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7章 询问隐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76
  第0717章 询问隐秘

    烛九阴的视线凝固。

    那一幅幅画面只是在祂的眼前浮现,而其余人并无法察觉,这就是所谓的同位异体,是同一个存在在不同世界当中的显化,是同一存在的真灵的不同侧面,感情,经历,皆可以共享。

    或者说,那些经历和感情都是潜藏在了彼此的潜意识大海当中。

    平时烛九阴和另外那边的自己都很默契地不去翻对面的。

    而现在,对面的自己直接反手扔了个深水核爆鱼类,直接把那一段记忆和感情,以及经历全部砸在了烛九阴的脸上。

    于是记忆翻腾,于是情绪如同海浪飞涌,于是那些言语皆出自于自我之口,于是那些动作皆是我亲自所做。

    冷静,冷静……

    烛九阴抬起头,看到白发垂落,以木簪束发的卫渊就在前面,因为后者很狗腿子地倒茶,靠得太近了,烛九阴右手有点痒,就像是你过去曾经做过某件事情,当符合这个动作的一切前提条件都摆在面前的时候。

    就会忍不住想要再来一次。

    手腕白皙骨节清晰的手掌直接挑起卫渊的下巴。

    这一动作甚至于在烛九阴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完成。

    卫渊:“???”

    这感觉怎么有点熟……

    “!!!”

    卫馆主的思绪还没有落下,烛九阴五指握合,化作一招托天掌,五指扣住卫渊的脸然后拧身发力,卫渊的脸颊直接像是被高速拉扯一样出现涟漪,以超越流星的速度让大脑晃动,思绪直接一片空白。

    而后以一个周转速度直接加速到宇宙级别。

    然后轰然暴响,同样具备部分撑天之能的烛照九幽之龙反手把卫渊的脑袋砸到了桌子里。

    轰!

    在清醒之梦之中,直接出现了一次小心核爆蘑菇云。

    咔嚓咔嚓……

    大地崩裂出裂纹。

    卫馆主脑袋埋在地里面。

    烛九阴柔顺的黑发炸开,喘息着,胸膛一起一伏,咬牙切齿,握着墨色赤龙纹折扇的手掌死死捏紧。

    轩辕:“……”

    刑天:“……”

    神农:“……”

    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一点,这位己方大脑,同时是单手支撑九幽之国,具备有真实的,部分撑天拄地权能的恐怖存在,单单论力量的话,其本体烛照九幽之龙,完虐自己。

    是莽夫!

    是纯度极为高的莽夫!

    但是同时间把谋略也点满了的莽夫!

    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睁开眼睛的大羿:“……”

    大羿瞅了瞅烛九阴,又瞅了瞅被倒栽葱的卫渊。

    沉思。

    于是大羿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轩辕氏在下一刻反应过来,突然一下扑到大羿旁边,双手握着大羿肩膀摇晃:“大羿,大羿你这么了!你不要死啊大羿!”

    轩辕满脸悲壮。

    他看向旁边懵逼的神农氏:“姜大哥,我们走!”

    “阿羿还需要治疗!”

    “生死不弃,不抛弃,不放弃,我们一定不能放弃他!”

    大羿想要抬起头。

    被轩辕反手按住直接啪一下按回去。

    神农氏沉思。

    终于反应过来,反正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氛围总感觉会有种随时被杀人灭口的感觉,那位面容苍古,始终笼罩着雾气的烛照九幽之龙在盯着你,仿佛下一刻会给你来一招九幽物理失忆术。

    另一个层次上,想要试试被盘古一拳砸在头顶的感觉吗?

    神农氏面容僵硬,爽朗回应:“对啊,哈哈,我们这就走!”

    一个人扛着大羿的肩膀,一个扛起两条腿。

    蚩尤帮忙提起幻化出的战弓。

    三个家伙啊哈哈哈地笑着一溜烟跑远了。

    就剩下刑天。

    刑天看了看烛九阴。

    看了那边瞬间卖队友跑路了的几个混蛋。

    刑天若有所思。

    伸出手,托住下巴,啵儿地一下把头摘下来,刑天的头准备溜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反抗,双手抱住刑天的头,认认真真放在了重新幻化出的石桌子上。

    然后非常认真地摆正了位置,让刑天直视着烛九阴。

    然后刑天的身体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礼毕。

    上香,跑路。

    刑天:“???!”

    大怒:“你是我的身体啊,你回来!回来!你最近是看了什么玩意儿,你是战士,不是刺客,你当你是荆轲吗?!”

    “回来!”

    刑天的身体狞笑着回答:“哈哈哈哈,想不到吧你个猪脑子。”

    “我怎么可能由你摆布?!”

    “我等生来平等,谁能高高在上。”

    刑天的脑袋大怒:“我是你的头!”

    “你的头不长上面,难道长在下面吗?!”

    刑天的身体:“……”

    烛九阴袖袍一拂,刑天的头滴溜溜直接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个标准的抛物线,而后精准无比地砸在了欢快跑路的刑天身体上,像是砸飞了保龄球,扑街。

    烛九阴反手把卫渊拔出来。

    卫渊眼冒金星,身体万劫不坏,连魂魄都被淬炼到了相当结实的程度,满脸懵逼地看着前面的烛龙,“你怎么了……”

    “你靠得太近了。”

    “我……本座一时间没有忍住。”

    烛九阴面无表情。

    卫渊不蠢,或者作为正常人智商水准,虽然玩不过这帮老硬币,但是在吃瓜的时候具备有超越常人的天赋,卫渊瞬间想到了另一个烛九阴说的同位异构体,而这一想,自然而然联想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你脸上的雾气,难道说你的脸真的是那个……”

    烛九阴面色一僵。

    白皙手指直接扣住博物馆主的头,反手一下。

    轰!!!

    远处的上古莽夫五人组脖子缩了缩,看到那边的清醒之梦李再度轰然炸开了一朵灿烂的蘑菇云,然后过了一会儿,再度轰然爆炸,传来了烛九阴咬牙切齿的声音:

    “给本座把脑子扔掉!”

    “可是……我的体质,魂魄被淬炼之后,根本忘不掉……一辈子都忘不掉啊……”

    “那我帮你!”

    轰然暴响!

    大地震颤,不知道当量多少级别的核爆蘑菇云炸开,轩辕看了一眼那边的地方,震颤的感觉让他像是被按摩椅按摩了一样,酥酥麻麻的,然后熟视无睹收回视线,打出手里的牌:“三个二。”

    “谁要?”

    “要不起。”

    “叫地主!”

    在轩辕再度赢了这一局牌之后,百无聊赖的轩辕黄帝打了个哈欠。

    一只手撑着下巴,剑眉星目,若有所思:“你说,阿渊是知道了烛九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为什么烛九阴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右手五指张开,扑克牌洒落一地。

    “要不然咱们试试看问问河图洛书?”

    这清醒之梦里面是有河图洛书的,在神农氏一票弃权,大羿装死的情况下,至纯莽夫组以三比一的胜利,翻出来了放在清醒之梦里面的河图洛书,轩辕帝庄严问道:“河图洛书,回答我的问题。”

    “阿渊为何会被烛九阴如此攻击,烛照九幽之龙为何性情大变。”

    “这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说……”

    “起开!”

    蚩尤反手扒拉开最近在九幽认真地补人族神州的电视纪录片的轩辕帝,一双墨色瞳孔看着河图洛书:“他们的恩怨到底是什么?”

    河图洛书瞬间开始推演。

    而后回答道:“尊敬的强大无比的九黎兵主啊,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上溯到比较远之前,很复杂,请问要从一开始讲起吗?”

    “算了,那就问问最近发生的事情。”

    “好嘞!您的小洛虔诚为您服务,记得好评哟~”

    河图洛书上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开始演化,刑天,轩辕,蚩尤,神农在石碑前,他们手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看得非常入神:“哦嚯,很眼熟的样子……”

    “有点当年大荒的建筑风格。”

    “嚯哦,要开始了吗?”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究竟是遭遇了什么,究竟烛九阴……”

    啪……

    画面戛然而止。

    轩辕的视线下意识往上抬起。

    皮肤白皙,骨节清晰的手掌扣住了河图洛书。

    噙着微笑的烛九阴的脸缓缓出现。

    上古五大莽夫组:呼吸骤停。

    反手扣紧河图洛书,烛照九幽之龙膝盖重重抵住了河图洛书,伴随着天地震颤般的巨响,河图洛书之被直接埋葬,片刻后,这一座布满了细密纹路的石碑仿佛燃尽了一般。

    烛照九幽之龙语气温和:“伏羲能拆了你。”

    “本座,同样可以。”

    “懂?”

    河图洛书那样坚硬的材质,居然疯狂地点头。

    片刻后……

    “所以,大概就是这样的,大羿现在已经恢复了部分真灵,伏羲的现状存疑,娲皇的下落更是不明,据说只有有缘分的人才能见到,可是这个世界上人太多了,怎么才能找到这么个有缘分的人?”

    额头呲呲呲地飙血的卫渊一本正经的完成了大荒报告。

    烛九阴沉思。

    “要不然,把常羲弄死好了……”

    “不周山神,想法子再撞一次。”

    卫渊:“??!”

    身穿灰袍,面容苍古被雾气遮掩住的烛照九幽之龙抬起头,淡淡道:“你听错了。”

    “啊这……啊哈哈哈,我确实,确实听错了。”

    烛九阴端起茶盏,喝了口茶,语气平淡道:“伏羲,这是最大的问题之一,伏羲此刻在哪里,他的下落,他的目的,他的计划,以及,间接导致了十日横空之劫,还有羿射九日的,究竟是不是他。”

    “如果说是他,理由是什么?”

    “如果不是他,那么那个伪装成他的,又为何能够保证,伏羲本身,以及和伏羲极为亲近的娲皇,不会突然出现,辨认出他。”

    卫渊神色微怔:“你的意思是……”

    “如果说那是伏羲,那就是敌人之一,而如果他不是伏羲。”

    “那就是伏羲娲皇之谜的直接知情人,甚至于,推手。”

    烛九阴语气冷淡:“所以,我更希望他就是伏羲,如果说,他不是伏羲,那么,他恐怕就是同时涉及到了娲皇,伏羲,而后借助伏羲身份和帝俊对弈,导致人神之战的直接导火索。”

    “这,要比面对伏羲,还要恐怖。”

    清醒之梦当中的几人都陷入沉默。

    而后卫渊看向了旁边的河图洛书,轩辕沉思,轩辕同时看了过去,于是博物馆里的一堆莽夫都看向了河图洛书,河图洛书的纹路都僵住,停止流转,卫渊道:“算了……还是不难为你了。”

    就连推演西王母都会让河图洛书宁愿自尽。

    这推演伏羲,这家伙搞不好会直接当场撞成七八块。

    不过,卫渊倒是真的有事情想要询问,他道:“你现在不是本体,推演之能有限,嗯,问问看,你知道我现在能从哪里得到女娲土吗?”

    现在女娲土的话,关乎于始皇帝,关乎于大羿,关乎于禹王。

    属于极端重要的天材地宝。

    河图洛书浮现纹路,上面不断变化。

    最终浮现出了熟悉的画面,卫渊怔住,因为这里正是老街,是熟悉的博物馆,而后画面锁定,凝聚在了一位有着柔软而大的眼睛,容貌大气端庄的少女身上,后者噙着微笑,眼眸微弯。

    “阿照……”

    卫渊念出了这个名字。

    而后回忆起这位少女的由来,是突然出现的,疑似是古代的修士,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在现世苏醒过来,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陈照,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知道女娲土的下落?

    卫渊想了想,正好可以问问看河图洛书这位陈照姑娘是哪个时代的人,历史上有些什么经历,而后好借助还原其记忆,来交换女娲土,声音微顿,道:

    “河图洛书,下一个问题……”

    “她的历史身份。”

    “是谁?”

    话音落下,河图洛书之上泛起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