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6章 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87
  第0716章 礼物

    穿越过了空间的裂隙,卫渊重新回到了人间。

    自从也成为了昆仑山支脉之一的山神之后,卫渊对于空间变化的感悟,就要高于寻常的修士和山神,大概是昆仑之神天然附带了对空间变化的高亲和度,也因此,卫渊才能够靠着剑术斩出了故里这一招。

    踏出了技之极巅通往神话概念的一步。

    当看到人间灯火的时候,卫渊在大荒时始终紧绷的神经终于开始放松下来,来自于九州之上的风吹拂着面颊,纵然是凌冽的冬风,都让他觉得心脏缓和下来,疲惫旋即紧随其后地升起。

    这种放松下来的感觉,大概是可以用回家来形容。

    “总算是回来了啊……”

    卫渊低语。

    珏点了点头,回过头的时候,看到卫渊出发的时候只是稍微有些长了的短发,此刻居然已经垂落到腰间这个位置,黑发当中掺杂白发,往日被压制下的五千年沧桑轮回之苦便再也压不住。

    “这是……”

    她低声询问。

    “啊,这个啊……”

    卫渊尴尬挠了挠头,他本来不想要回来被担心,专门调了染发的东西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但是毫无疑问,太阴月华之露的效果相当得倔强,大荒级别染发剂都压不住这白色。

    后来连神通胎化易形都用了。

    但是这种变化神通似乎都抵不住这效果。

    卫渊甚至于怀疑这白头发是因为雷火至阳,同时符合了雷天大壮,天火大有两个卦象,直接把白发给刻到DNA里去了,不,直接是魂魄里面的变化,卫渊总觉得自己哪怕转世搞不好都是一头白发。

    少年白。

    婴儿白。

    老年白。

    死者为大,一头白发。

    还好不会转世成女声,要不然碰到轩辕刻下的白发红瞳对神州特攻的DNA,搞不好会出乱子。

    卫渊心底吐槽,太阴一脉是对这种白发有什么特殊爱好,还是说太阴这边的头发就必须要长到腰杆子这个位置,简直是疯了似地窜,常羲给他喝了的到底是太阴至纯的天材地宝还是说太阴宫的生发剂?

    这东西掺点水,卖到神州里面都会直接脱销的。

    不但能够提升道行和修为,并且提升对月属功法的控制力。

    而且,还能根治脱发。

    让你的头发,永远是蓬蓬的。

    “天火大有,君子以惩恶扬善,顺天休命……”

    卫渊想到那个卦象,自语。

    旁边少女伸出手指拈起卫渊鬓角垂下的白发,道:“没关系。”

    “回家之后,我试试看能不能变回去。”

    “嗯。”

    虽然这白发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当时油尽灯枯,根基损耗严重,但是毕竟是以雷火淬体过,再加上太阴月露补充根基,这白发并不像是秋日杂草一般的质地,而是带着些细腻,像是绸带。

    少女手指把玩着白发,下意识缠绕在指尖,然后拉了下。

    “嘶……”

    卫渊正在想事情,吃痛一下,转过头来。

    珏脸带抱歉,下意识抬眸。

    两人靠得极近,少女抬手,手指还缠绕着青年鬓角一缕白发,四目相对,呼吸相闻,不知为何,卫渊心脏突然加快跳动了下,想要说的话也突然停滞了些,视线落在少女唇边。

    少女动作微顿,那一缕白发就顺着手指松开,擦过她的面颊。

    唯独风月。

    “白发怎么了?!白发多好!”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无支祁不满的声音,愤怒道:

    “说啊,白发怎么了!”

    “我觉得白发就很好!”

    白发青年双手扛着水脉所化的兵器走在旁边,不满皱眉,露出右边虎牙。

    珏下意识松开了手指尖的白发,面容通红。

    转过脸去。

    卫渊沉默,转而怒视无支祁,微笑回答:“没什么,挺好的。”

    一声功体雷火相淬,阴阳流转,三教合一的陶匠爽朗笑道:

    “看看我这白发。”

    “更像你爹了。”

    “来,孙贼,叫爸爸!”

    “???!”

    无支祁愣住,而后大怒。

    “我看你是飘了!”

    一只手直接伸出去,扣在卫渊头顶半黑半白的头发上,卫渊反手抓住这猴子的白毛,顺势扯住这猴子半边脸蛋子,往外面一拉,直接把脸给拉扯长,露出白发水君的虎牙,连右边的金瞳都被拉成了丹凤眼。

    “陶匠,努似斋掏性(你是在挑衅)……”

    “就是在挑衅你,怎么,不服啊!”

    无支祁大怒,明明刚刚才从大荒救出来,就觉得一股无名火腾起,在空中拳脚相加,正当此时,伴随着天地元气的汇聚,大地上一道水脉当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水行妖兽,昂首死后咆哮,煞气惊人。

    “浩浩天地,许久……”

    这水行妖兽嗓音戛然而止,抬起头看着两个互揍的白毛。

    ??!

    天空中互相暴揍的白毛低下头看着它。

    水中妖兽沉默,然后僵硬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您二位继续。”

    “我就出来换个气。”

    “出来换气,你当你哺乳动物?!”

    “水里头的淡水鱼,装什么海外的蓝鲸?”

    无支祁冷笑,反手一抽,水棍直接从空中砸下,在空中就越变越大,越变越大,最后如同一座山似的,轰然砸下,直接把那刚刚冒头的水怪生生砸到湖里面,而后道:“此地水神土地何在?!”

    “在在在,在在在,哎呀我的淮水君啊,我这地方下面的屋子才刚刚修起来,这都是这个月第三回了,您能别这么暴力好吗?再这样的话,施工队的都不愿意来了。”

    水域中就有水神浮现出来,满脸埋怨苦笑。

    而后朝着天空数人一拱手。

    无支祁顺手把兵器收起来。

    水神则是一下跳进水里面捞鱼,处理刚刚那妖怪。

    卫渊神色呆滞,目瞪口呆,视线扫过这一幕,明明是很诡异的事情,可是两边的人虽然脸上有兴奋,但是似乎已经慢慢开始熟悉了,尤其是河岸边一位钓吧老哥,被水溅了一脸,却直接一抹脸上的水,兴奋道:

    “今天见到了河神,必不可能空军!”

    “好兆头啊!”

    “哈?你说什么,空军了怎么办?”

    “胡扯,这不是还有水神溅出来的水吗?”

    最主要的是,两边居然多出了建筑,上面写着某某河水神处理所。

    牌匾很新,显而易见是新修的,那水神一会儿从水底爬出来,右手提溜着一条肥硕无比的大鲤鱼,而后走到屋子里,啪掏出一个笔记本电脑,打开,噼里啪啦打字,嘴里叼着一根黄鹤楼香烟:

    “哪儿的?”

    “几几年成精的?”

    “吃过血食没有,待会儿去龙虎山驻本河体检处,做个魂魄体检。”

    卫渊:“……”

    我离开人间也就一个月多点,怎么了这是……

    “在你离开人间之前就开始推进了,时机成熟之后,直接就一口气推行了。”无支祁顺手把棍子收起来,道:“大概是把河神之类的都收入公务员体系,配合着给了官身,愿意干的就负责,不愿意干的就隐居。”

    “每年的祭祀管饱,正好给祝由科的修士练手。”

    “那老道士打算让这些水神当祝由科学生的期末考试老师。”

    “每个月都有对应的工资,不过现在又闹起来。”

    水猴子无所谓道:“大概是这帮家伙要求五十年退休,然后领退休金不干活,龙虎山的老道士们和这帮水神天天吵架,也分不出什么谁对谁错。”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那边老老实实打算给身份审核的水怪。

    神色微沉了下,道:“……水域的妖物横生,逐渐苏醒。”

    “共工的力量进一步复苏了?”

    无支祁缓缓点头。

    “这件事情,我不会帮你们任意一方……”

    卫渊点头,揉了揉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晃了晃头,道:“先回家,不管怎么样,先回家……”

    ……

    卫渊回到了博物馆,已经做好了饭菜,火锅早已经准备好,推门的时候,少年谋主微笑着等待,说:“亮掐指一算,渊你当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也差不多了。”

    卫渊都一时间被镇住。

    直到水鬼说漏了嘴,阿亮早早准备好了饭菜,只是一直以法术维持新鲜,其实不是什么未卜先知,最后被谋主大人拉去小黑屋进行了亲切友好的热情交流。

    卫渊吃了一顿博物馆的火锅。

    圆觉的素菜也别有滋味,水鬼特调快乐水,冰镇到了最好入口的温度,一口喝下去,连日的征战和提心吊胆的感觉都仿佛在那种气泡的感觉里面被打散了,筋骨懒洋洋的,洗了个热水澡。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给老道士发了个消息。

    “张道友,最近有空吗?”

    “我有些事情得要和你商量……”

    比如娲皇失踪,比如伏羲真假疑云。

    比如不周山神复苏……

    比如金乌实力。

    老道士很快回答,非常谨慎小心,彰显出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几个人……”

    老天师吃一堑长一智,早就明白了这小子的路数。

    卫渊回答:“就我一个,最多还有珏。”

    龙虎山上,老道士和赵公明齐齐松了口气,难兄难弟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轻松之意。

    嗯,只有那家伙一个。

    无事无事。

    这一次没有拐回来什么了不得的怪物。

    那就没事了。

    看来只是惯常的过来串门,甚好。

    于是老道士爽朗回答:“那你来吧。”

    卫渊把手机放在旁边,沉吟了下,双手结印,心中低语:

    “烛九阴……”

    “嗯,我在。”

    卫渊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回到人间之后,清醒之梦也回来了,或者说,烛九阴他们也回来了,当即双目微阖,真灵带着大羿的魂魄前往自己的清醒之梦。

    当他们出现清醒之梦的时候,神农氏神色微变,和刑天上前一并搀扶住虚弱的大羿。

    烛九阴皱了皱眉,看向大羿,若有所思,语气冷淡:

    “战魂化真灵,看来经历了不少事情……你们遇到了什么……”

    祂看向卫渊,看到卫渊的魂魄真灵已经是白发的模样,微微皱眉,卫渊叹息道:

    “这……一言难尽。”

    “那就长话短说。”

    烛九阴语气仍旧冷淡寻常,灰袍广袖,露出白皙修长,骨节清晰的手掌,端起茶盏,卫渊需要借助大脑,相当‘狗腿子’地凑上前倒茶,烛九阴颇为享受这样的待遇,抬眸看到卫渊,正要开口询问。

    突而,卫渊眉心一道痕迹亮起。

    ?!!

    烛九阴瞳孔收缩。

    这印玺直接飞入烛九阴眼底,一道含笑玩味的女声在祂心底响起:

    “另一个我啊,这是礼物哦……”

    礼物?

    烛九阴神色微凝。

    而后声音消散,眼前一幅幅画面浮现出来——

    身着青衫的‘自己’含笑,厨子双手刀铲相交,满脸警惕懵逼。

    而后,青衫的‘自己’黑发散落,噙着微笑,双手背负身后,趋身上前靠近,笑意盈盈。

    甚至于伸出手指挑起厨子的下巴:

    “那么,从他的死亡开始,至于世界归于寂灭,时间失去其意义,天地万象归于苍白,他都将彻底属于本座,属于烛九阴……”

    “岁月漫长,死亡永恒寂静,一切皆是命定于此,本座自然当安静等待,无需着急。”

    “所以,请尽管去逃吧,但是无论如何,死亡会追上你的。”

    “本座的厨子。”

    烛九阴:“……”

    咔嚓咔嚓……

    从来冷静智谋的烛照九幽之龙,手中的杯盏缓缓裂开。

    化为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