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5章 卫渊的造化,恐怖的敌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64
  第0705章 卫渊的造化,恐怖的敌人

    大荒·雷火至阳,交错之处。

    浑身包裹着太阴至纯之气的卫渊狠狠地砸落下去,简直就像是一盆冰水砸到了烧红的火焰上,瞬间就引动了巨大的变化,轰鸣的雷霆声音引动了巨大的灵气潮汐,不周山神伸手一拉常羲,将纯阴之体的帝妃拉到后面。

    抬手五指一张,一道神性屏障直接抵抗住了前方暴虐的灵气潮汐。

    红色的火光映照老者双瞳。

    让白发白须都变得红通通一片。

    常羲心脏都险些被这无边至刚至阳之气给震慑住,往日里一阵阵雷霆消失之后,声音会有十几个呼吸时间的沉寂,可是今日所见,这雷霆之声,几乎轰鸣不绝,不见休止。

    她抬头看去,怔怔失神。

    地脉交错,化作了不同模样的天地灵火,仿佛暴怒的腾龙,嘶吼咆哮,呈现旋转姿态围绕着一个点不断地汇聚,热浪升腾,赤色,紫色,金色,仿佛天地都要燃烧。

    焚山煮海,大地崩裂,如同行星末日。

    自这异象之处上空,如同山脉一般巨大的乌云倒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旋转着,如同铁杵,一道道雷霆轰鸣着砸入了烈焰的核心之处,让这天地充斥着无法忽略的巨大声音。

    以及,剧烈到让修士都难以呼吸的磅礴灵气。

    天地万象,诸多灵气。

    不要说是水气之流,便是其余如同大地地脉之气,草木生长之气,尽数都被搅碎劈烂,汇入雷火之中,烈焰升腾,雨水落下,又化作腾腾云气,令那铅云压得更低,直让这一番场景越发地壮阔骇人,即便是常羲都怔怔说不出话。

    这可不是寻常的火焰和雷霆。

    寻常天雷,卫渊和张若素这般的真修道人都能驱驰。

    这里每一道雷霆,都是大荒孕育,放到小世界里面,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天劫,常羲在被这仿佛灭世灾劫般的画面震慑住,而后心中却没有来浮现出一丝丝惊惧。

    雷火淬金身。

    可是这场面几乎比得上寻常物质界小行星毁灭,亦或者说天地巨变级别,这手笔是不是太大了?哪怕是寻常的神灵在这里都扛不住多久,会在这至阳至刚的雷火交击之下毁灭,会被灵气潮汐冲刷成齑粉。

    难怪不周山神说那家伙的肉身能被这雷火燃尽成灰。

    可是,若是他真的熬过来了……

    常羲止住了自己的思绪,不愿意再去想,只是这内心深处是不愿意去想,还是不敢再去想,这其中细微的差别,就连她自己都一时间难以区分开来。

    眼底却隐隐惊骇,消散不去。

    不周山神此刻只是一道意识残缺之身,强行护住了常羲,自己的须发都隐隐焦黄起来,却不在意,甚至于还留存了一半的力量,蓄势待发,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一处雷火交淬的核心之处,在哪里呆着的时间越久,对那小子就越有好处。

    祂必须要在那小子的真灵扛不住的时候,把他捞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小子也算是山神一脉的,而且是难得一见有出息的山神,其他那帮什么小崽子们,是,是不错,不少都是好手,在神代都能打得出名头来。

    但是,连一个一流级别的都没有。

    更不用说巅峰级别。

    老爷子好不容易看到这么个好苗子,怎么可能真的让他变成灰?

    再说了,山神,山神最多被烧成琉璃块。

    “他能支撑多久……”

    常羲低语询问。

    不周山神思绪紧绷,闻言顺口道:

    “老头子怎么知道?只是知道,能抗住第一阶段,就有活过来的可能,能够扛得住第二阶段,便能脱胎换骨,等到恢复过来,就能够变成一颗连撑天之神都打不烂嚼不碎的铜豌豆。”

    “铜皮铁骨,火烧不烂,雷劈不坏,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这都是等闲的事情。”

    常羲思绪凝滞。

    直直数息后才回过神来,面色微变——

    比起一位战神,更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是这位战神不会受伤。

    不会受伤就代表着永远处于巅峰。

    卫渊所展现出的战斗力,已经直逼上一个世代的那些神代年轻一代传奇,但是唯独血肉之躯限制了他,只要是会受伤,只要是会流血,战斗能力就会衰弱,就存在杀死的可能性。

    轩辕如此,大羿如此,刑天如此,姒文命如此,卫渊也如此。

    但是现在……

    祂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要是他能靠着自己走出来呢?”

    “自己爬出来吗?”

    不周山神挠了挠头,道:

    “那样肯定效果更好。”

    “脑袋直接能抗住天劫劈斩,肉身能抵得住烈火烤灼。”

    “主要是意志会受到极大的淬炼。”

    “大概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他未来的极限?”

    “什么?”

    老者想了想,吐出四个字:“万劫不坏。”

    !!!

    常羲骇然。

    不周山神旋即得意起来:“哎呀,当然咯,比起老头子我还是差不少的,哈哈哈,后生仔毕竟只是后生仔啊,还不够还不够。”

    常羲张了张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老爷子才好。

    毕竟,一方面来说这位不周山神的战绩已经丢人丢到名扬四海。

    成了巅峰十大的耻辱。

    而另一方面……

    不开神话概念,直接硬接了暴怒的水神共工全力一击。

    居然还能活着醒过来。

    几乎相当于天下十大第二阶梯级别的水神共工开神话概念,暗中偷袭了不周山神,而后者居然只是受伤昏睡,其实仔细想想的话,确实是实力和根基强大到了离谱的程度。

    但是为什么,如此强大雄浑的根基,以及如此辉煌的战绩。

    一想起来就会觉得替他丢人的?

    这种实力,说一句万劫不坏,倒是也不为过。

    只是,祂为什么不开神话概念呢?

    常羲实在不明白。

    难道说是无敌的生活太过于乏味,所以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吗?

    介于这位老大爷还不知道自己睡着的这些年,身份以及成为了十大里难得的耻辱和诸多神灵平日里的谈资和乐子,帝妃常羲很体贴地住了嘴,没有继续讲述下去。

    不周山神得意洋洋了一会儿。

    注视着那边尚且不休的雷火交错,已经过去了三息。

    卫渊身上的修为已然被崩碎,重新洗练。

    至少是活下来了。

    老者松了口气。

    旋即眼底终于出现了一丝丝担忧,看着那雷火核心,沉默了下,叹息道:“可是,在这样的地方,每一个动念都算是折磨,让人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老头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住,又能撑住多久?”

    祂精神专注,随时准备捞人。

    旋即突然察觉在那雷火核心之处,一道黑影闪过,微微一怔。

    旋即面色大变。

    “不好!!!”

    事态,陡然生变。

    ……

    一片死寂,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没有前面的道路,也没有背后的路,一片的死寂和幽冷,就仿佛是死亡和幽冥,如同烛九阴所说的,幽冥的道路,只有在这个时候,卫渊的意识才能够明明地感知得到,自己已经经历过许许多多次类似的事情。

    孤独的死去,挣扎着死去。

    不甘心地死在未尽的道路之上。

    啊,所以……我不是第一次见到烛九阴……

    卫渊的意识突然明悟。

    自己或许已经一次次地路过九幽的幽冥。

    支撑着九幽的龙神就这么好奇地看着一个凡人的魂魄不住地前来。

    在漫长的岁月里一次次地来来回回。

    大概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了。

    卫渊自嘲,在烛九阴眼里像是傻子一样一次次地轮回,生死。

    这经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往日都会有一朵花在心口散发出热量,让自己的真灵在天地烘炉当中幸存,而后等待着下一次的转世,而现在,没有了这一朵花的庇护,自己恐怕会瞬间被那残酷冰冷的天地烘炉碾碎吧……

    卫渊的思绪已经无法如同原本那样转动。

    死亡的冰冷吞噬着他。

    但是那天地的狂风,万物的熔炉,却没有如同他预料中那样地恐怖和压迫,本应该将他的真灵撕碎的风暴,却只是让他感觉到了痛苦,他的真灵仍旧坚持着,他的魂魄仍旧顽强。

    原来这一颗心面对这风暴,并不曾后退半步。

    卫渊的意识怔住。

    经历过漫长岁月孤独旅行的凡人啊……

    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仍旧只是寻常的一缕呢?

    痛苦和孤旅是有意义的。

    你的意志和理想,早已经超越生死。

    卫渊张了张口,不知为何鼻子微酸。

    “老师……夫子……禹……”

    他嘴角朝着两侧扯起,低语着:

    “我终于,也追赶上你们的脚步了吗……”

    我终于,也有和你们并肩作战的资格了吗?

    对不对?

    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的跌跌撞撞,经历了数之不清的痛苦,无数的挣扎,无数的失去,无数的离别,曾经那软弱平凡的人,终于追上了朋友们的脚步。

    “喂……”

    “我赶上来了哦。”

    一盏灯火,在这死寂幽冷的死亡间隙当中亮起。

    卫渊微微怔住,烛九阴给他的哪一个选择,此刻居然成为了照亮他真灵的契机,这正是九幽之主的别开一面,青衫女子噙着微笑的低语,让这和灯光照亮周围,太阴,至阳,在身体内冲击着。

    凡人的意志,可以创造极限吗?

    就在卫渊咬紧牙关,抵抗住了连神灵都会感觉到无边痛苦的折磨之时,一道身影,竟自他真灵背后出现,是不周山神在他神魂内发现的蛊,是那岁月之痕。

    “了不起的意志力。”

    卫渊瞳孔收缩。

    旋即真灵受到了重重一脚。

    身躯晃动,直接下沉到了雷火最最核心之处。

    压迫之力,陡然暴增千百倍。

    而这一道身影,瞬间穿破了这雷火之痕,出现在了上空中,黑发垂落,白玉发冠,眉目清朗,有玉质金相,尊贵难言,眉心一点朱砂,黑瞳安静,如同映照万物。

    不周山神咬牙:“……开明!”

    “你怎么会……”

    青年噙着微笑:“当然是他真灵里的那一枚蛊了。”

    不周山神怒道:

    “老头子是问你,你什么时候在他神魂里下的手脚?”

    白衣青年微笑道:

    “那老山神,你要不要想想看,他是如何成为昆仑山山神的?”

    不周山神面色大变:“你!”

    昆仑第三试炼,连卫渊清醒之梦的诸位都被强行剥离,坐见十方的开明,于神魂莫测之上,凌驾于一切诸神之上,哪怕是烛照九幽之主,撑天拄地之不周山,甚至于伏羲娲皇,也无法在这一点上超越祂。

    昆仑开明,本就是最为难以预料的对手。

    “本是一子闲棋,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收获。”

    开明折扇轻摇,风姿如玉,道:“烛九阴,诸葛武侯……纵然我无法轻易洞察他们,他们却也太小觑了在下,布局只在人间,眼光未免太小。”

    不周山神突然掠身,要去救人,开明并指虚点,直指常羲。

    “老山神,不要忘记,卫渊是为了什么而濒死的。”

    “你要为了救他,而让他豁出性命护住的人死在他前面吗?”

    开明一言切中要害,而后笑道:“全盛时期的您,我自然不是对手,但是现在的你,只是不周负子山的一道分灵,又是重伤之下方才苏醒,实力,远不如本体当年,您真的要现在和我交手吗?还是说,等到实力恢复后,你我再战。”

    “这狐狸崽,老夫保定了。”

    不周山神抬起手,眼眸漠然:“而开明,你也只是一道分灵而已。”

    两位十大巅峰的气势碰撞在一起,不逊雷火。

    不周山神无视了开明的威胁。

    踏步。

    一拳轰然砸落。

    如同天倾西北。

    气势磅礴至极,直接超越撑天之神在人间的那一招。

    开明兽并指一斩,不避不退,却生生接住了不周山神的一拳。

    气势磅礴,天地震荡。

    空间中诸多法则线浮现出来,而后一面寸寸崩断,另外一侧则是直接隐没,诡异地彼此交错衔接,但是无论如何,作为天地十大巅峰强者之一,布局毫无漏洞,诡异莫测的开明,这分灵居然生生接住了不周山神这一招,而且只是略有下风,退后半步。

    刚刚苏醒的老山神眸子微敛。

    青年眼眸平静,微笑道:“错了……”

    “不是分身。”

    手中折扇转了一圈,旋即消散,一柄长剑出现,剑气磅礴,不逊卫渊,亦是三界八荒最巅峰的程度。

    他道:“是开明九首。”

    “其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