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4章 西王母如是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96
  第0714章 西王母如是说

    数日之前。

    龙虎山,天师府——

    “你希望借我们的力量?”

    逐渐开始回忆起一些东西的天女魃好奇地看着前面的小妹,龙虎山屋子里,作为兵家始祖之一的九天玄女也显化出行,看着眼前过去很安静,现在却下了这样决定的少女。

    她们本来是要拒绝的。

    九天玄女皱了皱眉:“不,不提你要借助我们的权能做什么。”

    “只是一点,珏啊,你现在的实力和根基,哪怕是我们愿意分出来力量交给你,你也无法承受……珏,你要有什么来说服我们呢?”

    九天玄女的嗓音微滞。

    眼前最为柔弱的天女珏伸出手,白皙掌心之上,昆仑玉书浮现出来。

    昆仑玉书,当然没有什么,每一位天女都有。

    但是,在昆仑玉书之上,此刻却有一个个名字烙印在上面,泰山山神,衡山山神,天山山神……一道道泛着金色的名号存在于此,而让九天玄女和天女魃动容的,是这每一个名字,都是直接和珏签订了契约。

    并非是以昆仑的权势压下去,也不是以玉书为依凭来完成。

    而是亲自一个一个去拜访,陈述利害,甚至于有被赶出去的经历,而后,以平等的姿态,和对方完成了天地大道见证的契约,彼此不负,而这一个过程,在最初苏醒的时候,为了寻找西王母的踪迹,她就已经开始了。

    一位白发老者的虚影出现在少女的背后,拱手道:“老夫,泰山。”

    清冷女子的声音回应:“衡山!”

    “天山山神在此见礼……”

    “洛水之河,九曲回荡!”

    “九曲黄河,见过诸位。”

    而后是凌厉险峻的声音:

    “华山!”

    “在下嵩山山主,见过两位……”

    一道道烙印亮起,代表着神州浩瀚的山神和水神虚像站在少女的背后,捧着玉书的少女背后,已经是人影幢幢,祂们形貌不一,祂们眼瞳明亮,祂们每一尊身上都有着少女亲自拜访后缔结的契约。

    九天玄女豁然起身。

    女魃的手掌微顿。

    泰山山神嗓音平和,道:“珏姑娘愿意以真心帮助我等,而此刻有所求,我等自当全力以赴。”

    不知为何,九天玄女突然回忆起来数千年前,西王母娘娘要带着她们前往人间的时候,她拒绝了,因为水流不愿意前往炽热之地,魃拒绝了,她要寻找着庚辰的踪迹。

    代表着土的妹妹也拒绝了,她宁愿留在昆仑之上。

    “愿意代替娘娘,履行昆仑职责。”

    那位妹妹的眼里有着明亮热切的光,愿意承载万物,也希望得到昆仑的权柄,西王母娘娘微笑着颔首,都允诺了三位女儿的要求,于是出现了另一位代行西王母职责的天女。

    出现了兵家始祖的九天玄女,出现了游走于大荒的女魃。

    唯独风愿意陪着王母娘娘行走于人间。

    所以,大地承载着山,但是却远离着山;水流只是行走于固定的轨迹,火焰不会平白地诞生于世界之上,唯独风,哪怕是在极远之处,寂寞如寒冰的冰山,严酷如烈焰的沙漠之丘,还是说青山绿水,千山万重。

    只有风会平等得吹拂过一切。

    所有的缘法,在一开始就已然奠定。

    风曾经在数千年的岁月里吹拂过山水。

    过往的因果在几千年里慢慢等待。

    直到她叩响了这些神灵的门扉,直到她在大劫之时朝着祂们伸出手。

    于是她的鬓角发丝微微扬起,契约是双向的,正是因为平等的契约,所以一道道契约的光汇聚起来,于是衣摆之上自然而然浮现出了水纹,于是袖袍之上千山重叠,苍山负雪,明烛东南。

    于是西王母站在了这里。

    唯能负担极重,方可踏足至高。

    九天玄女失神。

    终于明白了当年西王母娘娘微笑着询问祂们时候,究竟是在问什么。

    旋即突然对那位主动渴求西王母之位的妹妹觉得叹息。

    原来西王母并非是凌驾于众生万物,而是被山水诸神所簇拥着成就。

    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啊……

    女魃敛了敛眸,眼前少女的力量当然不如她,但是这样的根基却已经打下来了,她想了想,道:“既然你已经有担负我们两个权能的资质,那么借你力量,倒也是没问题的。”

    “那么,你要这力量的理由呢?”

    珏道:“去大荒救一个人。”

    女魃摇了摇头,道:“你已经花费几千年的时间打下了成为下一代西王母的根基,而大荒天帝的实力远胜于现在的你,人间有一句话,千金之躯,坐不垂堂,作为未曾成长起来的西王,你去大荒,过于危险。”

    “我要理由。”

    珏道:“理由的话,他是昆仑目前最重要的盟友之一。”

    “他可以联系到九幽之主,他和青丘国的关系莫逆。”

    “和人间龙虎山关系亦是极好,和道门佛门都有足够的关系在。”

    “拯救他的话,就相当于,救回来了这一切的同盟。”

    女魃沉默,缓缓点头,叹息道:“……理由足够。”

    “我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来拒绝了。”

    “那么……”

    她眸子里有一点温暖的赤红,伸出手按了按珏的头发,属于火和水的力量同时落入少女的眉心,被风汇聚,化作了一点印痕,声音顿了顿,嗓音柔和道:

    “一路小心……”

    “西王母。”

    ……

    而大荒之中。

    汇聚了风,火,水的力量,毫无疑问彰显着作为天之五厉五残权能的西王母,帝俊一双墨色瞳孔倒映着前方的少女,道:“救人……”他手指轻叩玉箫,道:

    “闯入我大荒,只是为了救人。”

    帝俊语气平淡,道:“那么,我需要你给我个理由。”

    “作为昆仑之主,而闯我大荒的理由。”

    “否则的话,哪怕你是第二代的西王,我或许也要请你做客一段时间了,以新一代西王母之身,来我大荒,如此冒险……”

    “是大胆狂妄,还是说,看不起我大荒?”

    少女身边气机转动,原本在人间时的少女发饰摘下来。

    黑发垂落,眉宇抬起,发丝当中缠绕着红色的丝线,神性空旷之美自然浮现,抬起手,三道不同的气机流转,经由山海万象,隐隐和此刻的帝俊分庭抗礼,不逊下风。

    清冷的声音回答:

    “他是昆仑山神。”

    “既是我昆仑支脉之一,那么,便当归于昆仑。”

    帝俊深深看着前方代表着山海万象的新一代西王母,祂可以对开明出手,但是却不能对这个西王母出手,因为西王母乃是昆仑之主,至少名义上仍旧具备这样的威慑力。

    如果对她出手的话。

    就相当于直接挑衅昆仑,陆吾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陆吾出手,开明纵然不会站在西王母一侧,也会顺着大势和陆吾联手,昆仑如此尚且无惧,但是到时候,若是归墟也同时顺势而动……毕竟,归墟是在神代外海,那里恐怕会有那位。

    还不是时候。

    帝俊想到了那十枚射日箭,缓缓收手,道:

    “原来如此。”

    “是为了属下而来,裹挟大势……”

    “西王母,你算是破了我一招,带他离开吧。”

    “但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帝俊显而易见,认为对方是靠着大势让自己收手,这样也算是被破去了一招,纵然破去祂招式的乃是这三界八荒胶着的大势,而非是眼前的两人的实力。

    但是被破就是被破了。

    帝俊略带一丝赞赏,道:

    “况且,为了一脉山神而能犯险,把握大势。”

    “作为昆仑之主,虽然以身犯险,稍显鲁莽,但是,并不差。”

    “也唯独如此,才能服众。”

    帝俊摇头,而后天地万象重新开始流动变化,帝俊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唯独星空悠远,洞箫之声,若有若无,逐渐远去,卫渊松了口气,支撑着站起,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女,肚子里有无数的疑惑。

    可是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还是:“珏你怎么过来了?”

    “这里太危险了!”

    “大势逼迫帝俊,这样的手笔,是阿亮的计策?!”

    卫渊隐隐有些动怒。

    眼前少女摇了摇头,道:“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我是西王母之身,而陆吾和开明不在这里,不管开明是敌是友,但是只要祂们两个还在远处,就能给帝俊带来一定的威慑,祂就不敢把我怎么样,我也能把你带出来。”

    卫渊张了张口,突然意识到,眼前少女是西王母在人间游历许久。

    寻来各种人杰教导过的。

    是的,脑子跟不上的,只有自己。

    这不能怪谁,毕竟连夫子都教不好他。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还是道:

    “可是,你作为新一代的西王母,贸然来大荒,也太危险了!”

    这算是第三次听到同一个问题。

    珏没有了之前的冷静清冷,道:“难道我就没有资格冒险了吗?!”

    “就像是个金丝雀?”

    “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卫渊一呆,解释道:“可是,作为昆仑之主,下一代西王母。”

    “千金之躯,坐不垂堂!”

    “不是不能冒险,而是冒险得有对应的价值。”

    “是只有对于昆仑来说极为重要的事情,才能值得你去冒险。”

    “你!”

    少女隐隐气恼,这次没有说那些符合逻辑的理由,只是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小声飞快地道:

    “可是,下一代昆仑之主西王母的夫君安全,也是对昆仑很重要的事情啊!”

    “嗯?珏你说什么?”

    卫渊疑惑。

    “啊?!没什么!”

    少女抬了抬头,面色微红,然后还是搀扶起硬接天下第一帝俊一招的卫渊,道:

    “走吧,无支祁已经把回家的路清扫了一遍。”

    她轻声道:

    “我们回家。”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