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2章 新时代的第一‘绑架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26
  第0692章 新时代的第一‘绑架犯’!

    天帝山。

    剑鸣的回响仍旧残留在这一片天地,而前方已经看不到那惨烈壮阔的一幕,这座天帝的行宫以足以跨越一个个世界的速度行动着,无边的时空之雾背面,是被称作小千世界的小型世界倒影。

    帝俊时常于诸多小世界当中闲散踱步。

    乃至于人间界都曾多次前往。

    相对于天地万象之大道,即便是执掌权能和概念的神灵仍旧只是禹禹独行的求道者,要秉持自我,同样应当虚怀若谷,这是那位天帝曾经说过的话,只是现在,这些诸多小世界之光也无法令剑光的印痕散去。

    许久后,神将呢喃道:“那是人族吗……”

    驼背老者回答:“是人族。”

    “人族是这样凶悍的种族吗?”

    这一次老者过了好一会儿才道:

    “从来如此。”

    “意志的强大,肉体的弱小,并不矛盾。”

    驼背老者看着外面,道:“帝君曾经前往多个小世界游历,人间也在其中,和一位老者论道的时候,那个老者的实力远不如帝君,但是智慧却很高,他说过,神灵只是具备有力量,而非是强大。”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神将呢喃:“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祂苦笑:“这样看来,我们这些移山填海的家伙,在他眼里反倒不算是什么强者?天是有力量的,猛兽对于人来说也是有力的,但是却不能说是强。”

    老者道:“是这样的……所以,人族中的强者,和神族的强者,彼此的尊严处于同一个层次。”

    神将道:“说这句话的是谁?”

    “叫做聃。”

    驼背老人回答:“在人间西周的年间,祭祀天帝,帝君曾经化身为凡人公子,在西周之都,得见一少年名为李聃,有三果之礼,互以为邻,常相往来,帝君看着他奔波一生,而后相互对赌一次。”

    神将好奇:“赌,赌什么?”

    作为神将,对于那位天帝的经历一直都非常好奇。

    “赌注是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

    “赌约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老者道:“我只知道,他们的赌约里有这一条,那位老聃,不可主动出周都。”

    “那么,帝君赢了吗?”

    “不……赌约被停止了。”

    老者声音顿了顿:“那一年,孔丘去世。”

    “天下大变。”

    “一个少年人,骑着青牛,进入了周都。”

    ……

    驼背老者摇了摇头,“那少年人将老聃半强迫着带出去,据说帝君当日大笑说人间之事,所谓缘分奇妙不过于此,赌约未必需要胜负,乘兴而来,尽兴而归,因缘际会,也是一桩妙事。”

    说起往日的事情,老者也是唏嘘不已,抬起头,先前还剧烈挣扎着的禹王,此刻却一反常态地安静了下来,不再怒吼大笑,仿佛整个身体都失去力量,必须要由锁链支撑住才能站着,而不像以前那样昂然站立。

    头颅垂下来,花白的头发像是杂草。

    没有半点的生机,像是风中之烛。

    驼背老者连连呼唤了好多次,但是禹王不再像是以前那样给予回应了,老者眼底复杂无比,叹息声中,却突然觉得怀中一片炽热的剧痛,闷哼一声,那东西像是一捧被烧红了的铁砂撒入怀抱,痛苦绵长。

    他下意识伸手一拨拉,刺痛之中,终于将那炙热难耐的东西扔出去。

    那是三枚玉书,上面由禹王真灵自己写下的对于好友和妻子的绝笔信缓缓亮起,每一个文字都像是被火焰点燃了,最终崩散如同烟尘般消失了。

    有这样的说法,绝笔信,看似是不舍。

    其实写下这一封信的时候,却恰恰代表着放弃了继续下去。

    远处传来一片的惊呼。

    驼背老者跌跌撞撞跑过去,而后呆呆地站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

    本该熄灭于今天的青铜明灯,暗红色的火焰缓缓燃烧着。

    禹王被锁链拉扯着,头颅垂着,花白的头发像是杂草一样。

    但是杂草之下孕育着的是新的生机。

    灰白的,充斥着废墟的荒败草原,只是等待着春来。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人的意志是可以传承的。

    你相信么?

    老者看着那缓缓燃烧的明灯,再说不出话。

    薪火相传。

    生生不息。

    将开辟者燃烧出的火光重新传递回去,正是继往开来者的职责。

    ……

    大荒的天穹,十日凌空,焚山煮海之异象,再度出现。

    而后一道金色寒芒冲天而起,仿佛要将这浩瀚无比,气象万千的壮阔搅碎,而后剧烈的战斗一直持续着,而在这个时候,数十道神灵的遁光从天空中飞过。

    “该死,是这个方向没错吧?”

    “没错的,我喂养着那些异兽,它们确实就是往这个方向来的。”

    来自于司幽之国的神灵额头冷汗直冒。

    “帝君现在正在闭关,要是被帝君出关后发现……”

    诸神只要一想到那位帝君出关之后发现这荒唐场面的模样,就只觉得心中愧疚至极,恨不得当场自尽,于是一番辨别了方向后,便继续奔波,完全无视了前方的危险,心中只有愧疚长存。

    也因此,他们掠过了大荒西北隅,掠过了不周负子山。

    道门有言,龟息闭气,绵绵若有若无,以合大道。

    卫渊猛地睁开双目,剧烈喘息着,在身受重伤的时候,身负的道门功法自然而然进入了龟息闭气的状态,在诸神掠过的时候,危机本能刺激身体,从龟息内息里转移出来,一苏醒,卫渊的脸色就扭曲起来。

    手指扣着地面,身躯剧烈颤抖。

    痛痛痛,痛死了!

    MD小时候打针都没这么疼。

    卫渊死死咬住牙关,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肩膀上的贯穿伤现在还没有能痊愈,或者说,从肩膀进入,擦着脊椎而过,从右下腹部洞穿出去的大日之枪,直接将他的身躯融化出一个洞,如果不是神灵之躯,早就死了。

    大日之神。

    北印的那个所谓大日之神和金乌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等级。

    卫渊额头满是冷汗,支撑着剑抬起头,看到旁边昏迷的常羲。

    刚刚最后昏迷之前,卫渊直接一招锁喉,以神力震荡冲击神魂,将帝妃常羲击昏,踉踉跄跄站起来,看到那边捂着自己的腰扑街的老伯,面色一变,猛地起身,却因为身上剧痛而身姿一僵。

    想要拄着剑走过去,才发现长安剑直接只剩下了剑柄和三分之一个剑身,正面擦过了大日概念所化的标枪,还能剩下这么点,那已经是神话概念足够坚挺了。

    最后卫渊砍了根树枝,拄着拐杖般踉踉跄跄走过去。

    老伯以趴着的姿态躺平。

    因为腰杆子被撞了下,此刻姿势,颇为前卫。

    卫渊蹲下来,检查了下老者的状态,然后摸了摸骨:“没有气脉,不是人族,但是有骨骼,看来是被撞倒腰椎骨了,有点腰间盘突出。”

    “嗯,这个……看来原本就是老伤了。”

    “最后又被我撞了下。”

    “不能拖着了……”

    卫渊咬牙站起来,把老者身子小心翼翼地放平。

    因为发现自己第二次吃瓜被后生仔一个铁头直接撞击到腰间盘突出而太过丢人,不得不装作昏迷的某不周山神疑惑,但是还是感觉得到,这个后生仔比起当年的共工好多了啊。

    虽然头铁的程度简直尼玛不分轩轾。

    但是这个好歹知道把老头子换个姿势。

    嗯?奇怪,他是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提起我的腿?

    为什么要坐在我背上?

    嗯??

    等等,这个姿势……

    卫渊以马步蹲着,然后轻轻坐在老者背上借力,双臂伸出,强忍着伤口发力的剧痛,把老者的两条腿夹在肘下,而后深吸了两口气——道门正骨术,太平道次天师专属。

    嗯?这什么身体素质,居然拉不动?

    装昏的不周山神心中嗤笑,自己好歹是十大之一。

    你以为你是谁?

    卫渊皱了皱眉,虽然此刻动用法力会让自己的伤势严重,但是绝不能把这个老人家放在这里不管,毕竟是自己导致的,一咬牙,气走周身,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一,挟山超海之巨力。

    给爷起!

    猛地用力,一拉一拽,再狠狠地一扭。

    不周山神察觉到和自己概念类似的东西,大惊,刚要开口。

    后生仔,停下!

    “等……”

    咔嚓!!!

    咔!

    咔吧!!!

    一连三声。

    很有节奏感。

    “啊!!!”

    不周山神大喊一声,两眼一翻,因为刚刚苏醒,又没有开启神话概念防御,这次是真的疼得昏过去了。

    卫渊吐出一口气,伤口崩裂,流出鲜血,但是前面说见,这个老人似乎是恢复过来,至少那过于突出的腰间盘被卫渊以古法正骨手段给硬生生掰回去了。

    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来的陈年老伤。

    骨头碰撞的声音,极为清脆。

    环顾周围,一片荒野,这一座山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卫渊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这位老伯难道说是来这里散步?结果被自己撞到了?那他家里在哪里?家人呢?

    大羿断后,也不知道情况。

    卫渊思维电转,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多呆,就自己现在这样子,再来一批神将,当场就要被交代在这里,看了看那边的帝妃常羲,后者似乎受不了卫渊的目光,皱了皱眉,还是睁开眼睛。

    “可能会有追兵,我要你一起走。”

    常羲好看的眉头扬起,带着一种矜持的冷笑:“你觉得我会同意?”

    卫渊反手掏出了断裂融化,但是仍旧锋利的长安剑。

    上古人族文官交涉术·嫡传!

    等级·MAX。

    传授者——刑天,蚩尤,轩辕,并共工。

    常羲盯着卫渊的剑,沉默了下,道:“本座需要有车舆。”

    “怎么麻烦这么多。”

    卫渊吐槽,但是出于神州对战俘的待遇,以及需要这张护身符,卫渊还是选择砍下来木头,做了一个二轮手推车,就是人间工地上推砖用的。

    “你居然要本座坐这个?”

    常羲明月般的眸子瞪大。

    卫馆主反手掏出剑。

    常羲白皙清冷的皮肤上浮现愤怒的嫣红。

    然后提起了浅蓝色的裙摆,还是老老实实地站上去,拿出一块如同群星制造的灵材坐上去,围观找来藤蔓,把那个被他狠狠地撞在腰杆子上的老人背起来,还用藤蔓固定住。

    “你要带着祂?”

    “毕竟是我弄伤了祂的。”

    卫渊回答。

    “再说,这里的话,可能会招来刚刚的神将。”

    “需要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让他回去自己的家里。”

    卫渊把剑跨在一侧,而后背着老者,推着小推车,额头青筋绷起,将这个车推起来,来自于不知道多少神将带来的伤势,以及那位大日之神的力量让他仿佛同时被千刀万剐的同时还被一百个护士往指甲缝里打针,疼得要死,他现在都诧异,自己居然还能行动,旋即心中懊恼。

    要不是这里无法联系到烛九阴。

    祂一定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卫渊咬着牙,却突然明白了之前烛龙所说,有朝一日祂不在的情况。

    有些人的魅力可以吸引来这个时代的豪杰和英雄,但是这还不够,如果想要去承担起一切,照亮黑暗,那么,你就必须要有失去一切同伴,还要在这一条道路上走下去的能力和内心。

    他突然明白了轩辕。

    心念压下,背负伤势,忍着剧痛,离开这里。

    而昏迷的不周山神,就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

    被人扛着离开了老家。

    ……

    后世说起那个传奇的时代,总是绕不开一个个璀璨如同星辰的名字,究竟是英雄们塑造了时代,还是说时代的风起云涌让英雄们脱颖而出,亦或者,兼而有之,无法真正详细说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

    英雄们的存在让时代越发地壮阔。

    而时代的壮阔使得一个个名字熠熠生辉。

    而在这无数个传说的名字当中,其中有一个,他第一次被大荒四海,诸界八荒的生灵所熟知,也即这个名字响彻大荒和三界的开始——

    是从同时绑架了帝妃常羲和不周山神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