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1章 新的传说,各种意义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07
  第0691章 新的传说,各种意义上

    曾经被所有人保护在最后面的那个陶匠,此刻却站在最前。

    双手握剑,怒吼咆哮着劈斩出去,浑身染血,但是气势已经雄烈到让人心中畏惧的程度,周围那些至少都是混杂有神灵血脉的强者们不再靠近过去,步步后退。

    铮然声中,两柄剑倒插在地。

    陶匠双手掌心抵着剑柄,似乎唯独这样才能够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鲜血顺着剑柄剑脊留下来,落在地上。

    恍惚抬起头,脚下,身边,全部都是尸体,这些生灵在之前,和卫渊根本不认识,但是现在他却为了一个人而必须要把自己的性命赌上桌子,而后和其他不认识的神灵厮杀,这个人就是他的朋友。

    他的气势抵达了巅峰。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亢龙有悔,盈不可久,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这已经是必死之卦象,在天帝山上的老者呆滞地看着这样的一幕,而后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样,急急地压低声音道:“走,快走!!”

    天帝山,禹王在这里,只会让冲突越发激烈。

    禹王一走,诸神神将没有必须留在这里的理由。

    而那个人族也能够立刻离开,这就是最好的,平息厮杀的方法。

    五只巨大的凶兽再度迈开脚步,时间的雾气流转,五轮大日拉着禹王和天帝山再度从大荒的边缘离开,禹王愤怒地挣扎着,锁链绷紧发出肃杀声音,五只巨大的凶兽居然被拉扯住,一时间发出仿佛震天撼地的嘶鸣。

    驼背老者急急劝道:“帝禹,你不要反抗,快走。”

    “只有你走了,活下来,这个人才会离开,他才不至于因为在这里厮杀到力竭而亡,你难道想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你面前吗?”

    禹王停止了挣扎。

    他死死盯着那个背影,道:“渊,活下去!”

    嗓音低沉却又仿佛有着雷霆的回荡,那一双黑色的瞳孔里似乎再度被点燃了烈焰,人和人,意志和意志是可以传承的,当我到来,那么,烈焰必将焚烧而起。

    卫渊背对着他抬起右手。

    “我等你回来。”

    他道:“请我喝那杯酒。”

    天帝山再度地开始了移动,卫渊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握着剑,他面对着淹都足以将他淹死的敌人,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属于人族炎黄的鲜血沸腾起来,他双手握剑,看着前方,而后放声大笑着向前。

    总要有人点燃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对吧?

    过去是你点燃了一个时代,现在,换我来照亮你。

    世界万物似乎在这里分作两条道路。

    天帝山朝着十方而去。

    人族剑圣纵横向前,厮杀斩出一道道鲜血,彼此渐行渐远。

    在天帝山彻底离开大荒的时候,卫渊心中的那一口气终于散去,掌中的剑似乎都在瞬间失去了原本的力量,数道剑刃撕扯向他,裹挟雷霆,生死,烈焰,掌中的长安剑鸣啸,猛地横拦。

    一招人间的苏秦背剑将这些剑锋拦住。

    轰然暴响。

    大地都被巨大的力量压得塌陷下去。

    卫渊张口咳出鲜血,眼底疯狂的神色爆发,气机猛地在体内碰撞。

    生生振起威力,将那几柄神兵斩断。

    拂袖一扫,袖里乾坤一收一放,神兵碎片带着数十倍乃至于百倍音速的初速度爆发出去,造出了一阵阵的哀嚎,卫渊抬起头,眼前一阵阴影,一名本体超过千米的巨人族化作了三米的凝聚状态,手中扛着一柄长柄巨锤,重重砸落。

    卫渊的长安剑猛地一刺。

    巨大的力量反震,他的手骨经脉几乎崩断,直接被甩飞出去撞在山上,长安剑甩手一扔,如同雷霆迸射,直接洞穿那犬戎巨人的眉心,剑气如霜,纵横十万里东西。

    那巨大的犬戎巨人发出惨烈的哀嚎,捂着自己的头倒下去。

    卫渊撞在山上,已经系成马尾的黑发散开,眼前视线模糊,前方的敌人却始终不见少,这里是大荒,清醒之梦中的诸位不可以出现,所以烛九阴直接将清醒之梦转移到了九幽。

    第一个原则,烛九阴不可以在卫渊的清醒之梦中存在,出现在大荒。

    帝俊和开明。

    那是必须用尽一切智勇的对手。

    而这里也是敌人的核心区域。

    卫渊起身,拄着剑,像是一个濒死的疯子,也像是一只受伤的猛兽,黑色的瞳孔像是当年人族焚烧天地的时代里,那一个个曾经留下过名字,那一个个至死都没有留下名字的人。

    长安剑浸润金色神血,飞回手中,前所未有地凄厉鸣啸着。

    而常羲已经极端的愤怒了,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对神族尊严和威严的又一次挑衅,这么多的神灵在场都没有能够把一介凡人戮杀掉,这本身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伴随着炽热的光,天边一道流光以肉眼无法捕捉到的速度逼近。

    大日。

    整个天地的温度开始飞快地升高,十二位太阴星自然而然地避开,给这位兄长让开一条道路,最后的一只金乌鸟振翅而来,因为五十万大荒联军被全歼,或者说,更因为凿齿的被杀,神魂俱灭,太阳星始终就在天地巡视。

    卫渊眼前一晃,几乎是本能地抬手阻拦。

    一道炽烈的力量落在剑上。

    闷哼一声,卫渊直接被击飞,甚至于是在被重重撞击在地上的时候,那种炽烈感觉才传递过来,这柄长安剑直接出现了焚毁的趋势,这是大日的力量,真正的伟力,超越光的速度,以及绝对的炙热。

    之前用来威胁梼杌的核武,其最威胁的,就是比拟大日的高温。

    卫渊这一次亲自感受到了大日的力量。

    胸腹仿佛被灼烧起来一样的剧烈痛苦,眼前,身穿暗金色长袍的俊美天神似乎对没有一招将卫渊杀死而感觉到了诧异,视线横扫,身上散发出了绝对的高温。

    前方是实力凌驾于自身之上的大日之神。

    周围环绕着大荒的各位大族高手。

    卫渊捂着胸口站起来,心无旁骛,大日之神皱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卫渊吐出一口浊气,掌中的长安剑抬起,眼前绝路,但是心中却有着蓬勃的求生欲望。

    金乌没有多说,抵达之后,直接第二招全力出手。

    天空骤然亮起,赤金色的光芒沸腾,云海翻滚着,一轮大日出现在了天空中,卫渊可以清楚地感知到,那代表着的是大日的神话概念,极致的高温,无尽的光明,驱除一切。

    那一轮仿佛真正大日般的巨大星体突然剧烈收缩。

    化作了一柄白炽色的标枪,被金乌握在掌心。

    ‘你没有失去过,所以你的剑术境界无法抵达曾经的高峰’

    这是大羿和蚩尤说过的话,卫渊之前很认真地相信了,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他们说的话未必就是对的,他们的道路,未必就适合于自己,失去了之后,那种寂寥的心境自然强大,但是,当为了制止朋友离开自己之时,人往往能迸发出更大的力量。

    伟大的目标,催生伟大的力量。

    为他人而战的剑,也不会弱于一切。

    这才是卫渊,而非单独陈渊的神话概念……

    ‘卫渊此人,从来使人讶异。’

    卫渊低语,双手持剑,体内的昆仑山神神性剧烈地燃烧流转,双瞳化作了金色,如同河图洛书的预言,而后,有更为崇高的东西压制住了神性,属于人类的黑色瞳孔重新出现。

    第一个动念,脚下大地崩裂。

    第二次转思,金色的磅礴神力化作烈焰。

    第三瞬。

    剑术——无我。

    剑的光芒仿佛超越的了来自于大日的光芒和速度,长安剑斜着斩向大日概念所化标枪,卫渊双目怒视着,剑锋和大日标枪摩擦着,发出雷霆般的声音,长安剑灼热烫金,最终,三息之时。

    伴随着无声无息湮灭,那柄长安剑被直接从中间熔断。

    剑锋打折旋,在空中化作了气体。

    卫渊身子一偏,要害避开了大日标枪,那炙热的力量仍旧从肩膀贯穿,而在这所有人都松懈的时候,这一道剑光却猛烈地爆发出了真正的璀璨。

    在大日砸落,导致双目视线中一片昏沉的情况下。

    一道剑光撕扯开了天地的昏沉。

    而后,伴随着咔嚓声音,属于帝妃的车舆被斩碎,一个肮脏的,卑劣的,疯狂的,炽烈的灵魂,一个属于大地上昂首怒吼的生灵,踏上了帝妃的车舆,左手扣住了常羲的咽喉,右手断剑猛地横挥。

    冰冷的剑直接卡在了常羲的咽喉。

    如烛龙所说,神话概念和实力强度,并不划等号。

    帝俊总不可能是以实力强度来选拔妻子的吧?

    “看来,我赌对了。”

    常羲脖子上激起了一小片细腻的鸡皮疙瘩,背后那个人族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颈上,但是,更多的是那种磅礴的杀机,而后,卫渊仰起头,看着手持瞬间就足以毁灭卫渊的力量,却无法出手的金乌:

    “看来,你输了。”

    金乌缓声道:“卑劣!”

    卫渊放声大笑:“那么,堂堂的诸神,要用这么大的阵势来以多打少,就是堂堂正正了吗?”他放声大笑着,前方的诸神眼睁睁看着这放肆恣意的一幕,竟然不敢阻拦。

    大日之神缓声道:“放下帝妃,我让你活着离开。”

    “等你离开三千里后,我才会追杀你。”

    “现在,主动权可不在你的手上。”卫渊道。

    大日之神背后,仿佛真正的大日即将坠落砸下,炙热的光和温将会焚烧和气化一切的存在,道:“你伤害了她,也不要想要活着回去,我会让你,魂飞魄散。”

    “是吗?”

    安静温柔的嗓音提卫渊做出了回答。

    大羿出现在了卫渊的身旁。

    寄托于那最后一枚射日箭上的魂魄,苍古遥远的传说,重临大地。

    “卫渊,你做得很好……”

    腼腆的青年轻声道:“我其实一直有些看不上你,但是,现在,我至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值得期待的东西,这里交给我,马上走……”

    大羿抬眸,他是靠着射日箭出现在这里的,唯一可帮助卫渊的人。

    “修行了五千年,吸收了九个弟弟的神话概念。”

    “此刻的我,未必是他的对手。”

    “但是,这也是必须要完成的因果和宿业,是我来此的理由。”

    金乌的瞳孔收缩,烈焰大日之相浮现,一己之力,隐隐显化出十日横空之相,大羿吐出一口浊气,伸出手,取来了旁边干枯蜷缩的树枝,虔诚的放在自己的额头,而后拔下了自己鬓角的一根长发,作为弓弦。

    这是如同玩具般的弓。

    这是足以射落天神的弓。

    射日弓,只是因为那是被大羿所持。

    只要大羿所持,哪怕是粗糙简略的东西,也是射日之弓。

    “去吧。”

    大羿道,而后一己之力站在那里,代替卫渊面对着千军万马。

    “等此战结束,我会回去找你的。”

    卫渊一咬牙,仍旧保持着锁住常羲的状态,直接坐在了那车舆之上,猛地一踏,拉着车舆的异兽惊慌恐惧起来。

    卫渊怒喝:

    “走!”

    而后,诸神目眦欲裂的注视下。

    那些素来娇生惯养的异兽们,居然就这么老老实实地飞起来。

    他们头皮发麻。

    一个人族,单人杀入了诸神神将们的会所,不单单活下来,居然还将帝妃绑架,这是何等荒谬,又何等让人恐慌的事情,他们齐齐出手,却突然被一股无边锋利的气息拦住。

    腼腆的青年抬起头,看向那边驾驭车舆离开的人。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哪怕要付出代价和牺牲。

    而即便是如此,终究也必须要背负着这些东西继续往前。

    你终于明白这一点了,终于开始成长,像是当初那些人了。

    以及,相信同伴,不要逞强。

    他收回视线,手里提着玩具般的弓箭,面对着诸神和神将。

    “此处,禁止通行。”

    ……

    卫渊的肩膀处仍旧受着伤,是大日的贯穿伤,如果不是已经是神灵之躯,这一招就足以杀死他,这是最为残忍的一点,明明有着强大的意志,但是最终打败那些人族英雄们的除了神的力量,还有人的寿命。

    常羲被他的手死死拦腰卡住,断裂的长安剑随时可以将她杀死。

    只是似乎是知道这个人是绑架了主人的,也似乎是因为这个男子身上的气息实在是过于恐怖,拉着车舆的异兽突然一个加速,失血过多受伤过重的卫渊直接被甩飞下去。

    他死死抓住了常羲。

    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主动选择了的方向是他下意识觉得安全的地方,是石夷镇守之处,只是异兽提前暴躁,卫渊被甩向了一座山,调动最后的力量,全力施展了两门门神通。

    人族三十六天罡正法,无上神通——

    法天象地·山神之躯。

    道门七十二变·铜头铁臂!

    而后……

    在告诉移动里看到一个老人惊愕呆滞的表情,对方似乎是想要起来躲开,但是好像是腰杆子不好使,气得急了腰疼,身子动作就那么顿了顿,脸上浮现出吃痛的感觉。

    可也就是这么一停,卫渊的头直接撞在了那老伯的腰杆子上。

    咔嚓。

    “……脊椎骨的骨裂声?”

    “撞倒人了?”

    卫渊脑海里闪过这个古怪的念头。

    “糟!不会被讹上吧?”

    而后陷入昏迷。