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5章 关于烛龙不肯来大荒的理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08
  第0695章 关于烛龙不肯来大荒的理由

    厨子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当中——

    我看不懂,但是我大受震撼。

    他看着眼前那身穿青衣,身高一米七开外,嘴角笑意盈盈,眉眼如画的女子,左手铲子右手菜刀交叉在前,蹬蹬蹬地后退,刷一下,铲子直接指向前方,动作用力过猛,甚至于导致了自己的伤势被震裂,一种剧痛浮现出来,嘴角都抽了下。

    但是身体的剧痛,压不住内心的震动。

    烛九阴?!烛龙?

    胡说!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烛九阴明明是个身高一米八的灰袍闷骚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烛九阴明明是个身高一米八的灰袍闷骚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几乎是在卫渊心底念头浮现的同时,那位介于虚幻与真实,气质明艳大方的青衣女子便若有所思,说出来这句话。

    卫渊怔住。

    而后发现,这声音似乎是从自己心底升起的。

    ??!

    真是烛九阴?!

    厨子再度遭受到巨大冲击。

    这种联系,这种心声相应的法门,这玩意儿,确实是只有烛九阴用出来过,但是卫渊完全无法把眼前这位容貌绝美的女子和灰袍苍古的男子联系在一起,虽然说他确实是从来没有看清楚过烛九阴的脸。

    但是,但是灰袍之下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另外,问当着对方的面说对方坏话被当场抓了个正着该这么办?!

    申请场外观众援助,请接通阿亮,谢谢。

    “哦?看来,另一边的我,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吗?”

    那位青衣女子手指摩挲嘴唇,白皙手指从嫣红嘴角划过,色彩对比让人心惊肉跳,若有所思,旋即嫣然一笑:“闷骚?”

    “这个形容是什么?”

    “闷着,心声蔽也;骚者,离骚也,古韵也。”

    “这两个字结合起来,心有古韵,其声蔽也。”

    “即心有大音而不言语,是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圣人之道。”

    卫渊面不改色,脱口而出,夫子的教导瞬间让他完成了说文解字。

    夫子都要夸赞一句,居然还能这么解,善哉,渊也!

    然后反手抽出腰带抽他一顿。

    卫渊在下一刻发现了盲点——

    惊愕道:“另一个你?”

    “你什么意思?”

    青衣女子轻飘飘落下来,双手背负身后,身躯向前,一双瞳孔仔细看的话,居然是暗金色的竖瞳,带着威压众生的苍茫浩瀚,上上下下打量着卫渊,噙着神秘的微笑,道:“就是……我和祂,皆是一。”

    “听说过,同位异体吗?”

    眼前被卫渊召出来的钟山之神伸出白皙手指,摇了摇:

    “我在大荒,祂在九幽。”

    “这是两个绝无交接的世界,毕竟大荒的幽冥是归司幽掌管的,九幽严格意义上是属于昆仑山海一界的幽冥世界。”

    “是相当于同一存在,在不同世界的自我表现侧面。”

    “我即是祂,祂即是我。”

    眼前的青衣女子嗓音轻松道:

    “祂来到大荒即可做到我能做到的一切,我去九幽亦然,而事实上,我们只要在同一个世界呆的时间过于长,双方概念就会重新聚合,无论情绪还是感情,以及认知,都会不分彼此。”

    卫渊皱眉:“合二为一?”

    “不,不一样。”

    眼前的青衣女子道:“大概是相当于重新回忆起某些东西的感觉。”

    “因为严格意义上,我和祂的内在秉性是相同的,也就是说,类似于人间界平行世界自己的感觉,或者比这个更复杂一些,大概你可以认为,我就是祂,祂就是我,只是彼此记忆没有互通,如此即可。”

    “嗯,就是如此。”

    青衣女子一拍手,下了结论,道:“而证据就是。”

    “以祂的名义签订的契约,我这边也完全可以等位替代。”

    “在最为基础的天道概念上,我和祂是等同的。”

    “大概类似于你的转世,却又截然不同,你的转世是在不同的时间点,而我和祂却是同时存在的。”

    这句话,还是以轻快的声音在卫渊心底响起的。

    卫渊的大脑遭遇到了太多信息的冲击,一时间略微卡壳,烛九阴,同位异构体,九幽之神,赤水水主,烛九阴的强大似乎远比他预料的更强,而相对应的,这家伙的存在复杂性也比卫渊所预料到的更离谱一点。

    卫渊揉了揉眉心,整理思绪,道:

    “等一等,你是烛九阴,烛九阴是你。”

    “你们都属于同一个真灵的不同侧面。”

    “然后你们如果同时出现在一个世界里,就会展现出名为‘烛照九幽之龙’的真正全貌……是祂的后手吗?”

    卫渊的思绪逐渐清晰冷静起来:

    “而我认识的烛九阴不想要来大荒的原因,不是帝俊,而是你?”

    “欸?居然是这样的吗?那个我还是这么孩子气吗?”

    青衣女子遗憾地道:“过去了都几千年了,仍旧不够成熟啊,我。”

    卫渊:“……”

    你这样自己批评自己,我居然无法说什么。

    烛九阴都不成熟的话,我不还是婴幼儿吗?

    “首先,烛照九幽之龙,是怎么样变成这个样子的?”

    卫渊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常羲,发现这位帝妃皱着眉头,看着卫渊和赤水女子献,而偏偏他们两个交流是可以以心印心的,导致了常羲完全就像是在看一出哑剧。

    青衣女子笑意盈盈:“嗯,这个呢,怎么形容。”

    “说来话长。”

    “那就请长话短说。”

    “很久很久以前,当初,我大概是可以睁开眼睛就代表着大日,闭上眼睛代表着黑夜,事情大概是要从那个时代开始的,不过,这个可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告诉你的隐秘啊。”

    青衫女子脚步轻快,突然向前一步。

    !!!

    卫渊心中仍旧秉持着戒心,手中的铲子直接呼过去。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这一下又是冲着左眼处。

    轻盈的踏步。

    女子白皙右手直接扣住了卫渊的右手脉门,哪怕是以战神之身,就这么战损状态,卫渊居然被反控住,青衣女子的右手往外一拉,卫渊的手臂被拉直,身子被拉拽着踏前一步,青衫龙女几乎和他贴紧了,一双暗金色的竖瞳带着危险的信号贴近。

    卫渊脚步变化。

    只是那青衣女子脚步居然比他更快一步。

    岁月权能,天克一切近战。

    猛地提膝前撞,狠辣无比,却被白皙手掌一按一托,直接化解。

    直接抬肘横击太阳穴。

    女子左手拉住手腕,往外面一带,卫渊踉跄了下,青衫龙女右手直接按在卫渊的腰上,猛地一点,卫渊下意识踏前一步,眼前是噙着微笑的青衫龙女,而后脚步轻踏,顺着卫渊的肘击旋转,脚步轻盈,青丝扬起落下。

    一瞬间裙摆扬起而后落下,像是绽放的花收束。

    无论如何,其速度,总是快卫渊一步,与其说是带着不信任的交锋,不如说是排练过无数岁月的舞蹈。

    手腕一松。

    卫渊打着旋儿后退数步,坐回了椅子上。

    于是舞蹈落幕。

    “你……”

    卫渊刚要说话,却微微一怔,身上的伤势,居然在刚刚的所谓交锋试探里面,痊愈了近乎于三成,这毫无疑问就是岁月权能,是在清醒之梦当中,无数次训练当中被烛九阴加持过的,身上除去被大日标枪洞穿的伤势,几乎痊愈。

    “想要听故事的话,就应该付出代价的。”

    青衫女子道:“譬如,你应该要给我做饭了。”

    “三顿。”

    好的,我开始相信你确实是那家伙了。

    卫渊忍不住吐槽道:“……无论如何,赤水水主献,你不应该对第一次见面的人保持一些距离和尊重吗?”

    “啊?我没有说过吗?我们之间是同位异构体啊。”

    “我还觉得你会比较熟悉这个的。”

    “所谓不同世界的同一存在侧面表现。”

    青衫女子噙着微笑,道:“自然不只是存在,就连彼此的社会关系,情绪,感情,也都是共享统一的,否则如何能说是同一?当然,和你的交情也同样。”

    “否则的话,以你这简陋到让人觉得怜悯的仪轨,我怎么可能会来?”

    她眼底满是‘你是在看不起我吗?’的表情。

    卫馆主嘴角抽了抽,欲要反抗。

    青衫女子献笑道:“不过,如果我吃的满意,不单单会告诉你,该要怎么样去解决你身上的伤势,恢复全盛,还可以把我们为何会变成这样存在的理由会告诉你。”

    她的声音顿了顿,微笑美好神秘,道:“这个秘密。”

    “可是关乎于娲皇和伏羲的哦。”

    “想要知道吗?”

    “想知道吗?”

    “想知道的话,去做饭吧!”

    “……好。”

    卫渊发现,烛九阴这家伙哪怕是在这个世界是这个模样,自己居然无法反驳祂,可恶啊,钩直饵咸,自己只好老老实实地咬钩,因为在现在的情况下,伤势是真的需要恢复。

    另一方面,要是遇到娲皇。

    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大喊一声:“妈!有人欺负我!”

    “妈,给我脸再捏好看点!”

    卫渊一瘸一拐去做饭。

    至于口味,这还用问?

    常羲看着眼前容貌与其说是如同女子般绝艳,倒不如是倾向于一种中性俊美的青衣女子,若有所思,“青衣女子献……那位深居简出的山神水神?”

    青衣龙女一双瞳孔是非常危险的蛇类竖瞳,转眸若有所思,道:

    “常羲……”

    她沉思,而后看了看那位躺平撞死的老爷子。

    大喊道:“喂,厨子,你叫什么来着?”

    卫渊想要吐槽你明明不是说把社会关系都继承了吗?但是看着那位满脸明艳大方的俊美龙女,还是道:“卫渊。”

    “卫渊,卫渊……”

    青衣女子突然笑起来,眼眸明亮:“卫渊此人!”

    “从来使人讶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