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0章 事儿发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08
  第0700章 事儿发了

    “热栗子,热栗子,刚出炉的热栗子。”

    “红烧牛肉面,鸡蛋灌饼臊子面咯,开业大酬宾,不好吃不要钱。”

    在大荒的城池里面,这几日里,突然新开了一个小推车似的店铺。

    说是店铺似乎也不够准确,那最多也只是一个简朴的小推车,店家是个年轻人族,但是身上多少有了些修行者的味道,一身衣服,似乎是个残废,身子走路一晃一晃。

    还有一名女子,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说是出来帮忙的,但是却只是慢悠悠地在那里走着。

    本来这一座城池里面的生灵,并不想要尝试这个陌生的吃的,但是不怪他们,这真的不能怪他们,是饭菜先动手的,那个味道实在是太刁钻了,简直是像是有了灵性一样,止不住地往鼻子里钻。

    ‘这一定是施加了某种法术的。’

    后来吃过这一餐饭的修士认真回忆:‘我本来打算去读书的。’

    ‘要通过城主这一年的修行考核,拿到最高等级的职位,赢取城主的女儿,出任大荒要职,最终走上巅峰。’

    ‘可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他的摊位前面了。’

    ‘左手鸡蛋灌饼,右手水煎包。’

    ‘前面还放了一碗热干面。’

    ‘这一定是最为恶毒隐秘的神通。’

    说这句话的修士一边警告其他人不要去,一边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奇奇怪怪的那什么津煎饼果子,心底嘀咕着这样就没有人和自己抢排队了,如此如此。

    很快卫渊小车摊前面,就已经站满了各色各样的修士。

    基于之前和石夷比拼过小吃技术的经验。

    卫馆主轻而易举地应对着这样的局面。

    一时间热火朝天,暗中则是以烛九阴所告知的法门凝聚烟火之气,常羲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看着这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往日都是高在天穹,这大荒城池的万物看来不过是蚂蚁攀爬。

    但是现在看到每一个人,不同种族的修士们彼此交谈,争吵,看到店铺推开门,吆喝着招呼来往的修士,楼宇之上有男女依靠栏杆远眺风景,街头小巷有摊贩推车来回,孩童奔跑玩闹,倒是也有不一样的生趣。

    虽然是很无聊,但是常羲却还是不知不觉安静看着。

    倒是觉得,这无聊也自有无聊的趣味。

    “喏。”

    直到一声声音从她耳畔响起。

    常羲方才惊醒过来,回过头,看到那个易容之后至少有快四十岁的人间厨子递过来一碗汤色干净的阳春面,上面卧着一枚荷包蛋,还撒了一把葱花,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看了一上午了,神灵都没有时间观念的吗?”

    “吃点东西?”

    似乎是因为这凡尘俗世的沾染,常羲没有拒绝,接过来,筷子轻轻搅拌,简简单单一碗面,但是却恰好符合这烟火红尘的味道,常羲就连吃饭都是文雅清冷的样子,卫渊倚靠着小摊车,白色的毛巾搭在肩膀上,看着这一座城池。

    这红尘凡俗的闲淡之中,却也隐藏着急迫和焦急。

    修士之中多有闲谈,交谈的核心在于天空之中曾经闪现出的十轮大日,和隐隐传来的诸神震怒之事,常羲银牙咬断面条,咽了口面汤,一双眸子看了一眼咬着一根树叶倚靠着小吃车休息的厨子。

    “在害怕吗?”

    常羲的语气里带着冷淡和一丝嘲弄。

    “害怕?倒是有点。”

    卫渊慢悠悠地收回视线,帝妃常羲安静看着他,道:“所谓的凝练红尘愿力,如果这些城池里的生灵,知道你是诸神的目标,恐怕会直接群起而攻之,将你捆缚起来送到神殿前。”

    “确实会有这个可能。”

    卫渊慢慢点了点头,道:“但是,听你的语气,似乎你觉得,这些生灵都是对神充满了拥护的吗?”

    常羲理所当然地点头,平淡道:

    “大荒生灵,见十日凌空,诸神异象,自当尊之敬之,以此为傲。”

    卫渊摇了摇头,嘴角勾了勾:“看来你真的是在天上待着太久了,眼睛都只能够看得的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十日凌空,要我说,这些生灵分明就是见到灾难要来临,所以心中恐惧慌乱而已。”

    帝妃常羲动作顿了顿:“你说,大荒的子民畏惧大荒的天神?”

    卫渊撇了下嘴:“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帝妃眼底薄怒:“你,人族,你在污蔑吗?”

    “作为一来到大荒就是杀人杀神的你,哪里有资格说这个?”

    “我只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而已。”卫渊声音顿了顿:“况且,我的剑下,从没有沾染无辜平民的血,无论是为了救禹还是说和凿齿交手,彼此既然拿起了兵器,那自然也有被杀和杀人的觉悟。”

    “帝妃娘娘,兵器和战场,可不是小孩子家的玩意。”

    “此乃生死存亡之地。”

    “不可不察。”

    一人一神的氛围重新变得僵硬起来,常羲道: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

    卫渊平静道:“不相信的话,大可以问问看。”

    旁边正好有一名非人种族的修士,身材高达两米有余,肌肉健硕,一看就知道是炼体的好苗子,道:“店家,还卖吗?”卫渊随口答应了一声,在做菜的时候,顺口问道:“最近我看大家伙儿都想着跑远些啊。”

    “唉,谁说不是呢?”

    那名长着一对牛角的高大修士眼睛盯着卫渊正在做的过桥排骨,随口道:“那几位大神在天上斗来斗去的,又有那些大国派出去联军打算打仗,也不知道是要去侵占哪个世界了,唉,就每个安生日子。”

    “天神在和外敌争斗,你们难道不应该祝祷吗?”

    常羲的声音清冷,从旁边响起。

    那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修士大嚼着吃的,听到了常羲的发言之后,狂翻白眼,道:“啊对对对,你说的对,我们是得要祝祷那些大神,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大神们出招的时候,可不会因为我们祝祷了就会顾忌到咱们。”

    “人家随手一招砸下来。”

    这修士比划了下,道:“哗啦轰的一声,咱们这儿,这一道街,一片城,就得变成灰渣滓,十日凌空,了不起,咱们修行一辈子都赶不上大神的后脚跟,可是这凌空转一下,不知道多少千里万里的灵草灵地就得枯。”

    “然后呢,几百上千万的生灵就没得吃,得乱跑乱抢。”

    “还得要从从牙缝里面挤出宝贝供奉出去做祝祷仪典。”

    “不做就是违逆诸神,不识大体。”

    “至于得多惨多苦多累,或者说人家随手一下一道火球陨石轰地砸下来灭了多少片区域,没法子说,最多城主大人往上打个报告,人家诸神再按个印玺,批一下条子,这事儿就过去了。”

    “不过这么些年,大家多少有了点经验,自求多福自求多福,趁着现在,大家都赶快得去自家院子下面的禁制阵法里面呆着,只希望这次能早点过去,这日子,没得说。”

    好家伙,连超凡世界的避难所科技都点满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这个倒是委实没有想到,把饭菜递过去,道:“这日子,可真的是苦啊。”

    “谁说不是呢?”

    那牛头修士感慨一声,端着过桥排骨匆匆走出去。

    卫渊转过身,看着那边坐在凳子上,视线微微向下,视线凝固的帝妃,把剩下的过桥排骨放在碗里,俯身递过去,道:“如何,从凡俗之辈的角度去看着诸神的荣光,是否也别有滋味?”

    “帝妃娘娘,时而来到这俗世,不也不错么?”

    “我们那里有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你觉得怎么样?”

    常羲抬起头,看着眼前易容成四十岁男子的人间客,对方双目平静坦诚,但是所说的话却又让祂想到了那一日,在大荒西北天境之下恣意杀戮,将诸多大氏族神血后裔的杰出之辈斩杀的凶徒。

    那一天剑撕扯血肉,鲜血溅射出来时候。

    冰冷漠然如同无光雪夜的双瞳,和此刻倒影人间烟火气的暖洋洋黑瞳,完全是另一种样子,但是这样的话,唯独从此人口中说出来,让她有一种厌恶和愤怒的感觉——

    究竟是因为能够造出那般杀孽的对方说出这样的话让她觉得不喜。

    还是说,亲自看到了神灵光芒背后阴影的事实让常羲心中羞怒。

    她反手拍开卫渊的手。

    微微抬起下巴,清冷的脸色重新浮现出神灵的秉性:

    “我们是敌人。”

    “另外,无论如何……”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字一顿:“不要忘记,你才是引发这些大荒生灵必须面对灾难的原因,没有你,不会出现十日凌空的异象,你也是创造出杀戮的根源,这大荒的各国,本座会亲眼去看。”

    “我也认可你刚说的话,但是,卫渊,双手已经沾满血腥的你,早已经没有资格说这些话。”

    小吃落在地上,这几日缓和了些的关系再度冰冷针锋相对。

    当卫渊持剑为神州而战,来到大荒的时候,他本身确实是这一片祥和之城的灾劫,卫渊沉思之后,反问道:“反抗侵略是不义吗?”

    “被一片繁花保护着的腐肉就不是腐肉了吗?”

    “假如一枚石子,却能够引发覆盖众生的雪崩,那么是否该同时考虑,这一座山本就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时候?”

    早已经在人间轮回数千年,饱经轮回之苦的青年坦然道:

    “我当然不是为自己开脱。”

    “假如说众生生来平等的话,那么无论如何,杀人即是罪孽。”

    “在我拔剑的时候,我已经走上了这一条道路,但是我要告诉你,常羲,我们心里也有绝对超越善恶的东西在,夺取其他人的性命会脏了手,可是我们正是希望我们故乡其他人不必脏了手而来到这里的。”

    “杀戮和战斗,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正是因为我们心中有崇高的目的,才能跨越无数的杀戮和死劫。”

    “这是对不义之战的反抗。”

    “以战斗而求和平,剑锋之下,才有繁花安静生长的权利。”

    曾经历经无数战阵的青年道:

    “因而……”

    “我们的孩子,就可以不必握剑。”

    “神州总有持剑人,帝妃常羲,你们想要去攻击的地方,是一片同时拥有钢铁剑锋和傲雪寒梅的土地,所以你们必败无疑。”他拂袖起身,看了看被浪费的吃的,历经轮回之后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显而易见的肉疼:

    “爱吃不吃!”

    厨子咬牙切齿:“不吃我喂了狗都不给你!”

    常羲本被那一番话而微震,闻言别过头去,冷哼一声。

    “呵……”

    本座可是常羲,是太阴的创造者。

    只是当她最后发现那厨子居然真的端着那一碗诱人至极,本来自己也想吃的小吃喂给旁边流浪狗的时候,不知为何,常羲总觉得一股憋屈感就升起来,那厨子抖了抖手,站起身来,嘴角勾了下,一字一顿:

    “众生平等。”

    嘲讽拉满。

    ……

    不周山神在前几天手贱吃了卫渊留下的饭菜后,就彻底暴露了。

    既然吃了,那干脆就不装了。

    我不装了。

    我摊牌了,我醒过来了。

    卫渊对他的照顾仍旧是相当地体贴入微。

    被困了几千年的老山神颇为享受这氛围。

    比吃瓜都快乐。

    而在这种比起吃瓜还快乐的环境里,还能吃到第一手的瓜。

    那就是更快乐了!

    只是这一天,不周山老伯发现,这一人一神之间,明明已经稍微缓和,或者说,至少双方都不愿意提起的矛盾和冲突,再度浮现出了表面,连老伯都饭都觉得有点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喘。

    这瓜怕是要熟了。

    不周山神吞了口香菇红烧肉,以丰富的经验做出了判断。

    要是不跑的话,这瓜大概率又得要炸自个儿脑门上。

    至于帮忙,作为不周山神,祂是中立于三界八荒的,不可以插手,这些生灵乃至于神灵都属于祂的后辈,自有其命运轨迹,老山神不打算插手其中,也无法插手。

    之后数日,卫渊和常羲的冲突矛盾越发地区域表面。

    人的战神,和神的帝妃,思想上完全是不兼容的。

    卫渊的伤势逐渐在烛九阴给予的法门之下恢复了七成,估摸着数字,再有了个几日时间,应该也就差不多了,卫渊思考着这些,推着小推车踏入了院子。

    耳畔突然传来了不周山老伯的提醒。

    “小心!!!狐狸崽!”

    “嗯?!!”

    卫渊瞳孔收缩,而在老伯提醒之后,他下意识后退一步。

    眼前寒芒突然凌厉无比,似乎跨越时间出现。

    卫渊心中微沉。

    大荒并非是愚钝……

    追兵,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