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6章 光的方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30
  第0706章 光的方向

    “开明九首……”

    “是,开明九首,每一首执掌一天门,代表天地一极限。”

    开明抬起手中之剑,丝毫不逊色于卫渊的剑道境界爆发而出。

    凌厉霸道之气几乎让不周山神都感觉到了危险,如果说,卫渊所具备的,是一步一步,踽踽独行,踏过千山万水之后的拨云见日,淬炼万遍之后的直指本心,是剑道之纯。

    那这就是坐看云起云落,万物生灭的浩瀚和从容。

    为剑道之高广博大。

    开明九首其之三,剑道。

    一瞬之间,同样直抵概念层次的剑术出现,直杀不周山神。

    老山神双臂交错,那斩神灭魄,荡尽千古的剑锋斩落。

    狂暴的气机交锋,却硬生生压制在双方身周三尺之内。

    不周山神神色微变,这凌厉的剑锋,竟然具备有跨越身躯,直斩神魂要害的特性,甚至于,在这苍古岁月之下,其剑术境界,还要在化空间和红尘入剑的卫渊,和化岁月和时序入剑的噎鸣之上。

    开明九首。

    也就是说,这位能坐见十方的天神,还有其余八种道路,都抵达了神话概念级别?这是什么级别的妖孽?不周山神右拳缓缓打出,似乎缓慢,实则奇快无比。

    一层层空间被搅动,仿佛化作了拳脚甲胄。

    白衣青年眼底浮现出了属于剑者的狂热和霸道,完全不退不避。

    放下剑,是布局千古的智者,但是提起剑,那是稳坐天下第一流的剑道至尊,反手一剑,直破其锋,鬓角黑发扬起,迸射的气机从一侧飞出,这片险地的大地崩裂,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直接朝着极远处蔓延。

    被波及到的大地坍塌。

    不周山神双眸微敛,苍茫厚重之气浮现。

    “聪明才智,足堪过人。”

    祂道:“但是涉猎过多,却绝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说有谁能够评价眼前惊才绝艳到了令人恐惧,全盛至少身负九种神话概念的开明,也唯独眼前的老者了,撑天拄地,挟山超海,其性格虽玩闹,但是实力不容置疑。

    十大之中,哪怕是伏羲,当年和祂正面对招七次,也是重伤。

    也是以正面交手,伏羲不死为要求,让老头子做下了誓言。

    天机苍茫,玄妙不可预测,但是,一切的规则,都可以被纯粹的力量打破,当天地亦在一手之中,万法不过是过眼烟云,哪怕此刻的只是不周负子山,当决定解放力量的时候,也散发出了恐怖的力量。

    不轻易出手的誓言直接被无视。

    “或许如此。”

    开明兽洒脱微笑,道:“若老山神当年也有如在下这样的推占之能,想来也不会只是远远看个热闹,便被后辈撞得当场昏厥过去吧?尤其是……”

    祂声音顿了顿,玩味笑道:“还是两次被撞到。”

    “哎呀哎呀,真是厉害。”

    “在下看得趁兴吃了好几串糖葫芦。”

    “牙都笑得酸了。”

    不周山神嘴角抽了抽,勃然大怒。

    剑锋,拳脚,力量无双和高邈到天之巅峰的剑道,开明眼底神光灿烂,靠着自身实力和位格,生生逼迫,让不周山神难以立刻前往到雷火之地将卫渊捞出来,而白衣青年立于这悬崖之前,剑锋指向前方老者,道:

    “这小子是生是死,就看缘法。”

    “我不会再出手,阁下也不要想要帮忙。”

    “恰好,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讨教。”

    开明道:“在下一直想要知道,这天下群山万壑,最高的那个,究竟是不周山,还是说,是我昆仑?”

    “今日,请教了……”

    剑道,恢弘。

    ……

    雷火极深之处。

    这里远比先前卫渊所处的地方更为灼热,狂暴的灵气潮汐几乎要让人彻底湮灭化作灰烬,连魂魄和真灵都要被焚烧成最基础的粒子,但是那种粘稠的灵气潮汐,反倒是表面上看起来安静下来。

    简直像是深蓝色的海洋,而卫渊失去挣扎的力量,缓缓下沉。

    超越极限的炙热,让他几乎无法再抵抗住,身躯的防御被击破,而体内的太阴至纯之气快速消耗,等到彻底耗尽,没有了庇护住他魂魄的东西,他的灵魂就会在瞬间被燃尽,连转世的机会都不再拥有。

    不行,不能这样。

    是开明,我要上去帮忙……

    卫渊挣扎着稳住自己的身体,抬起头来,猛地伸出手掌,按在了墙壁上,五指猛地曲起,直接将身体固定住,这一动作带来的剧痛让他的面容狰狞扭曲,但是却还是强行稳定住。

    就仿佛伸出手在热水当中,在身体逐渐适应这个温度刺激的时候。

    突然猛地划过,将会感受到更为剧烈的炙热刺痛。

    卫渊咬住牙关,死死控制住身体,抬起头,瞳孔以道门瞳术看到了高处的风景,拼尽全力,左手再度抬起,撞破这雷火烤灼之劫,猛地伸手继续,每一步都仿佛天雷自天灵劈落,要将他劈做焦炭。

    仿佛烈焰自脚底升起,要将他化作飞灰。

    雷火在心口交汇,再和太阴至纯之气碰撞,如同有人以钢针刺入心口搅动,只是一个动作,就仿佛硬生生以双肩扛着这雷火大势前行,卫渊张口喷出鲜血,而鲜血还没有咳出来就被烧灼成灰烬。

    如同有无数的手掌压在他的肩膀上,要将他压下去。

    在这深入深渊十万丈之处,雷霆奔走,烈焰横行,一个几乎要被焚烧的身影,一下一下往上面艰苦爬行,每一次的动作,都代表着天地之气的一次对抗,每一次的动作都仿佛天雷地煞在心脉奔走的撞击。

    是在天地之间踽踽独行的蝼蚁,是踉跄濒死不肯倒下的蚍蜉。

    是五千年不断轮回之下的倔强。

    双目因为剧痛逐渐涣散。

    不能停下。

    不能把外面的麻烦交给别人。

    不能……

    不能死在这里。

    还有我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还有我必须要完成的道路,必须要完成的责任。

    抬手,握住一块石头,卫渊的意识已经逐渐支撑不住这即便是神灵都会被彻底燃尽的痛苦,五指逐渐失去力量,耳畔传来了轻笑的声音:“原来,这就是支撑着你走下来的东西吗?”

    他艰难地抬起头。

    白衣的青年负手而立,微笑着俯瞰着如同蝼蚁一般挣扎的人。

    卫渊的黑瞳逐渐涣散。

    心口突然再度传来了剧痛,瞳孔骤然收缩,眼前出现的,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兵戈沙场,是墨色的项字大旗,前方身穿墨色铠甲的英武青年,千古无二的名将项羽。

    其手中的霸王枪,挑开了自己的剑,刺穿心口。

    拔出枪锋,自己倒在战场之上,双目空洞。

    突而眼前所见的变化,化作了沙场,无数的烈焰焚烧,一个个熟悉的带着黄巾的朋友倒在战场上,化作了焦尸,朋友死去,老师死去,长辈死去,最后连志同道合的故交,弟子都尽数为了一个荒谬的梦飞蛾扑火。

    当最后目送着弟子的弟子怀揣着不可能完成的大业,作为大汉最后一位大将军而战死。

    道人卫渊闭上了眼睛,结束了满是失败的一生。

    持剑纵横,却要亲手目送好友圆寂,看着一路走来的朋友回归故里。

    最后老死江湖,终其一生无法踏足那一座封禁着天女的山。

    老迈到连剑都忘记的地步。

    终于一日,不甘心地死去。

    遍数过去,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地虚无。

    一幅幅画面不断地浮现心头,白衣青年微笑着化作了虚幻之形,这雷火至阳之地,本就会孕育天下至阴至邪之物,这些被雷火压制在底部的心魔邪魔,自此刻奔涌而出,抱住卫渊的肩膀,拉着卫渊的手臂。

    猛地要将他重新拉回死亡。

    这个孤独的灵魂奋力挣扎着,往日的痛苦,身躯的剧痛,魂魄被煅烧的绝望,但是却绝不屈服,哪怕是只有我独自一人,也不可能在这里停下脚步,他抬起手掌,面目狰狞,猛地一拳砸出,将一道心魔秽影打碎。

    而后竭力往上挣扎着前行。

    心中像是在催眠自己一样。

    哪怕只有我一个人。

    哪怕……

    哪怕只我一人在此,也绝不会向你屈服。

    他竭力伸出手臂,猛地向上探去。

    咔嚓一声脆响,手中扣着的晶壁崩碎。

    本就是在苦苦支撑的卫渊似乎不敢置信,心中一瞬间的懊悔和痛恨浮现,五指拉了下,终究还是无能为力摔下,伸出手,真实的天空距离他越来越远,这个时候,卫渊反倒是安静下来,化作了更大的决然。

    掌中长安剑化作最后的寒芒,猛然旋身,将长安剑朝着后面飞射。

    卫渊自身被反震之力砸向上方。

    舍去了剑。

    迎着那些诞生在这至阳之底的敌人厮杀过去,双目怒睁,带着一个人的孤勇和决然,带着五千年的孤苦都不肯休憩的疯狂和倔强,每一拳砸落,便有精纯雷霆在体内奔走。

    突而,被他这疯狂逆着冲击的力量搅动,整片雷火之源的元气逆着绞杀,卫渊瞳孔收缩,咬紧牙关,打算像是过去每一次那样,硬生生扛下来,没关系,不会死的,没关系,只是稍微痛苦了一点。

    没关系,我能熬过去。

    没关系,所以,没有问题……

    一只手掌突然按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下。

    ‘阿渊啊,难道忘记我的话了吗……’

    卫渊呢喃:“夫子……”

    似乎只是错觉,也或许是死亡前最后疯狂时候留下的印象,无数的雷霆烈焰袭来,高大的老者低语含笑:“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

    周围的雷火似乎不再无法忍受。

    卫渊下意识伸出手,儒家气机流转,身后仿佛有一位身材高大却气概温和的老者,和自己的弟子一同伸出手,一老一少,嗓音同时开口:

    “……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

    “儒家,说卦——”

    “逆数先天。”

    雷火,顿止。

    ‘渊是我的弟子,所以,丘绝不会按照我的秉性去改变他。’

    你该是南山之竹啊。

    雷火变卦,水火相交,天地自生。

    卫渊伸出右手,猛地一拉,挣扎着恢复意识,但是背后根本没有那老人,但是,不知为何,肩膀上仿佛有老人手掌按过之后的温暖,他回头看,然后重新转回头去,咬着牙,踏足在了这雷火交错化作的晶壁上。

    身体内,儒家的力量逐渐地溃散了。

    一道道雷火心魔之影砸落。

    卫渊抬手抵抗,伸出手臂,打算强行接下这一招。

    金色的光芒自眉心生出,化作佛门浩瀚的流光,从容不迫地落下。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宽厚的僧人声音响起。

    卫渊怔住,而后抓住心底的一缕灵光,双手伸出,背后仿佛有当年那桀骜不逊却又堂皇正大的僧人同时伸出手,四只手交错,手指变化,佛门大觉,无畏金刚印。

    心神合一,以破外魔!

    僧人留在了过往,但是宽厚的手掌按在他的肩膀,重新将他往上托起,回过头的时候,虚幻的僧人笑容灿烂,一如当年。

    ‘贫僧玄奘。’

    ‘你要和我一起西行吗?’

    玄奘圆寂的时候在他的眉心点下的佛门气机崩碎。

    卫渊终于明白。

    他回过头。

    前方的雷火化作了另一种火焰,少年道人持拿九节杖走在他的前方,脚步顿了顿,回过头,微笑着看着他,而后,这伴随着太平要术的核心,缓缓消失不见。

    ‘阿渊,知道吗?’

    ‘粮食,是甜的。’

    曾经经历的一切,最后的底蕴,化作了和故友最后的彻底诀别。

    这是那浩瀚岁月当中最不相信神灵的人们最后的礼物。

    所以,向前走吧,不要输啊。

    直到卫渊抬起头,看到那仿佛自无数黎民眼底燃烧的火焰化作了一张熟悉的粗狂侧脸,肩膀上绑着黄巾,那中年男子侧过脸,仿佛看着他:

    “还等着什么呢?小家伙……”

    “牛叔……”

    人生短暂,但是。

    并不虚无。

    五千年的旅行,绝非没有意义的。

    天地间没有比雷火交汇之地更为壮阔炽热的东西了啊。

    他想。

    是的——

    除去了人类心中的火焰。

    ……

    剑术纵横,却被拳锋阻止。

    而不周山神的力量和体魄,哪怕只是分神,也是足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不败之地,却难以拜敌,尤其是对面乃是三界剑道无双的存在,同样作为十大巅峰之一的分灵,没有那么容易被拿下。

    双方激战正酣畅淋漓。

    突而。

    背后的雷火交汇越发疯狂,而后,彻底安静下来。

    不周山神面色骤变:“小家伙……”

    开明微笑,旋即,凝固。

    不可能!

    一道身影自雷火中暴射而出,掌中一柄仿佛沾染雷霆火焰的长剑,不周山神猛地踏前,生生夹住了开明的剑,也将这位天地十大之一控制住,而下一刻,卫渊猛地踏着地面,身躯掠前。

    这一剑,仿佛是他自己刺出的。

    但是却仿佛背后有一只只手掌按在他的背上,儒的礼义,道的太平,佛的普渡,让他猛地踏前一步,让他抬起手,剑以超越过去的姿态重新刺出。

    长剑在下一刻洞穿开明心口。

    快地仿佛超越思维。

    卫渊双手握着剑,不周山神强行控制住了开明的身躯,开明缓缓低下头,看到那柄剑仿佛燃烧着雷霆和火焰,背后的人族喘息剧烈,身躯颤抖,道:

    “你说错了,开明……”

    他咬着牙,握紧剑,浑身仿佛都在一起发力,他仿佛是一个人在低语,却也仿佛是在代替着那一个个曾经按着他肩膀让他来到这里的人所说,那股胸膛中回荡的勇气前所未有地激烈,让他道:

    “最高的,不是撑天拄地的不周山,不是高居十方之上的昆仑。”

    “而是登上这山巅的人类。”

    开明九首低下头,嘴角流出金色鲜血,咬牙不甘:

    “我乃三神开明。”

    “代表坐见十方,六合内外……”

    剑鸣鸣啸。

    卫渊踏前一步,拼尽全力地握着剑:“我乃炎黄血裔。”

    “代表不屈之心,高远之志!”

    凡尘俗世之中焚烧自我照亮光明的人类意志。

    八卦阵成,易·三十四——

    雷天大壮。

    剑锋之上,顺势剑气爆发,卫渊左手抬起,扣住了开明的脖颈,而后耗尽了此刻的全部力气,一身的暴烈,猛然横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