不能让你独自在这里。”而除此之外,心中亦是充满了处于陌生之地独立无援的警惕,担心自己一走,此人便会将自己的情报说出去。

    想了想,在苏玉儿呆滞的目光下,直接将她抱起来然后背起在背后。

    动作一顿,面红耳赤的将军解下了铠甲外的披风,将九尾白狐苏玉儿包裹得严严实实。

    呼出口气,满意地点头。

    将刚刚被兵家煞气反噬的狐女背在身后。

    救出这女子,就更能弄清楚这个地方了。

    先远离此地,再做打算。

    纵然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不该就在敌人隔壁。

    九尾祥瑞啊,救出祥瑞,舅父一定会夸奖我的。

    少年将军心底带着些期待。

    少年谋主注视着他,微笑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