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8章 帝俊之威,噎鸣前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32
  第0708章 帝俊之威,噎鸣前来

    前方面容俊朗的帝君右手背负身后,左手持一柄玉箫。

    黑发似乎那些游侠少年一般束成了高马尾,其中夹金丝。

    一双瞳孔倒映着同为十大巅峰之一的开明。

    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让作为背负剑道魁首概念的开明九首之一身躯紧绷,下意识进入到了极端的戒备当中,掌中那一口化用昆仑神意的神兵受激而动,鸣啸嘶咆,剑锋流光一缕,便是千万里昆仑。

    帝俊问道:“为何最后要送出那一剑,以成全他。”

    “不担心他更进一步,让你也陷入生死危机吗?”

    “哈哈哈,不以性命为赌,这所谓的布局未免过于无聊。”

    “如同凡间的游戏,故意给自己增加一些难度,这样,才算得有趣。”

    白衣开明洒脱大笑。

    “原来如此。”

    男子点了点头,抬手,嗓音漠然:“那么,准备好死了吗?”

    “死吗?”

    开明持剑,突然低喝,一身的气机交错暴起,强行以付出某种代价的方式,将卫渊留在祂心口的创伤稳定住,一身气机再度不断地提升,最终抵达了这一道身体的全盛,长剑微微指地面,叹息道:

    “没有想到千年没有过的伤势,居然是一个凡人给我留下的。”

    开明九首抬起剑,墨色泛紫的妖异瞳孔里浮现出狂热,和其本体的冷漠似乎不同,唯能诚于剑,方能极于剑,长剑一摆,洒脱大笑道:“……神代战力第一,帝俊。”

    “我也想要见识下啊。”

    “请!”

    抬手一剑,剑光潋滟,化作了千万里昆仑,而昆仑之下,凡尘众生,百千类人生交错,竟然是将卫渊的故里和故人两剑全部化入,于立意之上,竟然还要更高出一筹。

    神话概念爆发。

    帝俊右手持箫,背负身后,左手抬起,并指出招。

    剑光瞬间暴烈,而后星光大盛。

    剑光被一双白皙手指接住。

    帝俊手指交错。

    剑光寸寸崩断。

    左手抬起,玉箫掌中微转,点在开明眉心。

    天地群星猛然光明大放。

    一瞬死寂之后。

    白衣开明持剑站定,低下头,叹息一声:“神代第一……”

    眉心出现一道贯穿性伤痕。

    开明张开口喷出一道金色神血,而后晃了晃,旋即崩碎消失不见,帝俊漠然拂袖,周天星斗直接定住天机,哪怕是开明的诸多后手也再无效果,帝俊不擅长天机预演,但是却擅长摧毁镇压。

    斩其体魄,灭齐神魂,镇压天机,轮回不存。

    语气没有起伏:“九首开明。”

    “如果是你的全盛本体,或许能和我交手。”

    “现在的你,太弱了……”

    “出来罢。”

    样貌如人间游侠儿的帝君开口,一道身材修长,双目闭住,鬓角白发如雪,样貌有种奇异的易碎感的天神噎鸣走出,微微俯身行礼,道:“帝君……”

    帝俊屈指叩了下玉箫,道:“你去和那人完成之前的事情。”

    “顺便护住常羲。”

    “是。”

    噎鸣点头,沉默了下,道:“帝君……属下想要询问……”

    “要问我为何不曾第一时间将常羲救下?”

    帝俊看着星空,沉默了下,道:

    “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而此番经历,自有其价值。”

    “这千古不变的大荒,也该有所变化了。”

    “这次,或许就是变革之机。”

    帝俊张开手,一枚落叶在他的掌心,最后被风吹走,掠向八荒。

    “变革之风,自青萍之末而起。”

    噎鸣不知道帝俊在说起这些话的时候,究竟是在想着什么,那双眼睛里面又究竟看到了什么,只是安静站在旁边,许久后,帝俊摇了摇头,道:“对了,你此行身边不是带着六名元辰么?怎么只剩下了四名?”

    噎鸣道:“其中一名,被那剑客刺穿了肺部,现在修养。”

    “另一名……”

    祂声音顿了顿,脸上似有无奈,最后还是语气柔和道:

    “被不周山神以臀撞了一下,撞飞出去,后来发现那一下把腰给撞闪了,骨骼有些凸出,可能得要多休息一段时间了。”

    ??!

    帝俊的脸色浮现出惊愕。

    ……

    “呼,好了。”

    一个小院子里,不周·从不记仇·山神把卫渊放在床铺上,以气机给他洗练了一遍身体,把卫渊扔在床上,揉肩敲背,祂老爷子毕竟才刚醒过来,而且还只是不周负子山的根基,这一番下来也是够累的。

    看向旁边的常羲,老人笑了一声,道:“心底很挣扎吧?”

    祂道:“一方面,是作为神的立场不能允许这样的战力出现在人族,另一方面,这又是你的救命恩人,可是归根结底,却又是他把你绑走了的,这样一来,心中自然是千回百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帝妃常羲敛了敛眸,不答。

    老山主低下头,看着卫渊,感慨唏嘘道:

    “刚刚开明那一剑,唯独见到抵达相同境界的人才能看得到里面的玄机,否则的话,哪怕是帝俊和伏羲也只能见到一剑斩来,可是偏偏,这小子就是世上唯二能领悟那一剑的。”

    “另一个,则是那天晚上的噎鸣。”

    “一个以空间之法入剑,一个是以岁月时序淬炼。”

    “也不知道开明那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者唏嘘感慨,那边的卫渊突然低喝一声,一下睁开眼睛,猛地坐起身来,面色发白,剧烈喘息着,刚一回过神来,就低下头寻找手中的剑和不死花,而后发现这两件东西都还好好地被握在手中,这才松了口气。

    往后靠坐在枕头上,呼吸逐渐平缓下来。

    “狐狸崽醒了?”

    不周山神凑过来,伸出手拉住卫渊的肩膀,左边捏捏,右边按按,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终于算是恢复过来了,没有问题,这根基铸造得不错,虽然没有最深厚,但是得了那一道一往无前的剑意,不亏,大赚了!”

    “要是你在地下憋着,反倒是这辈子都不要想递出那一剑。”

    “虽然是赚了,可亏了的更大。”

    “我……”

    卫渊低下头,回忆起来自己刚刚的经历,知道是眼前这位老者给自己眉心打入的那一道灵光,以及其中蕴含的那些文字,帮助自己完成了三教合一的期冀,也是祂将自己送入雷火之中,完成淬炼,才捡回一条命来。

    挣扎着起身,郑重一礼,还没有开口,那边的老者哗啦一下直接避开,身子都把桌子都给撞翻了,连忙转身把桌子给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来,连连道:“使不得使不得,小家伙,你停下。”

    “你当时舍身救我,老头子就给你一篇气决,现在咱爷俩因果两清,一拍两散,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没必要再计算什么,那一段口诀,你就当做是路边顺手捡来的。”

    “我和你可没有什么恩情。”

    老者一下躲得远远的。

    卫渊笑答道:“只是多谢前辈而已。”

    老人道:“老头子过两天就走人,这事情不能再掺和下去了。”

    “你小子要是有良心的话,这几天就多做几顿饭。”

    “给老爷子我开开胃。”

    卫渊微笑道:“自然。”

    老人大喜。

    不周山神心满意足,看了看卫渊手上的那柄断剑,这柄新的长安剑是原本大唐年间的佩剑和后来断裂的铁鹰剑相融而成,之后却又被金乌大日权能熔断,旋即又坠入了雷火至阳至刚之处,现在已经被熔铸地看不出原本模样,灵性尽失,成了一块废铁。

    老者抚了抚须,安慰他道:“哎呀狐狸崽你也不要太伤心。”

    “我看你这把剑虽然现在是成了一团,但是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剑器也是可以如人一般成长的,老头子我就觉得这剑身里面还有一缕造化,大概是你拼死回去把它带出来的时候,让这剑终究残留了一缕灵性。”

    “往后搜集些好材料,一并去海外,找祝融。”

    “祝融?”

    “是啊。”

    不周山神理所当然道:“天下铸器的四位巅峰好手里面,你能找到的,一个就是女娲,补天裂之法给你这把剑重铸的话,多少是有点浪费了,而且,你要是把女娲找出来只是给你铸剑,老头子觉得你该先补补脑子。”

    “再说补天裂之法不简单,需要付出一定代价,你要是让她给你铸剑。”

    “伏羲可能会把你按在地上先捶一顿。”

    “而另一种你可以找到的,就只有祝融了。”

    不周山神道:“以祂的铸器之手法,你这柄剑,当能脱胎换骨,再度重生,毕竟,那小子,也属于是我们那个时代十大之下这个层次最强的一批了,铸剑炼器之术,天下独步。”

    “嗯??”

    “……”

    卫渊和常羲同时怔住。

    看向了前面抚须道出那些古代隐秘的老者,迟疑了下,还是道:

    “可是……”

    卫渊道:“火神祝融,属于是十大巅峰之一啊,是四方诸神。”

    不周山神怔住,旋即道:“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四方诸神,西王母,共工,后土,祝融,就祝融那小子最弱,比那三个弱一个档次,西王母那小丫头简直凶悍无比,一手元金杀伐,能从神代这边杀到那边去,后土化生万物,在化生之上比娲皇还强。”

    “至于共工……嘶呼……”

    不周山神咧了咧嘴,一脸晦气:“算了,不提他,一提他就腰疼。”

    “哎呦我的老腰……”

    老山神敲了敲背,抬起头就看到了同样撞了自己腰杆子的卫馆主。

    沉默。

    腰更疼了。

    希望不会有一天同时看到这两个小子坐在一起。

    想到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老山神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左边腰子和右边腰子同时疼起来了,咧了咧嘴,只好转移话题,道:

    “总之,不管怎么说,祝融那小子都不可能在里面啊。”

    卫渊迟疑道:“可是,祂确实是十大巅峰之一……”

    就像是之前,哪怕是昏睡半死深受反噬的时候,面对被卫渊带过来,仇恨值拉到满格的战神刑天,也就是眼眶发黑了下而已,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和老山神被撞歪了腰,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卫馆主眼观鼻鼻观心。

    表示这件事情应该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不周山神沉默,沉思,伸出手指掰着指头数,迟疑道:

    “我看看,陆吾那小子,开明,西王母,共工,后土。”

    “伏羲那性子蔫坏的小子,女娲,帝俊,还有烛九阴,以及老头子我,没错啊,是十个,祝融那小子就算是比起石夷那些更强些,但是也没资格进入到十大才是。”

    老山神沉思,而后恍然大悟,道:

    “是不是有哪个倒霉蛋的位置被顶替了?”

    终于明白过来的卫渊:“……”

    一直保持沉默不说话的常羲:“……”

    老山神眼冒精光,右手一拍膝盖,哈哈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在老夫沉睡这些年居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说说,小狐狸,到底是哪个蠢货居然被超了的?是共工那小崽子?哼哼,比如说因为撞到了德高望重的老夫,故而被怒而除名?”

    “还是说,是西王母那小妮子?”

    “哎呀我就说嘛,没事儿展露什么战神形象算是个什么?”

    “端庄点,雍容点,不要动不动就把天之五厉握在手边,吓都吓死个人,一头头发毛毛躁躁的,不好看……”

    不周山神极端热情,直接说出了一个个诸神黑历史。

    将陈年老瓜掏出来和卫渊分享,然后道:

    “是谁?!”

    “到底是谁?!”

    “说,小子你快说,老夫要立刻赶过去,我要狠狠地嘲笑祂们!”

    卫渊张了张口,看着满脸期待,眼底放光的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

    “啊这……”

    他沉默了下:“您有没有想过?”

    “这个人,是您?”

    不周山神的笑容戛然而止:

    “???”

    “嗯?!!”

    ……

    终于明白十大耻辱的名号代表着的,其实是十大巅峰高手有十一个,是十大外加一大耻辱的卫渊嘴角抽了抽,而屋子里,不周山老伯坐在墙边,整个人像是燃尽了。

    满脸呆滞。

    “不可能……不可能……”

    卫渊无奈,却突然察觉到了一股气机。

    此刻他的气机已经逐渐恢复过来,下床推门,见到外面桃花树前,身材修长,黑发如墨,唯独双鬓苍白,有易碎气质的天神噎鸣倚靠着桃花树而站着,仿佛时间的流动都变慢,似乎是感觉到了卫渊的动作,天帝副君收回视线,微笑道:“叨扰了。”

    “噎鸣?!”

    “你小子来这里做什么?”

    不周山神反应过来,从屋子里大步走出来。

    站在卫渊前面。

    噎鸣双目闭着,指了指卫渊,微笑道:“这,就要问他了。”

    “在那一夜他带走山神您的时候,可是和我说了一句话的……”

    不周山神怔了下。

    那一夜,卫渊正是和噎鸣说了一句话,让其分心,才成功顺势带走了老山神,而那句话此刻回忆起来,正是——‘想要知道,是谁暗中操控控制着你的属下十二元辰吗?’

    噎鸣微微俯身行礼,折扇按在胸口,嗓音柔和道:

    “在下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得知这个秘密。”

    卫渊缓声道:“可以……但是,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其价值。”

    “你又要拿什么东西来交换?”

    噎鸣微笑道:“我确实带来了一个可以交换的情报。”

    卫渊道:“可是我也有我想知道的事情。”

    “也或许,你带来的那个,恰好是我想要知道的那件事?”

    噎鸣脸上微笑儒雅,道:“或许如此呢?”

    “我带来的情报是……”

    “我想要知道的是……”

    两人声音顿了顿,同时低语:

    “羿的下落。”

    “羿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