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8章 野心为火,以及不周山神的第三疗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6
  第0698章 野心为火,以及不周山神的第三疗程

    在商队得到的雷犀缓步往前。

    武安君白起坐在雷犀之上,神色平静看着前方。

    空旷辽远,且又极为孤寂的大荒,至少看上去只有他单人独剑,自有其萧瑟,当然,如果说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后面的那名自称为石夷的天神可以就此消失的话,就更好了。

    这一路上这个家伙拿出好几本红色封皮的书,严厉批评武安君的思维太过于偏执太过于落后云云,尼玛打又打不过,说又是懒得说,只好当他是空气,但是空气也不会如此地聒噪。

    武安君翻身下来,站在悬崖前,俯瞰天下万物。

    而看着旁边神色冷淡的石夷,武安君自然是理智的存在,知道自己拧不过这个和自己同样倔强偏执的神灵,石夷负手而立,语气沉厚低沉:“人类,你要去哪里?”

    武安君道:“无国是孤军,孤军入腹地,不能速克敌军则必死无疑,所以必须要有国家的支持。”

    石夷皱眉道:“但是神州在人间。”

    “神州么……”

    武安君俯瞰着前方,大荒此刻看上去很荒凉,也要远比人间更浩瀚巨大,据传说,在这一片元气最浓郁的世界周围,还有着各种各样分裂出的碎片,这些碎片伴随着时间的推演,化作了许许多多的小千世界。

    大的,或许也可比拟人间几分。

    小的,则是如同一座城池那么大。

    后来的武安君曾经在自己新写下来的兵法中记录自己在大荒的征战,其中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天地如同一场厮杀,而我来此,方知天下偌大。

    而此刻的白起突然开口道:

    “大荒的五十万联军当中,不存在人族国家,而按照你之前和我说的,大荒的阶级,隐隐然是以修行实力来决定的,这是否也是代表着,人族的整体实力,正是大荒当中最弱,处于最被压迫,最底层的那种?”

    他突然开口,一下就直指石夷这一段时间所思的问题。

    两人路线不同,但是思维风格上却极为地相似。

    都可以看到最终的重点,但是一者希望调和诸多矛盾,石夷的和平并非是没有流血牺牲的软弱,而是只杀该杀之人,争取可以争取的力量,绝不接受出现白起这样无尽杀戮无意义屠杀的情况。

    另一者则是贯彻以杀止戈,将数百年的杀孽于自己一代终结的杀神。

    也确切地曾经终结过神州最漫长厮杀史的十哲之首。

    白起道:

    “不过是墨家的学派延伸,秦国机关和弓弩多有墨家的手笔,我也自然知道这些。就连这大荒诸国认为是必然会大胜,是分割利益的大战,都没有人族之国,看来,我人族在这大地上才是最被压迫的啊。”

    “被压迫的,就该被拯救,更何况无论如何,他们和我等也是同血同源的,从情感上来说,我当然希望拯救他们。”

    石夷缓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猜测的那样。”

    武安君扶着剑,道:“神州是故土,我在竭力地让自己融入这个时代,却发现属于我的神州已经逝去了,而故乡则是大秦,故土已经无法回去,而故乡却可以重新寻找到。”

    石夷眸子看向白起:“大秦?这个国家已经消失了。”

    “不,只要我还活着,只要始皇帝陛下还在,那么大秦就绝不会消亡……”武安君突然笑起来,回忆起自己离开帝陵之时,始皇帝在真正沉睡前的吩咐,那是就连卫渊都不曾听过的密令。

    大秦的始皇帝垂眸而坐,和他提起了之前前往昆仑所见到的。

    “若有机会,前往神州之外,令大秦的战旗重新扬起吧,武安君。”

    武安君缓声询问:“此事,不告诉少上造吗?”

    “阿渊?不了……”

    始皇帝右手扶着剑,神色疲惫,却突然微笑起来:

    “他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却又很天真,朕之前和他们说,朕会放弃争霸之心,他们也相信了啊,不错,朕是会选择放手神州,让这个时代的人去完成这个时代的职责。”

    “这是他们应该获取的功业。”

    “是他们应得的,攥取在手中的未来。”

    “但是,朕却也看到了神州之外的世界。”

    “阿渊是为什么会觉得,看到了如此广茂世界和土地的朕,会安心地蛰伏在那老街呢,诚然剑是要归鞘的,老街是一处让朕舒适的地方,可我秦剑,本就无鞘,无形之中,霸占金与火,注定就是要征伐三界。”

    武安君沉默:“当真,不需要告知于少上造吗?”

    “不必了……”

    始皇帝逐渐真正地沉睡下去,一只手支撑着下巴,不知为何,仿佛看到了一些如同驱牛少年的身影,旋即也散去,平淡道:

    “一个放弃争霸的始皇帝,也不再是我了。”

    “虽然如此……”

    “但是维持君王在臣子心中的形象。”

    “亦是朕应有之雍容。”

    白起:“?!!”

    “呵,玩笑之语罢了……武安君,退下吧。”

    始皇帝安静地睡去。

    大荒的风带着浓郁的灵气扑在脸上,刺痛刺痛,像是函谷关外的风沙,白起提起秦剑,指向前方,道:“既然外面充斥着窃国者所成的诸侯,那么,我也当自这废墟之上重新建立我大秦的国度。”

    “以始皇帝陛下的御令。”

    “大秦的长城,终有一日,当蔓延三界,庇护十方。”

    石夷瞳孔收缩。看向白起。

    白起也看向祂,道:“但是这并非代表着,我会选择过去的国家结构,拯救压迫者是你的希望。”

    “那么,究竟是如何才可以真正意义上拯救这些人?拯救一个两个,于某看来,不过是所谓善者为了内心的成就感所做的些许小事,对于这乱世而言不值一提。”

    神州十哲之首,于地位上仅次于姜太公,而功业却未必逊色的武安君。

    双目幽深的仿佛杀戮之渊,却又吐出纵横家的言语:

    “真打算救世,就以谋取一国,剑指天下为开始,如何?”

    “石夷,既是神灵,可有这样的底气,夺恶国,成大业,可有眼光和气魄,放下一个两个慢慢来的打算,而是来拯救一个国家,乃至于大荒诸国的生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是己方弱势之时。”

    “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不烈焰焚尽这荒唐的压迫之世?”

    “直接落子一个时代。”

    “彻底结束这个名为大荒诸国的时代?!”

    石夷内心始终没有去踏过的线,被眼前名将双目中的幽邃打破。

    那是某种意义上,兵家千古第一。

    “你可以在这个国推行你的法和思想。”

    武安君道:“唯独一点。”

    “这个国家。”

    他道:“是秦。”

    这将是一个被时代所抛弃的过去的人,追寻故乡的路途。

    ……

    诸葛武侯,谋略机巧,无所不有,但是唯独一点……

    不擅观人。

    而同为神州岁月当中淬炼出的英雄和豪杰。

    绝非棋子。

    白起这样想着,但是却突然回忆起,那位诸葛武侯在离开的时候,告诉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战略,唯独一点要求,就是在后方强力牵制住大荒的兵马,武安君眸子敛了敛。

    回忆起那位羽扇微摇,遮掩俊秀面容,唯独双眼澄澈的少年谋主。

    “……已经看出来了?”

    唯独有吞吐天下之志,包藏宇宙之机之辈,才能真正意义上破坏大荒,为神州创造时机。

    十哲之首的白起,十哲末席的诸葛武侯。

    代表着神州兵家歼灭和正谋的两位首席。

    跨越这大荒和人间,完成了一次兑子和谋略的交互。

    他取出自己的锦囊,违背了武侯十五日后再打开锦囊的嘱托,打开之后,第一行字就微微一怔:

    “武安君,提前看锦囊,可是违约了哦。”

    第二行字,笔锋凌厉,如火和金所淬炼——

    “天下偌大。”

    “唯君自取。”

    白起揉碎了手中的锦囊,任由那白纸如同碎雪落下,驱驰雷犀,而旁边的石夷缓声开口,道出了一个,最为压迫百姓黎民的人族国度,武安君微笑颔首,虽是一人。

    但是……

    “击鼓,进军。”

    早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过去之人留下的孤独的影子抬起手臂,背后却早已经没有了同袍,没有了大秦的黑色玄鸟旗,武安君的脸色浮现出无人所见的灿烂微笑,手臂落下,轻声道:

    “大秦……”

    无人回应。

    心中回应。

    “万胜。”

    于是传说开幕。

    ……

    咔嚓。

    卫渊坐在那老伯的背上,咬着牙,忍着身上伤势的痛苦,猛地一拉,一合,伴随着白发老伯的龇牙咧嘴,一连几声像是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声音,再度正骨完成。

    装死的老伯身躯颤抖。

    但是出于某种要脸的原因,硬生生咬住牙没吭声。

    堂堂十大,再被撞了之后又给认出来,还要脸不?

    脸都不要了?

    卫渊从老伯身上跳下来。

    把了把脉,而后皱眉:“奇怪……这脉象怎么和跳广场舞似的,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简直离谱……”

    常羲冷笑不言,她看这个人族男子越发地不喜。

    卫渊掏了掏,直接以点石成金的道门手法弄出了几根大针。

    “试试针灸好了……”

    躺平摸鱼装死吃瓜的不周山神松了口气。

    终于不掰腰杆子了。

    哎呦喂我的……嗯?!!

    老伯面容呆滞,天下十大的神识一扫。

    看到卫渊手上多出的锋利的银针。

    嗯?!

    这是什么?

    针,应该不会吧?

    嗯,哈哈,肯定不会,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会用这个东西来扎我的腰呢?

    哈哈哈,不应当,不应当……

    老夫何罪于此?

    卫渊手腕一动,银针直接从腰杆子上一个穴位下针三寸。

    不周山神:“……”

    吃瓜,吃个毛瓜。

    嘶呼……!

    卫渊屈指以针灸弹针法一弹,银针震颤,劲气蔓延入内,而后食指拇指拈着银针针尾,缓缓拈动下针,调整气脉,都是道门针灸法里面的不传之秘,沟通患者气脉和气血的,当然相对应第一次体验这个针灸法的不周山老伯自然是酸爽无比,那感觉,谁上谁知道。

    老山主面容扭曲酸爽,有点绷不住,一转头,看到一双黑瞳。

    卫渊蹲在旁边,视线和他交错:

    “醒了吗?”

    “老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