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3章 卫渊的大召唤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52
  第0693章 卫渊的大召唤术

    不得不说,山神之躯就是比血肉之躯结实耐操。

    卫渊受的伤,换了血肉之躯,早就不知道已经扑街多少次,现在虽然仍旧是剧痛到难以忍受,但是靠着意志力仍旧可以驱驰着身体迈步向前,速度还特别快。

    常羲冷眼旁观。

    作为神话概念是‘化生万物’之属,可以创造太阴星的天神。

    虽然不是战斗侧,但是也是极强的辅助型概念。

    她当然见识过诸多的神灵。

    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伤势,不说致命,但是大部分神灵是无法忍受的,会上请休假,修养百年,要拨下来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以及侍女侍从的贴身服务,还要洋洋得意,自以为功劳。

    如同眼前这样,身处于苦难却又自信乐观的模样,她从没有见过。

    “你居然忍得住?”

    常羲终于忍不住开口,嗓音清冷。

    卫渊心满意足道:“至少我还活着。”

    “还疼就好,疼代表着我还活着。”

    “而只要活着,一切就都有改变和拯救的机会。”

    “不过这老爷子真的有点沉啊。”

    卫渊用力把背后的老伯背起来。

    常羲不说话,一双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平心而论,她绝对是卫渊见到过的最美的女人之一,安静坐在那里会让人想起有着明月的夜空,说句不客气的话,能够把推砖石的二轮推车坐出这么上流气质的,也就这人了。

    这要是在人间拍个广告。

    二轮手推车不得卖脱销了?

    卫渊心中自嘲。

    不过那个时候,肯定会有一大批家伙冒出来投机倒把,趁势涨价。

    靠着热度挣钱。

    嗯,这个时候就该给石夷打个电话。

    给那位同志增加以下业绩。

    “这里是大荒。”

    常羲开口了,雪白的皮肤,绝美的面容,瞳孔里倒映着那个肮脏的人族,道:“大荒的面积虽然远超过一切小世界以及人间,但是,无数神族都会出现,大日金乌也会巡视。”

    “你被抓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你说的没错,大荒空旷,容易遇到神灵在地上建造的国家,恐怕连凶兽和妖神都会来寻找你,我绑架了你,那毕竟是相当于和大荒为敌,但是,谁说我要在荒野上跑的?”

    卫渊开口,“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置之死地而后生。”

    “城池,才是我躲避追杀的地方。”

    常羲神色微凝,脱口而出道:

    “你疯了?”

    “不,我非常冷静。”

    卫渊回答:“硬碰硬是杀不过的,这个时候,唯独让他们投鼠忌器,才有一线生机。”

    哪怕是要和整个大荒神将打游击。

    打游击。

    这不是老本行?

    他咧嘴笑了下,虽然很快就因为身上的剧痛而让微笑有些变了样子,但是脚步还是坚实的,黑色的瞳孔里像是燃烧着火焰的木炭,有一种摄人的温度,就像是现在被锁在天帝山的男子,亦或者独自把自己流放出十方之外的少年,道:

    “我和禹有约定,所以我也要活着回去。”

    “我一定能活下去。”

    “大荒绝阻止不了我。”

    他咬紧牙关,忍受着浑身上下的伤势和剧痛,前方已经看到了一座被笼罩在云气和人间不存浓郁灵气当中的巍峨城池,之前在转手卖掉凿齿战利品的时候,卫渊弄了一个自己的身份。

    当时还因为失去了凿齿的身份腰牌,以及里面的财富而肉疼。

    现在想想,也正是没有用凿齿的,而是重新整了一个,现在才有浑水摸鱼溜进来的可能。

    当然,在进入之前,卫渊从袖里乾坤里拉出来一块布,给常羲罩住,包得严严实实的。

    虽然那位面容绝美的帝妃怒视这个大不敬的人族。

    但是在断裂的长安剑之下,仍旧还是忍着怒气坐在上面。

    形势比人强。

    卫渊在这一路上紧绷着神经,扭转天机,并没有抹去自己的痕迹,而是通过其他的方式加以引导,当时买来的箭矢全部折断,并且弹射到了不同的凶兽身上,这些凶兽虽然凶悍,但是面对着卫渊,都下意识压低身躯,腿脚颤抖。

    “还真是得感谢白泽那几千年不遗余力的宣传……”

    卫渊自嘲一声。

    摆了摆手,示意那些凶兽离去。

    而后这些至少是有着人间大妖战斗力的凶兽都夹着尾巴逃了。

    这样,卫渊自己的天机就会被带着四处跑,而他自己反倒是可以趁乱跑远。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凡所存在,必有痕迹,想要彻底抹去痕迹是绝无可能的,这个时候,应该运用巧合和其他生灵,给予对方错误的情报,而恰好,世上太多的蠢货,而更加恰巧的事情,这些蠢货,都会更相信自己所搜查出来的线索’

    灰袍男子以前所说的话仿佛还在耳畔回响。

    卫渊靠着自己,非常精准地完成了一切。

    如果有谁能够纵览全局,就能发现,在大荒诸神被引导离去的时候,卫渊以一个隐秘的方式,突破了那即将收拢的包围。

    而后踏入了城池。

    ……

    在进入这一座同样是以浮空城结构存在的城市之后,卫渊轻车熟路地寻找了一户人家,选择了买下这一家的院子,神色从容平静,那男子看到了常羲露出的衣摆裙裾,讶异道:“这是,群星流苏裙,传说这个可是帝妃常羲娘娘喜欢的衣服啊。”

    常羲眸子亮起。

    卫渊突然嘿然一笑,没有阻拦她故意流出裙摆的动作,道:

    “兄弟识货啊。”

    那卖房子的男人了然笑起来道:“看来啊,你也买了一套赝品?”

    “虽然说一个是用群星万象的真灵点缀,一个是找到了山谷里面的星屑做的,造价上差了天和地,但是看上去是真的像啊,虽然说咱们买不到真的,不过家里娘们女儿们都想要,咬咬牙也是得买回来的。”

    卫渊感慨道:“是啊,总是这样。”

    “就是喜欢,这不是出来都舍不得换?”

    “真是老虎下山一身皮,就这一件衣服似的。”

    那卖家大笑起来:“是啊,是啊,哈哈哈,谁说不是呢?”

    “不过你这料子可真不错啊,比我家的好多了。”

    “哈哈哈,老哥谬赞了,不值钱的地摊货色而已,地摊货。”

    “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常羲双目睁大,却尤自能够维持冷静。

    卖家收了卫渊递过去的大荒法印,是一种以天地灵材和对应神力,以大荒的特殊印法凝聚而成的钱币,因为大荒现在流传的修行方式是要靠着吸收天地灵材,这种附带有神力的东西,是绝对的硬通货。

    嗯,凿齿是神将,出征当然不带着货币。

    卫渊把他身上的灵材卖了,得到了一百三十枚法印。

    之前买剑和箭矢,用掉了十七枚,还附带大吃大喝了一顿灵膳。

    现在买这一个带着别院的屋子用掉了一百枚整。

    一百零一枚,抹了个零,变成了一百枚法印整。

    虽然卫渊当时看着好不容易丰满起来的钱包一下就瘪了,很想要问一句,抹零的话不应该是从101变成11枚吗?但是理智让他克制住了自己,只好在心底吐槽一句,赵公明的诅咒难道是恒定的吗?

    还是说这回了老家大荒,连这特殊buff,财神爷的诅咒都加强了?

    嗯,不过我这算不算是绑架了祂二娘?

    卫渊思绪微顿。

    不算吧,赵公明属于是大荒金乌死去之后残留的善念转世为人,据他说,赵公明来到大荒,搞不好会被最后那只大日金乌追杀杀戮,以求将赵公明身躯内的金乌神性摄取走,以抵达全盛。

    卫渊心底杂念转动。

    那男子数了数法印,最后又数了一遍,小心翼翼收起来,看了一眼常羲,道:“还没有问过,这位是小兄弟你的妻子?”

    常羲:“??!”

    一股怒气升腾起来,银牙紧咬,明月般的眼瞳看向卫渊。

    只要这家伙敢开口,她拼着当场和此人决死都要出手。

    卫渊笑着摆了摆手,道:“这哪儿能啊。”

    他坦然道:“这是我很尊重的一个人的妻子。”

    敌人需要被击溃,但是对手是需要尊重的。

    常羲思绪微顿,明白了卫渊潜藏的含义,而后吐出一口浊气。

    人族的英雄,哪怕是恨不得让这些英雄们魂飞魄散的敌人,也必须要承认这些雄杰们的豪迈和坦荡。

    卫渊竖起大拇指,一脸爽朗地补充道:

    “我的意中人,比她年轻,还比她好看!”

    常羲:“……”

    ……

    “你的意中人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意思?人类?”

    常羲好看的眼瞳里多少带着一丝丝怒意了,看着卫渊。

    “就是那句话啊,比你年轻,还比你好看。”

    卫渊回答。

    常羲道:“本座乃是天帝之妃,四海八荒之中,唯独羲和,西王母能够在容貌上和本座媲美,你的意中人又是哪一位,若是凡人的容貌,又能够有多好?”

    “自然最好。”

    卫渊回答。

    不知为何,常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卫渊取出一套灰扑扑的普通衣服,放在旁边,道:“为了防止你的身份暴露,以免我做出狗急跳墙直接撕票的事情,还是请帝妃你更换衣服吧,你只是不擅长战斗,随心而动,变化衣物和外貌应该不在话下。”

    “否则的话,发生最糟糕的情况,我们都不想的。”

    在文官交涉术的帮助下,常羲最终选择变化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卫渊把老伯放在床铺上,让他趴着休息。

    而后以阵法遮蔽了周围的气息,常羲哪怕是化作了凡人模样,仍旧有着常人所无法比拟的贵气和雍容,一双瞳孔如同明月在天,看着卫渊,嗓音清冷道:“本座很好奇,你为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跑?”

    “那也得跑得掉才行。”

    卫渊指了指自己的伤势,浑身没有几块好肉,而以那个大日概念的贯穿伤最为致命,如果不是山神之躯的特性,以及昆仑三千里雪莽的寒气,被那大日核心级别的高温一撞,卫渊本该直接气化。

    “如果是之前的我,现在已经死了。”

    “现在没死,也不好受。”

    卫渊说了实话,但是没有全部说出去。

    一方面是因为和大荒顶级高手交锋,外加那一场疯狂,导致了这严重的伤势,之前鏖战倒是还好些,现在缓过神来才觉得痛,外加神力被太阳高温侵染,一身实力能发挥出三成已经是神经如同钢铁,无惧痛苦了。

    伤势需要痊愈。

    还需要一柄趁手的兵器。

    无剑的境界只是说哪怕是手上一根树枝也可以作为剑杀敌。

    但是不代表忽略神兵利器的帮助。

    长安剑直接折断,对卫渊来说战力影响不小。

    以及,只要大荒不蠢,在搜查荒野无果之后,会直接封锁前往其他世界的通道,现在跑路,无异于自投罗网,他现在可没有办法从诸神围剿里活下来,以及,最后的理由……

    ‘等此战结束,我会回去找你的。’

    至少,至少要等待一下。

    卫渊低语。

    等待大羿和金乌之战的结局。

    常羲注视着卫渊。

    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疯子,一个疯狂而炙热的灵魂。

    卫渊抬手取出几道法印,直接激发出来,用这种奢侈的方法布阵,也不怕常羲看着,常羲好看的眉头皱起,道:“你是在祈求神灵?但是这样的法子,无论是仪轨还是法阵都是不合规格的。”

    “这连灵材都没有,什么都不可能回应你。”

    “没必要合规格。”

    卫渊看着买来的大荒特色食材,以及龙井虾仁这道菜的替换,嘴角勾了勾:

    “对于那个家伙,我有特殊的召唤方法。”

    应对帝俊的后手。

    烛照九幽之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