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9章 水神,共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92
  第0719章 水神,共工!

    往日的记忆,一幕幕如同是倒映在水底的天空,在碎石砸入水面的涟漪之后,那记忆也逐渐地重新浮现出来,过去的经历和记忆让阿照的神色微有苍白,眼底却仍旧镇定,道:

    “这,卫渊馆主,为何突然头发变白了?”

    “经历了一些事情而已。”

    卫渊语气平淡。

    “陈照姑娘,近来可好,在下倒是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二。”

    “这个,倒是不巧。”

    武瞾眼底属于之前那位少女阿照的愉快轻松逐渐地收敛,但是这一幕非常地细微,几乎无法察觉到,她道:“刚刚才从珏姐姐那里拿来了花,倒是被卫馆主给吓了一跳,现在摔在这里,还得先跟珏姐姐道歉。”

    “然后把这路边儿的东西给收拾下。”

    “要不然的话待会儿该要被隔壁阿姨说道了。”

    非常自然地将话题引开,而且还给出了相当理所当然无法拒绝的理由,她指了指地上的花盆碎片,“再说,不小心伤了人也不好,卫馆主是要出门吗?”

    “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如回来之后,我们再细谈。”

    卫渊注视着武瞾,缓缓颔首,道:“那么,下午的时候,我希望和陈照姑娘,好好聊一聊。”白发剑仙转身踱步而去,并没有什么留恋,外貌仍旧温柔的少女睁开眼睛。

    眼底的稚嫩,温暖,属于那个少女阿照的单纯部分飞快地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曾经让无数人杰心中胆寒的幽深。

    记忆塑造了性格,记忆缺失的时候,她可以是缺乏安全感的,甚至于逐渐融入到了老街的一员,就像是那个十六岁的少女,但是记忆回归之后,她就只能是那个手段狠辣,于人于己不留半分余地的女帝。

    回到屋子里,取出了扫帚打扫这些东西的时候。

    她知道接下来可能是直接的摊牌和对峙。

    她脑海里却蓦然想起了那一天的塔罗牌。

    正位皇帝。

    那是你的终点。

    解答——

    至高的权利,以及。

    精神上的绝对孤独。

    ……

    卫渊出门也是确实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既然之前已经和老天师打过招呼,那么他也就毫不客气,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地,痛痛快快地前往了龙虎山天师府。

    天师府,后山,莲花池。

    老道士呆滞。

    小阿玄呆滞。

    一池莲花,或许是因为灵气的逐渐复苏,进一步提升,哪怕是这春日刚开的时间里,莲花池居然怒放了一池,石桌石椅,眼前之人白发青衫,一只手撑着下巴,手指拈着一枚棋子敲击石桌,形貌懒散。

    但是气质却清冷。

    帅!

    黑猫类盘踞在怀中。

    小鱼儿在旁边伸出手指编织这青年的白发。

    他也不在意,只是懒洋洋地敲击着棋盘,所谓真是世上无双客,实乃天境谪仙人,旁边有路过的其余道门女修看得失神,一脚踩空,哎呀低语,臊得面色通红,老道人僵硬地收回视线。

    看着前面一只手撑着下巴,手指拈着棋子,身侧稚嫩道童帮忙编织发辫的某剑圣,明明这家伙一连清冷禁欲系道长剑圣的样子,但是老道士分明看到这混蛋背后九只狐狸尾巴甩啊甩的跟狗尾巴似的。

    你在暗爽对吧?

    你小子绝对在暗爽对吧?!

    得意地连脸都不要了。

    听到那边再度传来女弟子撞到树的样子。

    老天师额角青筋绷起,咬牙切齿道:

    “无量你个天尊,你个死狐狸精是来我这地方搞事儿的?!”

    “是来坏我龙虎山弟子的道心的?!”

    “不不不,我,咳咳,本座可是纯血纯魂的炎黄血裔啊。”

    “你来我龙虎山干什么的?!”

    老天师冷笑道:“你这个姿势都摆了一炷香了。”

    卫馆主讶异道:

    “咦?张道友你怎么知道我这白发柔顺不毛躁还特别有光泽的?”

    同样满头白发的张若素:“……”

    “你特么就是来找茬的吧狐狸精?!”

    片刻后,老天师愤怒拍桌而起,作势要抽出剑劈了眼前这混蛋白毛狐狸精,左右阿玄和赵公明齐齐拉住,额头冷汗直冒:“师兄,师兄冷静。”

    “天师,使不得啊天师,使不得!”

    最后小鱼儿和凤祀羽将卫渊的白发编织起来,他的头发现在黑白相间,白发编织成发辫,而后做了盘发的造型,鬓角之上白发掺杂,五千载转世的苍古悠远越发明显,卫渊端起茶,对面恨得牙痒痒的老天师道:

    “所以,你来龙虎山,就是来显摆的?”

    “倒也不是。”

    卫渊神色郑重下来,道:“确实是有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的话,我希望向龙虎山要一些滋养魂魄的宝药……”

    “二来,龙虎山久居道门魁首位,应该知道不少擅长铸造炼剑的修士宗门……我可能需要诸位帮忙,尝试重铸一柄剑。”他从袖袍里将数次交锋之后,熔铸化作的那一柄长安剑提出,放在桌上。

    老道额头跳了跳,伸出手指触碰这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一团混沌铁的长安剑,只觉得哪怕是在这山上清冷之处,仍旧有一股灼惹之气顺着手指指腹升腾起来,其中雷法造诣堪称千古无二的老道人倒抽乐了口冷气。

    “你这是去干什么了,你的那柄剑可是淬炼过多少次了?”

    “现在怎么成了这样子?”

    “这事情,一言难尽。”

    “那就长话短说。”

    卫渊看了一眼金乌善念所化的赵公明,道:“大概就是,和大荒的最后一位金乌前后交手了两次,第一次被熔断,第二次掉进了大荒的雷火之处,最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赵财神额角抽了抽。

    卫渊闪电般出手,把财神爷的右眼眼皮按住,让他左眼跳了跳。

    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这个没问题。

    经历过了大荒一行最终白白打工了的卫馆主心中自语,非常虔诚地道了一句财神保重,旁边的老道人苦笑数声,道:“算了,老道也就不惊讶了,或许是因为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居然觉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反倒是理所当然的。”

    “你去了大荒,要是什么都没搞出来的话,反倒是不正常。”

    老者心态洒脱,而后玩笑幽默道:“说实话,你没有把那位天帝的帝妃绑架了,老道士我都觉得你是不是功力退步了啊,哈哈哈哈……”老道抚须而笑,旁边金乌赵公明也无奈陪着笑。

    笑着笑着,两人发现对面的白发卫馆主却没有笑。

    非但没有笑,反倒是满脸惊讶叹服的表情。

    于是那两位也都慢慢地笑不出来。

    “哈,哈哈……哈,你应该,不至于……”

    老道人鬓角白发被沾湿。

    卫渊叹服道:“不愧是千年以来的第一天师。”

    “你要不要想想看,我为什么会和金乌打架?”

    张若素:“……”

    “绑架了帝妃,和金乌交手,所以你这一次也和那位天帝打过了?”

    “还有些什么事情,都说出来吧,老道士扛得住。”

    卫渊道:“不愧是你,其实也没多少事情,也就是大羿真的转死为生,以及,最重要的事情……”他看向赵公明,而后脸上的笑意收敛,道:“当年十日横空,以及大羿射杀九日的原因。”

    “有疑似伏羲的存在,以此来和帝俊对弈。”

    一句落下,其实虽是脸上一惊一乍,但是基本已经逐渐习惯的老天师霍然起身,脸上神色几乎瞬间凝重,而赵公明神色微凝,一时间恍惚失神,张若素看了一眼龙虎山护法神将,道:“伏羲……先天八卦,帝俊,大荒天帝……”

    卫渊补充道:“或许,你用东皇太一来代替,会更熟悉。”

    张若素脸上神色几经变化,最终坐倒下来,脸上沉静,却远比之前带着些许笑闹更是凝重,终究苦笑着叹息道:“你这一次,可真的是带来了一个,足以搅动得三界和人间都乱糟糟的消息。”

    “这件事情本就存在,我提前发现,也是好事。”

    卫渊不置可否,顺势反驳。

    道人点头叹道:“这倒也是……”

    卫渊看向赵公明,道:“不过,财神你还记得你作为金乌时的事情吗?比如,你们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十日横空的,我见常羲,发现她好像不是纯粹娇蛮无理的性格,帝俊也不是那样专横,羲和应该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做出了十日横空的事情。”

    赵公明神色变化,似在回忆,呢喃道:“羲和,不,娘……”

    “她,她是……有人告诉她,未来会有……”

    “她是因为那个人,那个人是……”

    赵公明闷哼一声,下意识抬起手扶住额头,面容痛苦狰狞,本来浮现出来的记忆层层消散,不复存在,张若素叹息一声,身躯一晃,出现在了赵公明身后,并指一点,磅礴至极的法力浮现而出,强行令这位神将神魂稳定下来。

    赵公明神色缓和,被道人一道安魂法定住真灵,而后陷入沉睡。

    “不必再问了。”

    老道人将正一玄坛元帅送回住处,道:“祂的神魂受过重伤,射日箭的特殊性会直接伤及真灵,所以以那九名金乌鸟的善性残余,才汇聚成他一人,等他慢慢回忆吧,这事情急不得的……”

    卫渊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道:“射日箭,是伏羲交给大羿的。”

    张若素微怔,旋即只有苦笑。

    这事情,越发地麻烦了。

    卫渊看了看昏睡过去的赵公明,道:“不过,张道友你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不少……”张若素无所谓道:“并非是我的道行,而是这两千余年无数真修所共同铸造的天宫符箓大阵更强了……”

    他伸出手,复杂叹息:“往日借用和调动这一股力量会有损耗,会需要复杂的过程,但是现在,却已经没有这些了,而除此之外,神州大地上的灵气也在飞快上升,百年间会出现天才的概率简直十倍于过去。”

    “这是……”

    卫渊反应过来。

    张若素道:“所以,是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都在拼尽全力地想要帮助我们度过这一次大劫,对了,其实你不来,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

    “嗯?”

    “卫渊你有没有觉得,这天地有什么不同?”

    卫渊皱眉沉思,而后道:“共工的实力复苏程度,太快了。”

    “祂是被分裂在九州的,失去了对于神代四海和无数水系的掌控,实力必然会大幅度下跌,想要恢复的话,应该要汇聚九州水脉,但是九州水脉已经被娥皇女英提前一步汇聚。”

    “照常理来说,共工的实力不可能复苏这么快。”

    “但是我回来的当天,就看到了河面出现了水族妖物,这不符合常理……”

    张若素站在山巅看着远处,道:“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事情。”

    “我们小觑了那位水神共工啊……”

    “无论是从实力还是性格的刚烈上。”

    “当年,禹王分裂祂实力的方法就是切断了诸多水脉,分水而治之,而后汇聚力量将其击败,封印,这一次,祂怎么可能还会做类似的事情?凡人都懂得吃一堑长一智,神州的学生们都会有错题本。”

    “作为天地万物基础元素之一的水神,怎么可能会跌在同一个坑?”

    卫渊终于反应过来。

    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漏算了一点,算错了共工的性格。

    老人叹息:“水系之力,在人间,并非神州独有啊。”

    似乎是巧合,在老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天边突然传来了轰然奔走的雷鸣声音,磅礴的水汽疯狂地升起,天地越发地幽蓝,卫渊踏步而起,从此地往外看去,看到东海沿岸,亦或者说神州沿海,水位瞬间暴涨数百米。

    一道道身影浮现出来,都缠绕着磅礴的水汽,具备有神代的力量气息,或者手持兵刃,或者身后追随大军,气势雄阔已极,慨然有水淹神州之气势,恐怖至极,简直是要重演灭世洪灾,卫渊道:

    “共工,已经复苏了?!”

    张若素回答:“是,也不是,阵法还存在,还在运转。”

    “这些,是人间界其余所有神代神系的诸多河神和海神。”

    “在你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共工同时向全世界的所有海神水神邀战,当然,邀战的说法,只是我和你的解释,而为什么所有的水神全部出现迎战,是因为,祂在七日之前,东海之上,亲手斩杀了西域海神波塞冬。”

    卫渊:“他恢复多少实力了……”

    “不多。”

    “从封印来看,充其量复苏了一只手的战力。”

    张若素回答:“至于为何以此刻的战力,便单手邀战全世界所有神系。”

    “大概是,因为祂毕竟是共工。”

    “水神共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