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2章 侠客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5
  第0702章 侠客行

    时间拨回到一些时间之前。

    卫渊本能地将常羲带走,外面也有数名神将阻拦,但是却绝不是卫渊的对手,被断裂的长安剑以几道剑气直接逼退,卫渊脚步踏着地面,道门神通纵地金光施展出来,瞬间便是去得远了。

    只是他越是往前,就越是脚步变慢了下来,那老伯不顾自己,拦腰抱住噎鸣的样子在眼前浮现,倒像是绳子一样拉着脚,彻彻底底让他无法前行,最终天空云气下垂,逐渐落雨的时候,卫渊居然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旁边视线冰冷不屑看着自己的常羲,松开了手。

    帝妃常羲冷淡道:“不继续挟持我了?”

    卫渊揉了揉脸,想了一会儿,垂头丧气道:“算了,你自去吧。”

    “嗯?”

    常羲愕然,看着卫渊用绳子把刚刚伤口的地方当绷带勒紧,似乎打算要转身回去,这一举动的离谱程度,让作为被绑架者的常羲都下意识地道:“你疯了?”

    “你是要送死?”

    “不是送死,而是救人。”卫渊强调道:

    “我纵然不是噎鸣的对手,但是救一个人出来,也不是难事。”

    “明明已经活着出来,居然还要自己回去险地,真是蠢货。”

    常羲的语气里带着这段时间惯常的嘲弄。

    卫渊道:“我绑你,是为了自保,但是老伯却是对我有恩。”

    “为了自保,而抛下于己有恩之人,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做呢?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做呢?要是做了的话,老师和夫子都会看不起我吧。”

    常羲沉默了下,提点道:“他的实力,可未必会弱,能够做到阻拦噎鸣,哪怕是短暂阻拦,这也代表着,他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重要吗?”

    卫渊反问,而后离去。

    常羲一人留在这地方,雨雾落下,却无法侵染身边,下意识打算要去前往诸多神灵们驻守的地方,到时候就可以和这些大荒的神灵们联手,也就会彻底地进入到安全的地方,回归太阴之位。

    只是在夜色中走到了一座石桥上,往远处看到了灵气柔光之下的城池,看到一间间院落里面柔和的灯光,看到了雨幕之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听到那些琐碎的人间交谈,却突然想到了之前卫渊说说的那些话。

    脚步顿住。

    雨幕洒落,城池安静,帝妃常羲在众生的角度,看着人间的红尘。

    ……

    “走,走啊!”

    “你个小崽子回来做什么?!走,走啊!”

    不周山老伯看着直接杀过来的卫渊,一个激灵,大喊出声。

    如果说是真的舍身壮烈,看到有人不顾一切杀回来救自己,心底自然是激动感激,但是现在的不周山神只觉得这小子脑子里是不是有问题,之前那股子狐狸崽的精明劲儿怎么没了?被狗吃了吗?!

    怎么改性子了?!

    不愿吃瓜,打算抽身而退的老伯怒咆道:“走啊你!”

    “你走啊!不要管我!”

    博物馆主大声道:

    “不,我会把你救回来的!”

    “卧槽……滚!”

    “臭小子,狐狸崽,你滚远点,我,我不要你救!”

    “我一定要救你!”

    “我……你图什么啊!”

    不周山老伯悲愤欲绝。

    卫渊坦然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罢了!”

    不周山老伯:“……”

    呜呜呜呜。

    我当初就不该吃你那碗饭菜!

    这小子和伏羲的性格为什么会那么像,一脉相承的吗?

    我这手!

    我这个手怎么就管不住呢?!

    一剑震退了数名元辰,卫渊右脚踏前,身躯纵横而来,一瞬间和噎鸣交锋一次,剑鸣震颤,噎鸣双目闭着,面容俊美,鬓角白发扬起,手腕微微翻覆,顺势出手之时,耳畔传来卫渊一道声音,动作顿了顿。

    而就在这一瞬间的时候,卫渊右手如同白猿捞果,直接将不周山神捞起来,老山主碍于面子又不能爆发实力,作为十大,尤其是中立的那位,祂是尤其不能干涉这些命运轨迹的变化的。

    所以只能憋屈地被捞起来。

    卫渊反手把老人扛在背上,转身便跑。

    数名元辰欲要追赶,面容气质易碎感的噎鸣抬起右手制止。

    “不必了。”

    “且由着他去。”

    噎鸣回忆卫渊刚刚所说的那句话,心中自语一声有趣,右手放下,平淡道:“至少是答应了那位老伯,放他一马,也是无妨,也可顺势,顺藤摸瓜。”

    “这……是。”

    ……

    雨夜之中,卫渊背着不周山老伯狂奔。

    不周山神心中充满了懊悔。

    早知道前几天苏醒了的时候,就不该贪图那么点口腹之欲。

    就该当场跑了。

    搞得现在跑不掉。

    不管怎么样,咱们跑出去之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雨夜的雨雾极大,卫渊伤口崩裂又被自己以法力压制住,快步急速前掠,而后猛地一个急刹车,差一点把不周山山神吃的晚饭给撞出来,老伯抬起头,看到前面,雨夜桥梁之下,寻常人家装束的帝妃常羲披一肩烟雨,着十里红尘,安静站着,美丽的惊心动魄。

    卫渊脚步微顿,扬了扬眉: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离开这里去找噎鸣。”

    “我本来也是这样决定的。”

    帝妃常羲声音顿了顿,道:“但是后来,我站在这里,想到那一天那位修士说的话,我改变主意了……我可能,需要再和你同行一段时间,至少,要离开城市……”

    “嗯?!”

    “哈?!”

    卫渊背着老伯,一老一少同时呆滞。

    帝妃常羲淡淡道:“我若是和你分开,以噎鸣的实力,轻而易举就会发现我的位置,到时候,他们会派遣全部的实力和你交锋厮杀,诚然你这恶徒自然该杀,但是,却不能在这城池附近交手……”

    她想到了那一日哀叹着的大荒修士,道:

    “也是你说的,胜,百姓苦;败,百姓苦。”

    卫渊怔住,而后大笑起来:“突然发现,比起那位骄纵狂妄的羲和,我还是觉得,你可能更适合帝俊一些,嗯,这句曲改得很有味道,能够以大地上生灵的视角看待事物,很厉害。”

    一旦交手的话,余波就会给大荒的修士带来无尽的灾难。

    这正是常羲所担忧和考虑的事情。

    变化面容之后,双目仍旧如同明月般清冷的女子微微抬了抬下巴。

    “……哼。”

    卫渊回过头,看了一眼噎鸣的方向,而后背着背上的老伯,与常羲一并朝着城池外面而去,沿路所见的景色,这些天呆在这里,明明也已经熟悉,却不得不离开。

    真的是,和凿齿苦战之后,得来的战利品换了院子。

    这么多天打工又赚了点。

    得,噎鸣一来,直接啥都没了。

    这也是你的诅咒范围之内吗?赵公明……

    卫渊吐槽,真的是穷光蛋来,穷光蛋的去,什么都没能剩下,一路奔跑,遮掩气息,掩盖天机,比起之前更为顺手,最终却也不能再轻易地进入城池,不过,这一次的大荒逃亡,也该到最后了。

    在一片灵气溢散剧烈撞击的天然险地之中,卫渊总算是能松了口气。

    常羲神色冷淡,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卫渊微笑道:“不管如何,这一次你居然能够重新站在大荒苍生的角度看问题,我终究还是感觉到诧异的,也很惊喜,帝妃,这一次你我就在此分别开吧。”

    “愿你不必被天神的雍容遮蔽看了双目。”

    “偶尔能够来到凡尘,看看这普通的苍生是如何生活的,不也是别有生趣?”卫渊声音顿了顿,最后想要说,同志,我这里还有一位地下活动成员,名叫石夷的干活,你们可以联络一下。

    最后想到可能会被那石头脑袋千里追杀爆锤,还是闭嘴了。

    否则的话,石夷大概能指着他脑门怒骂出来,就是你小子说漏嘴的?

    常羲冷哼,双目看着这劫匪:

    “……本座可不记得,我和你关系有这般好。”

    大唐游侠叉手一笑:

    “不就是把你的过桥排骨喂了狗嘛,没必要这样记恨……”

    常羲:“……”

    一股憋屈感觉再度控制不住地浮现出来,冷笑道:“待得本座回去,定要调遣诸多神将,千军万马,在大荒荒野之上,远离生灵之地,围杀你这人类。”

    “哈哈,随意。”

    卫渊笑着低语,却微微一怔,从眼前这双瞳澄澈的帝妃眼底,突然看到一道寒芒闪现,此地乃是雷火交错之处,在这雷光迸射之际,那一道寒芒,直接撕扯开剧烈波动的灵气浪潮,朝着卫渊心口而来。

    卫渊神色一变,反手抓住不周山老伯,直接一抛。

    不打算插手这些事情的老头子被直接扔出去。

    卫渊反手拔剑。

    已经变成短剑的长安剑以攻对攻,直接扫向背后。

    一瞬出招,精气神合一,隐隐勾动概念。

    御剑之法,令长安剑如同流星般飞射而出。

    而后,那一道身影被搅碎,鲜血如同烟花一般炸开,就在这一瞬间,另一道身影自阴影当中,纵横而起,在同伴被杀的同时,越过了卫渊,剑气如同寒霜,直接撕扯向前方毫无防备的帝妃常羲,卫渊神色一凝,长安剑此刻不及回援,而寒光如同流辰,在数人眼中留下冰冷的轨迹。

    目标是……常羲!

    卫渊瞳孔收缩。

    他终于意识到了一点,这一场博弈,并不只是人族和帝俊。

    还有其他的对手。

    若是让帝妃常羲死在自己手里,或者说,被认为是死在自己手里,那就代表着,人族杀死了天帝的妻子,就代表着,帝俊和人族的关系直接恶化到不死不休,代表着——

    三界八荒单体战力第一的帝俊,亲自出手,湮灭人间。

    卫渊心中有寒意浮现。

    开明?!

    还是归墟?!!

    长安剑出力太过,此刻居然来不及回援,剑气的话完全无法阻止。

    常羲看着那自这厨子背后撕扯而出,奔向自己眉心的寒光,思绪一时凝滞,她并非是战斗侧的神灵,而这一位突然爆发的力量,乃是最顶尖的速度,就仿佛连时间都被放慢。

    她无法避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道剑光慢慢地斩向自己。

    一点一点,像是撕开夜色的星光。

    甚至于有一种残酷的美感。

    连思绪都逐渐缓慢下来。

    仿佛俯瞰着一切的发生。

    直到轰的一下,一股沛然难当的力量直接将帝妃常羲撞飞,让她的思绪重新转动,让她狼狈不堪地撞击在树木上,让她直接坐倒在流淌着的泥地里面,一身泥泞,满目狼狈,更是痛得厉害。

    常羲下意识地抬起头,瞳孔骤然收缩。

    在她身前,一道身穿寻常布料衣物的男子双臂交错,挡在她和白发老人之前,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血肉长城,那柄以特殊材质铸造的,足以诛杀神灵的剑直接洞穿了那男子的心脏,鲜血成股滴下来。

    这一幕的出现超越了所有人的预料。

    常羲坐在泥泞里,呆呆地看着那刚刚还在谈笑的人族挡在自己面前,惨烈的一幕,星空之下,以身为墙,在很久很久之后的后来,她在回忆这一幕的时候,还是会失神良久,她那时候自然能够明白,这是为了人间。

    但是这样的一幕发现在眼前的时候,在传说和英雄逝去的年代里,仍旧曾无比让人动容。

    锋利的剑从后背贯穿出来,鲜血染红剑刃。

    一朵花在心口浮现。

    而后。

    一点一点,彻底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