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4章 救援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2
  第0704章 救援团

    “月华玉露,拔除灾劫,长命长安,好东西啊。”

    “哦嚯这个更是极品里的极品。”

    “庚申夜的月华,其中至极至纯者名帝流浆。”

    “其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累累贯串,垂下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可成妖,啧啧啧,好东西,好东西啊!”

    在大荒天境,万千世界都再难以得见的雷火交汇之地,白发苍苍的不周山神连连感慨,然后毫不客气,一只手捏开卫渊的下巴,反手把这些月华太阴一脉的宝物直接塞卫渊嘴里。

    反手一个托掌直接咔一声怼到了卫渊的下巴上。

    卫渊生机被祂直接强行控制住,这一下头一抬,本能地咕嘟咕嘟把这些东西全部吞下去,老头子盘腿坐在地上,周围满是玉华所制的器皿,在雷火之光的映照下颇为夺目。

    三界八荒,至阴至纯。

    此刻距离死亡就只差临门一脚的卫渊都身躯发生变化。

    皮肤变得更加细腻,连头发都化作了纯粹如同苍茫白雪的模样,手掌白皙,几如冰雪,不周山神抹了把胡子,忍不住感慨:“白啊,真白啊,死了十八天都没这么白,你这太阴至纯之物真的强。”

    常羲怒视之。

    不怎么会说话但是异常喜欢吃瓜的不周山神干笑两声,拍了拍屁股起身,常羲道:“你刚刚不是说,这些丹药对他没有用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便宜不占白不占。

    不周山神心中腹诽,道:“现在的话,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常羲不解,转而看向那边浑身缠绕着太阴至纯之气的卫渊,道:

    “你要把你的神话概念传授给他吗?”

    “哈?神话概念,老头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不周山神满脸茫然,道:“再说了,这东西也不是能传出去的啊,除非这小子能够在相同领域上超越老夫,否则的话,嘿嘿,就是再修行个五千年一万年,也白搭。”

    “这东西,你修行旁人也修行,又不是说就他自个儿有成长。”

    “那你刚刚说……”常羲迟疑。

    不周山神道:“我说的是法门,法门而已,这小子多少对我的胃口,先前所做的事情,老头子也算是承情,再加上,这小子不知道学了多少东西,身上气机驳杂得厉害,前期的话,不同法门彼此互补还能行。”

    “到了后期就像是精兵强将却没有统帅,谁都不服谁,结果自己窝里闹起来。”

    “不解决掉这个问题的话,这小子就是再修行八百年。”

    “实力也就和现在这时候差不多,不能再有进境了。”

    “以一介没有任何血脉的凡人,一步步走到这个地步,又融合了山神之躯,老头子都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吃了多少苦头,又有多少次像是刚刚那样的奋不顾身?”

    不周山神叹息一声,随后补充道:“可也就是这样的意志力。”

    “才有了这么一线生机。”

    祂俯下身,就像是卫渊刚刚在那城池院子里提起他时候一样的姿势把这小子提溜起来,步步走向了那仍旧不断轰鸣,不断碰撞的雷火交错之地,常羲不解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把这小子扔下去呗。”

    不周山神道:“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暗伤,老头子的功法,他能练,再加上这天地再没有第二个的雷火之地,还有一肚子的太阴至纯,或许,这小子还有活过来的可能……”不周山神看了看浑身暗伤的卫渊,道:

    “至于这一身的功夫,各家各派的法门。”

    祂声音顿了顿,道:“直接全部废掉!”

    “废掉?!”常羲呆滞,而后气恼:“你疯了!”

    “当然没有,不破不立。”

    不周山神提着卫渊:“是死是活,看这一招了。”

    “活过来万事大吉,活不过来的话,就连尸体都不用埋了。”

    “当场就烧了。”

    “若没能熬过去的话,老头子我拼着违背誓言也要报复回来,什么,人族争端?屁,瞪大眼睛看看清楚,这分明是我山神一脉千百年才出一个的好苗苗,后生仔,就给霍霍成这样了,我这是理所当然名正言顺!”

    “若能成……”

    卫渊此刻一缕生机被锁在体内,隐隐然假死,可是假死之余,居然开始口中喃喃自语,时而是道门的太平要术,三洞四辅七部玉枢的箴言,时而是先秦儒家学说,堂皇正大,又不知怎么地是西行路上玄奘随口说过的几句话。

    倒像是这几千年的孤旅倔强,非得强撑着彻底魂飞魄散前要将自己的传承留下来,就像是过去的故人一般,老头子直接一巴掌拍在额头,神力震荡,让卫渊的本能都凝滞,口中暴喝:

    “都什么时候了,还耗费这精神,找死不成?”

    “去它的各家各派。”

    “既是三家,那就三教合一,以神御之。”

    “记住了,擎天拄地,则天地皆可入我眼中。”

    “挟山超海,周游六虚!”

    “下去吧,狐狸崽!”

    老者手腕一震,右脚踏前,直接狠狠地把卫渊扔飞出去。

    老夫绝不是要报复这小子刚刚跟提瓜一样提老夫的姿势。

    对,绝不是。

    卫渊体内的太阴至纯之气被这一掌直接激发出来,月色流动,而后被不周山神扔入了雷火至阳之处,而且是这三界八荒最为至阳至刚之处的核心处,轰然砸落,灵气潮汐冲天而起,却被不周山神强行克制住。

    惊心动魄的灵气潮汐爆发,受到太阴之气的激发疯狂地汇聚过来,而后彼此阴阳交错,而在这一过程中,卫渊的身躯被不断重新打磨洗练,体内的暗伤,以及三教嫡传的功法,全部被磨碎。

    爆发出的灵光乃是足以称之为神代年轻一代一流好手的底蕴。

    也是代表着这一底蕴的彻底消散。

    老人负手而立,俯瞰着这一处天地灵气奇绝之地。

    一双眼睛里面没有了丝毫的玩笑和笑意,死死盯着这轰然震动的天地雷霆,随时打算出手捞人——究竟只是勉强活下来,还是说踏破过往,重新走出一条更远的道路?

    老人低语:“死中求活,断绝未来。”

    “雷火淬金身,火里栽天莲。”

    “能不能走出你自己的路子来,就看这一着了,靠着人的意志,究竟可以走到那一步……小家伙,你要亲自给我看看啊。”

    ……

    “可乐,可乐!”

    “伏特加!”

    博物馆里,热气腾腾,鸳鸯锅里面,白色和红色的汤汁翻滚着,这正是地狱七十二柱魔神永恒的噩梦,只是现在,博物馆日常一周一聚的火锅里,水鬼和画师在争论该喝什么。

    水鬼提着二点五升的黑色快乐水,怒道:“异端!”

    “你特么是个异端!”

    清秀的画师少女拍桌子大喊道:“胡扯!”

    “伏特加才是YYDS!”

    虽然样貌清瘦,身子矮小,但是捍卫所爱的热情不容置疑。

    现在不过一米六的少女画师,气势足足两米八!

    两人之间的氛围几乎要烧起来,谁也不让谁。

    旁边的短发元气少女钦原弱弱地提了一句,道:

    “其实,蜂蜜酒也不错……”

    站起来的水鬼和画师同时转头怒视元气少女资本家:

    “闭嘴!”

    钦原缩了缩头,可爱,软弱,无助,好rua,但是是资本家。

    “哦,哦……”

    心底含着两大包眼泪,恶狠狠地咬着吸管。

    等着,你们给我等着!

    等以后,我一定要把蜂蜜酒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直接在城市市中央广告牌上贴着我的蜂蜜酒!

    到时候,你们都要给我喝蜂蜜酒!

    说,谢谢钦原!

    完全不知道某个看上去软乎乎的资本家苗子心里的算盘,水鬼和画师仍旧在愤怒地争论着,水鬼勃然大怒:“胡扯,你去大街上问问,谁家吃火锅喝的不是快乐水,是伏特加的?!”

    画师不甘示弱,怒视他,震声道:“毛子!”

    “啊这……”

    连水鬼都一时间被反驳到,讷讷了下,然后继续大怒:“可是……”

    “我们家又不是毛子!”

    而在这两个家伙彼此争论的时候,其余人早就落筷如飞,飞速地夹起肉片往嘴里放,就连两个小纸人都抱着一根养魂木的树叶狂吸,就跟吸了猫薄荷的猫崽子一样七荤八素走路都歪歪斜斜。

    在卫渊外出的时候,人间仍旧是一片祥和,老街上还有人声传来,远处,在更为繁华的城市区域里,灯火霓虹,熙熙攘攘,烟火食气,正是人间。

    而在一众人开始争着吃火锅的时候。

    心满意足吃红糖糍粑的少年武侯喝了口清爽的柠檬水,却突然微微一怔,下意识转头看去,那边本来开心吃饭的天女动作突然顿住,珏张了张口,不知为何,一种无法以言语诉说的剧痛浮现出来。

    手腕上,一株花叶生长出来。

    不死花,以岁月而根,时序生叶,以诞其花,想要摘下来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花在彼端,枝叶在此处,花开花败,枝叶相随,无声无息,这一株不死花残影的枝叶缓缓崩碎消失。

    天女珏张了张口。

    钦原呆滞了下,然后道:“珏,你哭了?”

    认识天女以来,第一次看到她的左眼处,一滴泪珠滑落。

    珏下意识擦过眼角,看着关心她的那些朋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没什么……”眼前突而闪过了曾经在河图洛书当中看到的,卫渊自尽的一幕画面,声音顿了顿。

    没有人会在意这一瞬而过的思绪,但是很奇妙,并不擅长天机的天女,在这一刹那,几乎瞬间抓住了这心血来潮的刹那灵思,面容微凝,猛地抬起头,道:“渊,出事了!”

    ??!

    玩闹的众人动作停止。

    博物馆里一下变得安静死寂。

    少年谋主深深看了天女一眼,放下筷子,起身道:“亮吃好了。”

    反手扣住白泽的肩膀,低头微笑,嗓音轻柔:

    “白泽先生,你也吃好了,对吗?”

    白泽:“……”

    又加班?!

    我可以说不吗?

    而就在这来自于天女的断言将整个博物馆的气压都拉到极低的时候,众人心中杂念涌动,不知道卫渊在哪里,不知道卫渊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卫渊在面临着什么,一片压抑死寂的氛围当中,脚步声,突然靠近。

    在这个时候太过巧合,不知为何自然而然有一种奇异的压迫感。

    “我去开门。”

    长乘去开门,而后往外看了一眼,面色大变,突然惊呼,而后蹬蹬蹬后退,坐倒在地,一张脸煞白一片,众人下意识回头看去。

    风雪人间,黑色的老街蔓延地极远,风雪满天,只见得一道身影大步独行。

    袖袍衣摆震动,凌冽而冰冷,双瞳金色,白发如霜。

    “无支祁……”

    神代八荒,水君祸世。

    死寂之中,青年踏步进门,浑身风雪,震袖抖散了一身萧瑟,金瞳横扫:

    “那蠢货出事了……”

    “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