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1章 共工为敌,武侯后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0
  第0721章 共工为敌,武侯后手

    这一日。

    水神共工以无上法力,凝聚星河之中的元素,直接在人间边缘化作了波涛滚滚的河流,但凡抬起头来,都能够看到那恐怖的一幕,无可计量的水流流动,磅礴巨大的海兽低鸣,此刻的人间直接失去了夜晚。

    但是很快的,当夜幕来临的时候,水流折射变化。

    居然不可思议地将所有的阳光星光汇聚,化作了飞虹,于天空的海洋中游走变化,瑰丽莫测,而除此之外,仍旧是黑夜,虽然黑夜,却展现出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壮阔。

    那些飞虹在天空的海洋上汇聚,化作了珊瑚群,化作了单纯的虹光。

    用共工的话来说的话:

    “威胁,也会导致你的状态降低,而人族本是天地众生之一,孤阳无阴,只有白天而没有夜晚,会导致尔等体魄和精神的崩溃,大战之前,天地仍旧有日夜之变化。”

    “本座不会占你的便宜。”

    龙虎山。

    卫渊抬起头,道:“大概就是这样,能打得过吗?”

    张若素摇头,文雅礼貌地回答:“打个屁。”

    “吸收了那些水神和海神的权能,共工已经逐渐恢复实力。”

    “甚至于开始冲击那个上古封印了。”

    “一只手就能按死那帮神,你和我加起来现在最多他两只手的实力,可是共工开战的时候肯定已经从封印里出来了啊。”

    老道士一脸蛋疼。

    仿佛已经看到那位上古水神冰冷的视线——

    等我出来,把你们都杀了。

    这玩意儿可不是表情包了,这家伙是真的打算这么搞事的。

    “冷静,冷静,每逢大事有静气,不可如此,不可如此。”

    张若素闭了闭眼睛,深深呼吸了一次,看向卫渊,道:

    “以前是怎么搞定他的?”

    “只要曾经做到过,我们就可以靠着模仿,重新来一次!”

    老道人豪气干云:“我这一生,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

    “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就像是游戏里面,只要有攻略的话,再困难的BOSS都能平推的,卫渊,你不要这样一幅咸鱼躺平的样子,振作起来!”

    白发卫馆主躺尸,伸出手指,道:“啊,这个的话……”

    “攻略其实很清楚。”

    “古籍上写得清清楚楚,你一查就能查清楚了。”

    卫渊伸出手指一根一根数着道:

    “首先呢,先靠着十几年的时间和诸神的联手默许,以女娲神物息壤和伏羲开山断河之物,把水神共工的水域权能暂且给废了,将其实力打压下来。”

    “然后需要有一个全盛人皇,同时手持曳影剑和轩辕剑,再然后,要聚集万国来潮,再度铸造九鼎,聚集那个时代大地上各个种族的全部英雄和天上的诸神,汇聚成为大军。”

    “最后,需要有神农鞭作为后援,防止这帮帮手被一招秒杀掉,最后外加昆仑第一武神古代龙神庚辰掠阵,就可以把水神共工打败并且封印了。”

    “攻略很清楚了,来,请。”

    豪气干云张天师:“……”

    草。

    片刻后,小阿玄端着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沙发上葛优瘫着的两位白发道人,仿佛晒干了沉默的两条大好咸鱼,甚至于都已经前后翻面,腌制得非常均匀。

    张若素呢喃:“在游戏里这么打,就可以直接投了。”

    卫渊望天:“我也没有想到这家伙会这么猛。”

    “那怎么办?”

    “总不能摆烂吧。”

    老天师盯着他,用激将法道:

    “反正你和祂有仇,老道士我可没仇,你可想清楚。”

    卫渊古怪地看了一眼固执得说自己不是庚辰的老天师,优哉游哉地道:“那可未必没有仇啊。”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卫渊看了一眼旁边的老道士,想了想,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坐起来,盘腿而坐,椅子就单纯地以一个腿支撑着,摇摇晃晃,道:“其实上古的模式,再来一次未尝不可……毕竟条件已经部分满足了。”

    比如庚辰,庚辰,还是庚辰。

    卫渊心底腹诽。

    老道士疑惑。

    卫渊声音顿了顿,转而道:“或者说,条件满足了不少,但是,当初的禹王他们是赌上性命,才千钧一发赌赢了的,我们这一次,也一样需要赌了。”

    “神农鞭的话,涂山那边本身就身负有看顾共工封印的职责,不会不管,战力的话,珏也可以率领山水之神参战,人间英豪的话,霸王转世现在还在……将战斗拉扯在外海之处,尽可能将对神州的冲击降到最低。”

    “但是这也最多只是能拖住共工。”

    “没有能转瞬治愈伤势的神农鞭,我们甚至于连拖住十大巅峰的共工都做不到……这个时间点非常地短暂。”

    “真正破局之处只有两点。”

    卫渊把一枚棋子落下,道:

    “一,共工曾经化身为人,所以会受到人皇之器的压制,如果能把政,咳咳,我是说,始皇帝唤醒的话,十二金人,泰阿剑,传国玉玺,以及轩辕剑气结合的话,足以短暂压制住此刻的共工。”

    “二,前往大荒和海外诸国寻找九州金铁的饕餮。”

    卫渊缓声道:“这是九鼎剩下的材料,足以强行完成封印。”

    “也是目前正面解决共工之灾的最好方法。”

    老道士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强行交锋,然后让始皇帝趁其不备,以人皇之器将共工短暂压制,趁着共工冲破这压制的时间里,以九州铁重新加固封印,将共工重新封印回去?”

    “嗯,可行性很高。”

    老天师感慨:“你居然能想得到这样的方法?”

    “这是唯一的路,不难想……”

    “而且张道友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以前是怎么看我的?”

    “没脑子但是非常能惹祸的白毛狐狸精。”

    即答。

    卫渊:“……”

    卫渊很想要伸出手直接扣住老道士的天灵盖给他来一招烛龙亲传体术,但是想了想老道士医保卡消费记录里面整整齐齐地一排速效救心丸,不知为何就有点心虚。

    伸出手掌抵着下巴咳嗽了一声,道:“罢了,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始皇帝要做到靠着人皇之器短暂压制住共工,需要的是女娲土重塑肉身……这一点,我倒是已经有了些线索。”

    “只是,饕餮一直到现在,还没能回来……”

    “而那是我们现在唯一可知的九州铁。”

    “我会尽我所能寻找其余的九州铁线索。”

    张若素苦思许久,也只好叹息:“真难啊。”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能够守诺吧。”

    “而且,和共工正面交锋的事情……”

    卫渊伸出手:“这件事情交给我。”

    “哪怕没有九州铁,也必须将共工阻拦在神州海岸线之外。”

    “放心,我的体魄经过淬炼,再加上神农鞭的加持,没有那么容易死……”卫渊声音顿了顿,“在大荒,一位老前辈曾经和我说过,大概是百姓也有百姓的职责和战场,我们也有我们需要负责的战场。”

    卫渊看着自己的手,仿佛当年的禹一样开口:

    “所以。”

    “将共工阻拦在外,就是我们的职责了……”

    老天师道:“我会和你联手,加上你媳妇那个小姑娘。”

    “??!”

    卫渊呆了下:“媳?不,什么……”

    “不是?”老天师玩味。

    “不……是暂时还不是。”

    老道人笑一声,本身想要说,你们干脆在共工大战之前直接先扯证,酒宴之类的后补上,不过旋即意识到,这些年轻人们似乎挺在意这个的,什么战前说打完就去结婚,大战之后就回老家,尤其是忌讳。

    就没有开口,抚须道:

    “不过,你现在的剑,怎么办?有什么打算?”

    卫渊道:“实在不行,凝聚雷火成兵也能战斗。”

    “那可不行,倒像是我神州没有兵器了似的。”

    老人想了想,突然笑一声,伸出手指了指那些来自于其他诸多神系的神兵利器,道:“有这些东西,再加上你的那长安剑残骸,或许也有些许的转机……”

    “可是,不周山神说唯独祝融和娲皇可以将我的剑重铸。”

    “那是祂没有来到人间。”

    老人断然回答,而后温和道:

    “有持剑上战场的人,也有铸剑的人。”

    “如你所说,完成唯独神灵才有可能完成的兵器,正是他们的战场,卫渊,随我来。”

    “之前执行的夸父计划,已经有了部分成果。”

    ……

    与此同时·博物馆。

    少年谋主看了一眼外面的波涛汹涌。

    神色平淡,天地大劫,不过又是一场大梦罢了,而若是询问过去的对手,所有人都会得到同一个结论,战场之上的诸葛武侯,从来不可能没有后手。

    谁追谁死。

    武侯伸出手。

    脚下方位变化,六甲奇门之阵展开。

    先前召唤他回来的阵法在脚下密密麻麻地变化,这个阵法由他进行过了初步的修整,外加成功忽悠,啊不对,是劝说了诸多的山神水神前来帮忙,所以这次的阵法,应该比起之前的效果更好,也更精准。

    少年谋主双手捧着折叠好的,赤色的,已经暗淡褪色出现了诸多的黑色腐朽的旗帜,将这如同少年梦想的东西放入了阵法。

    四位山神,四位水神齐齐施展法力。

    白衣少年的袖袍翻卷,神色安静看着眼前的阵法光芒。

    脑海里思绪却不知跑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应该说是

    ‘我的回合,抽卡!’呢?

    还是说‘遵从契约,你就是我的英灵吗?’

    在玩笑般的心思里,那一柄古老的战旗最终却无奈地倒了下去,白泽遗憾失望,难道说武侯的阵法失败了吗,也是,这家伙简直是疯狂的天才,居然打算直接想要一定程度欺骗天地,令被召唤者以全胜之姿态浮现。

    这怎么可能……

    可是,就在这战旗落下的时候,旋即被一只手掌握住。

    白泽猛地抬头。

    哗——

    代表着烈烈炎汉的战旗仿佛从历史岁月当中复苏,猛地招展起来,如同裹挟着来自于苍茫大漠之中的古老风暴,炽热的战意,仿佛还带着沙漠和草原的狂风。

    一位眉目清朗,身穿铠甲的少年出现在阵法中。

    少年谋主微笑颔首:

    “欢迎回来。”

    “封狼居胥,勇冠三军……”

    声音平静温和:“炎汉,冠军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