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7章 神话概念·炎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47
  第0707章 神话概念·炎黄

    一剑狠辣,带着几乎全身全力以及绝对的杀机,几乎将开明的心脏连带着半边身躯都斩裂开来,但是几乎是在同时,卫渊的眉心刺痛至极,开明掌中之间猛然回斩。

    开明的黑色瞳孔内敛,先前的焦躁化作了诱敌的迷雾,内里冰冷。

    剑光如同自九天之上俯瞰天下万物的傲慢。

    正是三千里玉龙雪莽,昆仑景致。

    以自身被几乎洞穿心口为代价,以不可思议之剑招,生生逼退不周山神和卫渊,白衣青年衣袍染血,仍旧想要挺直身躯,但是终究心脏被斩的伤势对神来说都无法忽略,身子一个踉跄,剑锋猛地拄在地上,一双黑色泛紫的瞳孔死死盯着前方的卫渊和不周山神。

    黑发散乱,气机却尤自浩瀚而烈。

    独属于剑者的凌厉和刚强,剑折刚不易,并非是人族才有。

    似乎想要说什么。

    一张口,金色鲜血喷出。

    开明九首之三,气机几乎是崩溃般地降低。

    卫渊喘息急促,雷火交织于身,化作甲胄般的防御,连手中的剑都是凝聚雷火,不周山神曾经说,他如果走到未来的极限,能够抵达万劫不坏的层次,但是却绝不是现在。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到了肉身和精神的极限。

    但是极限之下,裹挟着雷天大壮之卦的加持,背后偷袭,居然只是重创了开明,十大巅峰……卫渊五指握着雷火之剑,黑色瞳孔死死锁定了前方的敌人,深深吸了口气,气机在心口碰撞,化作了雷霆和烈焰的气机。

    不周山神侧身,双臂交错,拦在了常羲之前。

    刚刚开明就是强行以死换死,哪怕是代表着开明剑者的一面,其谋算之术仍旧潜藏在心底深处,不周山神嘴角抽了抽,老爷子最讨厌这些滑不溜秋的玩意儿了,可是为毛才醒过来就遇到这样的对手?

    “剑招……叫什么?”

    开明兽第一句开口,居然是询问那一剑。

    卫渊吐气:“第一剑,故里。”

    “第二剑……”

    他的声音顿了顿:“故人。”

    “故人,故里……”

    白衣青年呢喃数声,洒脱大笑:“故人归故里,命数终长安。”

    “好剑法,但是,以此剑法,似乎还留不下我。”

    巅峰十大毕竟是巅峰十大,哪怕是分灵,也代表着对其余层次的绝对碾压,哪怕是十大之间,也只是在特殊环境特殊作战区域能分出上下,却绝难以留下对方的性命。

    娲皇伏羲联手压得过帝俊,却也绝留不住祂。

    “渊……不,卫渊。”

    开明抬手擦拭过嘴角的鲜血:

    “我认可你了。”

    “作为我的对手。”

    祂掌中剑一扬一刺,气机鼓荡,仿佛衍化苍生万物,卫渊瞳孔收缩,神色愕然,这两剑,正是他的故里和故人,但是隐隐然又有其余的变化,舍去了人道苍茫,换取了神道恢弘。

    不再是踽踽独行于岁月的人。

    而是俯瞰万物苍生变迁的神。

    剑术变化,气韵绵长。

    “好剑法。”

    明明重伤的开明洒脱认可,而后抬起手掌中那柄仿佛苍茫雪原,其上镶嵌宝石,锋芒却尤自凌冽的名剑,道:“一剑还一剑,你这两剑我看了,还你一剑,看好了,这一剑,叫做昆仑!”

    手腕一抖,剑锋凌冽,一缕寒芒锐利自剑锋边缘诞生,旋即越发壮阔,仿佛三千里玉龙雪莽,苍茫而来,并非是容纳昆仑于我的剑下,而是以我的剑锋演化昆仑。

    我剑即昆仑。

    卫渊瞳孔收缩,这一剑居然真的只是衍化,堂堂正正地将其中的诸多变化展现在他的面前,作为人间巅峰的剑客,这一代表着神灵坐观十方感悟的剑招几乎是瞬间就烙印在了他的心底,随心便可出招。

    而在这个时候,开明身形瞬间后掠。

    趁着卫渊不可遏制失神的时候,瞬间远去。

    不周山神唉声叹气,祂的确可以追上去,但是现在这边还有需要他照顾的人,而且,他对那开明实在是太忌惮了,那小子就像是浑身长满了刺的刺猬球,总感觉碰一下就得一手的刺。

    老山神给卫渊护法。

    只是短短数个呼吸,剑痕消散,常羲也尽力想要看出些什么,但是却也只是看到了飞虹般消散不见的剑光,除去了觉得惊艳之外,并没有什么收获。

    卫渊抬起头,看着开明远去的方向,嘴角扯了扯:

    “他在跑。”

    “他的死劫很重……”

    “所以才不想要纠缠吧?”

    “死劫?”不周山神疑惑。

    “嗯……越来越重了。”卫渊回答,夫子留下的帮助还没有彻底消散,所以这莽夫居然也有了卜卦的一些手段,而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那位写下了《说卦》解答周易的老人,境界抵达了逆反先天八卦易数的级别。

    数往者顺。

    知来者逆。

    往者为过去,来者为未来,逆反先天八卦,坐观过去未来。

    不周山神过去看着卫渊的情况,伸出手掌左边捏捏,右边捏捏,先是脸色大喜,而后却又浮现出了一丝丝遗憾的神色:“可惜了,可惜了啊,你如果在那里面多待一段时间的话,根基还会更深厚的。”

    卫渊想到了那最后递出的一剑,道:“或许吧……”

    “但是,我也得到了更重要的东西。”

    他身子晃了晃,嘴角流出鲜血,气息同样萎靡不振下来,不周山神搀扶着他,打算直接将他带走去养伤,现在相当于刚刚从最为暴烈至阳之地洗练出来,处于最为虚弱的状态,但是卫渊却挣脱开了老者。

    踉踉跄跄走到那雷火之池边缘,看着暴烈的烈焰,然后毫不犹豫直接跳了下去。

    不周山神:“??!”

    “狐狸崽,你做什么?!”

    卫渊不答,现在的雷火之气居然无法再对他造成杀伤,一直到深层次才能有压迫感,体内被这洗练留下的那些伤势再度受到压迫,更何况,现在已经没有了太阴至纯之气护身,却也不管不顾,死死地下到了最深处。

    伸出手疯狂地拨动那些雷火晶淬,手上出现一道道狰狞的伤势。

    直到看到了那柄被放下的长安剑,伸出手,猛地握住。

    嗤的声音。

    哪怕是在这雷火之地,卫渊的手掌仍旧被炙热无比的高温烫伤,却咬紧牙关,猛地用力,将长安剑拔出,而后重新自此地上去,他现在是刚刚完成了最危险的试炼,而后强行和十大巅峰的分灵之一交锋。

    之后再入险地。

    哪怕是经历了这一番磨砺,逐渐开始脱胎换骨,但是这是一个漫长的旅途,是打下了根基,而非是一蹴而就,像是最基础的炼体,也是必须慢慢打磨的,何况越是境界高深越是需要谨慎。

    第二次跨越雷火,比第一次简单些,但是这一次不再有帮助。

    卫渊抬起头,最后的时候,心口突然有残留的不死花印记升起,似乎是在这无边的至阳至刚气机激发下,这最后的不死花之力,化作了眼眸安静,面容清丽的天女模样,似乎是在上面,朝着他伸出手。

    无悲无喜,就是当年摘下不死花时候的天女。

    侠客咧嘴一笑。

    珏啊……

    卫渊伸出手,抓住了不死花最后气机所化的珏的手掌。

    像是抓住了当年摘下不死花的少女。

    而后手腕用力,没有去接受不死花最后的气机,而是伸手握住,抓住了不死花,猛地一拉,那单纯气机化作的少女被拉向他,雷火中的剑客一手握剑,一只手拥抱少女,不死花气息消散。

    而后奋起力量,冲破了雷火之渊。

    那边的不周山神正死死盯着这雷火涌动着之处,看到雷霆烈焰交错分开,轰然一声,一个身躯出现,然后几乎是挣扎着爬上来,用肩膀和手肘支撑住边缘竭力,翻身上来。

    才上来就因为压力和之前对精气神的损耗彻底昏迷过去。

    老人惊叹,用衣服把他身子罩住,看到他哪怕昏迷,手中却死死握着一柄几乎已经被熔铸到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剑,不周山神怔了怔,看到卫渊的左手死死握着一株失去神异的,寻常的花朵。

    一手握剑,一手护花,哪怕昏迷,眉头死死皱着,不肯放开。

    不周山神伸出手碰了碰,手指仿佛铁铸一般。

    “小家伙也是难啊。”

    老人叹息,将他抱起来,带着常羲迅速远离了这一处地方。

    ……

    脚步迅捷,遁光敛去,以防万一被察觉出来。

    开明剑首捂着胸口,嘴角鲜血流出,速度极快,欲要远离此处。

    他虽然并非是开明执掌坐见十方的那一端,却多少也有谋略之才,如同剑锋凌厉,于人于己皆不留半点生机,却万万没有算到,那个人居然从必死之地必死之境里挣脱出来。

    算尽了苍生,看破了天下,却漏算了人心吗……

    祂伸出手按着心口,那一道剑痕留下的伤势,居然无法恢复痊愈。

    有另一种类似于神话概念的东西附着于剑痕上。

    哪怕是天神之躯,岁月之体,却也无法恢复,或者说,恢复的速度慢得仿佛是凡人的肉体凡胎。

    “呵……炎黄……”

    “下次相见,必有所报。”

    开明再度开口咳出一口鲜血,脚步突然一顿。

    祂似有所感,抬起头,看到了天上的群星列宿,而诡异的是,无论祂的速度如何快,这群星列宿相对于祂的位置,居然是丝毫不变,仿佛将他的命格和岁月空间,全部锁定,都是必死之星象。

    开明剑首收回目光,抬起头,黑色泛紫的妖异双瞳看向前方。

    一名身穿暗金常服的男子站在前方,黑发如墨,以金丝系做马尾。

    眼神淡漠,面容俊朗。

    神代单体战力第一。

    帝俊。

    状态——全盛,本体。

    开明,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